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爱汗水”的似梦非梦和梦

楼主:狂爱汗水 时间:2020-01-23 02:36:53 点击:18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06/27 星期二


  昨晚sy了,现在凌晨2:36分


  做了两个梦,就为了写梦境内容,我必须写出来




  1:梦见落了一床的色情光碟,很多,很高,我看着色情光碟sy了,之后去一个屋子,是一个美国矮微胖的女人,这屋就在我住屋子一开门的右方,我出门向右转,就正和那屋面对面


  为什么进此屋,进去干什么?想不起具体了,好像是和谁打架纠纷,去处理。
  好像是一个黑人枪杀了人,还是一个白人被枪杀,处理完事情,出去时,女人嘱咐我,直接进我房间,快点,别出来,锁着门。我心说坏了,因为偷看黄碟(之前忘写了,现在想起,我落了一床的黄碟在房间锁门、sy,现在忘拿钥匙进不去房间,一下被坏人捉住了,我成了美国的试验品,之前嘱咐、警示我的知情胖女人,看到我被抓走,做试验品成人模鬼样后,她说:“我让你进屋哪也别去,你怎么不听”)
  我说锁着门我进不去,胖女人通过摄像头回放画面,让我看了自己被美国人玩弄的视频,视频中,迷迷糊糊被几个人领着,其中一人推着我,而我完全像下了迷药一样没知觉,行尸走肉,然后我被用机器

  2017年08月06日。星期日
  梦见天空有眼镜蛇云,会动,于真的一样,特吓人,还不止一条,特别大。从天空俯视下来,入侵地球,我先恐惧一下,然随即勇敢,号令周围惊慌的人们,抓起地上的什么物品,朝天空扔了过去,还梦见一个小孩要死了,他说了一句很看的开的话,不是他那年龄说出的。
  梦见有一个人在超市领着五六个贴身保镖,对另一个和他有过过节的人说,你想打我可以试试,我保镖打你打飞,另一个人也挺不好惹的,有魄力,他回了一句,你瞧好你保镖了,随即从右裤兜里掏出一沓十块钱,扔在身后,头都没回的走了,那几个保镖赶紧上去弯腰拣。梦里我在超市偷了一大块巧克力吃,没被抓住,还梦见谁死了,梦见我偷了一辆小自行车,被小区门卫发现了,我俩打了一架。梦见路边广告牌搞笑版,欧美广告,上边洋人,外语,在梦里我知道他怎么搞笑,醒来忘了。
  梦见天空突然,天色突然变暗,漫天飘着手牌,就是比扑克牌大一些的,每人一个,上面有字,每个人头顶都会飘下来一个,我在梦中喊了一句,地球升华了,其实本来我很害怕,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忽然我就有灵感,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旁边一个人的手牌,牌子拿到手后,他兴奋的喊了一句上面写着的字,梦里我记得,醒来忘了,我只记得我上面印着的是抑郁二字,还梦见在实验中学男厕所,我用中文使劲骂了艾薇儿几句,她居然能听懂,拿枪要杀我,幸亏我跑得快,没被她逮到。
  梦见奶奶死了,我去教堂看有奶奶的灵位没,发现是一个牛B人的灵位,并没有奶奶的灵位,我有点生气,进去教堂,碰见彭德怀,我对他讲,你会死的很惨,你76年死,他一听急了,(我对他说他不得好死)他随手抓起一条眼镜蛇,轻松掰断,他说不信,我又说抗日战争1945年结束,37年开始,打八年,他问我是什么人,我说我是从未来来的,,我接着说:“蒋介石会逃到台湾,带走很多金条金砖”,我说了几句中伤他的话,每说完一句他就掰断一条眼镜王蛇,很有非凡的气场,我是第一次在梦里都被别人的气场惊到。
  还梦见陈影,不过梦里她不叫陈影,在梦里她是我的病友,在现实她是我的同学,并非病友,我翻起来和她贴脸的照片,很想念她,我还想和她亲热。
  还梦见一个人,一个谁,忘记是谁了,说我,应该是王默,说我QQ签名太没素质,让我改,又给我讲了一堆道理,中华文化怎么好,不应该骂它!

  从15秒开始看,这个视频是我去年被怪梦吓后录得 (下边有另一个版本)

  去年我在姥姥家,睡觉,结果早上被一个怪梦给弄出吓得一身异样,可以说,这个梦是我活这么大,做的惊吓到的梦可以排到第一第二名,这个梦,我从小25岁前没有一个梦可以比这个吓人,这个梦我就不解释了,没有头绪,比小时候教室一屋子鬼,吓得从梦中惊愕的突然吓醒坐在床上一身汗的梦比这个梦相对比一点也算不上吓人了,因为那鬼梦是梦而已,普普通通,的梦,这个梦我就不是普通的梦了,应该说,这个梦是能让我浑身上下,从身体里面的异样状态(脑子快炸掉,身子里有股波态在干扰,痛苦,发胀)然后除了身体的恐惧,害怕之外,我的意识状态,被干扰了,具体很难表达,我的理解能力有限,您费心看看,知识匮乏,我当时可以说是身体和心识都步入了非凡,非正常的属于灵的感受,在我脑子和身子异样,就是上面说的:其次,一样恐怖的就是,就属我的意识,可以步入一个黑暗,纯黑色的暗黑恐惧中,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何事,我就是恐怖的感受着身体和不知道如何表达,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恐怖,这个黑在能量,是个什么能量,虽然我也不知道能量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该如何理解那个黑色的体会,到底是什么,我能确切的感受到,那个状态的纯黑色之所以让我恐惧,是因为它的未知性,它在每分每秒的发生着能量的波动,确凿的我认为,它是在变化着的,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快炸了,身体能也涨的出奇的不舒服,难受,我感受着可能都不是眼睛所看到的那股黑,暗黑,我发现它的变化在变得明显了,我有点好奇,我说,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一定要看看啊,好奇心的同时,我的身体的,已经无法再去承受那个嗡嗡的耳朵和脑子的轰鸣还有身体的爆炸感,应该不能叫爆炸感,那是一种能量感,似乎是不是和这片暗黑的幻觉一个频率呢,应该是,因为当我决定要看暗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接下来到底会给我示现出何种的结果呢???这片黑到底要幻变出什么玄机,我好奇心越大,这个身体越难受,我好奇心很大,这个像交易一样,我准备要看它能变化出什么结局时,我要看看,好奇,像交易一样,我刚刚有了看看吧的念头,暗黑中的幻变就加剧了,它知道我要看它,我要看它到底是什么,它也准备要满足我,这样的变化,幻变,我 能体验到,我能感受的到它就要骤变了,出结果了,可是这个时候我又不想看了,我打退堂鼓了,我的身体已然不能承受苦痛折磨,这也不是我退缩的关键因素,其实我根本没决心承受起这个暗黑的灵异究竟到底会变什么给我看呢,由于它的未知性,不可知,不可预料,我根本没有勇气去接受这个交易,我害怕我突然看见心理防线不能承受的什么事情,我不要看了,我认怂,结果这个“它”,很顺从我打的绝定,我的想法,它很尊重我的想法,我立即从那片黑中抽离了出去,黑消失的同时,脑子和身子都不难受了,黑暗和身体的异样都立即没有了,但是身体的灵的状态并未全部消失掉,我很软弱的从恐慌中醒来,一个劲的后悔,我为什么不去看看下面的骤变呢,我一定能看到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我的世界,已经被奇怪,怪异给包围,那么我借着那个灵异的怪怪的劲儿头,不可不去看看,我命令自己赶快去睡觉,赶快睡过去,是不是还能进入那个状态呢,可是机会只有一次,我录了视频7个视频。我把手机放在床边把手机的存储耗得一丁点都不再有,我想进入那个黑,同时以录像的办法让我看看那个状态的我是什么个模样,可惜我没能进入,而且手机都耗光存储,我好后悔。

  2017-10-28 周六

  早上梦里吓坏我了,我一个人跑到郊外玩,一路我是认路的,现实我每去过那条路,但梦里我是认识这条路,仅是这次梦,以往也没梦到去这个路径,是今早新产生的一条我只在此次梦里认识的路。
  我到了一个庄稼地与荒野同生的地方,五个左右的人,有女人,肯定,有没有男人,好似也有,他们在认真的务农,我看了看,然后有了去意,想走,当我转身的时候,我看到环境,来时的路变成(还有没有路可走,记不得了)我感到震惊,我下意识的扭头,找那几个务农人,可是他们也消失了,我就恐慌了,我身处的地方整个被换掉包了,这下恐慌着四处,看,太陌生了,太大了这个地方,啊,我被放在这个地方出不去了,太大太大了,根本就没有人间烟火的迹象,我太绝望了。

  2017-09-29 周五(另一个版本)
  虽没灵感,但必须写出来,也不是出于有没有灵感,关键我这些遭遇太稀奇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表达,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必须写,不知道怎么表达也得写,做个备忘,抽根烟,平一下心情,灵感?我这遭遇没多少人可以给我解释,能碰见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师父就好了,而且必须是高人,写这么多,该写重点了,昨天早上,也就是9月28号星期四,我已经醒了,但是没起床,至少我意识当时是清醒的,是不是梦,我已无法分辨,很难分辨,但我也不愿承认那是梦,黑,黑,黑,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什么都没有,只有黑,连我也没有了,但我的思维还在,我的心念还在,但没有实体,只有比黑墨水的颜色还要黑的黑,我能看到这无尽遍布所有的黑,但是我没有实体,我看不到我自己,我的心念在,在无比的恐惧,因为不仅是黑,我不是那么怕黑,并非黑让我恐惧,真正恐怖的是,我能察觉到,下面会突然出现难以承受的画面,这也不是真正恐怖的原因,这是之一,关键,还有一股声音,刺激着大脑,磁场波一样(虽说我不知啥叫磁场波)但确实很磁,有磁性,声音刺激的同时,身体内,万千错综复杂的感受很配合那个黑色环境,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去感受进去这个状态,那令人恐惧的声音,和体内更令人万分恐惧地一股股奇特的力量,非常完美同步的配合着我所,暂且说是看到吧!!!我所看见的这奇异的黑色空间,黑色里马上要向我演变下一步场面时(刚刚忘说声音,和体内反应是如何配合这个黑的,因为我暂时也说不清楚,奈何我记忆力差,这些画面都不那么历历在目了,对,声音的刺激大小,和体内的异样感受,伴随还有“看见”的黑色空间,是如何相互交织的,再吸根烟平一下心情,算,这点先留着不写)


  接着刚刚的继续写,马上要演变下一个画面让我感受真正的恐怖的时候,我怕了,我不敢面对了,因为这个时候声音和体内都开始剧烈反应,大脑受不了,身体受不了,很公平的是,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自己选择看或不看,刚刚说我要看,看会发生什么,实时就无条件给我看,现在我怕我承受不了,我不要看了,它也很尊重我,尊重我的选择,就不给我看了,我就从那个状态中出来了,醒来那个状态还没完全下去,我做了一个早就想过的决定,因为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想把自己录下来,看看到底我是什么样子。录了七段视频,最短的试水几十秒,最长录了一个多小时,被手机自带功能一分为二了,不过没再一次进到那黑色状态里,我不能主动自由出入那状态,出我能主动出来,但进,我是被动进入。


  昨晚没写完整,补上,漏掉两点,1:灵异黑色空间发生前的晚上,有一个声音喊我的名字,我答应了,我说:“昂,我是啊,你谁啊!你谁啊,你是谁啊,没人答应我,二:我抽离那个状态前,最后看的一个画面,一个脑子在吸另一个脑子的什么东西,能看见有东西被吸出来。”


  2017-11-01 星期三


  昨晚看了荣格自传,晚上睡觉时,我问自己我怎么才能活下去,问了几遍,黑夜里,不开灯躺床上,很快睡着了,梦见去了一个地方,破旧的房子,我意识到这是初中我上过的实验中学,接着画面切到我站在另一栋楼旁边,我发现我错了,刚不是实验,这栋楼才是实验中学,但同样破旧,我心生一丝伤感,当时是寂静的黑夜,马路上好像有汽车,但是没有人,我梦见(因为现实没吃药)梦里很灵异,我晚上起来,在梦里下床,浑身失重,站不稳,东倒西歪碰东西,梦里我屋里有个衣架被我碰倒了(现实屋里没衣架)我爸听见响声过来了,知道我犯病了,联系家人送我去医院,前一天晚上睡时,我分不清是梦是现实了,我先77了ss,然后又77了,特别/,我露出可怕极了的狰狞面孔,也特别贝尔,魔鬼般的表情,我接着讲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