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想起的往事

楼主:于公谨啊 时间:2020-11-16 18:47:51 点击:19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笔
  偶然想起的往事
  文/于公谨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我去一个地方办事情,就听到了那家工厂的老板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替自己的女儿抱打不平,觉得自己女儿不值的这样付出。只是匆匆过去而已,并没有什么停留,也就不会在意的。后来,去的次数有些频繁,而听得次数也是很多,是老板娘对女婿的抱怨。
  从来就没有插话,或者说什么。因为去的次数多了,和一些工作的人熟悉起来。曾经有人(叫他陌子吧)问我,你为什么不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当时就说,你知道事情的经过?陌子说可以听老板娘说的。我说,父母疼爱子女是应该的;父母说子女的事情,也是会带有倾向性,这是在所难免。陌子听了,说你真的厉害。我说,有什么厉害的?事实本身就是如此的,对吧?
  陌子并没有告诉我什么,只是含糊过去。后来,去工厂旁边的单位;有一个人做领导模样的人,就问我,老板娘的女婿是否回来了。我并不知道老板娘的女婿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他是谁,只能是说没有看到。那个人就说,如果是小冯(大约是老板娘的女婿名字)要一口志气,就不回来。很显然,这个人是知道底细的;事情也不像是老板娘说得那样。老板娘说得,都是她女儿的对处,而不是错处;而这个人的说法和语气,很显然小冯是占着理,而老板娘的女儿是不占理的,否则也是不可能会这样询问,也没有理由这样询问的。我当时就说,这口志气不好要。那个领导模样的人就说,怎么就要不了这口志气,没有做不到的。
  我说,老板娘她家,就一个女儿;而这些财产,并不是小数目;总得是有人继承的。那个人说,这倒是。过了很长时间,我就没有再过去,因为已经不需要了。偶尔,在街上走着的时候,碰到了陌子,无意中说起了这件事情。陌子说,你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我说,不知道。陌子说,你就不好奇?我说,已经过了好奇的年纪。
  陌子因为我已经不再去那家工厂,就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冯和老板娘的女儿结婚,什么都不用管的,毕竟老板娘家里不差钱。房子有了,票子有了,女子有了,小冯看上去是很幸福的,也是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问题是,老板娘家的千金,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的;再加上什么东西都是老板娘家预备的;所以小冯只能是夹起尾巴做人,如果是小冯自己,是可以忍受的;问题是,小冯的母亲也出现了,问题就严重了。
  结婚之后,孩子出生。而小冯母亲是过来帮忙看孩子,也心疼儿子媳妇;问题是,媳妇当着婆婆的面,就不把小冯当人,因为一点小事情,就开始破口大骂。婆婆一看,我在这里都是这样;如果我不在这里,会受到多少委屈?就和儿媳妇大吵一架,和儿子一起回家;而儿媳妇只能是一个人带着孩子,老板娘迫不得已雇着保姆。
  我说,事情是这样啊;小冯回去了吧?陌子很奇怪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哦,你也认识别人?我说,我是猜到的。陌子说,这个决心是很难下的;即使是小冯想要离婚,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如果是没有孩子,他们恐怕早就分开了。


  临江仙 月色
  文/于公谨
  影淡枝残留断梦,
  闲云自挂西楼。
  星辰欲坠大江流。
  看梧桐已老,
  明月却如钩。

  品味浮霜千万许,
  寒鸦鸣叫不休。
  天中大雁落闲愁。
  叹多情感慨,
  往事在漂流。


  清平乐 泪坠
  文/于公谨
  东风欲断,
  几缕红花乱。
  梦转长山云聚散,
  望去朦胧二万。

  思绪滚滚三千,
  何人漫挑盘旋。
  泪坠飞尘点点,
  可怜今夜无眠。


  五言诗 红尘
  文/于公谨
  岁月匆匆过,悠悠几点闲。
  曾经多少事,爱恨落心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