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繁露》郊语第65诗解1圣言可畏

楼主:琴诗书画情易医 时间:2020-03-25 14:41:59 点击:4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春秋繁露》郊语第65诗解1圣言可畏
  题文诗:
  醖醋去烟,鸱羽去眯,慈石取铁,真金取火,
  蚕珥丝室,弦绝于堂,禾实於野,粟缺於仓,
  荑芜生燕,橘枳死荆,此十物者,皆奇可怪,
  既已有之,吉凶祸福,利与不利,非人所意.
  孔子之曰:君子三畏,其畏天命,其畏大人,
  畏圣人言.至天至敬,不可不畏,犹主从事,
  不可不谨.不谨事主,祸来至显;不畏敬天,
  殃来至暗,暗不见端,若同自然.堂堂如天,
  殃祸之言,不必立校,默而无声,潜而无形.
  由是观之,天殃主罚,所以别者,闇与显耳,
  其来逮人,殆无以异,孔子同之,俱言可畏.
  天地神明,人事成败,莫之能见,唯圣能见.
  圣人真情,真情至见,至见非见,见人不见,
  言人不言,不言而言,不得不言,圣言可畏.
  郊语第六十五 1
  人之言:醖去烟(1),鸱羽去眯(2),慈石取铁,颈金取火(3),蚕珥丝(4)于室,而弦绝于堂,禾实於野,而粟缺於仓,荑芜 (5)生于燕,橘枳死于荆,此十物者(6),皆奇而可怪,非人所意也。夫非人所意而然,既已有之矣,或者吉凶祸福、利不利之所从生,无有奇怪,非人所意,如是者乎,此等可畏也。孔子曰(7):“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彼岂无伤害于人,如孔子徒(8)畏之哉~以此见天之不可不畏敬,犹主上之不可不谨事。不谨事主,其祸来至显;不畏敬天,其殃来至暗(9)。暗者不见其端,若自然也。故曰:堂堂如天,殃言不必立校(10),默而无声,潜而无形也。由是观之,天殃与主罚所以别者,闇与显耳。不然(11),其来逮人(12),殆(13)无以异。孔子同之,俱言可畏也。天地神明之心,与人事成败之真,固莫之能见也,唯圣人能见之。圣人者,见人之所不见者也,故圣人之言亦可畏也。
  【注释】 (1)醖去烟:应作“醯去烟。”醯(xì) :醋。据记载,用醋熏眼睛,可以使眼睛更明亮。(2)眯(mí) :异物进人眼中。(3)颈金取火:应作“真金取火”,以金向日聚光照射易燃物可以得火,所以说真金取火。(4)珥(ěr)丝:蚕用口吐丝。据说老蚕吐出的丝呈黄色,外观如耳饰,所以称珥丝。又古人以丝为乐器之弦,新丝脆,用它做弦易断,所以下文说“弦绝于堂”。(5)芜荑:又名“芜姑”,它的果实有特殊难闻的气味,用它放在衣服中可以防虫蛀。(6)此十物者:以上可能有遗漏,据上文所记计为八物,二遗物。(7)孔子曰:语见《论语?季氏》。(8)如:同“而”。徒:只、单。(9)闇(àn) :隐蔽。(10)校:同“效”, 效验(验证。(11)不然: “不”字为衍文。(12)其来逮人:灾祸、惩罚达到人身上。逮:及,达到。(13)殆(dài) :大概、大致。
  【译文】人们说:醋可以去掉眼睛的烟翳,鸱鸟的羽毛可以除去眯 眼的异物,磁石可以吸取铁物,真金可以取火,老蚕吐丝在室内,商调的乐器丝弦极易断在堂上,庄稼在田野中结实,仓库中的粮食正是缺少的时候,芜荑类草在燕地生长,橘、子枳等在楚地死去,这十样东西,全是可奇怪的,不是人主观决定。不是人主观决定才这样,是古已有之的,有时是因为吉凶、祸福、利与不利的关系而出现的,没有可奇怪的,不是人主观决定的,是这样吗,这种现象是可怕的。孔子说:“君子有三种惧怕:惧怕天命,惧怕天子、诸侯,惧怕圣人的言论。”这三样难道对人们没有伤害,而孔子单单畏惧他们吗,由此可见对上天不可不畏惧恭敬,如同对君主不可不谨慎服侍,不谨慎服侍君主,那样灾祸的出现是十分明显的;不敬畏上天,那样灾祸的到来比较隐蔽。隐蔽见不到事情的端倪,如同自然。所以说:雄伟庄严的上天,灾祸的言语不一定立即效验,沉默无声,只是隐藏着没有表现出来。由此看来,上天的灾祸和君主的惩罚区别之处,是隐匿含蓄和明显罢了。这样,灾祸、惩罚达到人身上,大体没有什么区别.孔子认为这两种祸害相同,都认为是可惧怕的。天地明察的思想,和人类事业成败的真正原因,本来是没有谁能发现,只有圣人能发现。圣人,是能发现人们所不能发现的人,所以圣人的言论也值得畏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