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的报应:何先生的一生

楼主:芭提雅星 时间:2019-10-20 12:17:31 点击:231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郑亲敏  讲于万佛圣城大殿

  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晚


  有位何先生,来了美国三十几年,一家七口,在七八年以劳工名额全家移民到三藩市。他是一个又老实,又顾家的好先生、好爸爸。在香港,他很肯帮人,朋友或同事手头紧,周转不灵时,他会把自己心爱的手表,给了当铺去换现金帮人。但他也是一个怕麻烦、怕死之人;自己吃亏也不知道计较,是个大好人。


  这个好先生,很勤奋工作,下班后,就帮人改西装、做旗袍。他爱好是中国年,欢聚一堂,跟家人打小麻将。平时他喜欢烧吃的,所以家中的晚餐都是他来主厨。他在唐人街上班,喜欢去鱼店买最油水、最活跃之鱼,吩咐鱼店捞出鱼,马上剖肚,取出鱼肠,就带回家煮食。


  他的大女儿,结婚之后开始信奉佛法;有法会时,她会时常带父母小孩来万佛圣城。何先生和夫人两人,来到万佛圣城一日游,吃了午饭,就了事了。在佛堂大众礼佛时,何先生站在后排看,也不拜,也不诵佛号,我想他可能心里在念。在香港以为佛法是迷信,何先生中文也不是很好,所以不是很了解佛理。我想这个因缘还没到。


  平时,这个大女儿想吃素,何先生是没可能烧素菜,他对佛法不认识。大女儿随缘,就吃肉边菜。大女儿有个二儿子很调皮,所以母亲想把他送到万佛圣城的男校就读,但何先生反对。为了尝试小孩可不可以教,所以在有一年的夏令营,就来男校读书两周。之后回去,小孩回到家了,变了个样,有礼貌,面相也没这么凶,眼神也比较善。何先生见了,认为男校不错,就赞成这个小孩的弟弟、妹妹也可以送到万佛圣城就读。从那时起,何先生每晚烧菜之前,都洗干净炒锅来炒素菜给他的女儿吃。


  在九十年代末,何先生得了膀胱症,排尿很困难。家庭医生在唐人街安排好,先住了东华医院做检查,发现膀胱有一粒粒的肉粒;取出化验是良性的、没事,但排不出来是大问题。有时半夜入医院去急诊室,医生就用胶管通入尿道,把在膀胱内的尿抽出来;这是十分痛的,也很惨。一年之内,要入医院几次。医生虽然打了麻醉针,但还是很痛。抽尿前,要几个护士帮着按住何先生,来进行那个小手术,围起来好像活鱼鲜汤一样的情况。


  两年之后,再去检查,拿这个肉团出来化验,这里边已经是恶性的瘤──癌症。医生要何先生马上开刀切除,如果不是这样,就会全身扩散,生命不保,所以开刀是唯一的解救办法。


  这个家庭医生,他大小手术一贯都在东华医院,所以安排在东华医院开刀。但医院说了,全部满了,要到下个月。那么医生建议去儿童医院,那边有几个手术室;联系好之后,他们有位子,安排一个礼拜后去。但是保险公司会计算费用,要求东华医院把何先生的病历、多年的检查、身体状况都寄给儿童医院;如果慢邮,也要三四天到,一个礼拜应该可以收到。


  医院有的时候会摆乌龙,医生都很忙,在动手术前一天,儿童医院打电话给医生说,还没有收到何先生的资料。何先生没有办法,马上去儿童医院全身检查。报告出来,发现他的心脏带有阴影,有影子,及高血压。但是依他以往在东华医院的记录,他除了高血压,及近期膀胱有病之外,心脏是正常的。在手术前,麻醉是根据病人的年龄、体重、身体情况来计算打多少分量的麻药,过量恐怕有恶性后果。


  手术当日,何先生的大女儿去了圣城,帮他父亲消灾并祈祷手术顺利,用心良苦。但是何先生几位儿女不理解,认为她为什么走开。何先生走入ICU后,大女儿才回到儿童医院。下午两点手术开始,到六点完成;病人在昏迷中,过了午夜,病人醒来大闹。大女儿问情况,何先生说麻药过后十分痛。


  在ICU内,手术台上,他虽然打了麻醉针,但自己觉得好像只有百分之六十麻醉。自己很清醒,但不能动,也叫不出声。哪位医生动手术,跟哪个护士取工具,他听得一清二楚。手术时痛得好像进了地狱道。他想那是死了还好,免得受苦。但是旁边没有亲人,无法求救。当时唯有心中就念阿弥陀佛来求救了,这是他一生中难忘的时刻,对他大女儿讲了这个情况。


  在第三个星期中,何先生又发现小便排不出来、胀痛。家人怀疑手术不好,有手术工具留在里面,没拿出来;去医院拍X光,正常。医生会诊,与家人商量,如果不动手术,情况不是很好;开刀还有希望,但是手术成功率偏低。家人商讨下来,认为没办法的办法,就是再来一次手术。


  动完了,他的大女儿回家睡觉,凌晨两点多钟,电话响了,话筒没人应话。后来四点钟,医院电话说他爸爸过世了。当时何先生的大女儿很明白事理,马上电话要求院方给方便,把亡者从手术床移出ICU,编入一个独立病房,方便家人为亡者料理后事,并要求不要动亡者。院方答应,这个房间可以用到隔天中午。


  大女儿集合了三个弟弟、妹妹去医院,在大女儿的带动下,他们对亡者念佛号。何先生第二女儿在亡者茶几上,打电话回家给妈妈,说爸爸过世了,叫她过来见一面。当时,兄弟姐妹见到亡者皱起眉头,他们不以为意。一小时之后,她到床边大哭,大女儿安慰说,人已经死了,哭也不是办法,唯有念佛号,去好的地方。何太太不哭了,亡者脸上变得很安详,跟之前的皱眉头两个不同的相。


  他们在医院里面助念到中午的时候,几兄妹帮亡者换衣服的时候,亡者的手在床上全部都是血水,好像鱼店掏鱼正在血水中的一样,真的是活生生的一刻!


  后来金山圣寺也帮忙助念,殡仪馆提供大小尺寸的香给家属。大香有一寸直径,直插在土上。当时助念团跟家里一起帮着念。大香在烧完到两寸的时候,香灰不掉下来;这香灰的线是现一个地藏王菩萨的面相。山上有风,灰也吹不散;大众头上有鸟,很快飞过。我个人助念多次,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现象。


  这个何先生的一生,苦和自在都在身上现出来,警示我们人生无常。所以希望各位跟我本人都应该珍惜时光,精进修行,早成佛道。阿弥陀佛!


  【编注】恭录自“万佛圣城中文官网”之“法语缤纷”单元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xiuxian87 时间:2019-10-20 15:47:54
  优酷上有一个视频,是台湾的一个女居士念佛,她的供香现在观世音菩萨坐像,那么细的香却可以正好变成菩萨像,太神奇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