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四道关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21-02-23 22:21:25 点击:6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学四道关
  童力群
  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

  第一道关——“康熙四十二年”
  甲戌本第十六回写道:“赵妈妈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
  “江南的甄家”就是曹雪芹家。
  “独他家接驾四次”,就是曹家接康熙帝的驾四次。
  康熙帝的首次南巡在康熙二十三年,第二次南巡在康熙二十八年,第三次南巡在康熙三十八年,第四次南巡在康熙四十二年。
  显然,《石头记》成书于康熙四十二年以后。
  于是乎,过不了“康熙四十二年”这道关的免谈!

  第二道关——“乾隆十二年”
  《红楼梦》甲戌本第十六回回前总批写道:“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庚辰本第十六回写赵嬷嬷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这样说,咱们家也要预备接咱们大小姐了!”此处有脂批“文忠公之嬷”。
  “文忠公”是谁?谁省亲?谁南巡?
  何时省亲?何时南巡?脂批“文忠公之嬷”写于何时?
  查遍《清史稿》,清代的文忠公只有两人:索尼与傅恒。
  索尼卒于康熙六年四月,无论如何,索尼与《红楼梦》是不相干的。
  傅恒卒于乾隆三十五年七月,“文忠公”是傅恒的谥号。所以,脂批“文忠公之嬷”必定写于傅恒去世之后。
  傅恒生于康熙六十一年。而康熙帝最后一次南巡在康熙四十六年。因此,傅恒的乳母(嬷嬷)“沾乳儿(傅恒)的光”能看到的南巡,只能是乾隆年间的乾隆帝南巡。
  乾隆帝的首次南巡在乾隆十六年,第二次南巡在乾隆二十二年,第三次南巡在乾隆二十七年,第四次南巡在乾隆三十年,第五次南巡在乾隆四十五年,第六次南巡在乾隆四十九年。
  乾隆帝第五次、第六次南巡,在本文无讨论意义。
  对乾隆帝的首次南巡、第二次南巡、第三次南巡、第四次南巡,傅恒的乳母有可能看到其中的一次南巡或几次南巡。但我只拿乾隆帝的首次南巡说事——关注乾隆十六年的南巡。
  “咱们大小姐”就是傅恒的姐姐——乾隆帝的富察皇后。
  《清史稿·列传八》载:“哲亲王永琮,高宗第七子,与端慧太子同为嫡子。端慧太子薨,高宗属意焉。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殇,方二岁。”
  乾隆十三年(1748年),富察皇后正月随驾东巡(巡视山东省),三月十一日,富察皇后崩于回銮途中的德州舟次。
  富察皇后在痛失次子永琮之后,是没有心情回娘家的,更何况,永琮卒后仅四个月富察皇后就崩逝了。
  因此,富察皇后最后一次回娘家的时间必定在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之前。
  总之,《石头记》的成书时间,或在乾隆十二年以后,或在乾隆十六年以后,或在乾隆三十五年以后。
  我仅拿乾隆十二年说事。
  于是乎,过不了“乾隆十二年”这道关的免谈!

  第三道关——“乾隆二十五年”
  富察·明义《题红楼梦》序言云:“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
  从《题红楼梦》诗的内容来看,是非常成熟的艳情诗,无论怎样早慧,不达到一定的年龄是写不出来的。
  富察·明义生于乾隆十年,到乾隆二十五年,他虚岁16岁,若思想早熟,是可以写出《题红楼梦》七绝20首的。
  明义《题红楼梦》第20首写道:“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蛾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
  敦敏《题芹圃画石》写道:“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
  明义《题红楼梦》第20首咏叹的“王孙”是谁呢?
  曲江先生在《再辨明义《〈题红楼梦〉二十首之真伪》中写道:“既然第19首诗已经作了总结性发言,那么这第20首就不当再咏贾宝玉了。倘此诗仍是咏宝玉,则按理应将之放在第19首之前。以现在它所处的位置看,其所写理当是曹雪芹。”
  明义《题红楼梦》第20首与敦敏《题芹圃画石》都有“嶙峋”。
  敦敏的《题芹圃画石》作于乾隆二十五年。
  富察·明义写曹雪芹骨格“嶙峋”的时间,亦应在乾隆二十五年间。也就是说,明义《题红楼梦》七绝20首的写作时间当定在乾隆二十五年。
  曹雪芹于乾隆二十五年深秋从南方回到京城,因此,明义《题红楼梦》七绝20首的写作时间当定在乾隆二十五年深秋。
  富察·明义所见的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仅仅是部中篇小说,仅仅有二十回,与半部(前八十回)《石头记》的差距太大,与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的差距更大。
  由富察·明义所见的《红楼梦》,变成半部(前八十回)《石头记》,或变成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至少需要十年。
  显然,《石头记》成书于乾隆二十五年以后。
  于是乎,过不了“乾隆二十五年”这道关的免谈!

  第四道关——“乾隆二十七年”
  甲戌本第十六回写道:“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像淌海水似的!说起来——’……”
  在赵嬷嬷的讲话中,“修理海塘”与“预备接驾”是联系在一起的。
  在清军入关以后、程甲本出版之前,南巡的清帝只有康熙帝、乾隆帝。两位皇帝的南巡,专指到江苏省、浙江省的巡视。
  《清史稿第一百二十八卷·海塘传》写道:“海塘惟江、浙有之。於海滨卫以塘,所以捍御咸潮,奠民居而便耕稼也。”
  查《清史稿》,康熙帝六次南巡都没有视察海塘。
  乾隆帝四次阅视海塘:
  《清史稿第一百二十八卷·海塘传》写道:“(乾隆)二十七年,帝南巡,阅海宁海塘工。”
  《清史稿·高宗本纪三》“(乾隆二十七年)三月甲午朔,上奉皇太后临幸杭州府。乙未,上幸海宁阅海塘。”
  《清史稿第一百二十八卷·海塘传》写道:“(乾隆)三十年春,帝南巡,阅视海宁海塘。谕日:‘绕城石塘,实为全城保障。塘下坦水,祗建两层,潮势似觉顶冲。若补筑三层,尤资裨益。著将应建之四百六十馀丈一律添建。’三月工竣。”
  《清史稿·高宗本纪五》写道:“(乾隆)四十五年……三月辛巳,上幸海宁州观潮。”
  《清史稿·高宗本纪五》写道:“(乾隆)四十九年……三月……己亥,上幸海宁州祭海神。……庚子,上幸尖山观潮。阅视塘工”
  乾隆帝在乾隆四十五年、四十九年的南巡,在本文里没有讨论意义。
  乾隆帝的首次南巡在乾隆十六年,第二次南巡在乾隆二十二年,皆沿袭其祖父康熙帝的南巡路线——至杭州而返,没阅视海塘。
  因此,只有乾隆帝的第三次南巡(乾隆二十七年的南巡)、第四次南巡(乾隆三十年的南巡),在本文里有讨论意义。
  我仅拿乾隆二十七年的南巡与“上幸海宁阅海塘”说事。
  显然,《石头记》成书于乾隆二十七年以后。
  于是乎,过不了“乾隆二十七年”这道关的免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谁知脂砚是湘云 时间:2021-02-24 03:01:14
  乾隆二十五、二十七年理由太牵强了,甲戌满清朝康熙三十三、乾隆十八年或嘉庆十九年,如果把乾隆二十七年当成一道坎,难不成石头记是嘉庆十九年以后才写成的?

  石头记脂本都有明确的纪年,甲戌、己卯、庚辰就是绝对的坎,任何试图跨越这道坎的都必须向前或者向后至少一甲子,那样就一定会和文本中浅层的历史记录产生悖谬,不值一驳。但极度令人唏嘘的是,石头记最浅层的文本在百年轰轰烈烈的红学盛宴后依旧没有一个统一的解读。

  石头记,注定会沉沦,连同它试图拯救的文字和文明一起,永沉于黄泉血海!
  • 袁曹学红楼梦: 举报  2021-02-26 11:50:07  评论

    留得残荷听雨声,明白不?就像原始社会,奴隶社会思想,封建社会思想,哪个能彻底淘汰?听说过“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吗?
  • 袁曹学红楼梦: 举报  2021-02-26 11:51:18  评论

    有价值的,自然就可以留下,没有价值的尘埃,自然就自我消失了。
我要评论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21-02-24 10:25:47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是简单思维而已!
楼主团风县山人 时间:2021-02-24 10:28:52
  你既然咒《石头记》沉沦,你何必来到本网呢?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21-02-26 19:57:00
  童老师节日快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