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府谷县王文学的苦难命运(转载)

楼主:2020北京 时间:2020-05-31 12:40:22 点击:50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陕西省府谷县王文学的苦难命运
  5月8日,记者来到陕西省看守所,对王文学进行了采访。
  王文学,1946年出生在府谷县一个偏僻的乡村,1967年高中毕业;1969年招工进了府谷电厂当工人;1972年作为第一批工农兵大学生进西安交大电机系上学;1975年分配到榆林供电局工作,曾任班长、车间副主任、主任;1983年任榆林供电局副局长,1984年任榆林供电局局长;1989年任陕西省农电局副局长兼榆林供电局局长;1991年调到省农电局任副局长;1996年任省农电局局长兼党组书记;2004年省农电局改制为省地方电力(集团)公司后任总经理(正厅级)。

  “他们挣了农电的钱,给我一点也是理所当然”
  记 者:你是从什么时候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接受了第一笔贿赂的?
  王文学:应该说过去我对自己的要求一直是很严格的,企业老板都有专门的活动经费或招待经费,我没有。我因公务活动需要请客吃饭时,都由办公室主任、秘书陪着。我请亲朋好友吃饭从来没在农电局报销过,我假日外出旅游等活动也没在农电局报销过一张机票。我自认为私事的开销到单位报销就等于“监守自盗”。
  我的堕落腐败始于2000年,那年的五六月间,一个基层县的电力局局长找到我的办公室,提出将该电力局下属的一家富尔导线厂的产品列入农网改造计划中,并给我送了2万元。从那以后,受社会不良现象的影响,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转变,觉得自己手中有权,应该借机给自己捞些钱了。
  从此,就放松了警惕,也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一次又一次收受了别人的贿赂。
  记 者:作为厅级干部,你的工资待遇应该说不算低了,农电局又是效益较好的单位,收入也不错,但你还是收受了大量贿赂,你是怎么想的?
  王文学:在全省农电网络改造过程中,我接触到了一些社会上的私营企业老板,看到他们开着高级轿车,住着豪华别墅,整天在宾馆酒店吃饭,一顿饭就是好几千甚至上万元,一掷千金。这使我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几十年,如今在那些人面前却很穷酸,尽管说自己的工资也不算低,农电的收入也比较高,但在那些人面前,显得自己的收入太少了,消费太低了,这时心理就觉得不平衡。
  全省农网改造中,有大约20个亿的设备材料是个体私营老板做的。这些设备材料的利润平均在30%,那些人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赚走了国家好几个亿。假如给他1000万元的材料设备,他可以赚300万元,给我送50万元只是一个小数目。因此,那些人感谢我也好,回报我也罢,我当时觉得那些钱不拿白不拿。于是,他们请我吃饭、喝茶、洗脚、按摩等也就去了,给钱也就收了,而且觉得他们挣了农电的钱,给我一点也是理所当然。
  正是受这些因素潜移默化的影响,认为自己过去很傻,如今我也50多岁了,已经快要退休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应该抓紧为自己、为孩子攒些钱。我已完全把党的教育培养、群众的信任支持放在了一边,使自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以致落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有钱的把有权的拉下了马”
  记者:你先后收了那么多钱,你心里恐慌过吗?想到过这是一种犯罪吗?
  王文学:开始拿了别人送的钱,心里确实不踏实,也害怕过。可后来一想,给我送钱的人大都和我以朋友相称,既然是朋友,拿了、花了朋友送的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后来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收钱的数目也就越来越多了。当时确实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犯罪,我认为我给他们办了事,他们给我送钱,理所当然,我应该拿。尽管他们通过招投标做成了农电的生意,假如我不同意,他们的生意也不会顺利。那些人利用我手中的权力给他们自己办事,最终让有钱的把有权的拉下了马!
  记者:这次上上下下有几十人被查办,你在任职期间是没有觉察到还是觉察到了,但由于自身原因不敢管、不敢抓?
  王文学:当时也有觉察。感觉有人能给我送钱,也就有可能给我底下的人送钱。局里的处级干部包括下级单位,我也觉得有不干净的人,但没想到有这么多、这么大的问题,真没想到我苦心经营的农电局会烂到这种地步。我对此负有很大的责任,我也很痛心,更是无颜面对广大农电职工。
  “8小时以外的生活环境影响太大”
  记者:你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认为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
  王文学:直接原因还是怪自己,自身思想不健康,就是自己平时学习不够,要求不严。加上8小时以外的生活环境对我影响很大,自己陷入了那个圈子,总觉得在那些有钱人面前显得穷酸。说白了还是自己太贪钱了,在金钱的诱惑面前,忘记了自己艰苦奋斗的过去,忘记了自己出生贫苦和在艰苦环境中成长的经历,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的干部,忘记了党纪国法。
  记者:现在回过头来想,你要那么多钱换来现在这种下场,你觉得值吗?
  王文学:我已经59岁了,本应该退休、安享晚年了,不料到了这个年龄却进了监狱。说到底还是钱害了我。早知有今日,要钱有啥用?现在已经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了,应该说是很后悔,真是有泪都流不出呀。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腐败行为不仅害了自己,也给陕西的地方电力公司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给国家造成了很大损失。
  记者:开庭那天,你在法庭上说你是典型的职务犯罪反面教材。事到如今,你想说些什么?
  王文学:我从一个农村娃成长为一个厅级干部,再由一个厅级干部演变成为今天的一名囚犯,自己非常痛心。要说教训,领导干部不论大小,首先要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千万要谨慎地与社会上的人交朋友。有些人与你交朋友,看重的是你的权力,就是想利用你的权力,来给他谋取利益,给他赚钱,达到他们的目的,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朋友”关系建立起来后,你就自觉不自觉地会用你的权力帮助他赚钱,赚了钱以后,他也会给你花一点,给你送一点,你慢慢也就陷进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