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婶去世了

楼主:于公谨啊 时间:2020-11-06 19:26:35 点击:610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笔
  王婶去世了
  文/于公谨
  前几天,王叔打电话给我;可能是几年时间不见,就聊了几句。王叔原来是和我一起工作,后来,因为年纪大了,就回家;他是一个农民,就继续在自己的土地上面耕耘。几年的时间,都没有联系,也没有往来;这一次是因为老领导的儿子结婚,他想要过去,又担心找不到地方,才打电话给我,想要和我一起走。
  我答应了,就顺嘴问候一下王婶,还有王叔的家人。当然,王婶就不用解释了,是王叔的妻子。他的儿女都是很好,也很孝顺,都在大连;只有夫妻两个人在老家。王叔说,王婶很好。我说,身体怎么样?王叔说,身体也很不错。我说,还抽烟?王叔楞了一下,说不抽烟。我说,王婶把烟戒了?王叔可能还是才反应过来说,这个王婶,不是原来的,是我才找的。
  我思忖了一下,王叔是不可能会和王婶打离婚;既然是不可能会离婚,那么新王婶的出现,也就意味着老王婶不在了。还不等我问,王叔说,王婶早就去世了。我有些意外,也是感觉到情理之中,说怎么会这样突然?王叔说,等发现就晚了;直接拉到大连去治疗,也没有只好;肾结石蔓延到肝上面,都满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也说不上来。扣上手机,也是想着王婶去世的事情。王婶是很精明的人,也是很厉害的人。只是有一天,她从来就不上山,不干农活。曾经有一次,和王叔说笑的时候,就讲过,一个男人养不起妻子,哪还娶老婆做什么?这句话印象深刻;对王婶来说,王叔干活,都是理所应当的,而她就应该是坐在家里。
  可能是一个人的寂寞,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在家里几十年,王婶养成了抽烟的习惯。别人家的两口子,都是一起上山,一起去干活;而王叔,永远是一个人干活,而王婶在家坐着。王叔从就没有说过累,也没有说过其它什么;只是曾经告诉我,凌晨两点就起来干活,那个时候天气凉爽;当然,这是初秋的时候;夏天更不用说。很多时候,他坐在炕上,或者是草地上,就直接睡过去;我知道,这是累得,而不是别的。
  王婶可能是没有这个概念,也没有这个念头,关心一下王叔;而是埋怨,也不知道他的觉来得怎么那么快?我曾经想要反驳,犹豫了很久,这句话最后还是没有出口,只能是听之任之,只能是替王叔有些抱打不平。按道理来说,这是两个人的事情,并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就不能体谅一下自己的丈夫?怎么会一切都是觉得理所应当?这一点,直到现在,我还是不可能会理解,也理解不了,也永远都不可能会弄明白。
  王婶可能是对王叔也是会有着诸般的不满意,也会宣泄在口头上,只是让我有些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这样好的丈夫,却被妻子这样对待?可能对王叔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王婶享了一辈子福气,恐怕是对她自己并不满意,有可能是对王叔不满意。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丈夫,才会让王婶满意。可能是别的地方会有让王婶满意的丈夫。

  七言诗 火
  文/于公谨
  燃情烽火在苍峦,烈焰熊熊历数难。
  一片丹心留碧血,英雄无畏化红丹。


  虞美人 梦
  文/于公谨
  涛声漫起山如海,
  几缕纤云在。
  败枝残叶泣寒来,
  雁过无踪影落有徘徊。

  三千鸟叫秋风恶,
  柳舞多凄苦。
  梦中些许看星新,
  对月曾经相伴笑红尘。


  浪淘沙令 匆匆
  文/于公谨
  流水现从容,
  雁在长空。
  曾经俯瞰几花红。
  寄念闲云留聚处,
  品味秋风。

  星转小楼中,
  月色朦胧。
  寻常舞动现情浓。
  乱绪万千年月在,
  只是匆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