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鼐(吴玉峰)简介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18-07-22 11:32:25 点击:402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鼐(吴玉峰)简介
  童力群
  2018年7月22日星期日
  一、李鼐有“兄”
  《石头记》第一回写道:“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
  此段里的“兄”字难倒了红学界:若曹雪芹是曹顒的遗腹子,他的“兄”是谁?曹雪芹既然是遗腹子,何来弟弟“棠村”?
  其实,“负师兄规训之德”的人是李鼐!
  李鼐有同父异母的兄长李鼎,李鼎比李鼐大二十二岁!
  李鼐是苏州织造李煦的次子,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1716年)九月十五日。【李煦(著).姜煌(辑).王伟波(校释).虚白斋尺牍校释[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第236页】
  李鼐祖籍山东省昌邑县,入二刻《昌邑姜氏族谱》。【《虚白斋尺牍校释》第291页】
  《红楼梦》里有史鼎、史鼐,正好与李鼎、李鼐相对应。
  李鼎是李鼐的兄长,生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1694年)。【《虚白斋尺牍校释》第236页】
  李鼎、李鼐与曹颙(曹雪芹之父)是远房的表兄弟。
  李煦家籍没的时间是雍正元年正月十五日(元宵节)。
  李鼐在雍正元年正月虚岁有七岁,因此,他聆听“师”的教诲至少有一年。
  李煦的幕僚李果,写有《前光禄大夫、户部、管理苏州织造李公行状》。该文写道:“公卒之日,囊无一钱,韩夫人已先数年卒,二子又远隔京师,亲识无一人在侧。”李煦卒于雍正七年己酉(1729年)二月,其地点是吉林的打牲乌拉。当时,李鼐及其兄李鼎皆在北京,李鼐有十三岁,李鼎有三十六岁。
  直至雍正七年二月,李鼐仍能聆听“兄”李鼎的教诲。
  乾隆二十九年秋末,李鼐参与《石头记》写作,当时他有49岁——“半生”。
  【“半生”有两义:五十岁与三十岁。】
  【乾隆二十九年,李鼎可能已经去世了。若李鼎健在,《石头记》就不会写了那么多“犯了曹雪芹家族忌讳”的内容。例如不避“玺”字讳、不避“寅”字讳。】
  二、吴玉峰是甲戌本“凡例”的作者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2]15
  甲戌本、庚辰本的第一回都有一首相同的五绝: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甲戌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庚辰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两相比较,甲戌本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
  这表明吴玉峰与《红楼梦》极有关系!
  甲戌本“凡例”首段的第一句、第二句是“《红楼梦》旨义。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这从总体上高度重视《红楼梦》书名!
  甲戌本“凡例”列举了《红楼梦》、《风月宝鉴》、《石头记》、《金陵十二钗》等四个书名,偏偏不写书名《情僧录》。【其第一回写了书名《情僧录》。】
  庚辰本第一回列举了《情僧录》、《石头记》、《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等四个书名,偏偏不写书名《红楼梦》。
  己卯本第一回因残缺而无这一段。郑本无第一回。
  甲辰本、舒序本、彼本、杨本、戚序本、蒙本、卞本、程甲本等诸本的第一回,皆与庚辰本第一回相同——列举了《情僧录》、《石头记》、《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等四个书名,偏偏不写书名《红楼梦》。
  显然,对书名《红楼梦》在意的,唯有甲戌本,唯有吴玉峰。
  显然,写凡例者,吴玉峰也。
  三、李鼐是吴玉峰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吴玉峰是谁?
  根据二刻《昌邑姜氏族谱》,李鼐之妻姓吴。【《虚白斋尺牍校释》第291页】
  苏州是春秋的吴都。清代苏州府辖有昆山县,昆山县城内有玉峰山。
  李鼐生于苏州,六岁时被迫离开苏州。
  李煦家族与苏州极有缘,与《红楼梦》暨《石头记》极有缘。
  是否有这两种可能性:李鼐号玉峰,以苏州之“吴”作为化名的姓氏,或以自己的夫人的“吴”姓作为化名的姓氏。
  我认为:甲戌本实为甲午本(乾隆三十九年定本)。【脂砚斋之子写下了“甲午八月泪笔”。】
  乾隆三十九年,李鼐有五十八岁。
  “十年辛苦不寻常”,倒推十年——乾隆二十九年,李鼐有四十八岁。
  总之,我推测的结论是:李鼐是吴玉峰。
  四、李煦家族与《红楼梦》人物对应简表
  (一)李煦家族部分成员
  1、李煦——苏州织造。
  2、李鼎——李煦的长子。
  3、李鼐——李煦的次子。
  4、李纹——李鼎的长女。【大约生于乾隆五十一年。】
  5、李绮——李鼎的次女。李绮的法名(法号暨道号)就是妙玉。【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江宁街道花塘社区的“银杏树的传说”里,妙玉的年龄小于曹雪芹。】
  【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十日。】
  6、李氏(曹雪芹的祖母)——李煦的远房堂妹。
  (二)基本对应关系
  1、李鼎对应史鼎(忠靖侯)。
  2、李鼐对应史鼐(保龄侯)。
  3、李纹对应林黛玉。
  4、李绮对应妙玉。
  5、李氏对应贾母(史太君)。
  6、李家部分对应史家、林家、甄士隐家。
  (三)特殊对应关系
  1、李煦仅部分对应林如海(黛玉之父)。
  曹寅、魏廷珍亦对应林如海。
  李煦、曹寅、魏廷珍、林如海皆为两淮巡盐御史,皆驻节扬州。
  李煦以“长期安家苏州”对应林如海籍贯苏州。
  2、史湘云是林黛玉、妙玉的合体,亦为李纹、李绮的合体。
  史湘云的童年暗合林黛玉的童年。
  史湘云的中年暗合妙玉的中年。
  3、香菱被贩卖,对应李煦府管家们、仆人们的女儿们被贩卖。
  (四)对邢岫烟的设计
  《红楼梦》暨《石头记》,深蕴“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的思想,也偶尔运用“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的写作手法。
  历史上的李绮(妙玉),分身为《红楼梦》暨《石头记》里的妙玉和邢岫烟。
  作者故意写妙玉有缺点,但用邢岫烟消除这些缺点。甚至有邢岫烟批评妙玉的语句。
  (五)说明
  1、以上所言“对应关系”,只是浅层的对应关系,不能作深入的分析。
  2、娇杏的部分原型是董邦达的邴夫人,邴夫人与李煦府的丫鬟无关。
  3、甄士隐的设计貌似简单,实为复杂,与李煦有点对应关系,但不能简单的、直接的对应。
  4、封氏(甄士隐之妻)与李煦家族没有对应关系。
  5、霍启(甄士隐的“家人”——仆人),其作用就是谐音“祸起”。
  6、《红楼梦》第五回的【飞鸟各投林】里的“白茫茫大地”,就是李煦的流放地吉林打牲乌拉的冬季景色。
  五、李鼐的写作
  (一)李鼐的独立创作
  李鼐续写、改写《红楼梦》的时间:乾隆二十九年春到乾隆三十年春。
  李鼐续写、改写《红楼梦》,与《石头记》的两次创作时间不矛盾。
  【《石头记》第一次创作的时间:始于乾隆二十一年春,止于乾隆二十九年。
  《石头记》第二次创作的时间:始于乾隆三十年春季,止于乾隆三十九年八月。】
  (二)李鼐参与《石头记》写作
  在“茜纱公子”、“脂砚先生”的邀请下,李鼐参与了《石头记》第二次创作。
  在这个创作中,李鼐独创了《石头记》的《凡例》及《葬花吟》、《咏红梅花•得梅字》,与他人合作了《石头记》的第一回、第三回。
  其中,《葬花吟》是在曹雪芹的《葬花词》的基础上改写而成的。
  六、李纹仿佛林黛玉,偷下瑶池脱旧胎
  (一)“血”字触目惊心
  李纹的《咏红梅花》有“冻脸有痕皆是血”。
  林黛玉的《葬花吟》有“洒上空枝见血痕”。
  我翻遍《石头记》前八十回里的小姐们写的所有的诗歌,只有这两句带“血”字!
  甲戌本第三回的回目写道:“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其右侧批【二字触目凄凉之至!】
  甲戌本第三回写道“……那女学生黛玉,身体大愈,原不忍弃父而往,无奈他外祖母致意务去,且兼如海说:“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甲戌侧批:可怜!一句一滴血,一句一滴血之文。】
  (二)“配角之配角”吟出如此悲苦诗歌令人“纳罕”
  《石头记》共一百六十回。前半部八十回,流传于世。后半部八十回迷失。
  《石头记》第四十九回写道:“原来邢夫人之兄嫂带了女儿岫烟进京来投邢夫人的,可巧凤姐之兄王仁也正进京,两亲家一处打帮来了。走至半路泊船时,正遇见李纨之寡婶带着两个女儿──大名李纹,次名李绮──也上京。大家叙起来又是亲戚,因此三家一路同行。后有薛蟠之从弟薛蝌,因当年父亲在京时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婚,正欲进京发嫁,闻得王仁进京,他也带了妹子随后赶来。所以今日会齐了来访投各人亲戚。”
  上述这些人都是荣国府的亲戚。
  从小说的人物和情节的设计来看,这些人互相比较,其重要程度如下:
  甲、薛宝琴
  薛宝琴最重要。她是“解套”人物——为元春赏赐的节礼而造成的误会“解套”。
  《石头记》第二十八回写元春对荣国府多人赏赐端午节的节礼,宝玉和宝钗的节礼完全一样,这在荣国府里造成了误会。
  元妃在恩赐的礼物中,第一等的是宝玉和宝钗同样各一份,这是不是元春借机为宝玉、宝钗订婚呢?
  我们可用推理来检验元春的恩赐行为。
  我们可以这么设定:如果元春有意为宝玉和宝钗决定婚配,如果元春的“指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那么,荣府的当权者们应该照办。
  然而,在第五十回里,贾母细问宝琴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准备“与宝玉求配”,这不就是公然违背元春的旨意吗?
  因此,恰恰是贾母细问宝琴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准备“与宝玉求配”, 说明了元春根本没有为宝玉和宝钗决定婚配。
  除了“解套”作用,薛宝琴还体现了作者赞赏“经多见广”、赞赏“多与外国人打交道”的思想倾向。
  在《石头记》第五十三回的“宁国府除夕祭宗祠”的情节里,薛宝琴当了一回“高级记者”。
  乙、薛蝌
  薛蝌此番进京的任务就是护送胞妹薛宝琴,自然是不能少的人物。
  在《石头记》后半部里,宝钗出嫁了,薛家衰落了,薛蟠一向不成器,在穷困中赡养薛姨妈的任务只能由薛蝌承担。否则,作者怎能忍心让慈姨妈流离失所呢?
  丙、邢岫烟
  邢岫烟天生是薛蝌的婚配。
  邢岫烟是历史的现实的妙玉(李绮)的分身,小说里的妙玉的缺点正好由邢岫烟来弥补,使妙玉“气质美如兰”名副其实。
  邢岫烟第二个作用是介绍妙玉的身世和特点。
  再次,邢岫烟是一面镜子,照出了邢夫人、王熙凤、薛宝钗、探春等人的言行。
  丁、王仁
  王仁是王熙凤之兄,自然就是巧姐的舅舅。
  【留余庆】写道:“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石头记》后半部是否会写王仁就是“狠舅”?不一定。

  戊、李绮
  我曾经论证:李绮对应妙玉,即妙玉的原型是李鼎的次女李绮(李煦的次孙女),李绮法号妙玉;在《红楼梦》后半部里,李绮嫁给甄宝玉,反映了现实中的李绮(妙玉)与曹雪芹同居。
  【程甲本第一百一十五回写道:“只听得甄夫人道:‘前日听得我们老爷回来说:我们宝玉年纪也大了,求这里老爷留心一门亲事。’王夫人正爱甄宝玉,顺口便说道:‘我也想要与令郎作伐。我家有四个姑娘:那三个都不用说,死的死,嫁的嫁了。还有我们珍大侄儿的妹子,只是年纪过小几岁,恐怕难配。倒是我们大媳妇的两个堂妹子,生得人才齐正。二姑娘呢,已经许了人家,三姑娘正好与令郎为配。过一天,我给令郎作媒。但是他家的家计如今差些。’甄夫人道:‘太太这话又客套了。如今我们家还有什么?只怕人家嫌我们穷罢了。’王夫人道:‘现今府上复又出了差,将来不但复旧,必是比先前更要鼎盛起来。’甄夫人笑着道:‘但愿依着太太的话更好。这么着,就求太太作个保山。’”】
  若溯历史,其同居的时间是乾隆二十四年下半年至乾隆二十五年上半年,地点在江宁。
  己、邢岫烟的父母和李婶
  邢岫烟的父母,李纹、李绮之母——李婶,都只能算“符号人物”,即基本上没有故事情节、没有性格表现等等。
  庚、李纹
  唯有李纹,值得我们深思。
  我曾经论证:李纹对应黛玉,李纹是李鼎的长女(李煦的长孙女)。
  我想:即使《石头记》后半部流传于世,李纹也难得有大段的故事情节。
  《石头记》常用分身法。
  例如,李绮的经历分身为妙玉与史湘云的后半截(“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与李绮,导致《石头记》里的李绮近乎于“符号人物”。
  同样,李纹的经历分身为黛玉(但黛玉不等于李纹,黛玉本身是综合体)与史湘云的前半截(与宝玉青梅竹马)与李纹,导致《石头记》里的李纹近乎于“符号人物”。
  《石头记》以宝玉的人生道路和贾府的衰落为主要线索展开叙述,凡与“宝玉的人生道路和贾府的衰落”游离的人物必然被边缘化,薛宝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在《石头记》前半部里,薛宝琴在第四十九回进贾府,连续几回成为众人关注的“明星”,然而,从第五十四回起,薛宝琴就被边缘化了,再不可能有什么故事情节。真可谓昙花一现!
  薛宝琴在第四十九回一起进贾府的亲戚们里,是最重要的人物,然而,她与黛玉、宝钗、妙玉、史湘云等比较起来,只能算个配角。
  李纹与薛宝琴比较起来,只能算个配角。
  因此,李纹是“配角之配角”。
  既然李纹是配角之配角,为何要吟出“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如此悲苦的诗句?
  (三)解“寄言蜂蝶漫疑猜”
  我想,既然是“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如此悲苦之状,毫无“招蜂引蝶”之态,那么,应将“蜂蝶”理解为《石头记》的读者。
  “漫”字在此诗句中作“不要”讲。
  我以为,《石头记》的作者强调“不要随便怀疑猜想”,实际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功效,就是提醒读者们要“怀疑猜想”。
  能“怀疑猜想”什么呢?
  李纹基本上没有提得起的故事情节,没有性格表现,没有后续的可供“探佚”的情节因素,看来,应该是提醒读者“怀疑猜想”《咏红梅花(白梅懒赋赋红梅)》的作者李纹的来历!
  (四)“偷下瑶池脱旧胎”
  李纹《咏红梅花》的尾联是“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
  周书昌先生在《红楼梦诗词赏析》第209页《咏红梅花(李纹)•译文》里写道:“像是误吃了仙药的嫦娥,用凡骨把仙骨换来,又分明是偷跑出瑶池的玉女,抛弃了旧胎。”
  我完全赞同周先生的译文。
  在《石头记》里,是哪位小姐“由凡到仙”(“ 用凡骨把仙骨换来”)?又是哪位小姐原本是“仙女下凡”?
  唯有林黛玉!
  《石头记》第一回写道:“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上述这一段里有“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句,这句有个“胎”字。
  李纹《咏红梅花》的尾联“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里也有个“胎”字!
  “遂得脱却草胎木质”不就是“脱旧胎”吗?
  这分明在提醒读者:李纹对应林黛玉!
  七、附录
  (一)李纹的《咏红梅花》
  白梅懒赋赋红梅,逞艳先迎醉眼开。
  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
  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
  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
  (《石头记》第五十回)

  (二)林黛玉的《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石头记》第二十七回)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2:32:48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18-07-22 11:32:25 点击:1 回复:0
  《石头记》共一百六十回。前半部八十回,流传于世。后半部八十回迷失。
  ----------------------------------------------------------------------
  举报童力群放屁。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2:34:06
  科学红学网友放乌龟屁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22792-1.shtml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
  http://bbs.tianya.cn/post-666-44569-1.shtml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2:36:29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18-07-22 11:32:25 点击:1 回复:0
  《石头记》共一百六十回。前半部八十回,流传于世。后半部八十回迷失。
  ----------------------------------------------------------------------


  湖北省鄂州市职工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

  举报童力群放屁。
作者:花花不乃 时间:2018-07-22 12:41:44
  都来看啊,两人要动手了。。。。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2:46:24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2:47:26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7-22 13:03:48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