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鹖冠子》卷上5环流诗解2法信国强得时命长

楼主:情真意深义薄云天 时间:2020-12-01 14:56:51 点击:11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鹖冠子》卷上5环流诗解2法信国强得时命长

  题文诗:

  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

  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斗柄运上,事立于下,柄指一方,四方俱成,

  此道用法.故日月也,不足言明;四时也者,

  不足言功.一为之法,以成其业,故莫不道.

  一之法立,万物皆属.法贵如言,言而有信,

  万物之宗.是者法之,所与亲也;非者法之,

  所与离也.是与法亲,故其国强;非与法离,

  故其国亡.法不如言,故乱其宗.生法者命,

  生于法者,其亦命也.命者自然,命之所立,

  贤不必得,不肖非失.寿命也者,挈己之文.

  命有一日,有一年命,有一时命,有终身命.

  终身之命,长命长生,至性至情,真情适时,

  我命由我,自然而然,无时不成,无所不在,

  无所不施,无所不及.时或后而,得之命也.

  有时有命,引声合名,名副其实,其得时者,

  成命日调;声合之名,其失时者,精神俱亡,

  命日乖舛.时命也者,唯圣人而,后能决之.

  【原文】

  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成。此道之用法也。故日月不足以言明,四时不足以言功。一为之法,以成其业,故莫不道。一之法立,而万物皆来属。

  法贵如言,言者万物之宗也。是者,法之所与亲也,非者,法之所与离也。是与法亲故强,非与法离故亡,法不如言故乱其宗。故生法者命也,生于法者亦命也。命者自然者也。命之所立,贤不必得,不肖不必失。命者,挈己之文者也。故有一日之命,有一年之命,有一时之命,有终身之命。终身之命,无时成者也,故命无所不在,无所不施,无所不及。时或后而得之命也,

  既有时有命,引其声合之名,其得时者成命日调,引其声合之名,其失时者精神俱亡命日乖。时命者,唯圣人而后能决之。

  【注释】


  9、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成。此道之用法也:“斗”,北斗星。此斗柄东指、南指、西指、北指皆就中原地区初昏时言。“运”,运转。“立”,定,成。“四塞”,四方。“成”犹“承”,承受,接受。“用”犹“行”。

  10、故日月不足以言明,四时不足以言功。一为之法,以成其业,故莫不道。一之法立,而万物皆来属:陆佃曰“此言明与功更在四时日月之上”。“道”最明,“法”最上。“一”,即道。“业”,事业。“道”犹“行”,以为道,即遵行之。“立”,树立,确定。“属”,归。


  11、法贵如言,言者万物之宗也:“法”,这里指君主治国之法。“如”,似,象。“言”,谓法所言,即法规所规定的。“如言”,如法之言,信而不更(吴世拱说)。此句言法贵在执行。“宗”,归宗,主也。

  12、是者,法之所与亲也,非者,法之所与离也。是与法亲故强,非与法离故亡。法不如言故乱其宗。故生法者命也,生于法者亦命也:“是”,合乎法。“亲”,亲附,亲近。“非”,失其法。“离”,背离。“法不如言”,谓法不被信守。“其”,制法者。“宗”,宗族,引申为国家。“乱其族”,即亡国灭族。“生法者”,制定法规者。“生于法者”,受法规规范者,即天下万物。“命”,《列子·立命》“命者,必然之期,素定之分与也。”张金城曰:“法本自然。”

  13、命者自然者也。命之所立,贤不必得,不肖不必失。命者,挈己之文者也:“命”寿命。“自然”,谓不可由自己选择、决定。“立”,定。“不肖”,不贤。“文”当作“父”。“ 挈己之父”,谓己身浮沉,命为是根始也,亦即“素立之分”。

  14、故有一日之命,有一年之命,有一时之命,有终身之命。终身之命,无时成者也。故命无所不在,无所不施,无所不及。时或后而得之命也:“命”,命运。“无时”,无定时。“成”,成就。“故”,承上,表因果关系。“在”,存在。“施”,施用。“及”,达到。“或”,有时,引申为得时,相合,吻合。

  15、既有时有命,引其声合之名,其得时者成,命日调;引其声合之名,其失时者精神俱亡,命日乖。时命者,唯圣人而后能决之。“既”,既然。“引”,延长。“合”,吻合。“名”,名称。“得”犹“逢”,“失”,失掉,不遇。“日”,逐日,日益。“调”,协调,“乖”,舛。“精”,精力。“神”,神情。“精神俱亡”,谓徒劳无功。“时”,时机。“命”,命运。“决”,裁决,定夺。

  【译文】

  北斗星的斗柄指向东方,天下都是春天;指向南方,天下都是夏天;指向西方,天下都是秋天;指向北方,天下都是冬天。斗柄运转于天上,政事功成于地下。斗柄指于一方,天下都是这个天时(即春夏秋冬)。这是“道”之行法,(天下皆承)。道最明,明于日月之上,法最功,功于四时之上。道而为法,则成其功业,所以莫不遵行之。道之法一旦确立,则万物皆来归属。

  君主治国之法,贵在“如言”(执行)。如法之言,万物之归宗。合于法,是与法亲近也;失其法,是与法背离也。合于法则强,背离法则亡。法不被信守,则亡国灭族。所以说制定法规者是自然,受法律规范的,还是自然。

  寿命,不能由自己决定。命之所定,贤人不一定多得,不贤之人不一定损失。己身浮沉,命为之根始。有一日之命,有一年之命,有一时之命,有终身之命。终身之命,不定时刻而成就之也。所以说终身之命无所不存在,无所不施用,无所不达到。时机吻合方能得到,此乃命也。

  既然有时机然后有命运,延长声音,使之与名称吻合,遇到时机则能成功,命运日益协调。延长声音,使之与名称吻合,如若错失时机,则徒劳无功,命运日益乖舛。时机和命运,惟有圣人而能定夺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