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义6君子之道《文子》诗解(通玄真经注卷之11)

楼主:琴诗书画情易医 时间:2020-03-24 16:52:06 点击: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子》卷11上义6君子之道诗解
  题文诗:
  自古及今,人无完人,君子真情,但求诸己,
  不责于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
  博达不訾,道德文武,不责于人,易赏易足,
  自修以道,则无病矣.夏后氏璜,不能无瑕,
  明月之珠,不能无秽,天下宝之,恶不妨美.
  当今之人,志人所短,忘人所长,求贤即难.
  众人之见,位以卑分,身以贱别,事以洿辱,
  不知大略.论人之道,贵观所举,富观所施,
  穷观所受,贱观所为.视所患难,以知智勇;
  动以喜乐,以观其守;委以货财,以观其仁;
  振以恐惧,以观其节,如此可知,人情事故.
  屈以求申,枉以求直,屈寸申尺,小枉大直,
  君子善为,百川并流,趋行殊方,真情归善.
  善言贵行,善行贵仁.君子之过,犹日月蚀,
  不害于明,智不妄为,勇不妄杀,择是而为,
  计礼而行,事成功恃,身立名称,虽有智能,
  必以仁义,为本后立,智能并行.圣人真情,
  仁准义绳,中绳君子,不中小人.君子虽亡,
  其名不灭,小人得势,其罪不除.死君亲难,
  视死如归,义重于身.天下大利,比身即小;
  身之所重,比仁义轻,此以仁义,为准绳者.
  正文:
  老子曰:自古及今,未有能全其行者也,故君子不责备于一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博达而不訾,道德文武,不责备于人以力,自修以道,而不责于人,易赏也,自修以道,则无病矣。夫夏后氏之璜,不能无瑕,明月之珠,不能无秽,然天下宝之者,不以小恶妨大美。今志人之所短,忘人之所长,而欲求贤于天下,即难矣。夫众人之见,位之卑身之贱,事之洿辱,而不知其大略,故论人之道,贵即观其所举,富即观其所施,穷即观其所受,贱即观其所为,视其所患难以智勇,动以喜乐以观其守,委以货财以观其仁,振以恐惧以观其节,如此则人情可知矣。
  (默希子注)
  老子曰:自古及今,未有能全其行者也。故君子不责备於一人。人无全能,量其才力而任之也。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博达而不訾,道德文武,不责备於人。以力自修以道,而不责於人,易赏也。自修以道,则无病矣。自修者,不责於人而行於世,世可为之哉?夫夏后氏之璜,不能无瑕;明月之珠,不能无秽,然天下宝之者,不以小恶妨大美。今志人之所短,忘人之所长,而欲求贤於天下,即难矣。夏后氏之璜,明月之珠,尚有瑕秽,贤人君子岂能尽善尽美?弃其所短,取其所长,则无遗才必矣。夫众人之见,位之卑,身之贱,事之洿辱而不知其大略。几人之情,恶其卑辱;君子用人,存其大略。故论人之道,贵即观其所举,举觉才也。富即观其所施。济物也。穷即观其所受,非义不为。贱即观其所为。非道不处。视其所患难,以知其所勇;因其患难,方见仁勇。动以喜乐,以观其守;不逾滥也。委以货财,以观其仁;不妄取也。振以恐惧,以观其节。杀身成仁。如此,则人情可得矣。一有所存,人之干也;七者备具,世之英也。能以此观之,贤愚可知,忠信可见矣。
  参考译文:
  老子认为:从古至今,没有能够十全十美的人,所以君子不用完美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方正而不害人,廉洁而不伤人,正直而不放肆,博学多才而不随便非议他人,既有高尚的道德,又能够文武全才的人是很少的,所以君子能够不求全责备他人,而是审问自修自己的行为,因为不求全责备他人,就容易做到劝善赏功,自修自己的行为,就可以使自己尽量少出错误。过去夏后氏的宝玉,都不能没有瑕疵,像明月一样的珍珠,都不能没有斑点,然而天下人都宝贵玉璜珍珠的原因,是不以小的不足掩盖大的美丽。现在的君王,经常对他人之短耿耿于怀,对他人之长视而不见,这样苛刻的对待他人却还要摆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这也是太困难做到的事情了。所以一般人所认为的,地位卑下,身份低贱,从事污辱之事等等不是判断个人品格和能力的要素。要评判个人能力应该从大处考虑问题,所以判断一个人的才华,在这个人尊贵时看他举荐什么样的人才,在这个人富有时看他是否能够施舍,在这个人穷迫时看他接受什么样的馈赠,在这个人低贱时看他的所作所为,看一看这个人处理患难困境的方法,就知道这个人是否有勇气和毅力,鼓动他或喜或悲,以看他所坚持的操守,委托他管理财货,来看一看他能否做到仁义,在他面对恐惧的时候,看一看他坚定不移的节操,经过这样一系列的观察和评判,一个人的品行节操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
  老子曰:屈者所以求申也,枉者所以求直也,屈寸申尺,小枉大直,君子为之,百川并流,不注海者不为谷,趋行殊方,不归善者不为君子。善言贵乎可行,善行贵乎仁义,夫君子之过,犹日月之蚀,不害于明,故智者不妄为,勇者不妄杀,择是而为之,计礼而行之,故事成而功足恃也,身立而名足称也,虽有智能,必以仁义为本而后立,智能并行,圣人以仁义为准绳,中绳者谓之君子,不中绳者谓之小人。君子虽死亡,其名不灭,小人虽得势,其罪不除。左手据天下之图,而右手刎其喉,虽愚者不为,身贵于天下也。死君亲之难者,视死如归,义重于身也。故天下大利也,比身即小,身之所重也,比之仁义即轻,此以仁义为准绳者也。
  (默希子注)
  老子曰:屈者,所以求申也;枉者,所以求直也。屈寸申尺,小枉大直,君子为之。百川并流,不注海者不为谷;趋行殊方,不归善者不为君子。善言贵乎可行,善行贵乎仁义。夫君子之过,犹日月之蚀,不害於明。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故智者不妄为,勇者不妄杀,择是而为之,计礼而行之,故事成而功足恃也,身死而名足称也。为其可为者,杀其可杀者,然后功遂名立,称於后世也。虽有智能,必以仁义为本而后立。智能并行,圣人一以仁义为准绳,中绳者谓之君子,不中绳者谓之小人。君子虽死亡,其名不灭;小人虽得势,其罪不除。故尧舜为善,至人称之;桀纣为恶,其名不成。善恶之名俱存,故君子慎为不善行也。左手据天下之图,而右手刎其喉,虽愚者不为,身贵於天下也。旦为称孤之客,夕为暴尸之人,皆愚琐之辈,非君子之伦也。死君亲之难者,视死如归,义重於身也。故天下大利也,比之身即小;身之所重也,比之仁义即轻。此以仁义为准绳者也。此伤时无仁义?故切论君子死义,小人死利也。
  参考译文:
      老子认为:委屈是为了求得伸展,弯曲是为了求得伸直,屈寸而能伸尺,小枉可以大直,那么君子也会乐意这样做。百川流入大海,不能注入大海的不能叫做溪谷,行为虽然不同于一般人,最后不能积德行善的就不是君子。善言贵在每个人都做得到,善行贵在能够行仁义之事,君子能够施行仁义,虽然有所过失,就像日月之蚀一样,不妨害日月的光明,所以智者行仁义能够不妄为,勇者行仁义能够不妄杀,选择正确的方法处理事情,遵循合适的礼节化解问题。所以君子办事情成功了足以光大,即使身死也能够名声相称,因此君子即使有智慧才能在身,也一定会以仁义作为立身处世的根本,以作为经世致用的法宝,然后再发挥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圣人也会以统一的道德仁义为标准进行衡量,能够行仁义者就是君子,不能够行仁义者就是小人。君子即使已经亡故,他的仁义之声不会随之消散,小人即使得势,他的不义之名也不会因此消减。如果让你左手拥有天下,而右手割断你的喉咙,即使是愚蠢的人也不会这么做,这是因为眼前的生命重于天下。而能够忠君爱国死于危难者,就是视死如归的人,就是把仁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人。所以把天下都交给我这样的大利,比之于我的生命就是小事,而我的生命这么重要的事情,比之于行仁义就是轻微的事情,这就是能够以道德仁义作为衡量自己行为标准的君子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