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煎何太急及其谜底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18 12:12:52 点击:2153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先从故事讲起。
  
  话说某国有八位权倾一时的大臣,其中大臣A为他的儿子B迎娶了大臣C的女儿。后来A家族的人取代了原先的皇族,并由B当了皇帝。传到B的侄孙D在位的时候,C的七女儿E所嫁的八大臣之一F的儿子G,也是皇帝D的表老姨夫兼外公,掌握大权之后,推翻了D的统治,自己取而代之。后来G派自己的儿子H率军灭亡了诸侯I的政权,并把T的女儿J嫁给了H,几年后H害死了G,即位为帝。H在位期间,横征暴敛,荒淫无度,各地农民与官员都揭竿而起,反抗其统治。这时C的第五个女婿,也是G的儿女亲家K的儿子L乘机刺杀了自己的姨表兄弟皇帝H,自立为帝,并纳H的皇后J为后妃。后来L被早年同为八大臣之一的M的曾孙N击败,并为另一支义军O部所杀。义军首领O得到J大喜,也将其纳入后宫,后被N用玉玺换走。J从N处又流落至北方草原,为草原首领所收。首领死后,J依草原习俗嫁给其子新首领P。此事中原已由原八大臣之一Q的孙子,也是C的四女婿R的儿子S削平I的侄孙以及N、O等诸侯,基本完成统一。S传位于其子T之后,P引军来犯,两军激战,T军大将、C的孙子U战死,P部也损失惨重,退回草原。几年的休养生息之后,T国力大增,一举击败草原首领P。U的儿子V在此战中居功至伟,T把自己的女儿W公主嫁给了他。T军从草原班师之时,带回了已经四十八岁的J,被三十三岁的皇帝T收入后宫。在此之前,T已经娶了H和J的女儿X,并和她生了儿子Y,而J的弟弟Z在H亡国后也投降了S、T父子,官至仆射,并与皇帝T结成儿女亲家。
  
  呵呵,还是到这里打住吧,有点乱,现在来捋捋。
  
  这段讲的是自魏至唐的百年历史,包括隋唐争霸的历史与演义。
  
  A是西魏八柱国之首、北周王朝奠基人黑獭宇文泰。B是宇文泰之子、北周明帝宇文毓。C是西魏上柱国、四朝始祖、号称古今第一岳父的美男子独孤信,生了七个女儿,其中三个都当了皇后,还分别属于不同朝代,北周、隋、唐再加上不被正史所承认的许国,都是他的后代,尊荣至极。当年魏帝西奔长安,所有官员都跑到洛阳向高欢献媚,潼关道上千乘万骑都向东来,唯独独孤信一人一骑向西追随魏帝而去,那情形感人至深,可叹善有善报。出来混,人品还是很重要的。D是北周静帝宇文衍。E是独孤信所生六子七女中最有名的七女,隋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创造了让老公杨坚终身不近其他女人的记录,堪称史上最牛皇后。F是西魏大将军杨忠。G是杨忠之子、北周大丞相、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独孤信七女婿。H是杨坚次子,大业风流天子隋炀帝杨广。I是南北朝诸侯、后梁孝明帝萧岿。后来隋末与唐争天下被李靖灭了的萧铣是他的侄孙。J是萧岿之女,隋炀帝的萧后,为七个帝王当过后妃,前无古人,后亦无来者。K是杨坚连襟、亲信宇文述,独孤信的第五个女婿。L是宇文述之子、隋唐小说中的大反派宇文化及,篡弑隋炀帝,建立许国,过了几天皇帝瘾就挂了,跳梁小丑尔。不过他弟弟宇文士及就比他混得开,一直到了贞观时代还神气活现地做大官。M是西魏上柱国李弼。N是李弼曾孙,隋末叱咤一时的瓦岗寨李密。O是河北夏明王窦建德,李世民舅舅。P是隋末唐初杰出的少数民族首领,曾率十万控弦之士兵临长安城下的突厥颉利可汗,萧后七老公之一。Q是西魏上柱国李虎。R是李虎之子李昞,娶独孤信四女,李渊之父。S是唐高祖李渊。T是唐王朝实际缔造者,一代英主李世民,也是唯一一个将一对母女同时收入后宫的皇帝。U是独孤信之孙独孤彦云,随李世民玄武门起事九将之一。V是独孤彦云之子独孤谋,尚 。W即是李世民之女 。X是隋炀帝与萧后之女,李世民的杨妃。Y是李世民与杨妃之子,《贞观长歌》里有名的吴王李恪。此人身上流着西梁、北周、隋、唐四氏帝王血脉,亦是一绝。Z是萧岿之子,萧后的弟弟萧瑀,唐太宗凌烟阁第九功臣,号称除了独孤信之外史上第二尊贵人物。有一次唐太宗宴请朝廷王公贵戚时说:你们中谁认为自己最尊贵就先来敬酒。萧瑀就抢先站起来,说:“臣是梁朝天子儿、隋朝皇后弟、尚书左仆射、天子亲家翁”。他是南北朝梁朝宣帝的孙子、明帝的儿子,姐姐是隋炀帝萧皇后,现任大唐尚书左仆射(宰相),和唐太宗还是儿女亲家,也与三朝皇室有血缘或亲戚关系,但是因为人品差,最后自个儿气死了。还是那句话,出来混,是要看人品的。
  
  说了这么多,最后总结一句。几帮人打来打去,都是一家子,搞得你死我活,何必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18 20:49:00
  今天再来说说另外一段。
  
  汉末的时候,山东的琅琊有一户地主。后来老爷死了,少爷跟着叔叔迁到了湖北。来到湖北之后,为了融入当地上层社会,就与当地豪族进行联姻,少爷的姐姐嫁给了当地一个大名士的儿子,少爷则娶了另一个大名士的女儿。这样少爷不但经常得到岳父的指导,也时不时到姐姐的公公那儿去插班就读,并且在那儿结识了姐姐的公公的侄子。许多年后,二人各自有了一个响亮的绰号,并且江湖上开始流传一句话:卧龙、凤雏,得一便可安天下。
  
  到这儿就很明白了。这位山东来的少爷就是青年才俊诸葛亮,与他齐名的姐夫的堂弟就是著名的青年才丑庞统,而那两位名士则分别是庞德公与黄承彦。在这两位以及庞德公好友水镜先生司马徽的栽培下,二人迅速成为荆州文艺界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与水镜先生的弟子徐庶、崔州平、孟公威、石广元等都是荆州政坛的预备队和团干部。在魏晋时代,政治与文化是不分的,文艺界是政坛的发源地和退隐处,官场上的人要是没点文化是没法混的,详情看看《世说新语》就知道了,像董卓那样的土包子,当个村长还差不多,来洛阳混,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说到这儿,还是一团和气,因为以上这些人在感情上都是支持、认同蜀汉集团的,有着共同的政治立场,掐架还是从诸葛亮他们家开始。诸葛亮有个哥哥诸葛瑾,在孙权手下做事,还有个堂弟诸葛诞,投靠了曹魏,史称诸葛氏兄弟“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这且不论。诸葛亮的丈人黄承彦有个大名鼎鼎的连襟妹夫荆州省委书记刘表,黄、刘的老婆大蔡氏、小蔡氏还有倒霉蛋蔡瑁都是荆州豪族蔡讽所生,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刘琮能继承刘表的省委书记地位,以保持蔡家在荆州的控制力,小蔡氏就伙同蔡瑁背地里搞小动作,挖老公刘表的墙角。蔡家可是诸葛亮的丈母娘家,蔡瑁此举虽然不怎么光明正大,但是一旦成功,蔡家掌握了荆州的控股权,诸葛亮自可鸡犬升天。然而诸葛亮不这么认为,愣是不跟他们一条心,反倒去投靠了外人刘备,并借着曹操与孙权两股外力,成功地把刘表和蔡家的荆州划到了刘备账下。这便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但如此,诸葛亮还默许他儿子的岳父的爹的小老婆的哥哥的老婆的妹妹的老公用反间计除掉了他老婆的亲舅舅蔡瑁。没错,这个加了无数定语的人就是周瑜,我们再来捋一下,周瑜是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的岳父(刘禅)的爹(刘备)的小老婆(孙尚香)的哥哥(孙策)的老婆(大乔)的妹妹(小乔)的老公(周瑜)。
  
  蔡瑁死后,曹操水军指挥系统陷入瘫痪,周瑜和诸葛亮乘机发动火攻,大破曹军。这就是所谓的赤壁之战。战败的曹操退回北方,刘备在诸葛亮的帮助下成功抵制了大舅子孙权的向西扩张计划,并且气死了大舅子的嫂子的妹夫周瑜。刘备一方成为赤壁之战的最大受益者,开始了急剧的扩张和膨胀,占据了大半个荆州,并以此为据点进一步向西攻取了族弟刘璋的益州。三足鼎立之势乃成。
  
  在而后北上争夺汉中的过程中,刘备集团再次遭遇曹操。而曹操很不争气地再次战败,堂弟夏侯渊阵亡,曹操本人则被打掉了两颗门牙,回去后不久就挂了。曹操一死,即位的公子哥儿曹丕立马收拾了两个弟弟曹彰和曹植,并撤销了妹夫兼岳父的职务,自己取而代之。是的,曹丕的妹夫兼岳父名叫刘协,就是汉献帝。
  
  当然,这都是后话。所谓不打不相识,汉中争夺战的直接后果就是让蜀汉集团和曹魏集团结成了亲家,起因是张飞在汉中抢了夏侯渊的女儿当小老婆,而夏侯渊是曹操堂弟,曹操他们家本来是姓夏侯的,夏侯氏和曹氏在曹魏都是宗室。而且夏侯渊的儿子草包大衙内夏侯懋还娶了曹操的女儿清河公主。因此,战后曹操就成了张飞的丈母叔和丈人的儿子的丈人,而张飞在蜀国是国丈,刘禅的大张后和小张后都是张飞的女儿,所以刘备经常在大会小会上经常强调汉中之战的辉煌战果击杀的敌将夏侯渊实际上是他的儿子的丈人的丈人,比他还高一辈。所以后来夏侯霸投蜀的时候,刘禅拉着她的手亲切的慰问道“吾乃夏侯氏之甥也”。你看,人家多会说话,真搞不懂新《三国》里刘备为什么会说袁绍是扶不起的阿斗,拿袁绍跟阿斗比,这是对阿斗严重的种族歧视。
  
  至于夏侯霸投蜀,应该算是三国后期一件大事,对朝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的蜀汉来说,意义非凡,而对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曹魏政权,影响尤为深远。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司马氏在曹魏掌权后,为了扫清篡权的障碍,大肆迫害魏国宗室。夏侯渊的侄子夏侯尚曾任征西大将军,是曹丕时代的重臣,当时好像已经挂了,但夏侯尚的儿子夏侯玄还在当省委书记,此时的皇帝曹芳是他的伯父的儿媳的哥哥的孙子,关系虽然远了点,但夏侯玄毕竟是宗室中的实权派,招来了司马懿的迫害。这一下打草惊蛇,夏侯渊在陕甘军区当少将的儿子夏侯霸一看害怕了,想起家里还有这么一门亲戚在蜀国当皇帝,也不管他那在魏国当皇帝的堂兄的孙子了,撒丫子就跑。司马氏此前在中央就已经击败了顾命大臣曹爽,现在在地方上又驱逐了实力派夏侯霸和夏侯玄,魏国宗室势力凋零,内失权柄,外无强援,很快就被司马氏取代了。
  
  看看,当年曹氏、夏侯氏何等英雄,但是做下了欺负汉家孤儿寡母的亏心事,没给后代积点德,而今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弄的儿孙这般凄惶。唉,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做人要厚道啊!
  
  再说说那迫害夏侯玄的司马师,娶了了夏侯尚的妹妹夏侯徽,说起来还是夏侯玄的姑父,对亲戚下手都不留余地,结果恶有恶报,几十年后他的两个侄子司马炎和司马攸掐得你死我活,到司马炎的儿子司马衷当皇帝的时候更是不得了,爆发了有名的“八王之乱”,一窝里砍得尸横遍地流血漂橹,全是姓司马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还是那两句话。
  
  一、出来混,人品还是很重要的。
  
  二、都是一家子,打得你死我活,何必呢。
  
  但是,今天要说的不止这些。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18 21:05:00
  三国、隋唐以及其他时段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类似故事,正面看来固然是家族内部的自相残杀导致的全国性战乱,然而反过来看,彼此对立仇杀的几个政权,无论是中央性的还是地方性的,却总能为一个家族或几个家族的联盟所掌握,而他们所把持的政权中的军政要职也尽由本家族的精英充任,因而这样一个政权必然成为能够充分贯彻首脑或者家族代表的意志,具有强大执行力的战争机器。并且由于能够发动起这样的机器,并调配广泛的人力物力资源投入到机器的运转中去,所以,当家族内讧发生的时候,往往便演变成全国性的战乱。
  
  而家族联盟掌控政权,是门阀制度的必然产物。
  
  门阀自东汉始,两晋南北朝时为极盛,自隋唐开科取士而走向衰落。在不同的时代,门阀有豪强、世族、氏族、士族、势族、豪门、世家、名门、巨室、衣冠等不同的称谓和表现形式。三国演义中动辄搬出四世三公(五公)吓唬人的袁绍、袁术兄弟,正是门阀子弟。在山东琅琊,除了走出诸葛亮这么一个天才人物外,还出了门阀的典型代表琅琊王氏,王与马共天下的东晋首相王导就是他们家有名的“八王”之一。仅次于琅琊王氏的是陈留谢氏,代表人物谢安。其实谢家起点并不高,起先只是一般的氏族,远远不能同这些门阀中的巨头相提并论,然而谢安在淝水之战中的表现太过出色,个人形象迅速神化,时号“关中良相唯王猛,天下苍生望谢安”,使得谢家一跃成为门阀中第二号的后起之秀,所谓“山阴道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一点都不夸张。《世说新语》则成为以王谢两家为主体的家族联盟的私生活娱乐八卦。这也让我想起了金庸在《飞狐外传》中说过的,一个人固然可以因为其所出身的名门大派而出名,然而一个门派因为一个杰出人物而出名的,亦不在少数,信哉斯言。王谢庾桓东晋四大家族之外,还有一度以“八裴”与琅琊王氏的“八王”齐名的山西闻喜裴氏,以及河东柳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等,俱是世家大族中的巨头。如前所述,那个时代的政治与文化是不分的,这些家族在东晋南朝绽放出灿烂的文艺之花的同时,也使南方中国的政治走向务虚,并被来自北方的新型门阀所击败。这批来自北方的狼就是传说中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之所以说关陇军事贵族集团是新型门阀,还要从混有少数民族血统的并凉武人说起,土包子董卓以及北魏末年的董卓翻版尔朱荣都是并凉武人的早期代表,他们以手中的枪杆子为实力,挑战关东大族对帝国政治的控制权,动不动就对满朝公卿搞个集体屠杀。这些混有少数民族血统的军阀以及十六国时代的五个乱华胡族,对以汉文化和儒文化为主体的世家政治产生了巨大冲击(可参考易中天《当门阀遇上军阀》),也遭到了世家门阀的强烈抵制。因此,终十六国一代,北方武人未能越长江一步,而五胡的千古风流人物们,亦在望江兴叹中,终被浪花淘尽。后起的鲜卑拓跋氏显然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而开始与未追随晋室“衣冠南渡”,留在北方的门阀妥协并融合,清河崔氏的杰出人物崔浩在北魏做到三朝元老便是明证。于是,此时的中国在地理和政治形态上便被划分为三块版图:南朝唯血统论的世家政治,塞北柔然以“枪杆子里出政权”为主要逻辑的暴力政治,以及两者之间黄河流域北朝的文武兼修。老子说的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当时的北朝尤其是北魏来说,这种汉族与胡族、世家门阀与并凉武人的融合,显然是共赢的,胡族与武人开始汉化并儒化,而汉人开始重拾那已经十分遥远而陌生的赵武灵王时代的尚武之风,世家门阀也开始接受现实,思考政治模式的转型与改革。关东出相关西出将的新格局从这里开始,而关陇军事贵族集团,以及后几百年的政治文明也从这里萌芽。
  
  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这是一场深刻的变革。
  
  北魏,是一个伟大的王朝。
  
  那一刻,孔老夫子、赵武灵王灵魂附体,那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19 07:56:00
  而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真正成型还要归功于一个看名字就注定成不了大气候的人,万俟丑奴。关陇集团的始祖们多出身于代北云中一带,但之所以叫做关陇集团,而不叫代北集团、山西集团、并州集团、武川集团,正是从他们进入关中镇压万俟丑奴叛乱开始,完成了从“并武人”向“凉武人”的迁移。这些深谋远虑的始祖们,尽管只是北魏帝国的中层,厅级干部,却继承了高端政治的精髓,从日渐没落的帝国手中接过了复兴的大旗,并在他们一手开创的三个王朝中代代传递,进一步将并凉武人与世家门阀融合,也由此催化了弘农杨氏的转型。
  
  从弘农杨氏的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门阀在前后两个时代的缩影。在这个家族还是汉末老门阀的时候,最有名的人物是杨修,死在了曹操的手里,职务不过是丞相府主簿,勉强算是个没有实权的厅级干部,之所以出名也多半是因为被当做笑柄。然而他的父亲杨彪,是东汉太尉,三公之一,中央军委 ,后来被董卓余党所害。而当历史发展到新时代,弘农杨氏已经由旧门阀过渡成为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时候,这个家族才出现了真正的高峰。隋文帝杨坚,他一手开创了关陇集团所建立的第二个王朝。这个曾经文质彬彬的家族不但开始变得强悍,而且见证并亲历了门阀与并凉武人从仇杀到融合的过程。
  
  不但如此,杨坚还着手进行另一场融合,以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为后盾,强行减少新老门阀在政权中的控股比重,改变政权的组成结构,为另一股新鲜血液的融入让路。从此,庶族精英开始进入帝国权力层,杨坚成功地以政治上的前途来换取了他们对帝国的忠心和殚精竭虑。
  
  这又是一个伟大的转折点。
  
  这,又是一场深刻的变革。
  
  科举。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20 08:19:00
  关陇军事贵族的出现有其巨大的历史进步性,但贵族毕竟是贵族,虽然统治者也承认了武人以非血统进入政权的合法性,但那毕竟是以掌握枪杆子为前提的。这固然为寒门提供了政治前途上的可期许性,但走这条道路必然是以社会的战乱和动荡为代价的,这不符合儒家的伦理道德标准,也不符合帝王心中对社会成本收益的经济学核算。而科举的出现给了寒门更廉价,也更宽广的另一条出路,拿不动枪杆子不要紧,笔杆子耍得好,一样可以当官。从此,封建王朝的政权结构正式形成了门阀、武人、文人三足鼎立的格局。数学与物理学原理告诉我们,三角形的关系是最稳定的。
  
  从此,科举被历代王朝奉为圭臬,清朝甚至在入关的第二年,战火未熄,就开科取士。
  
  平心而论,科举的出发点未必良善,这是符合帝王心术的。然而客观上,这毕竟是权力格局的又一次洗牌,庶族开始大规模进入进入政权,而贵族在不断地与庶族新贵的联姻中淡化血统。从此,在没有出现过向我们前面讲的那两个故事一样政治联姻家天下,因家族内讧而引起的百年战乱。
  
  盛世接踵而来。继隋的唐,成为中国古代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出现了真正的兼容并包与大融合。那是元柳崔韩宰相家族的时代,也是“庶民的胜利”时代。那是军人节度使的野心场,也是李白杜甫文人们的天堂。那是突厥、吐蕃、沙陀的精神图腾,也是汉人心中永远占据最激动人心制高点的神话。
  
  而后的历史,基本都是以此为榜样,尽管有的成功,有的失败,却都没有脱出这一模式。换句话说,叫做一直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然而历史永远是前进的,而不是循环与止步,永远都会有新的问题出现。
  
  庶族不断进入统治阶级,但并没有像不断掺入溶液的溶剂一样,将门阀这个溶质稀释,稀释,再稀释,让它在政权中的浓度无限趋近于零。原因何在?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22 08:21:00
  进入政权的庶族,成为既得利益者,为了垄断他们的利益不被后来者分成,他们迅速转化成了世族。当然,这指的是心态上,而身份上的转化还要在完成几代人的积累之后,才能渐渐被公认为新的世族。这颇有些像我们今天所说的先从思想上入党,后从组织上入党。历史,总是会以各种形式来重现它所偏爱的某些经典片段。
  
  于是,在王朝的权力核心中,老的世族在衰落,而新的世族在不断形成,老的庶族在不断转型,而新的庶族在不断进入。并且随着天下或乱或治,文人与武人在庶族新贵中的比重与发言权也在此消彼长。这样,权利的架构不但搭建得稳固,而且在不断的换血与新陈代谢中实现动态平衡。
  
  而世族权力的传承,亦不再是简单的唯血统论。“座师——门生”这种新的政治上的父子关系表现形式开始在科举的大背景下出现并成长,逐渐成为利益既得集团权力代际传递的主流。到了明朝,已经很少再有唐朝以前那种全国性的世家大族出现,家族联盟对王朝政权的控股权已经由师生联盟所取代。
  
  而师生联盟政治关系的瓦解,还是直到今天,另一场变革的出现。
  
  大家不要笑,就是我们的公务员考试。
  
  在这种全新的考试模式下,座师与门生的联系被切断。考官和考生互不见面,甚至互不知对方为谁,自然无法依附与结党。何况今日之考官,亦非古时之考官,他们不再由根深叶茂位高权重的朝中重臣来充任,而只是一群不掌握实质权力的体制内知识分子。即便你攀附上了你的座师,你很快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一棵大树,你与他的结交轻微地荡不起一丝涟漪,至于结党干政,对不起,你在说笑话么?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22 21:01:00
  但是,这仍未能瓦解世族,或者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该为它换一个名字了,姑且称之为既得利益集团吧。早在师生关系步入坟墓之前,主仆关系就已经作为新的官员交结方式闪亮登场。从广义上来说,甚至师生关系也可以划入主仆关系的范畴,它们的区别仅仅是这个政治集团有没有儒家规范所提倡的伦理关系作为利益维持的表面外衣。当整个社会越来越浮躁和功利的时候,主仆关系显然以其更灵活的形式博得人们的青睐,它抛开了一切传统的掩饰和借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由利益决定。当利益一致,彼此需要的时候,一群人可以很快聚集在某位大佬旗下,而当利益不一致,或者形势有变化,譬如主人需要弃卒保帅,或者奴才发现了更大的靠山的时候,可以随时解约,而且不需要受到政治伦理和社会道德的谴责。这便是如今官场上利益集团的存在形态。
  
  而世族与庶族的博弈,亦未消失。反映到今日,便是太&子&党与团&系的争斗。只是如今的争斗,早已不是当年的非此即彼,你死我活。套用唯物辩证法的话说,叫做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一方面,世族需要庶族的新鲜血液,元老们看中的团&系精英,可以用招婿或者主仆的契约团结到自己或者子女的麾下,将之转变为新的太&子&党。而另一方面,前文说过的规律仍在发挥作用,庶族也不能将世族定在道义的十字架上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超生。因为这些进入权力核心的庶族,迟早也是要向世族转化的。当这一代的团&系精英退隐的时候,当他们的子女开始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他们曾经所标榜的政治理想便会自然而然让位于子女的现实利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而那时他们的子女,也不会被记得曾经有一位团&系出身的父亲,只会被认为是XXX高干的子女,而贴上太&子&党的标签。
  
  这是在中央与高层,在地方,世族与庶族的斗争更为淡化,几乎早已看不出这是曾经对立的两个团体,甚至看不出这是两个团体。
  
  但无论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客观存在的。
  
  
楼主广陵未散 时间:2010-07-25 18:23:00
  也许是智慧程度受到社会发展程度的制约,也许是人类对客观规律的认识与把握能力还不够,尽管国家政权已由世族垄断发展到世族庶族共掌,尽管世族与庶族的争斗色彩越来越淡,但对于二者之间分歧的弥合,我认为,这便如一个X>Y,Y>X的二元一次方程组,千古无解。
  
  这是由人性决定的。
  
  除非这世上就不存在利益。
  
  我们看一下所谓世族,无论是血统也好,翁婿也好,师生也好,主仆也好,不管采取哪种关系维持,其本身都是对利益的占有与排外,而庶族则是不满当前利益分配格局,而起身挑战现有秩序者,任凭他们再喊什么占领道义制高点的口号,图得都不过是能多分一杯羹。只要有利益,就会有人占得多,有人占得少,占得多的想保住,占得少的想多抢。几千年的历史,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就如当今太&子&党们的父辈在当年还是身处寒门,高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揭竿而起的时候,焉知胸中所安的,就不是一颗想做王种、侯种、将种、相种的心?
  
作者:乡中农夫 时间:2012-03-11 11:41:00
  不错,顶一个!
作者:沫沫夏风 时间:2012-03-17 18:27:00
  牛B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