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语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36:43 点击:748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楼梦语
  小子无能无名,幸有梦有幻.正因无能无名,平生一无成就,方能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正因有梦有幻,方可入得太虚幻境,胡言乱语撰成此篇,不敢说"揭秘"或者是"探究"之类的话,只能说是"梦语"了,堪博行内专家一笑,保不住能唬住几个局外人.真荒唐也.
  梦里迷离言,真真一把泪,
  心同作者痴,可得些些味?

  一,说隐
  读红楼梦,首先碰到的问题是真事隐去,假语村言,红楼梦中有隐是大家的共识,于是索隐成了一派,其中又分出了自叙体派,说隐的就是曹雪芹的家族史.并渐渐地占了上风.
  我没有太多的研究自叙体们的专著,我不知道他们怎样的回答为何要隐的理由,但很明显曹雪芹用这样的方式来隐自己的家史,一是隐不了,君不见,脂批和畸笏的批经常说某事某事如昨,自己经历过.好象他们就是曹身边的人,这不就是向读者展示曹在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吗?这叫"隐"吗?这样浅显的常识大家都会清楚的.二是他写自己的家史时不写其中真姓真名即可[古时写小说托名所作的大有人在],不必大张旗鼓地非说真事隐去,三是他本来就不该用自己的真名作为作者出现在书中,他这样隐倒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与曹雪芹同时代的好友们和曹雪芹想要瞒过的人大概不会比我们现在的自叙体派的人笨吧!曹雪芹怎么会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我坦白地说,我是个索隐者,要索隐,必须先要问一下,为什么要将真事隐去?答案只有一个,书中所写的事不可告人.
  有什么些事不可告人呢?不是淫荡之事,红楼梦还涉及了淫.当时世上已经有淫书了.不是曹氏的家史,虽然与皇家有联系,但作适当的避讳也是可以的.另外上面我也说了许多.隐,最大的理由就是所隐的人或事与皇室有关,与政治有关,尽管书中说不干朝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38:00
  @红癲梦痴 二,说隐了何人何事.
  以前的索隐者们多以想象来索隐,宝玉象谁象谁地瞎寻乱找,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一.这样找,千古以来是是而非的宝玉多得很,可以到汉唐的某个富贵人家找出一个宝玉来.[我是学自然科学的,习惯用抽象推理的方法来求解,我的索隐,只在书中索.]要索隐,根本是离不开书,且又不能把书中的人或事和真人真事对照得一点不差,写成书只能在象而不象之间,何况是被曹氏隐得面目全非的书.另一方面,毕竟是曹雪芹在写着"真事隐去"的红楼梦啊!所以书中掺杂着曹雪芹的家族史并不奇怪.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一>与红楼梦有关的三个主要人物---曹雪芹,脂砚斋和畸笏叟
  首先理顺曹雪芹,脂砚斋和畸笏叟之间的关系.
  曹雪芹,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将《石头记》创作成《红楼梦》的作者.
  脂砚斋一直陪伴曹雪芹在写红楼梦这是勿容置疑的,但世人只简单地把她看成评家,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二,试想曹雪芹一边写书,脂砚斋一边评书,那么,脂砚斋的评语曹雪芹是一目了然的,若设脂评不合曹雪芹的意图,曹会让他留存书上吗?当然不会,这说明,脂砚斋与曹雪芹心灵相通,共同地完成一件事-----写作红楼梦并将"真事隐去".但是,彻底干净地隐去真事,那后人还能解出什么"味"?必须偶尔露一些儿信息,这就是脂评的真正的作用.我说的"共同"二字是指"脂评"也有帮助"隐事"的作用.且与曹雪芹的"隐"相得益彰.切莫把"脂评"的每一句话当作索隐的"圣旨".
  再说畸笏叟,先把名字解释一下,畸:意为不正常,不规则.笏: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拿着的手板.叟:是老头儿.可以解释为一位高寿[年龄偏大也是一种不正常]的前朝老臣或老臣身边的侍卫.由于他信佛,所以他又是一位身居寺庙的高僧.总之是一个奇异之人.另:畸谐为机,笏谐为护,翻成机密的护卫者,应该是有道理的.再看他的所为,他在曹雪芹写红楼梦时就参于了评论,他可以命曹雪芹删去某些文字,在曹雪芹死后,大部分稿子都是经他流传于世的,并且他还自作主张地修改了大量的"脂评",这不是文稿的审定者又是什么人呢?[参考文章:走出象牙之上塔---《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导论]
  综上所述,我的结论是:曹雪芹和脂砚斋合写红楼梦,畸笏叟在审定红楼梦.其他作评之人都是一般读者,也象我们现在的一样,被曹雪芹瞒过了,以为曹在以自己的家史作蓝本来写书的,或有些些相似的经历作同病相怜的.真是:
  砚斋畸笏内情人,敢命芹溪删乱淫,
  倘若石头无旨意,何须十载费精神.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50:00
  <二> 《石头记》与《红楼梦》
  其次要理顺《石头记》与《红楼梦》关系,以前人们都把《石头记》当成《红楼梦》,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三.下面请看脂评石头记第一回里这段话: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这《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一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几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段话明确地说:曹雪芹对《石头记》"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可是偏偏这里又有一段脂评[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蒙蔽了去方是巨眼.],历来红学的研究者们,只相信自己的"巨眼",他们只认脂评,却舍弃了曹的自说,须不知这正是曹雪芹和脂砚斋的高明之处.曹雪芹写实了,脂砚斋反过来为他隐.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这本是中性问句.可以回答为:难道我就没有参与吗?也可以回答为:这'楔子'不也是你写的吗?还可以有其他的回答法,但不管怎样回答都否定不了"披阅增删"这个事实,关键就是"作者之笔,狡猾之甚"."烟云模糊","不可被作者蒙蔽","巨眼"等语,才真的把观者迷惑了,很少有人琢磨"披阅增删"这几个字本身的含意.原来曹雪芹"十年辛苦不寻常"是对《石头记》的再创作.而《石头记》的作者另有其人.难怪"十年辛苦不寻常"前面是"字字看来都是血"而不是"字字写来都是血","看"与"写"有着很大的差别呀!
  还有一条批语也能给我们提供信息.请看:"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哭芹而不到坟前问芹,却去问"石兄",问"石兄"还要遇上癞头和尚,难道与曹雪芹关系这么密切的脂砚斋不知曹雪芹葬在何处么?这芹和"石兄"还能是同一人么?再看接批:"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对"石兄"说:"是书何幸!",是书肯定指《石头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二人是共同创作《红楼梦》的.再看凡例中写道:
  "作者自云:'因曾经历过一番幻梦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
  此凡例写完后有一首诗为: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这里曹雪芹用了"作者自云".同样是正文,曹雪芹在第一回里那样写,而在凡例中又这样写,这认为这里的"作者"是指写《石头记》的作者,因为后面的诗显然是对凡例说的,可以说明问题.一是:"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意思是:你谩言着女儿家悲伤之事,更有我曹雪芹这个情痴在抱恨长呢!二是:"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意思是:你写的文章在我看来字字都是血,而我为你"披阅增删",十年辛苦也是不寻常啊!
  曹雪芹如果要推脱自己作者的责任,很简单,不必讲成书过程,不必搬出这么多人,更不必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和脂砚斋一样,用个假名.若书中自始自终不出现“曹雪芹”三字,即使一点儿也不隐,谁能说是曹雪芹写的.岂不万事大吉,难道曹雪芹会笨到不会用假名的地步吗?何况,脂砚斋,畸笏叟假名就在眼前.
  请看权威人士俞平伯先生在读这段文字时作了怎样的论述:
  “照这里说,有空空道人,孔梅溪,曹雪芹(有的脂砚斋本,名字还要多一点)到底这些人干了什么事?
  这些名字还真有其人,还出于曹雪芹的假托?都不容易得到决定性的回答。现在似乎都认曹雪芹一名为真,其他都是他一个人的化名,姑且承认它,即使这样,曹雪芹也没有说,我做的《红楼梦》呵。脂砚斋评中在第一回却有两条说是曹雪芹做的。先看第一条: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
  这很明白,无须多说了。再看第二条:
  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
  这里曹雪芹做《风月宝鉴》,他弟棠村做序,新,指《金陵十二钗》,旧,指《风月宝鉴》,《红楼梦》大约是用两个稿子凑起来的,而都出于曹雪芹之手。照‘脂评’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旧抄刻本的序
  都说不知何人所为,可见本书的著作权到作者死后还没有定下来。” [摘自俞平伯先生‘读《红楼梦》随笔’一文--三]
  之后一段俞先生说曹雪芹推脱的理由是:“大胆地色情表现,古怪的思想议论,深刻地摹写大家庭的黑暗面。”最后还是把《红楼梦》著作权定给了曹雪芹,当然包括《石头记》。
  俞先生看了第一条脂批后,根本没有作任何解释就说:"这很明白,无须多说了".俞先生看了第二条脂批也没有说出很明白的文字,只确定《风月宝鉴》是雪芹做的.根本没有涉及《石头记》.可见俞先生认为《石头记》就是《红楼梦》也就是《金陵十二钗》.
  旧作《风月宝鉴》已经有曹雪芹之弟棠村作序,应该有曹雪芹的署名,“睹新怀旧仍因之”按理应该是在"新作上注了曹雪芹之名,或新作是用《风月宝鉴》来作书名,可偏偏曹雪芹死后还没捞到著作权,书名还是《石头记》,这不是很矛盾吗?故此旧不是《风月宝鉴》,而是在《石头记》。此新是指曹雪芹把两书合并成的《红楼梦》."仍因之"是指仍用《石头记》这个书名.同时也说明了《风月宝鉴》确是曹雪芹写的,而《石头记》不是曹雪芹写的。另外这一条也说明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为什么一直沿用《石头记》这个书名.是为了怀念"石兄".他只能说“披阅增删”了。不过俞先生说的“红楼梦大约是用两个稿子凑起来的”却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即一个稿子是《石头记》,一个稿子是《风月宝鉴》.
  为什么曹雪芹要推说《石头记》不是自己写的呢?答案是:在《红楼梦》[即脂评石头记]之前真有一本《石头记》,而且真有作者.就是空空道人.此作者不是一般人物,曹雪芹不敢或不好意思夺其功.所以一直没有在书上说明自己就是作者,我也认为现行的《红楼梦》[也就是脂评石头记]的作者是曹雪芹,就象《三国演义》的作者是罗贯中一样,相反,原作者"空空道人"却隐其名了.可谓:两个才子一本书,岂有不奇之理.
  据此我断定:《红楼梦》[脂评石头记]之前身《石头记》应该是"空空道人"写的.经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再创作而成.并把自己的《风月宝鉴》合并进去了。类似如《三国演义》是在《三国志演义》的基础上创作的一般.而且这次再创作还受到很大的限制,必得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此限制除"空空道人"遗言外,还有畸笏叟的监督.而畸笏叟正是持《石头记》的人.癞头和尚,跛足道人就是畸笏叟,因为畸笏叟是个不正常的奇怪的老人.
  <三>曹雪芹为何要接受空空道人的任务
  曹雪芹为何要接受空空道人的任务?我认为,主要是书中所写的奇情和奇缘.所谓奇情,是曹雪芹自认为与"石兄"有同样的思想和情感.在爱情上的同样遭遇,具有同样的"叛逆"精神.甚至连所处的环境也相似.曹雪芹在未写红楼梦之前就已经开始写成了《风月宝鉴》.而其中内容和主题竟与《石头记》惊人的相似.所谓奇缘,即今生偏又遇着他《石头记》[畸笏叟所持].而曹雪芹又有文才,又具备将真事隐去的条件[以自己的家族史来掩盖原书的事实],可以完成空空道人的任务.而畸笏叟自己可能也想完成空空道人的任务.但由于条件不具备,无法达到目的才选中曹雪芹的.还有一点不可忽视,那就是曹家曾受到了空空道人家的极大的恩惠.因此,曹雪芹的一把辛酸泪就洒在《石头记》上了,直到泪尽而逝.再看:
  [第一支 红楼梦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情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朱眉:"怀金悼玉"大有深意.]
  这可以算是曹雪芹自白,"怀金悼玉"是指怀念金陵十二钗,追悼"石兄".为何呢?因为自从盘古开天地,只有他曹雪芹和"石兄"是同为天下第一情种.他怎能不"怀金悼玉"呢?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52:00
  <四>通灵宝玉
  既然《石头记》与《红楼梦》[脂评石头记]是两本书,那么《红楼梦》中的甄,贾两宝玉一个是《石头记》中的宝玉,这是"石兄",一个是《风月宝鉴》中的宝玉,就是曹雪芹.合起来才是红楼梦中的真,假宝玉.[历来的研究者们对这个问题都是说不清,含糊其词,"有人说甄宝玉是曹家的前身,贾宝玉是北京的曹家的雪芹"],我推断,出家的宝玉是"石兄",落难的宝玉当是曹雪芹了.到底谁是甄,谁是贾已经真假难辨了,也无须去辨它.因为脂评说,写贾宝玉就是甄宝玉的传影,反之亦然.曹雪芹与"石兄"不是同一人除<二>中所说的以外,这里再举二例:
  "若非个中人,[朱旁:三个字要紧,不知谁是"个中人"--宝玉即个中人乎?然则石头亦个中人乎?作者
  亦个中人乎?观者亦个中人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
  这里不是很清楚的吗?宝玉,石头,作者与观者是属于并列关系,石头与作者不是同一人.再看: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朱旁:非作者为谁?余又曰:亦非作者,乃石头耳! 墨旁:石头即作者耳!][第一支 红楼梦引子]"
  前批把石头和作者区别开,可墨批却自作聪明说石头即作者.可见后者不是脂砚批的,这说明《石头记》中的许多乱批是被曹雪芹瞒过了的观者作的批.这些人其实也是在索隐.
  通灵宝玉是"石兄"的化身,而"石兄"身上记载着奇文《石头记》,故而通灵宝玉就象征《石头记》这本书,书中说这块玉是宝玉的"命根子",尤为重要,这玉一失,宝玉就发呆,胡言乱语,这隐喻着一旦失去《石头记》原本,曹雪芹的写作就失去了方向.那发呆时的宝玉就指曹雪芹自己了,再从"命根子"三字来理解,人玉也是合一的.每次失玉得玉又与癞头和尚,跛足道人有关,这又证明了畸笏叟控制着《石头记》底本.
  <五>空空道人
  空空道人就是原《石头记》的作者,你看石头上面的文字是他抄的,石头能写作吗?分明就是他写,接着又说他把《石头记》改为《情僧录》,不是他作的《石头记》,他能一面抄下来一面就改书名吗?如果空空道人不是"石兄",那也是和"石兄"关系最密切的人.曹雪芹还怕读者不知,特地又写了空空道人著书的心理,即"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下面是我的解读:
  因空见色----因无所事事而混入女儿之中,由色生情----与女儿家接触多了便产生了特别的情感,传情入色----把这种情感倾注在女儿家身上,自色悟空----从与女儿家相处的残酷的现实中感悟到一切原是空.
  这不是活脱脱的宝玉的形象吗?从这点看空空道人就是"石兄",特别有意思的是文中还描述了空空道人不敢把《石头记》公布于世的心理.请看:
  "思忖半晌,将这《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一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 方从头至尾抄录回
  来问世传奇."
  "将这《石头记》再检阅一遍."有一朱批[这空空道人也太小心了,想亦世之一腐儒耳.]朱批的很露了,把空空道人说成腐儒,是腐儒吗?实是心怯呀!为何?待下节再说.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52:00
  <六>名字的奥妙
  脂评说出了许多次要人物名字的谐音,如:把四春的名字合成"原应叹息","胡州"谐为"胡诌"等等.这分明是有意把一串钥匙交给了读者.目的是让读者去解读书中主要人物的名字.再细看,书中的许多主要人物的名字却没有给出谐音,有人把贾政谐为"假正经",但是多出了一个字.解读红楼梦万万不可丢失这把钥匙.

  <七>史笔与春秋法子
  史笔,就是现实主义手法,也就是写实.而春秋法子或笔法,却有另一层意义,我没有细读过春秋,但记得有一句话:"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这可以说明红楼梦里隐的就是"乱臣贼子"所作所为.我认为这是原《石头记》的本旨.但书在凡例中一再强调:"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女儿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谓其不备."在第一回里空空道人又思忖:"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良臣,父慈子孝,凡伦常之所关处,皆是歌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曹雪芹为何一再强调不干涉时政呢?正是因为书中隐着干涉时政之事,我们必须反过来看,千万不能忽略.
  <八>曹雪芹怎样把自己化在书中
  曹雪芹既然改写石头记,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怎样把《风月宝鉴》中的"宝玉"----自我形象摆到新书中呢?他很聪明,就写进两个宝玉,一真一假.以表现自己与空空道人思想相通.但这样还觉得不够表现自己的全部思想,又把自己的精神虚构成林黛玉结合到书中去了,我这种说法是不是太玄了,其实这就是《红楼梦》中的一大荒唐言,一大奇缘.故而有这支曲子:
  "[第三支 枉凝眉]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怎经得从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这里说明了黛玉和宝玉的爱情是虚的,也正因为如此,黛玉和曹雪芹一样的"泪尽而逝".黛玉的问菊诗中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之句,好一个"偕谁隐""为底迟",把恨不能与"石兄"生同时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了.与[枉凝眉]曲子里的意思完全相符.俞平伯先生在读《红楼梦》随笔之三十中说:"曹雪芹自比林黛玉",这是有道理的.
  宝玉初见黛玉时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别以为这是胡说,这实际隐喻了,自己认识自己之意,若这时宝玉是"石兄",又可以说明两人心灵相通之意,怎么解都行,足见曹雪芹手段之高明.
  雪芹知识丰富,书中常涉及医学知识,偏不避嫌疑把害痨病的黛玉[这是曹雪芹特意安排的]放在宝玉和众姐妹之间.试想,贾家是何等人家,难道不识传染吗?在我的家乡,祖辈们都晓得痨病可怕,贾母能只为痛黛玉而不痛宝玉了吗?答案只有一个,黛玉是雪芹加到《石头记》中的虚幻人物,故而必死无疑.高颚可是没有把这个续错呀!不过曹雪芹毕竟是做小说,不能把黛玉的一言一行都看作是曹雪芹的.
  黛玉是外甥女,家门不幸,寄居在外祖母家,是否象征曹雪芹家本是汉人,但又入了满清正白旗呢?这种推测也不无道理.为此笔者曾作诗一首:
  空空道士说红妆,金玉良缘遗恨长,
  黛玉雪芹同泪尽,为谁做得嫁衣裳?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53:00
  <九>贾家与皇家
  自叙体派学者们一直把眼光盯住曹家,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三.红楼梦里所写的贾家,实际上是暗喻皇家.这可以找出许多例证.试举几例:
  <1> 写秦氏可卿房中摆设时,一连写了:武则天,飞燕,太真,寿昌公主,同昌公主,西子.这些都是皇家人吧!秦氏自得地说:"我这屋子,大约连神仙也住得了."那皇妃就不用说了.还有红娘我不太清楚,这里就不敢妄说了[写了这段后,最近在网上读到刘心武有关"揭秘秦可卿"的文章,他也注意了这一段的描写,不过刘君脱不掉老套子,说秦可卿是曹家人,费尽心事去寻秦可卿的原型和出身].我曾为十二钗写过一首小诗:
  堪叹金陵十二钗,原型恰似宫中才,
  机关算尽聪明误,不识内情写不来.
  <2> 写贾政正室摆设那简直就是皇家气象了,特有"文王鼎"字眼,曹雪芹还怕观者不能理解,在这里批得更细:
  [朱旁] 此处则一色旧的,可见前正室中亦非家常之用度也.可笑近之小说中,不论何处,则曰"商彝""周鼎""绣幕""朱帘""孔雀屏""芙蓉褥"等到字眼.
  [朱眉] 近闻一俗语笑云,一庄农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个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世面捎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鹅黄缎子. 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试思凡稗官写"富贵"字眼者,皆悉庄农进京之一流也.盖此时彼实未身经目睹,所言皆在情理之外焉.
  第一条很有意思,作者明显用了"文王鼎",可批语却嘲笑别人用"周鼎",可谓不打自招吧!第二条从写贾政正室摆设到批的掩饰,利用"村言"说皇帝形象就是"富贵",我相信已经是明白如画了,何须多说?
  <3> 第十八回元春题大观园句"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名应锡大观园",历来考据者还在索大观园地址,这是徒劳的,因为这也是隐喻皇家的.哪个园子能"天上人间诸景备"?这里"大观园"是隐喻天下,只有皇家才拥有天下.
  <4>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龙禁尉"是虚构的,这件事对错无关紧要,我关注的是为何封这么一个名字的官?大概是隐喻秦可卿是皇宫里的人吧!再看那葬礼简直就是皇家的气派. 单就那棺材就不是一般人能睡得的!
  <5> 探春远嫁---据王根福,冯玉伟文章"红楼梦探佚之一:探春远嫁爪哇国".可知:探春远嫁做王妃,说明贾家非一般人家,在古代一般国与国之间出于外交目的而和亲----将公主远嫁他国作王妃.[见"中国红楼梦研究"网.]
  <6> 刘姥姥进大观园吃宴席时,黛玉形容刘姥姥吃饭时的场景是[携蝗大嚼图].携蝗谐为协皇或谐皇,也是暗指皇家.
  另外,贾雨村与冷子兴对话时举了历代好多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元春省亲等场面也可以说明问题.只要读者留心就可以找出更多的例子来.
  据上所述我认为:红楼梦是借曹家来暗喻皇家.当然书中的贾家不等于皇家,其中有很大成份是曹家的,因为写贾家可以影射甄家,反之亦然.其中隐了大清皇族不可告人宫廷之事.以警示皇子皇孙的.现在可以道出玄机:曹雪芹故意在书上留一自己的真名字,以便后世读者多请注意些曹家,那么皇家的事就隐得更深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脂砚斋的那些说自己亲身经历的批语,确实是帮助曹雪芹来隐真事的.所以空空道人怎么能随便地把皇家内宫秘史公布于世呢.当然要小心翼翼地将"真事隐去"了.致使原《石头记》没有流传于世.至少他是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3-24 09:54:00
  <十>石兄
  "石兄"是原《石头记》中的宝玉,他到底是谁呢?
  <1> 我先从贾政说起,贾政身边许多人的名字都有寓意,请看:门下清客相公詹光[谐沾光],单聘仁[善骗人],管库房的总领吴新登[无星戥],仓上头目戴良[大量],曹雪芹就是用这些人的名字提示我们也要用名字的谐音来看贾政.我是这样来推断的:
  贾赦,贾政,王夫人[红楼梦在介绍贾赦贾政时,根本不提到邢夫人,偏偏在介绍王夫人时有朱批,"记清"二字],贾链本是贾赦之长子,但书中却称为链二爷,是作者的笔误吗?我认为是特意安排的,是提醒读者要把二位老爷的名字连起来,读成贾摄政,即真摄政.我特意查了字典,摄,赦读音一点不差,是相邻的两个字,都是读第四声.再把王夫人的姓加上不就读成"摄政王"吗?[如果把"摄政王"三字隐在一个人的名字里岂不是太明显了,故而曹雪芹安排了这个机关.]这样我就推出个"摄政王"来.则"石兄"就是儿皇帝了.难怪宝玉见了贾政就象老鼠见了猫一样,而贾政打起宝玉来必往死里打.这还不够,作者又给贾政安排了一个官名"原外郎".暗指贾政不是宝玉的父亲,原本是外人.笔者曾有小诗二首戏云:
  父亲原外一条狼,断喝一声宝玉慌,
  勒死娇儿非父子,离家向佛破天荒.

  书中却道二爷琏,连接二爷始露颜,
  赦政原是真摄政,还加王字夫人前.
  <2> 再看"石兄"是"无才可去补苍天"的人.他能补天,隐喻他是"天子".而他"衔玉而生",非一般人也,这是奇,谐成"旗",可认为他是"旗人",在古代历史小说中,描写"天子"出生时,总与一般人不同,[有怀胎三年的,有梦光入怀的等等],这也说明他是皇帝.玉是吉祥如意之物,象征幸福临门,故"石兄"应是福临.书中借湘云喊"二哥哥"之名特意把"二"字读成:"爱"字,说明宝玉是"爱新觉罗氏"人.对此笔者也有二首小诗戏云:
  "无才可去补苍天",不是君王不敢言,
  玉福临门常闪失,一僧一道化情缘.

  生来衔玉是奇人,富贵奇旗福临门,
  礼制森严恩爱断,真言隐去假言生.
  <3> "林黛玉"可谐音为"临戴玉"指福临配戴着玉.木石前盟是神话,金玉良缘才是真,既然黛玉是虚构的,就给他取个很特别的名字,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此亦是一证.
  <4>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86页写道人对甄士隐说:"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三劫[朱眉:佛以世为劫,几三十年为一世,三劫者想以九十年春光寓言也]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
  试想甄士隐怎能活到九十岁?石兄此时下界变成宝玉[因为英莲后来也到贾府中去了],宝玉能活九十岁?分明是指《石头记》到《红楼梦》成书约九十年,从曹雪芹上推九十年即到顺治时代.此又是"石兄"为福临[即顺治]一证也.
  <5> 福临有出家的念头,被众大臣劝阻,结果找了替身.而宝玉也在二十几岁时出家了.福临在二十岁以下时,朝政一直被孝庄和多尔衮把持,那他几乎可以混在女儿堆里,充分地体会女儿们的情感,福临是位重感情的皇帝这不必要我说了吧!这里既找到了福临写书的环境,又找到了福临和宝玉的相似点.
  <6>贾王薛史,一般认为谐"家亡血史"我不这样看,民间传说顺治皇帝做了和尚,是不是曹雪芹就利用[村言]这个传说来谐"假死王血"或谐"假王血史"呢?用春秋的法子看,"王"就是皇帝.
  <7> 我们再从那块玉身上找找答案,在书中这块玉是一很重要的物件.这玉的正面有"通灵宝玉"四字是名字,下刻:"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字,反面有:"一除邪崇,二疗冤疾,三知祸福"共十二字.正面八字即隐"命根子","命根子"是人的灵魂.故正面隐一个"灵"字是通"临".反面十二字是隐一个"福"字. 避邪避崇避冤避疾避祸是为"福".从反而往正面读不就是读成"福临"么?
  <8> 无独有偶,宝钗的璎珞上也有八字是:"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芳龄永继"是说宝钗永远年青吗?我看不是,芳者指书中所说的群芳也,这里即指宝钗,龄就是谐为"临"[暗指宝玉就是福临],则"芳龄永继"可解释为:宝钗和宝玉连在一起,暗指与宝玉成亲的是宝钗.
  <9>书中在"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前面有一段莫名其妙的文字:
  [贾雨村]忽信步至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有一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额,题着"智通寺"[朱旁:谁为"智"者?又谁能"通"?一叹!]三字,门旁又有一副破旧的对联,曰: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朱夹: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
  雨村看了,因想到:"这两句话,文虽浅,其意则深.[朱旁:一部书之总批.] 也曾见过些名山大刹,倒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也未可知.[朱旁:随笔带出禅机,又为后文多少语录不落空.]何不进去试试?"想着,走入看时,只有一个聋肿老僧,在那里煮粥.[朱旁:是雨村火气.]雨村见了,便不在意[朱旁:火气.] 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僧即聋且昏,[朱旁:是"翻过"来的] 齿落舌钝,[朱旁:是"翻过"来的]所答非所问.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
  此后雨村便遇着冷子兴.贾府,宝玉便出场了.对于此回书来说,这一段真是可有可无的,作者为何特意安排这一段?似乎有玄机,我一直参不透,"火气"是什么意思?我不知,朱批的两次"翻过"我也翻了,"即聋且昏"翻成即聪且明,"齿落舌钝"翻成齿生舌利.也不成意思.突然联系前面"谁为智者?又谁能通?"句,把"智通寺"一翻,读作"寺通智",再一谐音为"是通治" ,而通者顺也,莫非"是顺治".难道又是巧合?
  综上所述我的结论是:原《石头记》中的宝玉就是福临.

  三,结束语
  至此我的索隐可以告一段落,无论别人怎么看,我自己认为事情就是这样的.福临在位十八年,其实是有名无实,前期大权被多尔衮把持,多尔衮死后一直是孝庄做主,从孝庄把康熙扶持登基并使大清走向强盛来看,她的执政能力很强.顺治的有作为其实都是孝庄的作为,费后只不过是顺治耍小孩子气,孝庄不与计较罢了.如果福临是那样有作为的皇帝,他不会闹着要出家的,死前也不会留下什么"罪己诏"的[有人说是孝庄伪造的].相反福临对爱情很重,费后就说明了这一点,他又有接触女儿们的环境,充分地去体验女儿们的情感,他写《石头记》是有基础的,
  不管他作《石头记》的本意如何,他都不能公开地说他写了《石头记》,自己作了这么好的文章,要想流传于世,必须将真事隐去,让后人去参悟吧!.皇帝写小说也是古今以来天大的荒唐事吧!也真是有奇缘.这《石头记》落到了一个与福临相似的痴人曹雪芹手中,于是就产生了《红楼梦》这部奇书.
  据说乾隆皇帝看了《红楼梦》后,对和中堂说:"这是写明珠家事.",可能乾隆看出了其中隐是皇家的事,故意这么说,如果隐的是曹雪芹家的事,他何必混淆视听!
  高氏的续书对于宝黛爱情的描写是对的,其实高氏也可能知道红楼梦是写皇家之事的,所以他写了"兰桂齐芳",这是象征后来的康乾盛世的.
  我的索隐,是从书中索来,这里我开个头,仅是一家之言,至于荒唐透顶,贻笑大方,我也顾不得许多了.若能得到三五朋友的支持,那会使我感到快乐无比的,相信他肯定会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来.
作者:忆起狐友 时间:2015-03-24 22:34:00
  读《红楼梦》一样是在瞎想,贾宝玉(假宝玉)是不是大清国的假玉玺,随便查了一下改国号金为大清的时间,1636年5月15日(农历四月十一)怎么老觉得,贾宝玉的生日比考证出来的靠谱
楼主红癲梦痴 时间:2015-04-27 17:14:00
  红楼梦语[续]之一 《石头记》原判词中没有林黛玉
  我在红楼梦语中说原《石头记》是福临写的,曹雪芹是在原《石头记》的基础上再创作而成的.我又提到了林黛玉是曹雪芹虚构的人物加进的.这在判词中可以得出,因为《石头记》原判词中是没有林黛玉的.请看下面判词:
  "可叹停机德,[朱夹:此句薛] 堪怜咏絮才![朱夹:此句林]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对于这一判词,历来都认为是钗黛合一的,我不同意这一观点,现凭我的理解来解读一下,"可叹停机德,"这里的"停机德"用的是烈女传里乐羊子妻典,堪当此典的女子书中有李纨和宝钗,朱批的"此句薛"是实批,指宝钗这是对的,因为书中的宝钗有妇德,常劝宝玉读书上进."堪怜咏絮才"【形容有才气的女子,典出晋代谢道韫,东晋女诗人。】也是咏宝钗的,这句的夹批之"林"却不是实指,写咏絮词夺冠的是宝钗,请看第七十回中宝钗作的临江仙词: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看了这首词后,"众人拍案叫绝,都说'果然翻得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你看"这首为尊"谁能超得过?这不是说明宝钗堪称"咏絮才"么?怎么是指黛玉呢?第三句"玉带林中挂".这句如果是写黛玉的,怎么解释呢?"林中挂"能解为死吗?不能.实际上这句是指宝玉隐入山林,即出家之意.因而导致"金簪雪里埋."所以朱批之"林"隐宝玉是"福临"之意的.
  试想宝钗和黛玉同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其他女子每人都有独立一首判词,而这两个主要人物却合用一首判词,这合理吗?不合理的.这首判词是写宝钗的,判词中根本就没有林黛玉,林黛玉是曹雪芹后来加进去的虚构人物.历来的红学家们为什么要说这首判词是宝黛合一的呢?原因是他们压根儿也不会相信"判词中没有林黛玉.这么重要的主角怎么会没有判词呢?这可是他们在考证的谁谁谁的人物呀!怎么会没有呢?于是他们就上了脂砚斋的当.认为第一首判词是宝黛合一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曹雪芹把"玉带林中挂"衍为宝玉"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也牵住了这些人的视线.使他们相信"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是指林黛玉了.
  通过对判词的分析可以看出,脂批确实有意引开观者的视线,帮助曹雪芹隐事.你看看有谁认为判词中无黛玉呢?所以我在前文里说过:"不能把脂批的每一句话看作是索隐的依据".
  在红楼梦中,有十四首判词和十四支曲子,请看其数目是一样的,其内容只要细心品味就可以发现有差异,前面写了十四个女子,而曲子只写了十二个女子,这就是曹雪芹《金陵十二钗》之用意.据此我推测原《石头记》中主要是写十四个女子的,其中没有林黛玉.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时将其改为现在这样地安排.写判词时不写黛玉,但又觉得明显了,就利用脂批加以掩盖.再看曲子,《终生误》是二宝合一,《枉凝眉》二玉合一.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与前面比较多了林黛玉.这印证了我所说的黛玉是曹雪芹虚构的人物.为了体现《金陵十二钗》,曹雪芹把原判词中的晴雯,袭人和香菱安排到又副册中去了.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5-08-05 10:42:00
  红楼梦语[续]之二 再说“披阅增删”
  我认为曹雪芹“披阅增删”是在对《石头记》的再创作,除了在前文里所说的理由以外,我再作如下的推断:
  《一》红楼梦中的双轨现象。在红楼梦中,有甄,贾两家,有甄,贾两宝玉,晴雯类黛玉。。。。。。等等。怎样解释呢?单用真真假假能解释吗?其实这就是两本书合并的证据。
  《二》好了歌与甄士隐曲,判词与红楼梦曲,葬花诗与芙蓉诔是在前八十回中出现的,只要细看可以看出是两个人的手笔。好了歌与甄士曲,判词与红楼梦曲写的是同一主题,却又有差异,我认为,好了歌,判词和芙蓉诔是原《石头记》文字。我在前文中说过,判词中没有林黛玉。
  《三》曹雪芹一面写书,一面将书稿与别人传抄,这种行为就是证据。自古到今,作小说的几乎没有这种情况,这说明曹雪芹当时是不怕文稿丢失的,因为他有底本。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先写后面再回头来写前面。如果一个作家写原创小说是不会存在上述情况的。[当然不排除个别特殊例子,那也只能是一小段文字而已]
  《四》曹雪芹十年未成一部书。凭曹雪芹的文学功底十年未成一部书是说不过去的,[其实不止十年,披阅十载,那披阅之前的创作至少要五年吧?]我不知道其他几部古典文学名著的成书时间,凭我的猜想用十年也可以了。曹雪芹的未完成,我的解释是:既要隐去原书的内容,又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曹雪芹在创作中已入进退两难之地。我可以说,曹雪芹无法完成红楼梦这本书了。因为他太多的掺入自己的家事,与原书相去甚远了。高颚的续书是原《石头记》的,[我是指宝玉的结局] 在原判词和好了歌中只说宝玉出家了,而曹雪芹的曲中却说宝玉落难。以至今天争论不休。
  《五》红楼梦包罗万象,涉及面很广,非一人难以写全,特别是写女儿闺阁之事,不是混在女儿堆中的人是写不出来的,曹雪芹生在破落家庭,家谱里都不能入选,他很难有这样的阅历。
  《六》从书中表述的著作权也可以清楚的得出结论.空空道人,吴玉峰,孔梅溪实际是一个人.吴玉峰可以谐读成"无喻讽",无即空,无喻讽实际上是指他所写的《石头记》没有讽喻之意,只为这些女儿们树碑立传.孔梅溪可以谐读成"空没兮",即空空也.曹雪芹只是"披阅增删",但是他把自己的家事掺入其中,这才有"家道败落"之说.再看脂砚斋,我说过脂砚斋和曹雪芹共同"披阅增删"的,帮曹雪芹隐事的,现在来解读他的名字,脂为"紫",是紫娟,砚为"燕",是雪雁.这两个女儿是服侍林黛玉的,而林黛玉是曹雪芹的化身,这说明脂砚斋是曹雪芹的情人,他们共同"披阅增删".成功地完成了顺治的遗愿.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5-11-20 18:40:00
  红楼梦语[续]之三 戏说宝玉----顺治帝
  人拿顺治比宝玉,我从书中推顺治,也算是一种"戏说"吧!信不信由你.
  宝玉的原型是顺治皇帝,顺治六岁登基,是谓“无才可去补苍天”,六岁之童当然不能问政,只能读书学习,而皇宫里女子又多,很可能在他未成年之前就象征性地为他安排了嫔妃,[据说顺治废后时只有十六岁,说明他还未到十六岁时已经有后妃了]这样他就能与许多女儿们厮混在一起,是为"枉入红尘若许年".这里的"红尘"实际上是指"红粉之地",即女儿堆.在女儿堆里,有一个年纪比他大的王妃[书中的秦可卿]是个淫荡之人,在顺治刚成年时就勾引他偷尝了禁果,书中写得清楚,警幻授宝玉"云雨之术"后,宝玉就强要袭人"偷试了一回",书中不可能写得面面俱到,这等事,在这样的年龄,这样的环境中有其一,就有其二其三.....可以说宝玉和晴雯,香菱等其他女儿们也会"偷试"的.无所事事的顺治就这样沉溺于女儿之中,发展到不求上进的地步,在与众女儿相处之中,顺治有了最爱,但由于皇族内部权力纷争,将他的爱情扼杀了,加上受佛教思想的影响,感到自己对不起被他污了清白的女儿们,[特别是有些女儿因他而死,因为"偷试"之事一旦事发,受罚的当然就是这些无辜的女儿们],因而顺治对这些女儿们产生了负罪感,认为自己是蠢物,浊物,不屑之人.万念俱灰,便不想做皇帝而要去出家,但这是不可能的,他还是被迫做了几年"较为实在"的皇帝,二十四岁就死了.
  但顺治之死始终是个谜,清庭对此记载模糊,如果进一步"戏说",那个"死顺治"只是个替死鬼,真顺治还是如愿以偿地出家了,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还是流传到了民间,故而民间一直传说"顺治出家五台山"."贾史王薛"莫非是要读者谐读为"假死王血".用春秋的法子来解,王就是皇帝,不就是"假死皇帝血"吗.莫不是《红楼梦》中石破天惊之大"隐"吧!
  顺治写<<石头记>>是在写忏悔录,也可以说是"罪己".我推测原书中只写了十几个女儿家的悲惨命运和自己因爱情的幻灭而出家的过程.真是:记下身前身后事,写成亘古大奇传.至于写家道败落,那全是曹雪芹和脂砚斋的事,故而我们从<<石头记>>原判词中看不出家道败落,只能看到各个女儿家的结局,而其中没有林黛玉.
作者:睡不着读明著 时间:2015-11-20 19:05:00
  楼主有见识,就差临门一脚了,年代没断准,就差我给你一棒子了。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6-03-01 16:46:00
  @睡不着读明著 2015-11-20 19:05:00
  楼主有见识,就差临门一脚了,年代没断准,就差我给你一棒子了。
  -----------------------------
  谢谢先生光临,请指教。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6-08-22 16:06:00
  红楼梦语[续]之四 脂砚斋与曹雪芹
  脂砚斋和曹雪芹到底是谁,那就让考证家们去考证吧!我说过我是以书为线索来推断的,反正是有过这两个人.我说过是脂砚斋和曹雪芹共同"披阅增删"完成《石头记》再创作的,他们俩年龄相差不大,死期也相差不多.这些从书中都可以看出的.
  先说脂评的作用,一是帮助曹雪芹隐事,做一些错误的导向.二是使小说增加真实感,相当于现在的第一人称叙事.三是适当地向读者透露些真事.
  脂砚斋和曹雪芹的关系可以从书中推出,脂谐音"紫",即为紫娟,砚谐音"雁",即为雪雁,这两个女孩子都是服侍黛玉的,而黛玉是曹雪芹的化身,这就清楚了,她是什么人?是与曹雪芹关系最密切的人,要么是妻子,要么是红颜知己.脂雁斋也可以谐读为"自言哉".表明脂批就是代表曹雪芹的.
  脂批具有一定的混乱性,这是因为书是通过手抄而流传的,在传抄过程中,有好事者情不自尽地加进自己的批语,特别是有些人[具体地说就是一些皇亲国戚]看到书中所写竟与自己的身世相似,似乎是在写自己,也加进了自己的批语.你想这能不混乱吗?
  曹雪芹曾做了《风月宝鉴》这本书.是一本自传体的愤世嫉俗之作.而顺治作的《石头记》是为女儿们树碑立传的,二者合起来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
  曹雪芹得到原《石头记》底本,就是书中说的古今奇缘.曹雪芹化作林黛玉与宝玉谈恋爱就是书中所说的荒唐之事,由于荒唐,只好"意淫"[即精神恋爱]了.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6-10-24 05:58:00
  @言也之 2016-08-22 16:24:00
  可谓略知一二者!
  -----------------------------
  谢谢先生光临,请指教。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6-11-19 19:46:00
  红楼梦语[续]之五 梦猜春灯谜
  《红楼梦》第五十回中有几个春灯谜,有的给了谜底,后三首诗却没有谜底,是要让读者来猜,现在就说说这个问题.
  先看李纹这一则:"水向石边流出冷".书中给的谜底是"山涛". 这显然是误导,正确的应是"山溪"或"山泉".涛为波涛,不可以在山中形成,除非山洪暴发,那也不单在石上流了,王维有"泉声咽危石"之诗句,一般认为在石上流的只有泉水溪水.该谜是打一古人名的,故猜人,这就很清楚了,溪指曹雪芹,即"芹溪".后面带一"冷"字,书中有"冷子兴"这个人,溪冷是把二人联系起来.再看书中"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这就一目了然,曹雪芹写的是贾府的兴衰之事.
  再看李绮的是个"萤"字,书中给的谜底是"花",黛玉又作了解释:"萤"乃草化也.从意思上解,萤不是真虫,是草化的,隐一"假"字.假为贾,带出贾化二字,就是贾雨村,萤火虫能爬能飞,又合"时飞".所以这个谜底就是指贾雨村这个人.石兄将真事隐去,假语村言,故而贾雨村是石兄的代言人,书中说"贾雨村风尘怀闺女秀".这个又一目了然,石上所记之言乃是怀风尘女儿们的.
  以上分析又得出《红楼梦》是由曹雪芹"披阅增删"而完成的.[即由曹雪芹的《风月宝鉴》和顺治的《石头记》合成的].
  下面看看湘云的"点绛唇":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这是一首藏头词,嵌"溪红真名后"五字,溪指曹雪芹,红指书,意思是曹雪芹的名字是在书的作者名字的后面,这证明"空空道人"是真作者.
  现在我解一解没有给出谜底的三首诗谜,
  一,镂檀锲梓一层层,岂是良工堆砌成?虽是半天风雨过,何曾闻得梵铃声? 谜底:石磨.暗指"石兄".
  二,天上人间两渺茫,琅gan节后须提防,鸾音鹤信须凝睇,好把唏嘘答上苍! 谜底:爆竹,暗指"空空道人".一炸消失是为空.
  三,lu er何劳缚紫绳?驰城逐堑势狰狞,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谜底:马头琴.暗指曹雪芹.
  这也是上面所说的"溪红真名后"吧!特别巧合的是,每首诗中都嵌有"临"字."梵铃声"谐音为"福临声"或"凡临声". "须凝睇"可谐音为"书临的". "势狰狞"可谐音为"是真临".这不是说书的真作者是福临么?
  最后再回到论语谜上."观音未有世家传".湘云答:"在止于至善".黛玉答:"虽善无征".
  "一池青草草何名".湘云答:"蒲芦也".这个语出《礼记 中庸》"夫政也者,蒲芦也."
  这两个是隐史实的,"夫政也者,蒲芦也."这是以后句带出前句,政为政权,指皇帝,这里指顺治.
  "在止于至善"."虽善无征".这里是说顺治登基与一个叫"善"的人有关.
  我不是历史学家,也不习惯于考古,但为了应证我的推断,我在网上查了多尔衮的个人资料,在皇太极死后,多尔衮欲揽皇位,确实有一个叫代善的人拥有兵权,起到了抑制多尔衮的作用,结果多尔衮不得不立"六岁之童福临"登基.自己和济尔哈朗成了摄政王.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7-02-10 06:19:00
  红楼梦语[续]之六 宝玉[顺治]最爱是晴雯
  在《红楼梦》里,明显的是,宝玉最爱林黛玉,而原《石头记》里没有黛玉,那么原《石头记》里宝玉最爱的是谁呢?我给的答案是:宝玉[顺治]最爱的是晴雯.且听我的分析.
  一 在判词里晴雯位居第一,晴雯本该在正册,但曹雪芹"披阅增删"时加进了林黛玉,考虑十二钗的完整性,就把晴雯放到"又副册"中去了,"又副册"中只有晴雯和香菱两人.如果不分正副册,那么晴雯就在首位,最是个很重要的位子.
  二 晴雯临死之前,宝玉瞒着家人去晴雯家探视,而晴雯将自己的二寸长的两个指甲绞给了宝玉,又要了宝玉的衣裳穿在身上到那边去.
  这是怎样的刻骨铭心!"二寸长的两个指甲"说明晴雯不是丫鬟.同时又暗示晴雯是死在宝玉怀中.
  三 晴雯死后,宝玉为他作了洋洋洒洒的"芙蓉诔".在晴雯死之前,贾府中也死过几个女儿,宝玉作过这样的文章吗?这不简单,这篇文字我读不太懂,[我也懒得去翻书查典].但其中很关键的字眼书中已经给了我们.那就是"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红绡帐里,公子多情'不是很明显吗?宝玉和晴雯同床共枕过.这就是原文的意思,偏偏遇着黛玉?为什么不遇着别人?遇着了黛玉偏偏又要他改这句.[我说过黛玉是曹雪芹的化身]这就暗示我们:曹雪芹在"披阅增删"时把晴雯放到"又副册"中去了.
  书中还有许多情节可以证明,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
  顺治最爱的是谁?大概是董鄂妃吧!那么睛雯是董鄂妃吗?我的答案是:是一部分.把晴雯,香菱和黛玉合起来就是董鄂妃.这个可以从"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得出答案.贾雨村是石兄的代言人,他所怀的就是石兄所怀的,与贾雨村有关连的只有三个女子,香菱,黛玉和娇杏.娇杏乃"侥幸"也,为虚.这就剩下香菱和黛玉了,谁象黛玉?是晴雯.谁向黛玉学诗?是香菱.谁把晴雯挤到"又副册"中去了?是黛玉.谁和谁同在"又副册"?是晴雯和香菱.因此说他们是三位一体.
  从"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茜纱窗下,公子多情”----“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层次分明,晴雯从爱人变成丫鬟,宝玉从公子变成小姐。这就是曹雪芹对《石头记》的“披阅增删”。
作者:青杉湿耸 时间:2017-02-10 21:22:00
  红楼梦在不同的年龄段就会有不同的感悟,所以这是一本无法看完的书。
作者:花花不乃 时间:2017-02-10 22:41:00
  @青杉湿耸 2017-02-10 21:22:00
  红楼梦在不同的年龄段就会有不同的感悟,所以这是一本无法看完的书。
  -----------------------------
  红楼梦在所有的年龄段就要有知识证明的书,所以这是一本几看就知的书。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7-03-15 15:08:00
  谢谢楼上两位朋友光临,敬茶。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7-05-11 16:12:45
  红楼梦语[续]之七 说"石"
  《红楼梦》中的那"石"是女娲补天剩余的,本是天上之物,来到了红尘,这是下凡之说,这隐喻了宝玉是皇帝的身份.
  那"石"化为"通灵宝玉",这是宝玉的"命根子".这要读者注意这"石"的作用,我从"通灵宝玉"上看出"福临"二字,这里再重复一次.
  "这玉的正面有"通灵宝玉"四字是名字,下刻:"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字,反面有:"一除邪崇,二疗冤疾,三知祸福"共十二字.正面八字即隐"命根子","命根子"是人的灵魂.故正面隐一个"灵"字是通"临".反面十二字是隐一个"福"字. 避邪避崇避冤避疾避祸是为"福".从反而往正面读不就是读成"福临"么?"
  那"石"上记着《石头记》文字,这说明"石"就是《石头记》底本.宝玉只要失玉,就神志不清,这是指曹雪芹在"披阅增删"过程中一但失去底本,写作就失去了方向.曹雪芹为何未完整部书的"披阅增删"?就是曹雪芹自己已经偏离了原书的方向.不知如何收尾.所以高颚的续书是与原《石头记》接近的.特别是宝,钗,黛的结局.正统的红学家们一直按曹雪芹的创作意图去推测结局,所以他们不承认高氏的续作,说他偏离了原书的主旨.
  宝玉是"神瑛侍者"下凡,瑛为"似玉的美石" ,也是"石",可为二"石"合一.神瑛住在"赤瑕宫",有朱批:"点'红'字,'玉'字二.".瑕字是瑕疵也,乃缺点,赤瑕的意思是红色的缺点,这是的红色实际是指"红楼""红粉"等意.石上有"赤瑕",指此石染指风流.综合起来就是隐"顺治是一个风流的皇帝".这与原《石头记》的宝玉是吻合的.
  最后还要说的是这"石"被弃在"青埂峰"下,指明"石"的下凡地点."青埂峰"是何处呢?其实."青埂峰"可谐读成:"清根峰".正统的红学家们译作"情根峰"是不对的.满清源于东北,这里当指长白山了.
作者:老孙天天快乐 时间:2017-10-21 14:55:40
  红楼梦语[续]之八 曹雪芹自比林黛玉
  这个题目是借俞平伯先生的,[见俞平伯先生"读《红楼梦》随笔"] 俞先生的根据大致是:还泪之说.有脂批:"知眼泪还债大都作者一人耳.余亦知此意,但不能说得出".
  根据我"顺治--雪芹合著说"的观点,曹雪芹把自己化作林黛玉写进书中,这与俞先生的这一观点不谋而合.以下是支持我的观点的几个根据.俞先生说过的我就不再罗列了.
  一,《红楼梦》第十三回有这样一段文字: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用《春秋》的法子,将世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曹雪芹"披阅增删"用的就是"假语村言",颦儿就是黛玉,宝钗的这段话里所说的"颦儿这促狭嘴"说的不就是"假语村言"和"披阅增删"吗?
  二,"芙蓉诔"是宝玉祭晴雯的,从"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层次分明,晴雯从爱人变成丫鬟,宝玉从公子变成小姐。最后又回归到我与卿.为什么宝玉从公子变成小姐了呢?是曹雪芹变糊涂了吗?不是,宝玉变成小姐是隐喻曹雪芹把自己化成了林黛玉.很有意思的是这改动是林黛玉让宝玉改的.这不更能说明问题了吗?这也说明了曹雪芹对《石头记》的“披阅增删”。
  三,黛玉善诗,雪芹亦善诗工画.
  在林潇湘夺魁菊花诗一回里,黛玉写的三首为:咏菊,问菊和菊梦.在咏菊的中二联是:"毫端蕴秀临霜写,中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这就是曹雪芹的自我写照,在问菊中有一联为: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说得再明白不过,"偕谁隐"是指为顺治隐事,"一样花开为底迟?"是指他自己与顺治有着同样的思想,但偏偏生不同时.
  四,曹雪芹“工诗善画”,写诗必有自己的理论或规则,那么曹雪芹是借谁的口气表达的呢?是林黛玉,在第四十八回书中写黛玉论诗:"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也都使得的"."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思有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再看曹雪芹在书中的大量诗词中有无"平仄虚实不对的呢"?答案是:有.请看: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千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当今手足情.
  这首他说是歌,难道不是诗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首的首二句就不合律.
  在问菊中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其中"傲世"的工对应该是"开花",但这样读来不顺,所以作"花开".
  这里可以看出,黛玉的诗论就是曹雪芹的诗论.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这是第五回的回后诗,这与问菊那句正好对答.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