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暮三面之小伍》

楼主:桃林闲人 时间:2017-11-23 15:59:43 点击:255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主公封赏的那夜,小伍消失了,消失地无影无踪,像从未存在于这个世间一般。

  关于小伍的传说很多,有人说他一人一弓潜入敌营取了上将头颅,有人说他在战斗中杀红眼砍死了几十名自己的弟兄,还有人说他是恶鬼投胎,靠他太近会被诅咒缠身。

  主公麾下的兵也换了三四茬,流言却生生不息。我猜流言不止的原因是他不爱说话,即便在队伍登记造册时,也对自己的过往和身世一语不发。主公只说过小伍是他从路边用一壶水救回来的,看主公讳莫如深,自然也没人敢正面深究他的身世。

  士兵们私下猜测,小伍过去是个锥。

  锥,是刺客的别名,这些年宦官士子斗得凶狠,出现了不少锥,他们凭着杀人夺命吃饭,却没什么生意规矩。今天拿了宦官的钱杀士子,明天或许就会拿着士子的钱去杀宦官,总之,锥是应着这天下的恶而生,没有立场,不讲仁义,所以才要隐藏身份躲避各方的复仇,只是他们眼里那股杀气,是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的。

  传言是不是真的,士兵们不清楚,但他们知道一件事,离小伍远些。

打赏

23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桃林闲人 时间:2017-11-23 16:01:01
  (3)

  那次后,小伍就没有来过楼顶 ,也未在主公身边见过,直至广陵城外的一次探路失败,我两才再一次碰面,这是这次不再是楼顶那样悠哉安逸。

  我还记得在那夜的广陵城外,漫山的火将夜空都烧成了红色,对方的喊杀声和弓箭让许多兄弟在手足无措间就失去了性命,正当我们在烟雾中迷失了方向,认为这一次难以逃出生天时,小伍突然出现并延续着他的传说。随着一阵风起,四处的追兵不断发出惨叫,他的箭和冷静,是我们得以活着回营的原因。

  老将们都说,战场上最可贵的友谊来自于并肩战斗,而比那还要珍贵的是并肩逃亡。

  那夜我们又回到西门城楼的楼顶,喝掉了两壶杜康,顺手朝城墙丢下的酒壶引起了守城士兵的好一阵慌张。

  “你不坏,否则,怎会做杀人刻痕的傻事。”

  我从不夸人,听到群臣恭维主公时,都会不自在地离开,毕竟,那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不是我的。对于小伍这样一个刺客,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词句了,至少,我知道刻痕代表着他还是一个有底线的工具。

  “你也不是那么好的人,否则,怎会和一个刺客喝酒聊天。”

  当然,他也不会夸人,但这话在我听来远比那些阿谀奉承要顺耳的多。

  “你信命么?刻痕是从第一眼看到那个人开始的,她夫君也是我第一次失手的目标。”

  我不信命,但相信小伍的话,相信人会因为一句话,一次见面而改变,正如同自己追随主公那样,只是他看到的女人是谁,小伍并没说过。
楼主桃林闲人 时间:2017-11-23 16:01:32
  (4)

  那天,吕奉先被擒了。

  我和奉先是旧识,更不是这场缚虎戏的主角,主公只让我和小伍在院门外等候,院内怒吼声清晰不绝,看着往日的梦魇跪在身前,我似乎听到了院子里的人们松了口气,从今往后他们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在墙的另一边听着奉先的骂声,心现一丝苦笑,那拙劣的骂人水平,和十年前一样。

  战场上过于神武的人,嘴都不怎么厉害,和小伍一样。

  奉先不再是那个无敌飞将,他厌倦了杀伐。而今的他身材虚胖,行动缓慢,就连嗓门都不如从前那样洪亮。这样的状态让我提着的心有些许放下,曹丞相应该会像大哥所猜测的那样,将失去了锐气和斗志的他软禁在许昌,至少这样,他还有命。

  我不忍再看,只将视线转向了小伍,却发现他紧盯着门旁的女人,持戟的手微微抖着。

  那是传说中让这世间纷乱的女人,那天的她不像人们闲谈中的主角,也没有众人所说地妩媚妖艳,一身光华足以灭城倾国,也许是因为夫君兵败落魄,她失去了引人注目的理由,除了一枝白色玉笄在秀发中格外扎眼,一身玄色装束和民家女子并无二致,那张精巧的脸上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只是隔着墙朝吼叫者的方向呆望着,不知是为了看生,亦或是为了看死。

  初到徐州时奉先曾说过,老贼死后,她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人了,而是阴谋的核心,是离间的棋子,是杀人的兵刃,无论她藏身市井,还是隐居山林,都无法再单纯活着,因为那段记忆将永远压迫着她的命运天平,直至奉先的到来让一切重归平衡,只是奉先没有想到,这女人和他想要变成普通人的心,成为了他的弱点,致命弱点。

  应该就是她了吧,那一刹那间,我理解小伍的纠结,更觉得这两人无比相象,他们身上都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传说,都厌倦着这世间,都有着相同的孤独。

  小伍说过,当他看到她时,内心总有种强烈的期望,期望能够选择此生的活法,选择和她待在一个和平盛世,或许院内的奉先,和眼前的她也在想同样的事吧。
楼主桃林闲人 时间:2017-11-23 16:03:20
  (5)
  奉先死了。

  在众人的嘲弄和哄笑中死去的。

  我记得小伍那夜喝了个大醉,将每个因此而来敬酒的士兵都大骂了一顿,骂他们是庸众,骂他们是害死了老虎的虫子,我没能阻挡那些聚在一起突破了恐惧心的士兵们,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拳头饱含着过去的恐惧和当下的愤怒,小伍被揍得很惨,但从头到尾都没哼一声,我想他只是借此在惩罚自己,惩罚他没法保护要保护的人。

  在西门城楼上,月亮藏在云层后,似是在仿效我俩的心境,他四仰八叉地躺在那,说出了最新接到的任务。

  杀人,杀那个名义上还属于我军俘虏的女人。

  那女人是祸水,是冲突的起源,是一些高级将领和曹操都想占有的人,这是主公告诉小伍的原因。

  “你准备怎么做?”

  “这就是我的命吧,欠主公的命。”小伍回答着,在瓦片上又刻下一道痕迹。

  主公封赏的那夜,小伍消失了,消失地无影无踪。奉先原有的居所莫名着了场大火,人们都传说,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不愿在侍奉曹操,和方天画戟一起殉了她的夫君,彼时战乱四起,人们没有了心情去继续这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我也遵守了与小伍的约定,将藏在自己居所内的她送出了城外。

  有些记忆人们会永远珍惜,另一些,会努力忘记。

  世事往往难得偿所愿,他的身形逐渐在记忆中淡去,新兵们成了老兵,那些关于他的传说也很少被人提起,每当我在城楼楼顶时,也会怀疑究竟那段经历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当一阵微风拂过肩头,我还是能记起小伍站在那场熊熊大火中的模样,他不再低着头掩藏着自己,而是安静地仰望着夜空。
楼主桃林闲人 时间:2017-11-23 16:45:37
  第二部分总是被删,我重新发一下,XX部分朋友们自行脑补吧。

  (2)

  我和小伍是在巡夜时相识的,确切地说,是在偷闲时相识的。

  西门城楼的楼顶是偷闲的最好去处,这里的城防卫兵最少,也最安静。我喜欢看夜空,师父说世上的每个人,都有颗在天上对应的星,躺在那寻找属于我的那颗,能让自己忘记此刻正值乱世,忘记那些血肉横飞。

  好去处当然不会只有我一人发现,他来得时候静得象只猫,当他翻上房顶看到我时的诧异和杀意,让那时的我好一阵得意,得意自己让一个传说有了些人味。

  两个身手都不差并且都不愿服输的年轻人就那么僵持着,似乎一动就会输掉整个人生,直到清晨的大雨让屋顶的瓦片变得湿滑,这场意志的对决才在两人同时抓紧屋檐结束。从那天起,我们便安静地一人一半分享着这个屋顶。

  他从不抬头看天,也不说话,每次他来,我总能感到一阵风在身边吹过,而屋顶的瓦片上刻上一道刻痕,刻后的他似乎放下了心事,继而盯着西面的大地,像在等待着什么。

  “值得么?”

  终有一天,我禁不住问他,刻痕的来由并不难发现,瓦片上每添一道,城内便有桩被低调处理的命案,一些死者与敌人暗通款曲,而另一些只是XX人士。若说我内心认为前者罪有应得的话,那后者的死则让我惴惴不安。

  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他只是朝西面忽明忽暗的大地望着,我知道,从问题出口的那刻,我便毁了这处避风港。

  “我原以为你是懂的。”

  我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正不知如何辩解,他已消失了踪影。
作者:瞿勤俊71 时间:2019-04-07 13:08:21
  恭喜发财
作者:琪读级 时间:2019-08-16 17:00:52
  赞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