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言小注——记我对一位谋士曾经的感悟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07:17 点击:5057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个东西其实是以前写给贴吧的,当时写的断断续续、虎头蛇尾。最近利用空闲回顾了一下发现有很多地方十分拖沓和冗余,于是便重新整理了一下。当初写这个目的只是想作为一个业余的三国爱好者本着自身的角度来试着推衍奉孝分析事物的思路。所以并没有十分严谨的运用材料。因为还是一如既往的欣赏奉孝,所以就发上来凑凑热闹,也算抛砖引玉了。
  
  一、寻主
   当我们这些现代人陶醉在易中天的“魏武挥鞭”之时,在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东汉也有一些人也在品评着人物,不过不同的是他们品评的是当时的人们。而袁本初这位名门之后,相信在那时要比现在出名的多,首先是他的出身:四世三公,可谓名门之后,结交的都是当时的名士等等,就其个人来说陈寿评:绍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而且是诛除阉党的提出者(先不论功过),又是关东义军的盟主.....除了这些之外还有等等不知是多少令人眩目的光环附加在他身上。要是加上现在的炒作的话,那可算的上当时的救世主,人类的救星。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于是当时的有志之士都争相附之,当然也有郭嘉。但在与这大人物相处一段时间后我们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智者却对其产生了新的认识。
   首先不妨先说说关于他年轻时的匿名迹。
   傅子曰: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年二十七,辟司徒府。
   个人认为以上的行动可以说明那时还没有出仕的郭嘉在待人接物、处理分析事物上就已经有了独到的见解了。并且抱着一种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的自明态度。有些时候这些东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看看原文吧:
   初,北见袁绍,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于是遂去之。
   开始分析:
   郭嘉用孙子兵法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纲领先对自己的身份做了一个定位就是:“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在乱世一个智者所倚仗的是他的智谋,而这里“量”则是根据自身能力大小多为基准来裁量那个君主适合辅佐并能够发挥自己的最大能力。“自明”这首先是一个智者所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否则的话其结果就会是南辕北辙,下场往往不言而喻。私自窃议奉孝的“知人”首先是自明(这始终贯穿着他的一生,而从其自明的结果上看其对自己的能力是相当自信。)那么在他眼中我们的这位袁绍又是因为什么不适合他辅佐?
   让我们再看一些关于袁绍的事迹:
   初,绍与公共起兵,绍问公曰:“若事不济,则方面何所可据?”公曰:“足下意以为何如?”绍曰:“吾南据黄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公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老实说我一直怀疑这是陈寿故意加上的)从上面的话可以想象到袁绍在说这段话时是多么慷慨激昂,自以为是天衣无缝,可是后面曹操的寥寥数语,恐怕能把他噎得够呛啊!(当时的场面一定很有意思。难怪曹操会一直记着……。)抛开这里孰高孰低,单看之后袁绍的所做来看。他基本算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自己蓝图,剩下的就是:“南向以争天下。”但他为何只说了句“庶可以济乎?”下面还有一些有趣的东东,让我们接着看看吧:
   从事沮授说绍曰:“将军弱冠登朝,则播名海内;值废立之际,则忠义奋发;单骑出奔,则董卓怀怖;济河而北,则勃海稽首。振一郡之卒,撮冀州之众,威震河朔,名重天下。虽黄巾猾乱,黑山跋扈,举军东向,则青州可定;还讨黑山,则张燕可灭;回众北首,则公孙必丧;震胁戎狄,则匈奴必从。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拥百万之众,迎大驾於西京,复宗庙於洛邑,号令天下,以讨未复,以此争锋,谁能敌之?比及数年,此功不难。”绍喜曰:“此吾心也。”即表授为监军、奋威将军。
   看来我们的“狙受”与我们的“元宵”真是心心相映啊,说到了我们“元宵”的心坎上了,所以才喜曰:“此吾心也。”确实是动真情了,只是与曹操的对话时多了“迎大驾於西京,复宗庙於洛邑,号令天下,以讨未复,以此争锋,谁能敌之?”但我们的“元宵”到底有没有这个“觉悟”呢?且再看看吧:
   初,天子之立非绍意,及在河东,绍遣颍川郭图使焉。图还说绍迎天子都鄴,绍不从。献帝传曰:沮授说绍云:“将军累叶辅弼,世济忠义。今朝廷播越,宗庙毁坏,观诸州郡外讬义兵,内图相灭,未有存主恤民者。且今州城粗定,宜迎大驾,安宫鄴都,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谁能御之!”绍悦,将从之。郭图、淳于琼曰:“汉室陵迟,为日久矣,今欲兴之,不亦难乎!且今英雄据有州郡,众动万计,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若迎天子以自近,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拒命,非计之善者也。”授曰:“今迎朝廷,至义也,又於时宜大计也,若不早图,必有先人者也。夫权不失机,功在速捷,将军其图之!”绍弗能用。案此书称(郭图)〔沮授〕之计,则与本传违也。
   会太祖迎天子都许,收河南地,关中皆附。绍悔,欲令太祖徙天子都鄄城以自密近,太祖拒之。天子以绍为太尉,转为大将军,封鄴侯,献帝春秋曰:绍耻班在太祖下,怒曰;“曹操当死数矣,我辄救存之,今乃背恩,挟天子以令我乎!”太祖闻,而以大将军让于绍。
   这里不管是谁献的计,从“绍悔”来看我们的“元宵”大人似乎压根就没有这根弦!看来他另有自己的打算啊。至于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不过在他后悔后,曹操象哄孩子那样哄着他玩倒是很有意思。
   下面还有些有趣的发现:
   绍又尝得一玉印,於太祖坐中举向其肘,太祖由是笑而恶焉。
   出长子谭为青州,沮授谏绍:“必为祸始。”绍不听,曰:“孤欲令诸兒各据一州也。”九州春秋载授谏辞曰:“世称一兔走衢,万人逐之,一人获之,贪者悉止,分定故也。且年均以贤,德均则卜,古之制也。原上惟先代成败之戒,下思逐兔分定之义。”绍曰:“孤欲令四兒各据一州,以观其能。”授出曰:“祸其始此乎!”谭始至青州,为都督,未为刺史,后太祖拜为刺史。其土自河而西,盖不过平原而已。遂北排田楷,东攻孔融,曜兵海隅,是时百姓无主,欣戴之矣。然信用群小,好受近言,肆志奢淫,不知稼穑之艰难。华彦、孔顺皆奸佞小人也,信以为腹心;王脩等备官而已。然能接待宾客,慕名敬士。使妇弟领兵在内,至令草窃,巿井而外,虏掠田野;别使两将募兵下县,有赂者见免,无者见取,贫弱者多,乃至於窜伏丘野之中,放兵捕索,如猎鸟兽。邑有万户者,著籍不盈数百,收赋纳税,参分不入一。招命贤士,不就;不趋赴军期,安居族党,亦不能罪也。又以中子熙为幽州,甥高幹为并州。
   这里如果说袁绍是愚蠢,不如说他幼稚并且和他弟弟袁术一样超级任性,孩子气十足。一块玉印便让他感到满足并向外炫耀,天下还没有平定,便学汉高祖搞起分封来,以致中了奉孝的离间计,象沮授说的那样“成了祸患的开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11:00
  说袁绍无能恐怕说不过去,就算凭借累世之姿,他也在界桥时身先士卒,尽显英雄气概,破黑山张燕,灭易京公孙瓒,雄踞河北、外联蹋顿并令辽东公孙康坐立不安。也网罗了不少能人志士。曹操七年平定河北可不是象演义里那么容易的啊!就算是定了四州,还要冒险北征乌桓吃掉另外两个“元宵”。只是他比之曹操来讲似乎少了些先天的东西。
   我认为就是真正的野心。可能有些抽象和过于绝对概念化了。
   这里先休息一下让我来给大家讲个久违了的《多拉A梦》中的一个故事:
   有一集由于强夫在家里让康夫他们向一柄武士刀跪拜并炫耀这柄刀是祖上救主所得后,气愤地康夫和多拉A梦便回到日本战国时代找到了正在打野猪的他之祖先,并给了他竹蜻蜓、隐性斗篷,还用玻璃球把胖虎祖先的军服骗来,甚至帮着他的祖先预先救出城主大人,万事俱备只要康夫的祖先出现就可以恩汲子孙了。但回到现代后一切却没有任何变化,仔细调查后才知道:原来他的祖先根本没想出现,竟用竹蜻蜓、隐性斗篷去打他那久违了的野猪去了。而这救主之功却让败军之将的强夫之祖先抢了去。令康夫他们感到真是无奈啊。(残念啊.....)
   记的当时的观后感是: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给他祖先一柄空气炮呢。还用的着那么费劲!呵呵,似乎有些差远了。
   那么就让我胡乱的解释一下吧:
   上面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漫画故事,显得脱离了些实际。但恐怕也包含一些藤子.F.不二雄老师对现实的感悟。用“烂泥糊不上墙”可能有点过分,但却有点俗语所说“人个有志”的味道了。个人并不想完全否定袁绍没有染指天下的野心,但就前面的事例来看,至少还没有那个准备,而我们的孟德.....就不好说了(谁让他既能治世又能乱世呢)。所以既然袁绍选择了眼前河北的这头“猪”,恐怕就难以太花心思顾及千里之外在长安里献帝那个“主"了。而事实也是如此。但是这似乎和对人才的运用关系不大。好像并不一定非要离开?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12:00
  那就再说说人才与野心的关系。荀令君、郭嘉、张郃等等从袁绍阵营转向曹操阵营的人,相信从旁观者的我们来看每个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为何郭嘉却预见袁绍不能运用他们呢?个人认为:竹青蜓、隐形斗篷等等工具都是好东东,但要看拿来干什么。
   还要再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拿厨子做菜来说吧,曹操就是一个做大菜的厨子,而我们的袁绍就是一个刁花的厨子,试想一个大厨用菜刀来说是得心应手的,但你要是让一个刁花的厨子用大菜刀来刁拳头大的萝卜,那恐怕就很难得心应手了。小刀才应该是他的首选。同样,对于人才的运用每君主也是一样的,从第三方我们的角度来看 :荀令君、郭嘉、张郃等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荀令君就不用多说,单看其为曹操推荐的人才在日后成为魏国的立国基础来看就已经功不可没了;奉孝就更不用说了(要不然我在这胡说八道为的是啥啊?);张郃作为武将单看敌人对他“惊惧”就足以说明一切了,而且也是一个事实证明袁绍不能运用的良将,如此等等就不用说太多了。
   对于君主而言人才的定义在于:他自己是不是可以运用自如,如果可以就算才德差一些也不会有事(见《荀彧传》中队袁绍阵营人才的评价),再者他当时的野心没那么大当然不会觉得有何不妥。而这些不足又造成了他日后在准备官渡之战时的几处“硬伤”。也就是说他需要的是帮他打“河北的人才”。而打天下的人才在他看来,有时反倒没什么用甚至是碍眼。田丰和沮授在平定河北时还没什么事。到了官渡之时一个成了阶下囚,一个充军发配,最后不得善终。而由此可以看出他们还是不“自明”啊。只识势 ,不识人 。反观奉孝他们的先察先觉。可见田丰他们算不上一个智者啊。
   说了大半天的尽说袁绍了,下面说说曹操吧:
   刚开始本想用《择主》作题目的,但感觉这样似乎有些委屈奉孝了,而且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从他看到言过其实的袁绍后并没有像某些人(如.....呵呵)暂时依附,而是继续隐居来看。他性格中有那么一点宁缺勿滥的味道。(很理想主义者啊!难怪女粉丝那么多。呵呵...替他美的荒!)而曹操又有何等魅力能让其不仅跟随一生,而且全心全意,甚至是“弃命定”呢?
   对于曹操的评价我不想说太多,因为别人分析的好的东西太多了,二来写着太累,前面“元宵”吃的太多了,这“曹子糕”还是留给大家品吧。
   我只讲一下我读魏武时的一点感受,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读魏武本纪时,当读到祭奠袁绍时曹操所说的那句“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老实说当时真是被镇住了!连着读了几便还觉得不过瘾,心中的感慨可以说是难以形容啊。可能那时还小,但就算现在看到那里的时侯,仍然浮想联翩。可能有些太过主观,但个人认为有些东西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说得出的,就算有人可以学着说,但他又真能理解多少啊(毕竟曹操是不会让别人给他写稿的,就算有那也得现实那块料……。)!看现在的市道就不言而喻了……。(现在看来曹操在顿丘县卸任后可是没少学习啊)当然事实也证明了曹操的优秀。但能让我们这位刚刚入骨分析了袁绍的奉孝喜曰:“真吾主也。”那种心情究竟是怎样的,特别是在哪个战祸频繁,人人自危的年代,我不得而知,只是感觉这样描述至少在魏书里只有徐晃说过类似的话。
   孟德曾把令君比作“张子房”,但是每个乱世都会有他的“张子房”,且对于每个君主来说"张子房"也都是需要的,但最终从荀彧的作用来看 :算得上一个充分条件但似乎少了些必要条件的意思。但从:“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来看,奉孝在曹操眼中算得上充分必要条件了。而就我个人对郭嘉的认识而言,其最擅长的就是分析人,而后得出结论并根据不同的形势毫无顾忌的运用到所需要的地方上来。从而使曹操从不需要顾及不确定因素而集中所有的力量把握住了每一个机会,个人认为这是对具有诗人情结(完美主义)的魏武最好帮助(见《三国志.魏书.贾诩传》),更是作为一名谋士的完美展现,而他幕后策划者的很多行事作为,又总是带给人们很多疑问,可观其结果往往又让人无话可说。于是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中,对这名谋士的肯否更是众说纷纭,不过单从这热闹的场面上来看,我始终微妙地感到他确实和曹操非常的投缘啊!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20:00
  下面对比嘉言来讲讲“无敌神棍”的故事放松一下:
   这里我要引用《三国烂人烂事之神棍无敌》的一些材料来说明:
   《曹操集》中一份引自《太平御览》的曹操的上表:
   臣前遣讨河内获嘉之[诸]屯,获生口,辞云:“河内有一神人宋金生,今诸屯皆云:‘鹿角不须守,吾使狗为汝守’。不从其言者,即夜闻有军兵声,明日视屯下,但见虎迹。”臣辄部武猛都尉吕纳,将兵掩捉得生[口],辄行军法。
   这位神人宋金生大爷实在是强,说工事不需要人守卫,他可以用狗守卫,于是诸屯被曹操打败,俘虏了不少人。事后曹操审讯俘虏得知此事,派了队人去把宋金生抓来军法从事,杀了头。
   翻了翻三国志,打算对照看看这位宋大爷是在啥时候如此卖力演出的。
   这一翻书,倒对照出了个有趣的东东。
  书上记载,曹操派兵在获嘉只打过一次仗,就是在官渡时期,派于禁和乐进去进攻获嘉的袁绍别营:
   (于禁)复与乐进等将步骑五千,击绍别营,从延津西南缘河至汲、获嘉二县,焚烧保聚三十馀屯,斩首获生各数千,降绍将何茂、王摩等二十馀人。
  此事发生在官渡之战前夕,三国志记载,曹操与袁绍都在积极备战时,刘备突然在徐州反叛,杀死刺史车胄,联合袁绍,曹操果断东征,留于禁乐进防守延津。袁绍虽未亲自大举南下,却派偏师对黄河南岸试探性进攻。于禁乐进坚守延津,顶住了袁军进攻。并在曹操的命令下北渡黄河,主动向对岸袁军偏师发起进攻。这就是获嘉之战。
   获嘉一战,击破袁军三十多屯,斩首和俘虏各有数千,降服袁绍将领二十余人,几乎全歼袁军的偏师。这一战成就了于禁乐进二位的勇名,也催破了袁绍的肝胆,以至于曹操顺利拿下刘备回师官渡,袁绍始终没有大的动作,借口小儿生病推却了田丰出兵的建议。
   以上便是引文记得看完这个后,也觉得真是很可笑。而过后个人对于曹操和郭嘉又有了新的认识,对比嘉言所说“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个人缪见:虽然《先主传》中所说“先主据下邳。灵等还,先主乃杀徐州刺史车胄,留关羽守下邳,而身还小沛。东海昌霸反,郡县多叛曹公为先主,众数万人,遣孙乾与袁绍连和,曹公遣刘岱、王忠击之,不克。”但是:对于徐州的虚实曹操和刘备都是十分清楚,而从许昌脱逃的刘备更是清楚双方真实的力量,既然是“知己知彼”那么面对这一场知根知底的战斗,也难怪我们熟读兵法的曹操就算袁绍这个大敌当前,也要无论如何要尽早地剿灭刘备。因此郭嘉的分析并是逢迎虚言,确实是站在指挥者的高度分析了整体局势后所作判断。而整个徐州之战的过程也正可说明这点。再由刘备“遣孙乾与袁绍连和”和曹操会议讨论的主题来看,袁绍的行动便成了这一军事行动是否可行的关键。“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来看个人的见解是,由在关东义军时元宵他自己的志向以及以后对于献帝的态度和其他的小动作来看:平定河北并吞四州才是元宵前期的发展方向。而在他完成这个目标后,自己其实并没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战略方针,并且由引言就可以知道,虽然有人献计献策,但是对于那些宁可相信“神棍”,也不愿意遵守命令的河北兵将来说,元宵又怎能指望他们“出奇制胜”呢。这里个人倒觉得“睿智而刚毅的田丰”倒是有些徒有虚名了。因此奉孝所说的并无虚言。倒是反观我们的曹老大不仅经过奉孝的分析增强了信心,而且还利用袁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的特点来了个两线出兵、虚实结合的战略。真是锦上添花妙不可言(而“获嘉”这个地名真是有趣啊!遐想中.....),充分体现了魏武的军事天才。
   当然对于以上的这些鄙人YY的产物有人会说只是一次“小小的巧合”,不必大惊小怪。当然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接下来不妨来看看在争夺河北时的另一些富有戏剧性的“巧合”吧: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33:00
  至于赤壁之战,个人很喜欢一个三国搞笑漫画中的比喻:那就是东吴是钩,刘备则是钩上的饵,而我们的曹操则是一头被饵引来的大肥鱼。先来看看一些东西吧:
   《武帝纪》:十二月,孙权为备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备,至巴丘,遣张憙救合肥。权闻憙至,乃走。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山阳公载记曰:公船舰为备所烧,引军从华容道步归,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军既得出,公大喜,诸将问之,公曰:“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无类矣。”备寻亦放火而无所及。
   《先主传》 :先主斜趋汉津,適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馀人,与俱到夏口。先主遣诸葛亮自结於孙权,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於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
   《吴主传》:备进住夏口,使诸葛亮诣权,权遣周瑜、程普等行。是时曹公新得表众,形势甚盛,诸议者皆望风畏惧,多劝权迎之。江表传载曹公与权书曰:“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於吴。”权得书以示群臣,莫不乡震失色。惟瑜、肃执拒之议,意与权同。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备俱进,遇於赤壁,大破曹公军。公烧其馀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备、瑜等复追至南郡,曹公遂北还,留曹仁、徐晃於江陵,使乐进守襄阳。
   《嘉言小注》当然首先以武帝纪为主,而从武帝纪来看,曹操似乎也并没有轻视东吴的一举一动,而吴书上那段“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於吴。”的外交辞令,恐怕就算真是存在也是征讨刘备前的投石问路,(至于有人说这是曹操一贯的诈言,个人以为:曹操其实并不爱撒谎,只不过懂得巧妙的表达罢了,而别人对他那一连串实话的YY才是问题,毕竟对于曹操,他们更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目的则是正是孔明所说的,希望孙权保持“外托服从之名,而内怀犹豫之计 ”的状态以利出兵。这里引用一个时间差:
   孙盛异同评曰:按吴志,刘备先破公军,然后权攻合肥,而此记云权先攻合肥,后有赤壁之事。二者不同,吴志为是。
   这里个人比较同意关于这是东吴为了突出赤壁之战的重要性,而再进一步从武帝纪的角度上说,赤壁之战的性质恐怕也要被重新定义了。(其实本人一开始就不喜欢赤壁那个支离破碎的逻辑。)
   再来两段我们都曾学习过的名言:
   瑜曰:“操虽讬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兵精足用,英雄,地方数千里,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埸,又能与我校胜负於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三国志•诸葛亮传》:亮说权曰:“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据有江东,刘豫州亦收众汉南,与曹操并争天下。今操芟夷大难,略已平矣,遂破荆州,威震四海。英雄无所用武,故豫州遁逃至此。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不能当,何不案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今将军外讬服从之名,而内怀犹豫之计,事急而不断,祸至无日矣!”权曰:“苟如君言,刘豫州何不遂事之乎?”亮曰:“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王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慕仰,若水之归海,若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安能复为之下乎!”权勃然曰:“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於人。吾计决矣!非刘豫州莫可以当曹操者,然豫州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亮曰:“豫州军虽败於长阪,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弊,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於今日。”权大悦,即遣周瑜、程普、鲁肃等水军三万,随亮诣先主,并力拒曹公。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38:00
  道胜一:
   郭嘉用“道”这一抽象的概念来对比,看似没什么根据,不过对于曹操来讲个人觉得恐怕就不是这样了,毕竟曹操的志向便是:“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而我们的奉孝开篇便以道总领,看来在对认识事务的高度和见解上,曹操和郭嘉确有相似之处,这里就本着自身的感悟说一些子无关痛痒的看法吧:
   个人在读一些与历史有关的书籍时总能感到在众多关系中总是存在着因几种力量作用后而形成的一种的平衡关系,(其实面对“物竞天择”这句话,人们总是强调“物竞”,但却忽略了有时生物在“物竞”中锐化的优势反而成了他们无法进入“天择”的大门的障碍。)同样无论西方哲学论著,还是《史记》中对黄帝“作乐作礼”的称颂,以及等等的古代事迹,总会有当时人们对这种关系得描述和记载。(在个人看来所谓:“大禹治水一十三年,胫不生毛,股不生肉。”正是对这种关系的记述和赞美。)如果非要作一个比喻的话,这种关系就像美术中所使用的“黄金分割”,但是黄金分割这种比例的前提是一个定量,但是面对上面这种时时在变处处在变的东西恐怕就不是很好被我们掌握的了,(就好像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于韩非子所著<说难>与其命运的感叹,个人以为虽然韩非子分析了那么多利益关系,但是对于利益来说其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在于它的流动和变化的。而这些真的可以被人们用文字固化吗?更何况我们那有限的理解又能诠释多少呢?)再结合个人对东周时的一些肤浅认识后,“行礼取利,施德获得”便成了现阶段我对一些历史事件的思路,因为在我看“礼”至少是在当时看来一个完善的利益分割体系。(至少那时候还没有我们“伟大的马克思”)至于对德的胡说则是对太史公“德者,得也”的发挥了。(对比前阵子风风火火的“潜规则”,个人要说这东西始终就存在,只是我们现在认识的角度变了。而有些人甚至说中国的思想是支离破碎毫无逻辑的!呵呵,当你用一条“连续的直线”,穿过“连续的波形”时,你当然只得到一个个不知所由的“点”了?呵呵,一个肤浅的比喻,见效了。)而综上,说白了事物间的联系总要遵循着一定的“套路”。
   而纵观曹操一生,他有一个不同于常人的最大特点,那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纵观历史“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物大有人在,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套路”,恰恰相反,他是太熟悉“套路”了,甚至到了已经领悟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而反之,所谓循规蹈矩的人恰恰是没有领会“套路”的精髓,换句话说套路其实就是给那些不懂套路的人遵循的一般规律。(呃……似乎说的有点过了……。)而正是他们了解套路,所以才在别人按部就班的“走程序”时,以“不按套路”的方式,高效的达到最根本目的和诉求。当然我无意提倡这种行为方式,只是想强调这是“非常之时的非常之人的非常之法”罢了。
  也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曹操虽然也曾随心所欲过,但是像董卓、袁术那样特意胡来的事情却是没有,而反观袁绍在行事上时而糊涂时而明白那种多端寡要的劲儿,正是体现了他们之间对套路的不同认识,由此个人觉得用“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刚好可以同时诠释他们两个人,一个是作诗之人,而另一个则是这诗中之人。而这又直接影响着两个人在各项行事决定上的差异。
   义胜二:
   一谈到这里,人们通常会联想并引用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例,其实这只是他的一方面表现,不过个人在读了很多人对这件事例的说明总是让人觉得意犹未尽,无关痛痒的感觉。因此这里干脆自己乱说一二吧。
   既然我在前面把“礼”说成了“利”,那么这里我就再把“义”说成“益”,而大义,就成了能容纳最大范围对象的利益(呵呵,严重的逻辑混乱)。
   记得吴思老师在《潜规则》中将大明政府比喻为一座抽水机,个人觉得十分贴切。而《论语》为政篇的第一句便是:“为政以德,誓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从古至今无论,对于大众来说为政都是给人以方向和依托。从而使人们脱离混沌进入秩序。而把它比作抽水机,也正是因为,人们可以依托着这个国家机器,从一种生活水平提升到另一个生活水平。至于其他所谓“君权神授”等一些概念都应是这一体系的副产品。既然比作了抽水机,那么效率便成了决定好坏的关键因素。在当时恐怕受诸多条件的限制,并没有别的体制可以替代经历了四百年磨合的汉朝体制(至少太平教不可能),也就是我们现在常常挂在嘴边的“一流企业买标准”因此谁控制了当时的东汉政府,谁就可以利用这一庞大的抽水系统,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快速的组织起有效的生产,并广泛的吸收人才。为自己势力的壮大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曹操正是凭借着汉政府的这套管理分配办法,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游刃有余的调整着包括自己在内各个势力之间的各种关系。从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反观袁绍在对“献帝”这一“将自己都献出来的皇帝”认识上的前后矛盾上来看。我要说……差距是有的。
   治胜三:
   这点不难说明,既然抽水机讲求的是效率,那么对机械的检修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对于东汉末年,我们更多可以看到的是:皇帝不知道皇帝该干什么于是在宫里作起了买卖,大臣不知道大臣该干什么于是也学着皇帝卖起了官爵,最后弄得老百姓也不知道老百姓该干什么,于是干脆当起了土匪。而在《魏武传》中,我们却可以看到,曹操则无论作洛阳北部尉,还是顿丘令、西园八校尉乃至最后的魏王,他始终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而在这一切都达成后,他才会做一些他想做的,个人以为单看魏武最后没有称帝,就足以说明了。(我只能惭愧的说:或许这就是理想和抱负吧!)因此郭嘉评论曹操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实在不假啊!
   对于袁绍我要说:四世三公这一累世的名头,恐怕早就使这一家族都忘记了当官的职责,只记得当官的好处了,那么既然能有好处当然多多益善了。也难怪他老弟袁术还当了回皇帝,还说了那么多混帐道理。
   以上三胜个人以为:郭嘉在袁绍帐下时的那段评论就足可以说明奉孝对于时事早已有了自己的认识和见解了。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42:00
  明胜八:
   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在我个人看来,正是所谓“行礼取利,施德获得”借着汉政府这样一套曾经极尽完美的利益分割体系,最大范围的容纳了当时各种人才,自己又何需象其他诸侯那样瞎操心呢,况且无论作为政治家还是军事家,曹操和其他英雄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自知、自明(对比曹操,这点“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刘邦就更突出了)。而有了自己的标度,又有谁能干扰他的思绪呢。反过来再看袁绍,从他在关东义军时向曹操炫耀玉印再到与曹操争官位,再到对田的态度,以及最后对确立继承人时的犹豫不决,除了一些不必要的虚荣外,我真不知道袁家大少爷到底还在追求的什么。面对这样一个没什么主心骨的人,他又怎么能不偏听偏信呢?
   文胜九:
   “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这段分析其实真是十分恰当,曹操并非没有私怨,杨彪、朱灵等人的结果可以说明,但是曹操对这些人却也从不胡来,除非是范了众怒的人:象弥衡那样的文化愤青,以及孔融那样只知道挑刺儿的腐儒(看他俩个儿子的劲儿,就知道他有多酸),总是先有人自讨没趣,孟德才会“顺水推舟”狠狠的补上一刀。而这些始终都没有悖于他“以道御之”的初衷。当然,人们抑制自己的时候往往会被人称冠以虚伪等不好的评价,就像曹操那么多丰功伟绩没人传诵,倒是最终留了一个妇孺皆知的“奸雄”名号,之所以得到这一称号原因自然是复杂的。但仅至于此我要说:对于那些希望别人以诚相待开诚布公的人来说,您又是以何种目的和心态要求,或者定义着你周围的人的呢?只是在现在这样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我们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个战祸频繁、人人自危的时代了。(人们对待“宽容”,往往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再看看袁绍,其实比之他弟弟袁术,他要收敛许多(或许是庶出的原因吧),但是这两个人的本质却是半斤八两,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那么他以自己为中心,功过是非也只不过成了他装点门面的饰物罢了。对于袁家兄弟的这点事迹已经令人懒于启齿。这已经是“汉朝人都知道”的事实了,奉孝和孟德又岂会不知。
   武胜十:
   既然魏武喜读《孙子》,那么个人就引用几句原文凑凑字数,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战争从来都不是拼命而是做事情的一种方式,而对一件事如果可以自己完成,成功率就高,其次就是与他人合作,这样的话成功率自然下降,而成功率最低的可不就是和敌人共事还去人家家里打劫吗?
   看看曹操的那句“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可以知道“用兵袁绍”正是曹操所顾忌和询问的根本目的。但还是那就话“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同样《孙子兵法》也说过:“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战争从来都是考验敌我集团整个系统下的综合实力的试金石。而官渡大战的整个过程也正体现了袁曹双方包括军事、政治、人事等多方面的比拼,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都已耳熟能详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袁绍的弱点才逐渐暴露,并最终如文若所言“情渐事竭,必将有变”而曹操也正是凭借着自身的众多优势才能够如文若叮嘱的那样抓住了“此用奇之时,断不可失。”的时机。因此我要说,如果袁绍自身因素是导致他最终的失败,那么曹操的诸多优势就使得这场战争的结局毫无疑问可言了。这恐怕也正是鲁肃对曹操终不可灭的依据。而奉孝的十胜十负也正是从用兵的这一目的出发逐层深入,由综合到具体,一步步地分析了敌我形势,解除曹操的疑虑,并坚定了自身发展的信心。而这些不正是所有嘉言的共同特点吗?
   借此机会趁热打铁发发对官渡之战的“牢骚话”:
  有人曾说袁绍这种毕其功于一役做法是不正确的。这里我要反问一句:还有什么时候的袁绍能象在官渡大战时那么实力雄厚,再者凭借他手下那些匹夫之勇的将领和那些追名逐利的谋臣,再加上那些宁可相信“神棍”也不愿执行他命令的河北兵士,又指望他能运用什么高明的计策,而他又怎能不用虚势的来倾全力一战并以此取得最终胜利呢?记得曾经看到过一篇帖子,说的是袁绍在官渡之战时的战略布局,其实当时袁绍在官渡之战的前期,凭借自身的实力,是巧妙的为曹操编织了一个庞大的包围网,但是在很多关键时刻,由于他集团内部的指挥和协调的迟缓和不善,而被曹操看准时机集中力量各个击破,从而以战略和战术上的优势弥补了实力上的不足。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想说:其实设身处地站在各自的位置来看,袁绍已经处于最佳状态了,只是他们二人的本质差别仍然在于个人综合能力上的差距。
   另外有人总喜欢借官渡之战的时候,奉孝的“沉默”说事情,不过个人觉得对于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由上面“十胜十负”的分析来看,对于袁绍又有哪些行为超出了这一分析的范围,反过来对于孟德又有哪些事情“十胜”没有提及。这方面来说,就连曹操都感叹奉孝的明见万里啊!曹操前期一直都视袁绍为自己的最大敌人,而他在那个时期的每项战略计划,都涉及到了袁绍。如果只是单单抓住那时的“沉默”不放,那我只能用“五十步笑百步”来作答了。
   对于这十胜十负还有人说这是奉孝对曹操的阿谀奉承,不过在个人看来,“十胜十负”实在是一个层层紧扣,逐步深入、由表及里的过程。充分体现了郭嘉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而还有人引用贾诩、和荀彧的“四胜”来说事儿,在这里个人从没轻视过令君和文和,但是这三个人的见解并没什么矛盾。倒是个人感觉这两个人的言简意赅、就事论事的态度反倒有种“言多必失”“谨言慎行”的意思。可这“十胜十负”实在跟奉孝的风格与曹操对他的信任相一致。至于辞令的运用我要说:有些时候不一定非得像田丰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才算得上忠义之臣。至少在令君看来,刚而犯上也同样是一个致命缺点。
   退一步讲,就算是后人杜撰,那为何只落到奉孝的头上呢?至少也可以说明有些东西不是空穴来风吧?对于奉孝的各种评价,无论好坏我都要说:其实看看后世人对曹操和孔明的不同评价,就可以知道人们对于自己内心所隐藏的某些东西,往往比事实更有说服力。
   总的来说这个“十胜十负”更像是奉孝同孟德的一次认识上的交流,而奉孝这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不正也体现出了这对君臣间的信任和认同吗?至少在我看来从孟德与其周旋了十一年的感叹中,这种认同从没改变。可能上面的举例和分析不太准确和全面,但对于我自己的初衷来说……已经是心安理得了。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02:43:00
  结尾
   个人从来不擅于诠释些什么东西。因此在评判事情的时候靠的也不过是自己的感觉。小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而且相对于事物的结果个人更喜欢过程(所以小时候在读《三国演义》时从来不喜欢文中孔明的那种没有根据的“神机妙算”)。也正是因为这点个人也从没想过要梳理自己的想法,而更多的是给自己留存更多的未知。或许这无法和别人相比。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感悟颇多、受益匪浅了。毕竟在网络出现之前对于郭嘉的思索只限于我一个人的,而周围人更多的则是喜欢享受在说出某些人物时那种普遍认同的快感,至于前人获得称号的过程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或许果实的甘甜会换来感官的满足,但在这些过后你又能得到什么?呵呵,或许是我太不切实际和贪心了。)
  总的来说上面支离破碎的东西可能不是十分恰当。不过正是凭着对这位谋士的好奇、猜想及认同,才有以上这些真实的感触和愉悦。但我可以肯定确是凭借着某些冲动才有了这份[嘉言小注](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写东西是很费劲的)。再引用一下程昱老爷子的那句话吧:“人只有知道满足才不会招致羞辱(个人理解)。”毕竟虎头蛇尾是我的专长,因此能这样的结尾对我来说就已经不错了。但老实说相比每次读到奉孝传记时的遐想,我写的东西还真是少得很啊!
   总之:在过程中我们激情飞扬,可结果到来后我们却又不知所措。而引用孟德的话来说就是,“惜哉奉孝!哀哉奉孝!痛哉奉孝!”
  
作者:灿烂海滩 时间:2009-12-03 14:30:00
  好文章!
楼主故山之夏 时间:2009-12-03 17:18:00
  老实说这么冗长的东西有人能耐着劲看完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作者:打喷嚏的密码 时间:2009-12-06 20:43:00
  看看
作者:萬紫千紅2012 时间:2012-04-29 16:10:00
  得郭嘉者,得国家耳
作者:GUSHAXUYONG 时间:2012-04-30 11:55:00
  顶
作者:小商星 时间:2012-05-18 17:51:00
  《三国搏击商海那些事儿》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