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义5君臣治道《文子》诗解(通玄真经注卷之11)

楼主:琴诗书画情易医 时间:2020-03-24 12:12:33 点击:11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义5君臣治道《文子》诗解(通玄真经注卷之11)
  题文诗:
  其善赏者,费少劝多,其善罚者,刑省禁奸,
  其善与者,用约为德,其善取者,入多无怨.
  圣人真情,因民所喜,以劝其善,因民所憎,
  以禁其奸,赏之一人,天下趋之,罚之一人,
  天下畏之,至赏不费,至刑不滥,圣人至治,
  至治简约,守约治广.为臣之道,论是处当,
  为事先唱,守职明分,以立成功,君臣异道,
  同道即乱,各得其宜,处有其当,上下相使.
  枝大于干,末不强本,轻重大小,有以相制.
  得威势者,所持甚小,所任甚大,所守甚约,
  所制甚广,十围之木,持千钧屋,得所势也;
  五寸之关,能制开阖,所居要也.下必行令,
  顺之者利,逆之即凶,莫不听从,顺应民情,
  令行禁止,以众为势.义非尽利,天下之民,
  利其一人,天下从之,暴非尽害,海内之民,
  害其一人,天下叛之,举措废置,不可不审.
  屈寸申尺,枉面大直,圣人为之,人君论臣,
  不计大功,总其略行,求其小善,失贤之道.
  人有厚德,元间小节,人有大誉,元疵小故.
  人之性情,皆有所短,成其大略,虽有小过,
  不以为累;非成大略,闾里之行,未足多也.
  小谨非功,揜人之善,扬人之短,訾毁人行,
  众人不容,体大节疏,度巨誉远,论臣之道.
  正文:
  老子曰:善赏者,费少而劝多,善罚者,刑省而禁奸,善与者,用约而为德,善取者,入多而无怨,故圣人因民之所喜以劝善,因民之所憎以禁奸,赏一人而天下趋之,罚一人而天下畏之,是以至赏不费,至刑不滥,圣人守约而治广,此之谓也。
  老子曰:臣道者,论是处当,为事先唱,守职明分,以立成功,故君臣异道即治,同道即乱,各得其宜,处有其当,即上下有以相使也。故枝不得大于干,末不得强于本,言轻重大小有以相制也。夫得威势者,所持甚小,所任甚大,所守甚约,所制甚广,十围之木,持千钧之屋,得所势也,五寸之关,能制开阖,所居要也。下必行之令,顺之者利,逆之即凶,天下莫不听从者,顺也,发号令行禁止者,以众为势也。义者,非能尽利于天下之民也,利一人而天下从之,暴者,非能尽害于海内也,害一人而天下叛之,故举措废置,不可不审也。
  老子曰:屈寸而申尺,小枉面大直,圣人为之,今人君之论臣也,不计其大功,总其略行,而求其小善,即失贤之道也。故人有厚德,元间其小节,人有大誉,元疵其小故。夫人情莫不有所短,成其大略是也,虽有小过,不以为累也。成其大略非也,闾里之行未足多也。故小谨者元成功,訾行者不容众,体大者节疏,度巨者誉远,论臣之道也。
  (默希子注)
  老子曰:善赏者,费少而劝多;善罚者,刑省而奸;禁善与者,用约而为德;善取者,入多而无怨。故圣人因民之所喜以劝善,因民之所憎以禁奸。赏一人,而天下趋之;罚一人,而天下畏之。是以至赏不费,至刑不滥。圣人守约而治广,此之谓也。此圣人致理之道若此也。

  老子曰:臣道者,论是处当,为事先唱,守职明分,以立成功。故君臣异道即治,洞道即乱,各得其宜,处有其当,即上下有以相使也。故枝不得大於干,末不得强於本,言轻重大小有以相制也。君臣分明,则大小无越也。夫得威势者,所持甚小,所在甚大,所守甚约,所制甚广。十围之木,持千钧之屋,得所势也;五寸之关,能制开阖,所居要也。下必行之今,顺之者利,逆之者凶,天下莫不听从者,顺也。发号令行禁止者,以众为势也。义者,非能尽利於天下之民也,利一人而天下从之;暴者,非能尽害於海内也,害一人而天下叛之。故举措废置,不可不审也。慎其举措乎其爱憎,利无偏赏,害无偏罚。

  老子曰:屈寸而申尺,小枉面大直,圣人为之。今人君之论臣也,不计其大功,总其略行,而求其小善,即失贤之道也。故人有厚德,元间其小节;人有大誉,元疵其小故。夫人情莫不有所短,成其大略是也,虽有小过,不以为累也。成其大略非也,闾里之行,未足多也。言人之才不能尽善尽美。固当无疑其小疵,乃全其大用。闾里之行,谤黜之言,不足信也。故小谨者元成功,訾行者不容众。体大者节疏,度巨者誉远,论臣之道也。论用臣之道如此,则不失其人也。
  参考译文:
     老子认为:善于运用奖赏的人,能够做到花费少而功效大,善于运用刑罚的人,能够做到刑罚省而奸邪禁,善于运用施与的人,能够做到用度约而恩德厚,善于运用取财的人,能够做到国用多而民无怨。所以圣人能够顺着人民喜爱的方向劝善人民,能够顺着人民憎恶的方向禁止恶人,因此奖赏一个人就可以使天下人归心,惩罚一个人就可以使天下人禁足。这样一来圣人就能够做到通过个别人事的至赏达到引导的目的而不浪费财用,通过个别人事的至刑达到劝阻的效果而不滥用刑罚,所以圣人能够做到约束有信,赏罚分明,就可以得到天下人的拥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老子认为:做臣子的道理,以分辩是非,处事得当,该做的事情首先提倡,坚守职责分得清轻重缓急,能够督促上下把事情做好,所以君臣因为所居之位不同,所守之职分不同,如果都能够守职明分,就可以治理得井井有条,如果相互干涉导致职责不清,本分不明,君臣、国家就会混乱不堪,所以能够各居其位,各守其职,各尽其责,那么上上下下,内内外外就都可以运作得非常顺畅。所以说分枝不能大于主干,末梢不能强于根本,这是说君臣上下都应该做到大小巨细、轻重缓急、职责本分,分得清、辨得明、守得牢固,行得扎实。那些能够凭借众人的威势的人,虽然自己的力量有限,但是其所凭借的力量强大,因此可以做到覆盖大,制约广;十围那么大小的树干,却可以支撑千钧之屋,是因为位居房屋的中央,五寸那么小的锁,却能够控制门的开阖,是因为居于关键的位置。下达了必须执行的命令,听从了就有利,不听命令就有危险,天下人没有不听从命令的,是因为顺着民情的缘故,能够发出号令得到执行,是因为凭借众人的力量。行仁义者,并非能够为天下所有人谋福利,但是因为仁义卓著,所以与一人之利而天下人皆愿意跟随他;残暴之人,并非能够荼毒天下所有的人,但是因为居心邪恶,所以残害了一人而天下人皆惧怕而背叛之,所以君王的一举一动,升降黜置,都一定要仔细考虑清楚再施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