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抱朴子·外篇》卷37备阙-逸侪拔萃弃短用长

楼主:情真意深义薄云天 时间:2021-02-26 11:26:14 点击:4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葛洪《抱朴子·外篇》卷37备阙-逸侪拔萃弃短用长

  题文诗:

  騕褭能奋,兰筋绝影,而其不能,履冰乘深;

  猛虎能似,雷霆博噬,而不能踊,云雾凌虚.

  鸿鶤不能,振翅笼中,轻巧鹞子,不能电击,

  于几筵下.人亦如之.故能调和,阴阳者也,

  其未必亦,能兼百行,修简书也;能敷五教,

  迈九德者,其亦不必,能全小洁,经曲碎也.

  惠子也者,上相之标,而不能役,舟楫以凌,

  阳侯之波;汉高祖者,神武之杰,而亦不能,

  治其产业,端亦检括;淮阴韩信,良将之元,

  而亦不能,修农务商,免于饥寒;周勃也者,

  社稷之鲠,而亦不能,答钱谷数,责狱辞也.

  若以所短,弃所长则,逸侪拔萃,之才不用;

  责具体事,论细礼则,匠世济民,之勋不著.

  天者不能,平其西北,地者不能,隆其东南,

  日月不能,摛光曲穴,冲风不能,扬波井底.

  挑齿剔牙,松槚不及,一寸之筵;掏挑耳则,

  栋梁不如,鹪鹩之羽;丸泥弹鸟,千金不及;

  缝缉衣则,长剑不及,数寸之针.伏象捕鼠,

  制鹏司晨,其何必乎?姜牙卖浆,无所售而,

  见师文武;蒋生愦慢,于百里而,独步三槐.

  【原文】抱朴子曰:騕褭能奋兰筋以绝景,而不能履冰以乘深;猛虎能似雷霆以博噬,而不能踊云雾以凌虚。鸿鶤不能振翅于笼罩之中,轻鹞不能电击于几筵之下。物既然矣,人亦如之。故能调和阴阳者,未必能兼百行修简书也;能敷五迈九者,不必能全小洁经曲碎也。

  【译文】抱朴子说:骏马能够奋起千里之足像脱开影子一样飞快奔跑,但不能踏冰前进、游过深水;猛虎能够像雷霆一样搏斗吞噬,但不能乘云驾雾登上天空。大雁和仙鹤不能在笼子当中振起翅膀,轻巧的鹞子不能在设祭的几案下边像闪电一样出击。事物如此,人也是同样道理。能够调和阴阳治理国家的人,未必能够兼有各种各样的优点,著书立说;能够亲身实践五常之教并具备九种品德的人,不一定能在小事上很周全,经管细碎的事务。

  【原文】惠子,上相之标也,而不能役舟楫以凌阳侯;汉高,神武之杰也,而不能治产业端检括;淮阴,良将之元也,而不能修农商免饥寒;周勃,社稷之鲠也,而不能答钱谷责狱辞。若以所短弃所长,则逸侪拔萃之才不用矣;责具体而论细礼,则匠世济民之勋不著矣。

  【译文】惠施,是上等国相的榜样,但是不能驾船摇桨在江河上漂浮;汉高祖,一是英明威武的英雄,但是不能管理家里的产业,认真地检点约束。淮阴侯,是良将中的魁首,但是不能务农经商,避免挨饿受冻;周勃,是国家的敢于直言的臣子,但是不能答出钱谷的数量,问案的多少。如果因为他们的短处而抛弃他们的长处,那么出类拔萃的人才将不能被任用了;要求具体的小事谈论细微的礼节,那么可以匡正世风救助百姓的功勋也就不能建立了。

  【原文】天不能平其西北,地不能隆其东南,日月不能摛光于曲穴,冲风不能扬波于井底。扌适齿则松槚不及一寸之筵,挑耳则栋梁不如鹪鹩之羽,弹鸟则千金不及丸泥之用,缝缉则长剑不及数寸之针。何必伏巨象而捕鼠,制大鹏以司晨乎?故姜牙卖煦(浆)无所售,而见师于文武;蒋生愦慢于百里,而独步三槐。

  【译文】天不能抬平它的西北方,地不能隆起它的东南角,日月不能把光芒射入曲折的洞穴,大风不能在井底扬起波澜。剔牙,松树楸树不如一寸长的小竹枝;掏耳朵,栋梁不如小鸟羽毛。打鸟,千金之珠不如泥丸适用;缝纫,长剑不如几分长的针。何必驯服大象去捕捉老鼠,强制大鹏去报晓呢?因此姜子牙为人干活都无人雇佣,但被周文王和周武王拜为师;蒋琬治理百里地方显得糊涂怠慢,但担任三公无人可比。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