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顿悟——“‘金玉姻缘’已定”锁定“第四次增删”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20-07-30 22:38:18 点击:7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学顿悟——“‘金玉姻缘’已定”锁定“第四次增删”
  童力群
  2014年2月24日星期一初稿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第二稿
  一、“‘金玉姻缘’已定”与“情榜”相连
  《石头记》第三十一回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该回庚辰本、己卯本、戚序本的回前批都是:“‘撕扇子’是以不情之物供娇嗔不知情时之人一笑,所谓‘情不情’。‘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何颦儿为其所感?故颦儿谓‘情情’。”
  己卯本、庚辰本第十九回,在“倒生在这里”处有批曰:“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代玉情情’”。
  “情不情”和“情情”是“情榜”的内容。
  显然,“‘金玉姻缘’已定”与“情榜”相连。

  二、第三角是史湘云
  再显然,“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近似写三角恋爱,但这里的第三角不是薛宝钗,而是史湘云。
  【间色:色料三原色中以任意两色等量混合,便能产生光的三原色的某一色相。这三种色相从颜色的角度讲,称为间色(或叫第二次色),如黄、青二色混合形成的绿色,即为间色。】
  【中国画的一种技法:中国画颜色里除基本色外还有许多与其相接近的中间过渡色。作画时先用基本色做底色,再在上面使用一种它的过渡色,这种作画方法叫间色法。】
  【写作手法:间色法就是作者的一种写作手法的称呼,作用在于写一件事,实际上是要告诉读者另一件事,正是脂批中的“明修践道,暗渡陈仓”。大抵,这是从画家的笔法中转化来的:在作品中画上一种杂色,正是为了强调正色。】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3期,发表了陈娟的《论间色法在<红楼梦>叙事中的运用——也谈曹雪芹原作中史湘云之结局》。该文摘要写道:“结合间色之本义和其他相关批语,考察脂评所谓间色法的含义。间色法与《红楼梦》立宾主、别正副的整体创作原则紧密相连,在《红楼梦》叙事中的运用不限于某人某物某事。写‘金玉姻缘’的同时又写一‘金麒麟姻缘’,两者有宾主之别、正副之分,先写‘金麒麟姻缘’以引接书中正文‘金玉姻缘’。”

  三、“金玉姻缘”说的是黛玉和宝玉的姻缘
  又显然,“金玉姻缘”说的是黛玉和宝玉的姻缘。
  如果“金玉姻缘”之“金”说的是宝钗,与黛玉何干?有必要写“何颦儿为其所感?”吗?

  四、正文、脂批皆叙述黛玉和宝玉的“‘姻缘’已定”
  “‘金玉姻缘’已定”说的是黛玉和宝玉的“‘姻缘’已定”,在正文、脂批皆有叙述:
  (一)第二十五回写道:“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甲戌侧批: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人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具不然,叹叹!庚辰侧批: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批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
  (二)第六十六回写道:“兴儿笑道:‘若论模样儿行事为人,倒是一对好的。只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

  五、黛玉是“金小姐”
  黛玉为何是“金”呢?这就必须追根溯源。
  明义《题红楼梦》绝句有二十首,其中三首写到“金”小姐:
  第7首是:
  红楼春梦好模糊,不记金钗正幅图。
  往事风流真一瞬,题诗赢得静功夫。
  第11首是:
  可奈金残玉正愁,泪痕无尽笑何由?
  忽然妙想传奇语,博得多情一转眸。
  第19首是:
  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
  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
  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就是明义所见《红楼梦》。
  无论如何,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早于《石头记》。
  无论如何,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融于《石头记》。
  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的某些“基因”,体现于现存《石头记》。
  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明义所见《红楼梦》,其“金姻与玉缘”毫无疑问是黛玉和宝玉的姻缘。
  因此,庚辰本、己卯本、戚序本第三十一回的回前批“‘金玉姻缘’已定”的来源就是明义所见《红楼梦》里的“金姻与玉缘”。

  六、“‘金玉姻缘’已定”与【终身误】相矛盾
  “‘金玉姻缘’已定”,说的是黛玉和宝玉的姻缘。
  《石头记》第五回里的【终身误】写道:“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终身误】里的“金玉良姻”之“金”就是“山中高士晶莹雪”,就是薛宝钗。薛宝钗项圈上挂了个金锁,金锁上錾了八个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第八回还写道:“后人曾有诗嘲云: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
  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这“金无彩”之“金”就是指宝钗的金锁。
  《石头记》第五回【终身误】的“金玉良姻”,说的是宝钗与宝玉的婚姻。
  《石头记》第五回【终身误】的“木石前盟”,说的是黛玉与宝玉的婚姻。
  “‘金玉姻缘’已定”与【终身误】相矛盾。

  七、提示后部内容的脂批
  (一)“卫若兰射圃”
  1、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庚辰本第二十六回第600页眉批)
  2、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庚辰本第三十一回第729页回后批)
  (二)“狱神庙”
  1、第二十回写到,李嬷嬷拉住黛玉和宝钗,唠唠叨叨地数落丫头茜雪。庚辰本眉批对此写道:
  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昌(按,应为“标目”或“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2、第二十四回,贾芸巧遇醉金刚倪二,脂砚斋评道:“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又在贾芸孝顺母亲处批示:“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
  3、“狱神庙”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庚辰本第二十六回第586页眉批)
  4、第二十七回,写红玉攀凤姐的高枝,表示愿意随凤姐“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
  甲戌本侧批云:“且系本心本意,《狱神庙》回内(方见)。”
  庚辰本眉批:“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儿、后篆儿,便是却证,作者又不得可也。己卯冬夜。
  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叟。”
  5、畸笏还有曾一度出现过的靖本第四十二回上,在写及刘姥姥为巧姐取名,说日后若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凤姐笑道:“只保佑他应了你的话就好了”时,其上有眉批云:应了这话固好,批书人焉能不心伤!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此后文字不忍卒读。辛卯冬日。
  (三)“寒冬咽酸齑,雪夜围破毡”
  第十九回,宝玉偷出贾府去袭人家探望,袭人全家震惊。袭人按贾府的饮食标准想给宝玉吃点什么以示招待,但找不出什么高品位的吃食。
  小说写道:“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
  脂砚斋在此批道:“补明宝玉自幼何等娇贵。以此一句,留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咽酸齑,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
  (四)“悬崖撒手”
  1、叹不能得见玉兄悬崖撒手文字为恨。丁亥夏,畸笏叟。(庚辰本第二十五回第581页眉批)
  2、第二十六回甲戌眉批:“‘狱神庙’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
  (五)“情榜”
  1、己卯本、庚辰本第十九回,在“倒生在这里”处有批曰:“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代玉情情’”
  2、《石头记》第三十一回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该回庚辰本、己卯本、戚序本的回前批都是:“‘撕扇子’是以不情之物供娇嗔不知情时之人一笑,所谓‘情不情’。‘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何颦儿为其所感?故颦儿谓‘情情’。”

  八、“‘金玉姻缘’已定”锁定“第四次增删”
  上述“提示后部内容的脂批”,可以归纳为同一次“增删”的脂批。
  “卫若兰射圃”、“狱神庙”、“寒冬咽酸齑,雪夜围破毡”、“悬崖撒手”,顺序发展,最后趋向于“情榜”。
  “‘金玉姻缘’已定”与“情榜”相连。
  “‘金玉姻缘’已定”与【终身误】相矛盾。
  【终身误】所代表的的后部内容,无疑是“第五次增删”的内容。
  “‘金玉姻缘’已定”所代表的的后部内容,虽与【终身误】所代表的的后部内容有较大差异,但已经比较成熟、繁复。
  因此,可以说:“‘金玉姻缘’已定”锁定“第四次增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21-02-27 23:32:22
  重温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