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繁露》郊语第65诗解2效礼不废

楼主:琴诗书画情易医 时间:2020-03-25 14:50:39 点击:5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春秋繁露》郊语第65诗解2效礼不废
  题文诗:
  效礼者也,圣人最重,废圣所重,吉凶利害,
  冥不得见,虽受其病,无以知之.问圣人者,
  问其所为,无问所由,问所以为,终弗能见,
  不如勿问;问为为之,不为勿为,与圣同实,
  何过之有.不衍不忘,率由旧章.先圣文章,
  各有循从.今郊事天,圣人故有.故古圣王,
  文章最重,前世之王,莫不从重,栗精诚奉,
  以事上天.至于秦国,阙然废之,不率旧章,
  大而甚也.至天至情,真情至主,百神大君.
  事天不备,祭神无益.祭地神者,春秋讥之.
  孔子之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是其法也.
  未见秦国,天福如周.诗经大明:唯此文王,
  小心翼翼,昭事上帝,允怀多福.多福事功,
  谓天所福,天福至福,至福自福,自求多福.
  郊语第六十五2
  奈何如废郊礼,效礼者,人所最甚重也(14)。废圣人所最甚重,而吉凶利害在冥冥不可得见之中,虽已多受其病,何从知之,故曰:问圣人者,问其所为而无问其所以为也。问其所以为,终弗能见,不如勿问。问为而为之,所不为而勿为,是与圣人同实也,何过之有,《诗》云(15): “不骞不忘,率由旧章。”,旧章者,先圣人之故文章也。率由,各有修从(16)之也。此言先圣人之故文章者,虽不能深见而详知其则,犹不知其美誉之功矣。
   今郊事天之义,此圣人故。故古之圣王,文章之最重者也,前世王莫不从重,栗精(17)奉之,以事上天。至于秦而独阙然废之,一何不率由旧章之大甚也。天者,百神之大君也。事天不备,虽百神犹无益也。何以言其然也?祭而地神者,《春秋》讥之。孔子(18)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是其法也。故未见秦国致天福如周国也。《诗》云(19):“唯此文王,小心翼翼,昭(20)事上帝,允怀多福。”多福者,非谓人也,事功也,谓天之所福也。
  【注释】(14)人所最甚重:从下句看,应作“圣人所最甚重”。(15)《诗》云:语见《大雅?假乐》,《毛诗》作“不然不忘,率由旧章。”骞:同“愆”。愆:遗失。(16)修从:疑为“循从”之误,随从。(17)栗精:畏惧、精心。栗:同“慄”。(18)孔子曰:语见《论语?八佾》。(19)《诗》云:语见《大雅?大明》。(20)昭:明明白白,此指心胸坦荡。
  【译文】  为什么废弃郊祭,郊祭是圣人特别重视的祭祀。废弃圣人最重视的,吉凶和利害在幽暗不能发现当中,虽然多次受到他们的危害,怎么能知道呢,所以说,询问圣人事情,是问他做什么,而不问这样做的原因。问这样做的原因,最终也不能发现,不如不发问。问做什么而去做,所不做的事就不去做,这就和圣人有了共同的实质,有什么过错,《诗经》说: “不损失不遗忘,一切均依循旧辞文”。旧的文辞是先圣的故有的文辞。依循就是有所随从。这里说的先圣的故有的文辞,虽然不能深入地发现和详细知晓他们的原则,还是不能失掉他们的漂亮的功绩。
  现在郊祭服侍上天的道理,这是圣人原有的。所以古代的圣明的君主,是文辞中最主要的内容,前代君主没有不顺从最主要内容,敬、畏精心地尊奉这些内容,来服侍上天的。到了秦国却独自毫无根据地废除它,他不依循旧有文辞竟到这种严重程度。上天是各种神灵的最高主宰。服侍上天如不周备,即使是祭祀各种神灵也没有什么益处。为什么这么说呢,(不祭祀上天)而只祭祀地神,《春秋》就会指责他。孔子说: “得罪了上天,就没有祈祷的对象了。”这就是孔子的原则。所以没有见到秦国招致上天的福祐如同周天子一样。《诗经》说: “只有这位文王,谨慎小心,心胸坦荡地侍奉上帝,确实得到很多祐福”。很多福祐不是指人,是指事情成功,是上天福祐的结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