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雪芹撰写《红楼梦》的传诗之意

楼主:WW天山 时间:2019-09-22 16:42:18 点击:373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楼梦》提及中秋夜有三次,开篇就有脂批:“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而雨村口占五言一律,脂批更是强调“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为传诗之意”,可见中秋诗关乎作者创作小说的用意。
  之前撰文解读了贾家在大观园中秋夜团圆的两个关键文本(即“凸碧堂品笛”和“凹晶馆联诗”),提出“凸碧堂”意在梅尧臣的“凝碧堂”(暗指),“凹晶馆”意在陆游的“古砚微凹聚墨多”(明指)。并在“凹晶馆联诗”中发现作者大量地将陆游诗的用词进行重新排列组合。
  若结合秋日起海棠诗社,宝钗引用梅尧臣的“醉看春雨洗燕脂”,咏道:“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以及文本中袭人说宝玉喜欢“调脂弄粉”、“爱红的毛病儿”,香菱学诗说的“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 ,是否可以理解为作者在借美人喻君子,将陆、梅二人诗中的用词(以下简称:陆梅词)喻为胭脂,提取其中若干词重新组合即为“调脂弄粉”。若成立,那么文本中的三首中秋诗,作者都可能在用陆梅词进行“调脂弄粉”,以达到传诗之意。按此推测,我们逐一分析。
  一日,早又中秋佳节。士隐家宴已毕,乃又另具一席于书房,却自己步月至庙中来邀雨村。原来雨村自那日见了甄家之婢曾回顾他两次,自为是个知己,便时刻放在心上。【蒙侧:也是不得不留心。不独因好色,多半感知音】今又正值中秋,不免对月有怀,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甲夹: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为传诗之意。】(《红楼梦•第一回》)
  未卜三生愿,【陆诗:未卜柴荆临峭绝,山林已结三生愿】
  频添一段愁。【陆诗:终日频添季子裘,别是天涯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陆诗:客中随处闲消闷,来寻啸台龙岫。路敛春泥,…….为人能染鬓丝否。】
  行去几回头。【梅诗:行吟同去国,回头还隔几重湖。】
  自顾风前影,【梅诗:自顾臭辣犹萍齑,吴客风前忆具区,横阁渐看河影转。】
  谁堪月下俦?【陆诗:肺肝欲写谁堪共,风前哀号漫激烈,月下孤影常伶竮。】
  蟾光如有意,【梅诗:夜观蟾光逆水流,洗濯青春如有意】
  先上玉人楼。【陆诗:西风先梦上严滩。玉人携手上江楼】(《红楼梦•第一回》)
  我们可以发现,第一首中秋诗的用词全部都在引用陆梅词。但要证实这个推测是正确的,还需要在接下的中秋诗中看看是否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雨村吟罢,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
  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甲侧: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甲夹: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蒙侧:偏有些脂气。】(《红楼梦•第一回》)
  此处脂批二玉、二宝应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书中人物,应该是另有所指,蒙侧:“偏有些脂气”。再次证实作者在“调脂弄粉”
  须臾茶毕,早已设下杯盘,那美酒佳肴自不必说。二人归坐,先是款斟漫饮,次渐谈至兴浓,不觉飞觥限斝起来。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弦歌,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号一绝云:
  时逢三五便团圆,【梅诗:时逢避路騧,竞邀三五最圆魄】
  满把晴光护玉栏。【梅诗:满把青铜钱,向晚晴光吐,闻说偷苋近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陆诗:天上人间均一是,方看一轮满,蛮童捧出客为起】
  人间万姓仰头看。【却来人间知几年,百姓知帝勤,仰头看月见新鸿】【甲眉:这首诗非本旨,不过欲出雨村,不得不有者。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
  士隐听了,大叫:“妙哉!吾每谓兄必非久居人下者,今所吟之句,飞腾之兆已见,不日可接履于云霓之上矣。可贺,可贺!”【蒙侧:伏笔,作巨眼语。妙!】(《红楼梦•第一回》)
  雨村这四句绝中秋诗的用词又一次全部出现在陆梅词中。由上下文蒙侧批:“偏有些脂气”、“伏笔,作巨眼语”,以及甲眉批:“又用起诗社于秋日”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起海棠诗社,宝钗咏“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李纨道:“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是在写一笔两个故事,作者是在用“胭脂”作为草蛇灰线,言外之意强调宝钗该诗的出处在梅尧臣诗的“洗燕脂”,在文本中是三秋之大关键,所以评为第一是自然,探春亦赞同。(前文我们已经通过该诗找出“凸碧堂”意在梅诗的《凝碧堂》)。
  我们再来看宝玉对李纨的评价有些疑义,提出“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那么对宝钗、黛玉咏诗胜负,宝玉为什么有疑义呢?
  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李纨等看他写道是:“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看了这句,宝玉先喝起来,只说“从何处想来”。又看下面道是:“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
  黛玉的“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明显有隐语,首先是说出了解开三首中秋诗意之关键,要“碾冰为土玉为盆”,“碾谁的冰”,故宝玉说“从何处想来”,黛玉的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又再次暗指到了借梅尧臣的诗,故宝钗和黛玉咏白海棠诗均在指向梅尧臣诗,一明一暗,故宝玉的疑义是再次提示读者重视此处的隐语。
  我们再将最后一首中秋诗按上文的方法,继续在陆梅词中找,看看是否可以得到同样的结论。
  《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陆诗:达人大观眇万物】
  三五中秋夕,【陆诗:未及中秋见雁飞,梅诗:更期三五夕】
  清游拟上元。【陆诗:清游元有期,梅诗:明年观上元】
  撒天箕斗灿,【梅诗:灯如撒星天向昏,箕斗垂光晶】
  匝地管弦繁。【陆诗:匝地毫光不用寻,梅诗:聒耳无管弦】
  几处狂飞盏,【陆诗:几处今宵垂泪痕,梅诗:二月雪飞鸡狗狂】
  谁家不启轩。【陆诗:谁家住玉岑?梅诗:松轩夜启月娟娟。】
  轻寒风剪剪,【陆诗:杏花开过尚轻寒】
  良夜景暄暄。【陆诗:无客共谋良夜醉】
  争饼嘲黄发,【陆诗:油新饼美争先尝, 黄精扫白发】
  分瓜笑绿嫒。【陆诗:道术将瓜分】
  香新荣玉桂,【陆诗:数蕊香新早梅动 ,梅诗:宫旁种玉桂】
  色健茂金萱。【陆诗:价敌茂陵金褭蹄】
  蜡烛辉琼宴,【梅诗:风吹蜡烛烧未明】
  觥筹乱绮园。【陆诗:客来劝我飞觥筹, 往吊绮与园】
  分曹尊一令,【陆诗:秋千蹴踘分朋曹】
  射覆听三宣。
  骰彩红成点,【梅诗:榴花红落点青苍】
  传花鼓滥喧。【陆诗:菊花消息已先传, 鼓喧市里忆蚕丛】
  晴光摇院宇,【陆诗:晴光并上梅】
  素彩接乾坤。【陆诗:身自有乾坤】
  赏罚无宾主,【陆诗:顾於赏罚间, 宾主两相忘】
  吟诗序仲昆。【陆诗: 静坐不吟诗,梅诗:王氏昆仲归宁】
  构思时倚槛,【梅诗:倚槛艳歌留】
  拟景或依门。【陆诗: 剩游好景拟供诗。依旧柴门月色新】
  酒尽情犹在,【陆诗:酒尽怯新寒, 话言犹在耳 】
  更残乐已谖。【陆诗:梦残更未残】
  渐闻语笑寂,【陆诗:渐闻水磑知村近,语笑联杖屦】
  空剩雪霜痕。 【吏退庭空剩得闲, 雪霜柏森森】
  阶露团朝菌,【梅诗:泫露更团团,陆诗:晦朔岂容朝菌知】
  庭烟敛夕棔。【陆诗:空庭结烟霏,梅诗:夕阴花敛似欲病】
  秋湍泻石髓,【陆诗:晨杯擎石髓,梅诗:汴湍入秋涨】
  风叶聚云根。【陆诗:风叶堕先秋,云根小筑幸可归】
  宝婺情孤洁,【陆诗:孤月有情来海峤 】
  银蟾气吐吞。【陆诗:凉蟾吐晕围千丈,梅诗:交观互视各吐吞】
  药经灵兔捣,【陆诗:徜徉药市经旬醉, 月兔捣霜供换骨】
  人向广寒奔。【陆诗:广寒官中第一仙】
  犯斗邀牛女,【陆诗:斗牛桥畔行人稀,梅诗:又看牛女渡河归】
  乘槎待帝孙。【陆诗:难寻仙客乘槎路】
  虚盈轮莫定,【陆诗:虚名定作陈惊坐】
  晦朔魄空存。【陆诗:晦朔岂容朝菌知,梅诗:空存如刳腔】
  壶漏声将涸,【陆诗:龛山古戍更漏声】
  窗灯焰已昏。【陆诗:北窗灯火夜昏昏】
  寒塘渡鹤影,【梅诗:寒塘起孤鴈,陆诗:鹤影冷翻丹井月】
  冷月葬花魂。【陆诗:月冷伴蛩愁,梅花欲动梦魂狂】
  香篆销金鼎,【陆诗:卧看香篆掩斋扉, 谁知金鼎烹初熟】
  脂冰腻玉盆。【陆诗:照人冰玉峙高寒,梅诗:玉杓注饮琉璃盆】
  箫增嫠妇泣,【陆诗:忧国虽忘嫠妇纬 】
  衾倩侍儿温。 【陆诗:衾裯温暖留残梦,梅诗:景纯以侍儿病期与原甫月圆为饮】
  空帐悬文凤,【陆诗:那计猿惊蕙帐空,梅诗:腹空凤卵留藻文】
  闲屏掩彩鸳。【陆诗:闲倚素屏】
  露浓苔更滑,【陆诗:露浓惊鹤梦,石径生苔奈滑何】
  霜重竹难扪。【陆诗:霜重骨欲折】
  犹步萦纡沼,【陆诗:老犹缓步历风烟,梅诗:萦纡历宝山】
  还登寂历原。【陆诗:路尽还登岭, 中原日月用胡历】
  石奇神鬼搏,【陆诗:骞腾立奇石,梅诗:虬腾虎攫惊神鬼】
  木怪虎狼蹲。 【陆诗:寿藤老木幻荒怪, 悲哉秦人真虎狼】
  赑屃朝光透,【陆诗:纸帐晨光透,梅诗:苍官屭槐朋在庭】
  罘罳晓露屯。【陆诗:晓露初乾日正妍】
  振林千树鸟,【陆诗:碧桃千树自开落】
  啼谷一声猿。【陆诗:隔叶晚莺啼谷口,云迷野渡一声雁】
  歧熟焉忘径,【梅诗:青冥生路歧】
  泉知不问源。【幽泉莫知处, 桃源莫问津】
  钟鸣栊翠寺,【陆诗:漏尽钟鸣有夜行, 月落翠雾凄房栊】
  鸡唱稻香村。【陆诗:鸡唱梦回空叹息, 秋风粳稻香】
  有兴悲何继,【陆诗:有兴即题诗, 一表何人继出师 】
  无愁意岂烦。【陆诗:无愁疏把酒,岂复烦巧匠】
  芳情只自遣,【陆诗:茫茫芳草难为情,悠然长自遣】
  雅趣向谁言。【梅诗:兹无雅趣兼,陆诗:谁言秋夜长】
  彻旦休云倦,【陆诗:夜扣铜壶彻旦吟, 白乐天诗云倦倚绣床愁不动缓垂绿带髻鬟低辽】
  烹茶更细论。【陆诗:石鼎烹茶火煨栗,灯前与细论】
  最终“凹晶馆联诗”再次印证在上文的推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用词都出自陆梅词,故黛玉对香菱说“断不可看这样的诗”,其实是暗示读者不要浅近地看陆诗,要先学王摩诘的诗,重在“意”,“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由此可见,作书人确实在借陆梅词,行传诗之意。第二首中秋诗脂批:“这首诗非本旨,不过欲出雨村,不得不有者。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确实非一句虚言。作者如此“调脂弄粉”,整出三首中秋诗,其实最终应是意在“凸碧堂品笛”,不过仍需重点深挖文本“碧”的出处和用意,提出更多的证据,才能品出“笛”的味道,真正感受作者的传诗之意。而起诗社于秋日以及第七十五回文本则是两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WW天山 时间:2019-09-26 20:05:32
  如何理解《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尤氏洗脸这个细节
  《红楼梦》这部小说对第七十五回尤氏洗脸这个细节描写特别详尽,如果仅就故事情节来理解,就是抄检大观园后,尤氏在惜春处受了气,跑到李纨屋里歇息。因为要洗脸,由于尤氏身边丫头没按规矩行事,李纨发现了后说了几句,尤氏由于对惜春赶走入画不满,于是向李纨发牢骚,说贾家上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若仅止于此的阅读,估计只能读出贾府的奢靡和做作,以及贾府露出衰败的气象。但结合脂批“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展开阅读,可以发现其中埋有承先启后的笔法。
  话说尤氏从惜春处赌气出来,正欲往王夫人处去。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悄地回道:“奶奶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作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不便。”尤氏听了道:“昨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老嬷嬷道:“正是呢。才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也是有的。”尤氏听了,便不往前去,仍往李氏这边来了。【庚夹:前只有探春一语,过至此回又用尤氏略为陪点,且轻轻淡染出甄家事故,此画家未落墨之法也】(《红楼梦·第七十五回》)
  细读该回目开篇,可以发现作者通过尤氏与跟从老嬷嬷的对话提到“甄家犯事,抄没家私”,实为该回目下文铺垫。老嬷嬷说的“机密事”,“瞒人的事情”表面上是写甄家,其实是在暗示本回目隐有真事,故脂批“前只有探春一语” 即:“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是在暗示读者若真要“抄检”本回目,可以探出真事。所以,脂批才有“尤氏略为陪点”,“此画家未落墨之法也”。
  李纨道:“昨日他姨娘家送来的好茶面子,倒是对碗来你喝罢。”说毕,便吩咐人去对茶。尤氏出神无语。跟来的丫头媳妇们因问:“奶奶今日中晌尚未洗脸,这会子趁便可净一净好?”尤氏点头。李纨忙命素云来取自己的妆奁。素云一面取来,一面将自己的胭粉拿来,……李纨道:“怎么这样没规矩。”银蝶笑道:“说一个个没机变的,说一个葫芦就是一个瓢。……”尤氏道:“你随他去罢,横竖洗了就完事了。”炒豆儿忙赶着跪下。尤氏笑道:“我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庚夹:按尤氏犯七出之条不过只是“过于从夫”四字,此世间妇人之常情耳。其心术慈厚宽顺竟可出于阿凤之上,特用之明犯七出之人从公一论,可知贾宅中暗犯七出之人亦不少。似明犯者反可宥恕,其饰己非而扬人恶者,阴昧僻谲之流,实不能容于世者也。此为打草惊蛇法,实写邢夫人也】(《红楼梦·第七十五回》)
  该段文本写了三件事,一是李纨请“喝茶”,尤氏出神;二是尤氏要“洗脸”,素云取自己的“胭粉”;三是李纨说尤氏丫头没规矩,尤氏说贾家上下假礼假体面。对于该段文本,脂批长篇论述了贾府明犯七出与暗犯七出之人,最后落在邢夫人,打草惊蛇。
  若结合小说开篇脂批将“三秋作关键”进行关联阅读,会发现该段文本素云强调脂粉,尤氏强调洗脸,实为暗示尤氏是要“洗胭脂”,是在与“起诗社于秋日”的第三十七回宝钗的“胭脂洗出秋阶影”进行关联,同时脂批末句“实写邢夫人”,又指出该段文本是在与该回目下文邢大舅发泄对邢夫人之不满,与两个娈童等人论“钱势”(谐音“前事”)进行关联。故有李纨请“喝茶”,尤氏出神,实为暗示读者参禅(禅宗公案“吃茶去”),尤氏说的“假礼假体面”,实指洗脸为小说表面的故事情节,意在“胭脂洗出秋阶影”,而脂批的明犯、暗犯七出,打草惊蛇更是暗示读者要“出神”,才能读出一笔两个故事。
  一语未了,……宝钗已走进来。尤氏忙擦脸起身让坐,……宝钗道:“正是我也没有见他们。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李纨听说,只看着尤氏笑。尤氏也只看着李纨笑。一时尤氏盥沐已毕,大家吃面茶。李纨因笑道:“……好妹妹,你去只管去,我自打发人去到你那里去看屋子。你好歹住一两天还进来,别叫我落不是。”宝钗笑道:“落什么不是呢,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卖放了贼。依我的主意,也不必添人过去,竟把云丫头请了来,你和他住一两日,岂不省事。”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
  该段文本描写宝钗请辞回家几日的事,作者仍旁写了尤氏“擦脸”、“盥沐”,大家“吃面茶”,李纨强调打发人给宝钗看屋子,宝钗说“你又不曾卖放了贼……把云丫头请了来”。如果与第三十七回起诗社关联阅读,会发现李纨、宝钗、湘云都是秋日起诗社的关键人物,李纨评宝钗海棠诗“胭脂洗出秋阶影”最佳,湘云提议作菊花诗,而此处宝钗请辞,李纨提出“看屋子”、宝钗建议请湘云过来,是否暗示宝钗屋里(“胭脂洗出秋阶影”)极有可能被抄出某件真事。故尤氏“擦脸”、大家“吃面茶”都是在暗示读者对该段文本要参禅语。
  正说着,果然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尤氏笑道:“这话奇怪,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探春悉把昨夜怎的抄检怎的打他,一一说了出来。尤氏见探春已经说了出来,便把惜春方才之事也说了出来。(《红楼梦·第七十五回》)
  该段文本始终在强调一个“撵”字,尤氏在说“怎么撵起亲戚来了” ,探春说“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最后又回到惜春“撵”走入画的事,故作者是在暗示读者要出画。出什么画呢?当然是探春说的“大观园抄检”之事。意思是不能仅看到大观园抄检,要读出其背后的另一个故事。
  由此可见,尤氏“洗脸”实为引出宝钗的“胭脂洗出秋阶影”,需要“抄检“的也是这一句诗。作者通过草蛇灰线,伏线千里的写作笔法,真实的目的就是要抄出前文探出的“凸碧堂品笛”出处。
  “胭脂”首次出现在小说文本中,是在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门子给贾雨村提到,拐子拐走的英莲眉心中有一颗“胭脂痣”。

  当日这英莲,我们天天哄他顽耍,虽隔了七八年,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其模样虽然出脱得齐整好些,然大概相貌,自是不改,熟人易认。况且他眉心中原有米粒大小的一点胭脂痣,从胎里带来的,【甲侧宝钗之热,黛玉之怯,悉从胎中带来。今英莲有痣,其人可知矣】所以我却认得。(《红楼梦·第四回》)
  从该段文本脂批对“胭脂”胎痣的表述,可以发现该胎痣与宝钗、黛玉胎中带来的热、怯是一致的,故“胭脂”是小说美人的共同标志。我们再来看本回目开篇那一段对话,银蝶笑道:“说一个个没机变的,说一个葫芦就是一个瓢”。明显又在与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英莲胭脂痣进行关联,也就是在与小说中的美人进行关联。故尤氏“洗脸”就是在“洗胭脂”。


  再由小说开篇一段英莲的脂批:“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可以看出小说中描写宝玉吃胭脂、爱红的毛病以及用湘云残水洗脸、和碧痕洗澡、为平儿理妆,这些都是作者借美人喻君子的写作笔法,“胭脂”和“碧”这两个标志性文本,就是作者在哭的“一把辛酸泪”。故小说开篇脂批: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
楼主WW天山 时间:2019-10-11 14:42:36
  “传”是什么意思?搞通“屁”再说吧。
楼主WW天山 时间:2020-12-28 15:23:19
  宋代诗人梅尧臣评价“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句:“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作者:皇极梅ABC 时间:2021-01-28 17:08:14
  在“凹晶馆联诗”中,发现作者大量地将陆游诗的用词进行重新排列组合。
  赞!赞!赞!
作者:皇极梅ABC 时间:2021-01-28 17:40:27
  在“凹晶馆联诗”中,发现作者大量地将陆游诗的用词进行重新排列组合。
  赞!赞!赞!

  对于探索作者的民族主义思想的来源,有很大帮助。
  来源于爱国诗人屈原、陆游、文天祥等、、、、、、
  • WW天山: 举报  2021-02-24 12:54:59  评论

    明末清初,李振裕《新刊范石湖诗集序》说:“今《渭南》《剑南》遗稿家置一编,奉为楷式。”
我要评论
作者:皇极梅ABC 时间:2021-01-28 17:59:36
  为闺阁昭传,其实是为一干下凡的孽鬼招魂。
  屈原的《招魂》是《红楼梦》的主基调------“魂兮归来哀江南”。《红楼梦》中的“香草善鸟”,以佩忠贞。
  评者在批语中出现庾信《哀江南赋》,为的是揭秘《红楼梦》“哀江南”的主基调。
  《葬花吟》更继承了《桃花扇》“哀江南”的主基调。杜鹃啼血,亡国之泪。明亡于桃花开放的三月十九日。
  作者借《红楼梦》深层次地表达了“如何亡国恨,尽在大江东?”的民族主义情怀。
  • WW天山: 举报  2021-02-07 11:20:49  评论

    作者重点是对家国衰亡原因的反思,所以红楼梦文本中才会出现屈原,苌弘,望帝,陆游,李义山等等历史人物,红楼梦不是简单的亡国之恨,而是以小见大,总结教训,非史实,在史意。核心要义就是要读者明白,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道理。
我要评论
作者:皇极梅ABC 时间:2021-01-28 18:22:12
  《红楼梦》作者的“传诗之意”,在于作者生活在“诗不能传“的”文字狱“时代背景下。
  乾隆以重新审定《清诗别裁》、编辑《四库全书》,删掉了大量“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诗歌;作者的诗歌也不能登大雅之堂。作者只好借《红楼梦》”纸上雅集“传诗。
  • WW天山: 举报  2021-01-28 22:44:58  评论

    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吴雯)。
  • 笑e下: 举报  2021-01-29 10:15:29  评论

    楼主这个传诗发现是对的,只是搞错了作者。多看看皇极梅先生论证观点。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WW天山 时间:2021-01-28 22:49:36
  情种

  至百劳不识湘竹千条,则亦终不可见,徒泪积斑斑耳,其意婉转,其词深沈,虽效长吉,而情种自见也。

  《书义山河阳诗后》(吴雯)

  义山河阳诗乃悼亡之作也,王茂元为河阳节度使,爱其才,以子妻之,故诗曰,河阳隐辞也,其诗云黄河摇溶天上来,玉楼影近中天台,正言甥馆之美,百辆之盛也,龙头泻酒客寿杯,主人浅笑红玫瑰,盖谓琴瑟之调,而容色之丽也,梓泽东来七十里,四语则且殁而葬矣,南浦老鱼腥古涎,四语则欲梦见亦无由矣,忆得蛟丝裁小卓,四语则又思其平生之事也,幽兰泣露新香死,画图浅缥松溪水,即画图省识春风面之意也,楚丝微觉竹枝髙,半曲新词写緜纸,则又思其生平所作歌曲也,巴陵夜市红守宫,后房防臂斑斑红,则又思其闺房之戏也,堤南渴雁自飞久,芦花一夜吹西风,则又伤其没也,晓帘穿断蜻蜒翼,以下所云,玉湾不钓莲房破,惜伤爱絶也,银镜鸾钗,抚遗物也,桂树金茎,亦思少君之术也,相风挿屋其至也,至百劳不识湘竹千条,则亦终不可见,徒泪积斑斑耳,其意婉转,其词深沈,虽效长吉,而情种自见也。
楼主WW天山 时间:2021-02-07 10:55:27
  ”情种方为我辈人”
  题姚玉阶西湖感旧诗后
  清 • 吴雯
  六桥烟柳拂衣尘,苏小坟前芳草新。
  宝马香车空有约,风裳水佩总无因。
  神伤偏在湖边路,情种方为我辈人。
  更有谁来作寒食,梨花如雪认前身。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