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与扬州十日记略谈!

楼主:xyx2020 时间:2021-03-02 16:15:33 点击:76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四月二十五日起,至五月五日止,共十日,其间皆身所亲历,目所亲睹,故漫记之如此,远处风闻者不载也。後之人幸生太平之世,享无事之乐;不自修省,一味暴殄者,阅此当惊惕焉耳!摘自《扬州十日记》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自此一直写至端阳节金钏跳井,暗伏后文宝玉井台祭奠一事,即所本。至其后面所言,所谓“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飖,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皆“假语村言”,不足信也!
  洋洋大观,鸿篇钜献!《红楼梦》足敌一部史书,其为“稗官野史”,陋识浅见,岂以俚俗村粗语言而视之为“假语村言”乎?
  《红楼梦》,苦读者鄙于不屑,视之以俚浅,薄见未免见笑于大方之家!
  何为信史?传世之情也!兀自非传一家一舍之情也!
  正如第四十二回中薛宝钗所言,史卷宜裁剪,作者自“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所谓“宜简不宜繁”也!
  “我有一句公道话,你们听听。藕丫头虽会画,不过是几笔写意。如今画这园子,非离了肚子里头有几幅丘壑的才能成画。这园子却是像画儿一般,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就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了稿子,再端详斟酌,方成一幅图样。第二件,这些楼台房舍,是必要用界划的。一点不留神,栏杆也歪了,柱子也塌了,门窗也倒竖过来,阶矶也离了缝,甚至于桌子挤到墙里去,花盆放在帘子上来,岂不倒成了一张笑‘话’儿了。第三,要插人物,也要有疏密,有高低。衣折裙带,手指足步,最是要紧,一笔不细,不是肿了手就是跏了腿,染脸撕发倒是小事。依我看来竟难的很。如今一年的假也太多,一月的假也太少,竟给他半年的假,再派了宝兄弟帮着他。并不是为宝兄弟知道教着他画,那就更误了事,为的是有不知道的,或难安插的,宝兄弟好拿出去问问那会画的相公,就容易了。”
  宝钗这番话,可谓深得我心,深切我意。虽说是就惜春作画而言,作画如此,那自然,著书也理应如此。否则,一部流水,有什么趣味可言?作者以“屠龙术”略作牛刀一试则可!但以龙象之力,为搏兔一击,不仅讨不了好,反而会被人耻笑!
  写一国历史,必写一国完史,可乎?
  第一回缘起首言:“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待在下将此来历注明,方使阅者了然不惑。”
  第如书场“醒木”:列位看官注意!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娲皇炼石处,五千年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也是作者的出身地。作者的根在中国,作者是炎黄子孙,中国的原住民!并一直都在这里生活!
  但他为甚要“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对生活不满意,对现状不满足!
  忽然间有一天,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
  要紧处!石头为啥要那僧道二人带他入红尘?
  他是否真想“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非也!他只是想去看看那外面的世界!
  《红楼梦》,在一般人眼里看来,它不过就是一本小说,是皆耳食者流俗之见,则谓闲闲儿女情,闺房嬉戏,看个红火热闹也就罢了!
  夫以巨眼观史,字字血,行行泪!
  识其创作始因,源自《扬州十日》!
  然满清文字狱盛行,有关扬州屠城的记载随着清军入主汉地之后被刻意掩盖,直到辛亥革命前夕有心人士才将《扬州十日记》从日本印了带回中国,“希望使忘却的旧恨复活,助革命成功”(鲁迅《杂记》)。
  至此,“扬州十日”事件才广为世人所知。 
  《扬州城守纪略》 《明季南略》 等多部史书记载屠杀事件,皆远不及《扬州十日记》详细。
  不过有人指出,《扬州十日记》也同样不大可靠。何以故?杀戮八十万,数据不大可靠!
  再就是一些人说,作者王秀楚在文章中曾多次提到听“满兵”讲话和他与“满兵”对答如流的讲话情节。如“一骑独指予呼后骑曰:“为我索此蓝衣者”。“卒固嘱我于诸妇曰:“看守之,无使逸去。”备言王秀楚不仅能听懂满语,并且能和“满兵”相问答:
  红衣者熟视予,指而问曰:“视尔非若俦辈,实言何等人”?予念时有以措大而获全者,亦有以措大而立毙者,不敢不以实告,红衣者遂大笑谓黄衣者曰:“汝服否?吾固知此蛮子非常等人也。”
  复指洪妪及予问为谁,具告之。
  红衣者曰:“明日王爷下令封刀,汝等得生矣,幸勿自毙。”命随人付衣几件,金一锭问:“汝等几日不食?”
  予答以五日,则曰:“随我来”。
  这是操“满语”的“满兵”跟一个江南人的谈话?
  尤其这扬州人的话,清将听得懂,“满卒”也听得懂。
  如遭“满卒”敲索,其兄哀恳曰:“吾有金在家地窖中,放我,当取献。”
  又如“满卒”污辱妇女时,被辱妇女说:“此地近市,不可居”。
  在他妻将受辱时,他对“满卒”说:“妇孕多月,昨乘屋坠下,孕因之坏,万不能生,安能起来?”
  从未到过江南地区的一个“满卒”居然能听得懂各种内容的扬州话,不仅是令人难以置信,这简直叫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扬州十日记》原著中,多处明确写道:“领此者三满卒也”。
  雪月溪确信,在明清交战时期,满人肯定是没有学习汉语的条件,满汉语言障碍不可能迅速超越!
  而清军以前从未到过江南地区,那扬州话比北方话更难懂也是实情。即便是讲汉语,用汉文的汉人,一般也听不懂,更何况还是刚过淮河的满人。
  同样道理,王是扬州人,那满人说“满语”,他也听不懂啊!
  此事仔细想想,辛亥革命前夕,有人自日本带回《扬州十日记》,看来,这也正如鲁迅《杂记》所言,它只是由于时代的需要“希望使忘却的旧恨复活,助革命成功”的一个燃媒。
  可以肯定,《红楼梦》中,4月25日至5月5日这段内容,便是来自于《扬州十日记》的一种灵感!《红楼梦》,适合于围炉夜话,丝毫不带有任何的戾气!所以说,它也绝对不会有癸酉本那种结尾!
  “领此者三满卒”也就是《红楼梦》中三个隐身人!
  不管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这便是《红楼梦》跟《扬州十日记》的一段渊源。在作者,原意也并不奢望每一个读者都能够了解他的那一番苦心,他只是希望这本书能够一直被人给传下去,那么,早晚间,自会有人能够懂它!而读者乐道,本身也就是一份功德!
  勿以蠡测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长安昭阳王 时间:2021-03-02 18:43:01
  赞!见解独到
作者:袁曹学红楼梦 时间:2021-03-13 15:15:03
  扬州十日,应该是日本帝国主义出于分裂中国的目的,在计六奇著作基础上夸大捏造的。首先要说,扬州屠杀确实存在,满清统帅多铎给南明朝廷去信时,也确实提到了扬州屠杀。
  但是,扬州老城城墙包围的面积只有5平方公里,哪里可能容纳80万人?有人按照建筑面积折算,扣除墙面等面积之后,计算出来,如果扬州老城真有80万人,那么结论就是,每人的实际占地面积只有1.9平米。
  如果真有80万的数据,那么是谁统计的?扬州人都死完了,谁统计?如果满清不统计,谁知道死了80万的?
  把香港拿出来做对比,750万人,1100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约6800,凭借古代的供水,排水,烧柴做到排烟,医疗条件,明代扬州的人口密度能不能达到现代香港的水平?或者把深圳做对比也行,面积1900平方公里,人口1300万,人口密度和香港差不多。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