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面

楼主:五伤先生 时间:2020-03-24 12:16:56 点击:13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讲个袁天罡给唐朝宰相李峤看相的故事。
  李峤家中共有兄弟五人,但不知道是遗传因素还是其它原因的影响,几个兄弟中,没有一个活过30岁,所以当时的人们纷纷议论,李峤也一定命不长久。他母亲心有不甘,找了几位相术大师来看,都是同样的结论。直到后来,他母亲多番努力求来当时最著名的相术大师袁天罡来为李峤看相,心想如果袁天罡也这么说,那就只能认命了。
  在见到李峤之后,袁天罡对其母说道,郎君神气清秀,而寿苦不永,恐不出三十。意思就是虽然令郎长得比较帅气,但也活不过三十。其母仍不放弃,希望袁天罡能再观察一次,不忍心拒绝做母亲的一番苦心,袁天罡最后决定观察一下李峤的睡相。当晚,袁天罡就和李峤同床而寝。到了五更天的时候,袁天罡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那就是李峤睡觉完全没有呼吸声,袁天罡拿手放在他的鼻孔下,也没有任何的气息出入。袁天罡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人天生异相,是用耳朵呼吸的,也就是传闻中的龟息。
  第二天,袁天罡找到李峤母亲,说道,从面相上来说,你的儿子活不过三十,但从睡相来看并非如此,将来一切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不过千万要记住的是,无论地位如何,切不可大肆骄奢。也正因如此,李峤从此之后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武则天时代,李峤官拜内史,相当于宰相,但从始至终,一直睡在草席之上。武则天得知后,认为这不符合他的身份,于是派人给他换上锦绣罗帐,李峤拂逆不过,只好遵意。但就在当晚,李峤却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第二天就换回了原来的装备。
  一生克制之下,李峤于开元二年(公元714年)才去世,终年七十岁,虽然在现在七十岁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高龄,但在当时,尤其和其余兄弟比起来,却足可以称得上是长寿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挺玄的,那我来讲一个我前几年给人“看相”的一个事儿。
  那时候我还在杭州,得几个朋友卖力宣传,在朋友圈子里玄学算是有点小名气。
  一次过年我没回老家,去朋友家过小年。朋友的弟弟刚刚从北京回来,吃饭间我这朋友非要让我给他弟弟断断八字。我说吃饭排盘不方便,咱们就看个相吧。
  朋友说好,我盯着他弟弟看了有半分钟,他弟弟假装没注意,还是招呼大家吃饭。
  我笑了笑跟朋友说,你弟弟应该是个吃皇粮的,还是个领导身边的人。可惜这根骨不硬,目前可能还得不到重用。
  朋友还没说话,他弟弟一下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我知道我说中了。弟弟端起一杯酒,敬了我一杯,让我给仔细的说说。
  实话讲,朋友的弟弟额头偏宅,两腮无肉,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所以我想说凡事很难十全十美,意思就是没多大出息的意思。
  就在我说话的当口,朋友的爸爸回来了,顿时两兄弟起立迎接。老人入席来,发现我来了,算是客人。于是又招呼阿姨给我加菜,又让两兄弟给我敬酒,就把这个事儿撂下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朋友的弟弟又想起这茬,就示意我朋友问一下,我朋友就让我接着说,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我说你这个弟弟将来是个当太傅的命,桃花开个四五次,他的官运也就开了,到时候你让他好好请我喝顿酒就好了。
  我2018年离开杭州回东北,这些朋友就很少联系了。前几天这朋友专门打电话给我,说他弟弟前几天刚刚被安排了个实职,成了他们局长身边的红人。然后就想起来五年前找我看相的事儿,说我看的挺准,特意让他再来找我再看看前程。
  我哈哈一笑,跟他说,要不是你爸爸当时进来了,我差点就说你弟弟没啥出息了,接着就给他讲了袁天罡看相李峤这个故事。
  朋友说你别卖关子了,就说你是怎么看的吧。
  我说看相这个事儿,讲究神形兼备。所谓的形,不过就是看这个人的长相特点。比如格斗脸,眼窝深陷,下颚宽厚突出,脸颊扁平。从生理结构上这种人就抗揍,所以打起架来就有优势,那么经过一些社会行为的筛选就容易形成孔武斗狠的性格,当然像孙红雷那种放下西瓜刀靠搞笑赚钱的毕竟是特例,但是一句“西瓜甜不甜”照样把你吓尿。
  还有一种就是看神,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同一个职业的人,就算他们长相不同,但是行为和表情上总有很多相似之处。执法的人一般都是不苟言笑,而做生意的人则笑脸迎人。水性的女子,明眸善睐左顾右盼,种地的庄稼汉,弯腰驼背手脚不闲。
  当时在你家,我观察了你弟弟很久,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能表现出认真倾听但是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看他转桌夹菜更是顾及桌上每个人的感受,待人接物一团和气,说话谈天更是从不与人争论。你告诉我他是从北京来的,所以我推断他应该是官场上混的,并且应该是秘书或者办事员一类的辅助性工作,所以我才说他是太子太傅。因为那么年轻怎么可能直接去服务大领导呢,肯定是普通的领导干部。我把他现在的领导比喻成太子,喻义将来能执掌大权,会不会成真那是后话,起码他听起来开心。
  我朋友差点笑出声。
  但是京官哪那么容易当,你们家是杭州本地人,钱是有一点,但是权么,实话说差的太远。加上你弟弟长得个子不高,尤其是有个鹰钩鼻,老话讲这是心狠手辣,奸诈狡猾。从面相上就不讨人喜欢,而且不知道你注意没有,你弟弟只是唇上有须,唇下无毛。上须为禄,下须为官,所以你弟弟估计当不了太大的官。
  那你为什么后来又改口了呢。
  那是因为两点!就像是袁天罡和李峤住了一宿改变了观点一样。
  第一点是你弟弟的眼睛。一开始他是戴眼镜的,后来因为蒸气的原因他把眼睛摘掉,我发现他的眼睛始终是放松的半开半闭状态,就是相学中的象眼。这种人因为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所以属于精气内敛。他一边看一边想,因此总像有心事。这么一来人就显得特别平和,鹰钩鼻的凶险就不那么明显了。
  第二点就是你爸爸回来以后,我发现你们家教特别严,你和你弟弟特别害怕你爸爸。能看出来你和你弟弟还是很敬佩你爸爸的。
  “五哥你说的没错”。
  所以我改变了我的看法。你弟弟当时已经进入到了体制内,而你爸爸的做派肯定对你弟弟的成长形成了影响。我了解你,我比较强势,但是我们俩在一起你总是能包容我体谅我。你的人缘也比我好得多,尤其是和公家的关系你更是甩我几条街。为什么?因为你从小受你爸爸影响深,所以你的纪律性特别强,你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别人对你的误解以及惩罚,从长计议。这一点对于混仕途的人特别可贵。我说句不恰当的话,你老爹有多霸道,你弟弟的官运就有多大。所以当我看到你老爸那做派,我就知道你弟弟前途无量。
  我朋友一听连连佩服。“五哥你说的太对了,我弟弟能提拔,就是因为他跟了一个特别难伺候的局长。别人都干不好,但是我弟弟就能。”
  “这就对了”我说。“你没发现吗,越难伺候的人,往往能耐越大。不然那么折腾人,没点本事早就让人给干倒了。”
  我朋友让我再指点他弟弟两句,我说:“你弟弟个子矮,手还小。咱们常说身弱不担财,手小不掌权。你弟弟只能是当副手,辅佐大领导才能仕途通畅。而且切记不要贪污腐败,当个好官,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切记吧”
  挂了电话,我有点沾沾自喜,感觉自己也没比袁天罡差多少,要不改个名字吧,他叫天罡,我叫大罡好了。
  想到这,我在纸上郑重的写下“五大罡“三个字,想让我媳妇评论一番。
  “金莲,来看看为夫的新名字怎么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