楼主:a51524 时间:2019-03-07 17:28:13 点击:7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义和我同姓,在我们村的邻寨,是我的小学六年级同学,我们因为房族的关系而发生矛盾。估计,他的名字取源于“义气”吗?
  六年级时,义留级了,我们不幸地在同一班,因为他属于蛇年,像我的克星?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我又获奖了,还领了奖状。那时,他坐在第一组的最后一个位置,还喜欢自己一个人坐着,难道这样可以更加专心学习?我在第二组,后面是莫纯菊,有时我转头观看后排,发现义的眼神怪怪的,他斜着眼珠瞪向我,莫非他妒忌我又获奖了,连续六年获奖了?我怎么知道,六年级他也获过奖,不会那么小气吧?后来,我感知到,原来,义喜欢莫纯菊,他不希望我和莫纯菊讲太多的话,实际上,一学期过去了,我和莫纯菊都没有讲多少句话,既没有学习上的交流,也为感情上的烦恼,毕竟,六年级了,我们很多人都在等待中学的到来,或者进通过关系升入镇高中学,或者自然地进入乡镇中学。
  某天下午,我和豪、友、运等人也到过义的家,他那间三座落的泥砖瓦房,我很少逗留在他家,自我怀疑:他肯定不是我的伙伴,所以没有必要和他联系太密切。不久,某天下午,第一节课后,我在班二楼的走廊,义从隔离班走来,正想走进教室,我笑着和他说话,没几句就被他愤怒地用手推开了,我莫名其妙,又和他继续说着,没想到,他又动手动脚,又推又打,似乎他很是厌倦我和他讲话,我一时觉得自己受委屈和伤害而哭了起来,为什么同姓人之间的友谊会是如此的,为什么自己的心灵是如此的脆弱?而和他同寨的运看见我站在走廊阳台处哭泣,便走来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说,义打我!他说,嗯!这事用得着哭吗?他还笑话我,我顿时觉得,感觉自己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很多年过去了,这情景讽刺了我一生,也教育了我一世:有些人,不是朋友,一定要少接触,没事不用交谈。
  初中时,他在哪间学校我不得而知,我们总算不在一起了,感觉少了一个敌对分子,自己学习生活都轻松些。毕业后,听说,他去了读技校中专,学医,学会帮别人推拿按摩挣钱;而我为了摆脱愚昧无知,考取了省属高中磨炼意志,摆脱困境,后来艰难地接受了高等教育……
  如今,我感知到,作为同姓人的他和他的家族竟然仍在参与谋害我们家和我们家族。而我由于遇邪生病,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必将奋力改变命运,继续抗争……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