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出版发行

楼主:灿烂海滩 时间:2015-01-19 21:17:21 点击:1677 回复: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拙著《《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2014年12月已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敬请关注。


  

打赏

23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灿烂海滩 时间:2015-01-19 21:18:00
  【作者简介】

  沈家仁,中国《水浒》学会理事,中国《三国演义》《西游记》学会会员。1978年开始发表《水浒》研究论文,多篇为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编目。传略入选国家人事部专家 服务中心编《中国专家辞典》卷、人才交流中心编《中国人才辞典》卷七及《中国人才世纪献辞》卷二、《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中国专家人才卷》《中华成功人才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卷五等。著有《煮酒说水浒》(2007年中国工人出版社)。

  沈忱(灿烂海滩),1967年生,文史学者。著有

  《煮酒品三国》(2006年广西人民出版社)
  《煮酒说水浒》(2007年中国工人出版社)
  《三国,不能戏说的历史·诸侯》(2010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三国,不能戏说的历史·英雄》(2010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告诉你一个真三国》(2010年新华出版社)
  《智者千虑诸葛亮》(2011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那时英雄——正说三国名将》(2012年中国物资出版社)
  《三国不是演义》(2012年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
  《我是曹操—乱世英雄的传奇经历》(2012年新华出版社)
  《三国谋士今日观》(2013年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楼主灿烂海滩 时间:2015-01-19 21:19:00
  【内容简介】

  《水浒》梁山好汉们来自江湖社会。不同性格、不同身份、不同遭际的他们走向梁山,组成了一个充满侠义、斗争、矛盾却又生机盎然的江湖社会。从他们的成功或失败中可以看到怎样的江湖规则?
  作者描绘了水浒世界中的“众生相”。如深谙江湖规则的宋江,过于耿直,不通人情世故的,善于自我炒作、为人率真、有趣的武松,粗中有细、除暴安良的义士鲁智深……这些形形色色的面孔组成了一个直观、活跃而错综复杂的江湖世界。这个江湖世界有侠义、诡计、等级、反叛、无奈。这些好汉性格各异,各自的人生故事也丰富多彩。
  这些文章撷取水浒人物的某一性格、事件或趣事来谈,使读者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了解人物,了解传统文化浸淫下的江湖社会行事法则。
楼主灿烂海滩 时间:2015-01-19 21:19:00
  序
  《水浒传》是文学作品,对其评价,历来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现在,文学评论虽然不太偏重着眼于主题这一特定用语了,但作为教师而言,在课堂上,还是总要告诉学生,优秀的古典小说名著《水浒传》所包含的思想内容、创作意义及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流传。
  我国民间有一句老古话,叫做“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为何不让青少去阅读《水浒传》呢,这便又要涉及这部小说所反映的思想意义与所写的故事内容了。《水浒传》流行至今,不同时代的不同社会阶层的读者读它、研究讨论它,从未中止过。人们喜读它的程度,虽然不会像《红楼梦》那样,因见解相左而“老拳相挥”,可是仅就其书的社会评价而言,争论者,代不乏人。如明有“变诈百端,坏人心术”(田汝成《西湖游览余志》)与“《史记》而下,便是此书”(李开先《词谑》)两说,观点针锋相对。小说作者是“身在元,心在宋;虽生元日,实愤宋事”,有感于“大贤处下,不肖处上”(李卓吾《焚书》卷三《忠义水浒传序》)的愤懑之作。至于“不读《水浒》,不知天下之奇”(金圣叹《水浒传》贯华堂本第二十五回评语)则是高度的赞扬与肯定。后来,清人抨击此书“害人心,坏风俗”(龚炜《巢林笔谈》),祸及后人,作者“三代子孙皆哑”(石成金《传家宝》),这也不过是鹦鹉学舌而已。统治者嗅出“一部《水浒》,教坏天下强有力而思不逞之民”(胡林翼《胡文忠公遗集》),“犯上作乱”“立萌其祸”(王韬《水浒传序》)以来,《水浒传》便被列入“查核严禁”“尽行烧毁”的“禁书”名单了。稍后,自民国以降,鲁迅、胡适之、陈独秀、郑振铎、李玄伯、邓狂言、陆澹安、赵景深、俞平伯、蒋瑞藻、萨孟武、朱一玄等学界先进,对《水浒传》的研究与教学,或思想艺术评论或版本对勘考断或史料辑佚补订,做了有益探讨,著述蔚为大观,成绩斐然。

  《水浒传》的创作宗旨、走笔行文,脱离不开“官逼民反”与“替天行道”。这“替天行道”(还有“保境安民”)是写在书上的,“官逼民反”而是由小说人物口中讲出的,各人的出身、经历、作为,有所不同,其“反”的原由,亦也各自有别了。如林冲是遭遇高俅迫害,“官司追捕”“无安身处”而落草水泊梁山的,宋江也系背负“命案”与给劫持“皇纲”的朝廷钦犯通风报信而遭追捕被囚被处决时,梁山泊好汉劫法场,由宋江又牵扯出李逵、戴宗、李俊、张横、张顺、穆弘……一伙哥儿们,走投无路,星夜投奔梁山的。还有前朝皇室后裔、将军、官吏、衙役、地主、保正、富户,等等;还有生活无着的猎户、渔民、屠夫、商贩、郎中、秀才、工匠、和尚、道士、盗贼、闲人,等等,先后来梁山落草。先是聚啸山林、劫富济贫,后来是“只等金鸡消息”“愿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及这些“六六雁行连八九”,一百零八将,“分金大买市”“全伙受招安”,替赵宋王朝北征南战去了,征辽、战方腊……这些已成为共识。
  《水浒传》中写有多少人物,这对于读过这部小说的人来说,能一口报出数目的,寥寥无几。若要想知确切答案,就要阅读沈家仁兄写的《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了。开卷有益,开宗明义。是书,开卷第一篇,就是对此提问的回答。书内,有名有姓的、有名无姓的,有姓无名的、无名无姓的,出场露脸的,共计八百二十七人。其中出场亮相者七百二十五人。在这七百二十五人中,施耐庵老先生,写作用墨最重之处,力透纸背,摹绘描叙那暗合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之数的一百零八位,“常怀忠烈常忠义,不爱资财不扰民”的兄弟姐妹,聚汇水泊梁山忠义堂,静待“暂时昏昧”“被奸臣闭塞”的“至圣至明”的赵家大家长“早早招安”,为国出力。《水浒传》写有八百二十七人一说的提出,这是沈兄在数十年以来不间断地爱读、通读、研读、苦读、精读、痴读、细读、熟读《水浒传》,夜以继日,依据小说人物于书中出现的回次,无一遗漏地统计校对,并注明各人的职业与归宿后,给出的结论。单就为这八百二十七人的提出,沈兄付出的劳动,个中的辛苦,唯有过来人方能体悟到的。自找苦吃,可是谁又让沈兄,梵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今生爱上《水浒传》呢,苦累归苦累,过劳之后,还是自得其乐的,那就是“有此一说”的八百二十七人,被记载在“水浒”研究史上,并为同行认可,为学界采用。
  行文至此,言尽意未尽,不妨再讲几句,对于这八百二十七人的职业分类归纳,再次印证:“水浒”英雄中,没有几个人是真正的农民,也更没有人以农民的名义,奔走呼号,为其讨公道、伸正义,提出对土地的需求。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们,不种田,不以耕稼为生,更无失去耕田后的食不果腹、生存艰窘,而是终日或在山中“剪径”或在水边“劫财”……不反皇权,不见揭竿而起。那怎么能将《水浒传》认作是“专门描写历史上农民起义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全过程的古典小说”呢?宋江果真是“混进农民起义队伍”的“叛徒”,“水浒”是“宣扬投降主义的反面教材”吗?这里,借用鲁迅评价时人对《红楼梦》创作命意所讲:“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集外集抬遗?绛洞花主小引》)反观当年那场不曾失忆的“批林(彪)、批孔(夫子)、批‘水浒’”运动时,后人可以评价前人及其作品,但不可自取所需,对前人及其作品与所处社会时代大环境,相行、相悖、相合拍、相不合应的人文价值取向,思想意识与精神意趣的索求、诋毁、妄议……好在,发生在逝去的年代内的这出闹剧落幕了,但历史的教训,不可弃之。囯人也不可以因当代主流舆论淡化历史,误入集体失忆的盲区。
  还有,《水浒传》中,梁山聚义,依序排座次,为何只有一百零八人;宋江为何会有三个“绰号”;大刀关胜在排序中,为何位居老五;鲁智深何时学会识文断字的;施恩“义”从何来;晁盖为何一定要早死;倒霉的蒋门神;冤死的潘巧云;忘恩负义的李固……林林总总,这些问题,读者都会在《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内找到答案的。沈兄把《水浒传》涉及中国传统经济社会、政治思想、伦理道德、文化习俗,方方面面的基本知识,简而化之,撮其要、删其繁,遴选出有趣味的一些“为什么”“是什么”,列出六十例(篇),顺手拈来、随笔写去,文从字顺,给于通俗的释疑,科学解读,看似娓娓道来、侃侃而谈,实是有的放矢、厚积薄发。看似轻易言之,但这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轻易之间,则是要以深湛的学术功力支撑填充的,更是要以非凡的深厚学养提供智力保障的。沈兄对《水浒》的解读,对于辅导阅读《水浒传》,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大有裨益。我认为,以上这些,便是本书的价值所在。举凡闲来把玩浏览《水浒》的读者,也准会和我一样喜爱此书的,因为沈著定然能够给人们心智上的滋养与启迪、阅读中的快乐与满足。
  1987年,我与沈家仁兄是在新疆参加《西游记》学术研讨会期间相识的,是老朋友了。此前,曾在报刊上陆续读到过他所写的相关《水浒》的文章。在以后的书信、电话交往中,知晓沈兄,自别后迄今,笔耕未停,在教学之余,依旧是不休止地读与写,所读依旧为《水浒》,所写系读书人的独悟,真可谓是唯精唯一,用破一生心。集腋成裘、结集付印。现在《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出书在望,承沈兄嘱告,要我做序。一则激悦,一则忧。高兴的是老朋友的大作要出版了,心事做以了断,可以画上句号了。忧虑的是,在下文思枯槁、才疏学浅、委实难当大任。老友所托,却之不恭,故拉拉杂杂,写出以上一些读后感言。用之、弃之,悉听尊便。

  是为序。

  田荣

  写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望不见终南山楼南牖下
楼主灿烂海滩 时间:2015-01-19 21:20:00
  老梅挺立绽新花
  ——评沈家仁父子的新著《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
  张弦生

  河南文艺出版社的丁淑芳主任通知我,有一部关于《水浒传》研究的书稿让我看二校。我立马答应了。——从上世纪80年代中州古籍出版社一成立,我就和水浒研究结了缘,那时每一年的水浒学术研讨会我都参加,和研究水浒的专家们很熟,编过他们的许多书稿。还记得那时水浒学会会长张国光先生首先振臂高呼,为被清朝官府腰斩的金圣叹平反,将水浒研究引向高潮。三十多年过去了,水浒研究不断深入,硕果累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高过一浪,我熟悉的老一辈专家们多已退了下来,安度晚年。再参加水浒研讨会,颇有隔世之感。
  接到丁主任拿来的书稿,甫一翻开序言,见文末署着“田荣”二字,我惊喜地对丁主任喊道:“呀!老朋友了!”再一目十行地浏览田荣先生的序言,是为沈家仁先生的《趣味水浒:江湖社会众生相》一书写的,我又是一阵惊喜——沈家仁先生也是我多年相识的老朋友。和与田荣先生结识一样,我和沈先生也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水浒研讨会上认识的。见到老友的书稿,就像见到老友一样高兴。我对丁主任说,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心尽力把这部书稿编校好。
  田荣先生在陕西省社联从事编辑工作多年,曾任《三秦论坛》副主编。在明清小说研究方面用力甚勤,成果颇丰,是《水浒争鸣》的特约编委。他生长在陕西,祖上是河南人,本姓魏,故自称“八千女鬼”,以示不忘祖根。他为人谦和,长相和性格都是北方人的纯朴和厚道。我曾以“河南人西部大移民”为题,约他写河南人的百年血泪移民史。虽未成书,却在他的长篇小说《城乡逸事》中呈现了不少此题的画面。
  沈家仁先生则是典型的南方人。长得清秀白皙,温文尔雅。这是他在开水浒研讨会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他来自中学,竟然对水浒研究有那么深的造诣。他的文章深入浅出,明白如话,然又不乏理论深度。他是江西省南昌市南柴中学(现改为广南学校,“南柴”是南昌柴油机厂的省称)的高级教师、中国《水浒》学会理事。1978年后始,将研读古代小说名著的笔记整理成短文陆续发表,散见于全国数十家报刊上,其中《南昌晚报》、《南宁晚报》、《贵阳晚报》等多家报刊曾为其开辟专栏。短文《“水浒”人物知多少》曾被《文学报》、《羊城晚报》等20余家报刊转载。他和他的公子沈忱合作的《煮酒说水浒》一书于2007年出版后,成为各界读者喜爱的畅销书。
  我编这部书稿,就像手捧一杯热茶,坐在和煦的春风中,与老友交谈彼此都关心并熟悉的话题一样舒坦。这部书中,沈先生先是提纲絜领的将自己经过慎密统计的“《水浒》人物大盘点”,开宗明义地告诉读者,《水浒传》中塑造的出场和未出场的人物共827人,然后又分析梁山好汉为什么不多不少是一百零八将。下面按每篇或几篇集中《水浒传》中的一个人物为议题,分为“天罡篇”“地煞篇”“其他篇”等部分,列为六十余篇,看似天马行空,信手写来,实则结构严密,厚积薄发。田荣先生在本书序言中,非常中肯地评价说:在这“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轻易之间,则是要以深湛的学术功力支撑填充的,更是要以非凡的深厚学养提供智力保障的。”“对《水浒》的解读,对于辅导阅读《水浒传》,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大有裨益。”(田荣《序》第4页)
  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对《水浒传》来说,不同的读者,也会有不同的见解。而每一位读者由于自己学识、经历和阅读的深度所限,对《水浒传》总有那样、这样不甚了了,或者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沈先生高明的地方就在于,他能把读者未曾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但是解不透的一个个问题,如数家珍般地一一明白告诉你。
  在《鲁智深何时学的文化》一篇中,说鲁达打死郑屠后,逃往雁门县,“看见众人看榜,挨满在十字路口,也钻在丛里听”,“鲁达却不识字,只听的众人读”,可知他是个不识字的文盲。在“五台山宋江参禅”一回中,却写他“拜受谒语,读了数遍,藏于身边”,可见他已认字了。再往后,“鲁智深浙江坐化”一回,写他“问寺内众僧处,讨得纸笔,写下一篇颂子……”可见他还能够创作。书中无一处交代鲁智深学文化之事,怎么最后俨然是个“文化人”了?这是一般读者不注意,更无法解释的问题。而沈先生告诉读者说,这是水浒故事从《大宋宣和遗事》开始流传,直到元明杂剧中,鲁智深都是以一位有教养、有文化的僧人身分出现的,而对《水浒传》的影响,留下的痕迹或者说是失误。沈先生介绍了多种杂剧作品中,鲁智深是个什么样的形象;还介绍了在元杂剧《梁山泊黑旋风负荆》中,鲁智深的绰号居然叫“镇关西”,而《水浒传》作者把它按在郑屠头上的掌故,读来令人在莞尔一笑中,洞然解惑,增长知识。
  中学语文课本就选有《风雪山神庙》一文,林冲是广大读者最为熟悉的水浒人物。沈先生照样能道出常人所不能言的道理。沈先生在书中用两篇来分析林冲这个人物。在《施耐庵笔下唯一的一对好夫妻》中,作者指出梁山好汉中写明有妻室的共二十六人,但书中对他们的夫妻生活触及得很少,写得最多,又极富人情味的就是林冲夫妻二人了。这对恩爱夫妻的不幸遭遇写得如此详尽,揭露“官逼民反”的社会现实就越发深刻,这是《水浒传》最出彩、最成功之处。从行文中读者可以感受到沈先生知施耐庵之心的无限感慨,和引金圣叹为知己的强烈共鸣。接着,沈先生又以“林冲何能唤做‘小张飞’”为题,解读《水浒传》中隐含的林冲与张飞的关系,从而揭示了《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的关系,进一步论述了施耐庵用六回书的篇幅集中表现林冲这一血肉丰满人物形象的思想艺术成就。
  在“地煞篇”中,作者以13篇的文字分析了梁山好汉中较为次要的一些人物形象,客观公正的评价了《水浒传》的成功和局限之处。在《色鬼王英》和《好色而不淫的周通》中,将王英和周通加以比较,指出王英是为人不齿的色鬼,而周通虽好色但还较为通达情理,改正错误,有其可贵可敬之处。对周通的描写文字虽不多,但是很成功。而王英好色而淫,在梁山上算不得一条好汉。在《值得敬重的英雄朱贵》中细数朱贵的功劳后,认为他是无怨无悔、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的有大大功劳的英雄,这似乎是对于现实有感而发的感叹,对读者也是颇有启迪的。
  同样,在《勿以职业论时迁》一篇中,认为时迁虽上山前为偷鸡摸狗的小偷,但在上了梁山后,利用自己的特长,盗雁翎锁子甲赚徐宁上山大破连环马、大名府火烧翠云楼救出卢俊义等等,立了许多大功。而在排座次时,只排在倒数第二位;金圣叹在其《读第五才子书》中,处处说时迁是“贼”,只能“定考下下”的人物。这些都显露了施耐庵和金圣叹以封建正统的观念、用出身论英雄的偏见。沈先生的激愤之情溢于言表,无论读者赞同他的观点与否,都会对沈先生沉浸于水浒英雄故事的痴心,报以会心的微笑。
  王婆是跨越《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古典名著的人物。在本书中,作者以三篇文章来对她进行剖析。比如他分析了在“王婆贪贿说风情”一回中的二十一次“笑”,从而入木三分地深刻道出了王婆的风趣,王婆的狠毒,王婆的圆滑,王婆的狡诈,王婆的城府,王婆的贪欲,王婆的心计,王婆这一人物形象在艺术价值上跨越两界的绝活。不由人不佩服沈先生对《水浒传》钻研的精细、文学鉴赏能力的天分和打通文史、昆乱不挡的学问功底。
  “其他篇”的最后一篇是《远见卓识的费保》。这个赤须龙费保是不在一百零八将的好汉,在《水浒传》中很不起眼,却被沈先生的慧目注意到了。他只出现在第一百一十三回的“混江龙太湖小结义”一回中。他也是江湖上“好义气的”好汉,“好汉惜好汉”,他捉住了混江龙李俊后,又亲自割断绳索,并向李俊下跪谢罪。李俊劝他也受招安做官时,他却说:“世事有成必有败,为人有兴必有衰”,反劝李俊:“趁此气数未尽之时,寻了个安身达命之处,对付些钱财,打了一只大船,聚集几人水手,江海内寻个净辨处安身,以终天年,岂不美哉!”李俊得其指引愚迷,才得以逃脱被杀害,到海外发展去了!沈家仁先生检点《水浒传》,真可谓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本书中的行文中有许多当下流行的语言,生动活泼,更受青少年的喜爱,仅此一点即可以看出沈家仁先生的公子沈忱也是在此书中付出许多心血的。沈家父子的通力合作,使这部书又有许多新的时代特色。
  文学作品既是读者阅读的对象,读者就要对其阅读、诠释。《水浒传》作为一部优秀的古代文学作品,给了读者以广阔的诠释空间,但是,这一空间又有着客观规定的限制。文学的发展离不开读者的阅读和诠释,在读者与文本的互动中,其意义作品的意义被不断发现、丰富和更新。沈家仁先生不但仔细研读了《水浒传》的文本,还对《水浒传》成书之前的有关正史、野史、笔记小说、勾栏话本、元明杂戏及民间传闻做了搜罗研究,对《水浒传》成书后李贽、袁无涯、芥子园,特别是对金圣叹等人评点进行了分析,对今人张国光先生和其他许多水浒专家的研究成果或吸收或扬弃,走遍了水浒故事的阅读空间,取百家之长,成一家之言。这本大著将会是沈先生父子又一部雅俗共赏、学术分量厚重的传世之作,在水浒研究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
作者:乡中农夫 时间:2015-05-20 20:26:00
  恭喜!
作者:121221212 时间:2017-01-16 10:13:00
  .先排个队占个位子。
  
作者:去年今日此门中7T 时间:2019-03-08 20:33:09
  你小子是不是走错片场了,潘金莲在隔壁呢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