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纪事-----秋来

楼主:于公谨啊 时间:2020-11-19 16:16:20 点击:24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少年纪事-----秋来
  卖香瓜的人,有些犹豫的,很显然,他和姓奚的人是比较熟悉的;所以,待着同情心,看着姓奚的人;同时,也是很畏惧地看着这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样说明了这两个年轻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第一个年轻人看出来这个卖香瓜的人在寻思,很不客气地说,不想要卖?
  卖香瓜的人说,怎么可能?即使是不卖给别人,也不可能会不卖给你。
  第二个年轻人说,那就赶紧称。
  卖香瓜的人是迫于无奈,只能是卖着。
  军子对我说,走吧。
  我说,好。
  我知道,即使是继续停留,也只能是看着这样的戏码,不断重复地演出者,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改变,也不可能会改变什么。即使是我想要改变,也是不可能的。

  转过天,去马圈子的时候,就看到了姓奚的人,在街上走着,和我打招呼的;我也回应着,却很好奇,他的酒醒了?也是有些想法,觉得他怎么会认识我?毕竟我和他仅仅只是见过一两面而已,就已经是记住我了。

  运动会是不可能会一直都开下去的,总是会有结束第一天。因为离我们的距离很近,所以,我和军子等人,高兴了就会过去看看;有时候,我一个人都是会过去看看的;再也没有例似的事情发生。很多时候,都是走在路上的时候,就会碰到去三十里铺的人,也会碰到回家的人。
  三十里铺的距离是很近的,和老虎屯的距离是两个概念的。也不可能会有人照看着我,或者是担心着我,只能是让我自己来来往往。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停留很久,就慢慢地进入了秋天。
  好像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水就变得凉了,也变得刺骨。只是我有些不甘心,还是想要去洗澡,尽管是母亲阻止。
  中午的时候,去找军子,想要一起去水库。
  军子说,水太冷了。
  我说,阳光依旧是高照,怎么可能会凉?
  军子说,还没有下去,就冻住了。
  我是不服气的,就一个人去了水库;遇到熟人的时候,只是说,我想要转转,所以很多人都不在意的。
  到了南河,犹豫一下,就走入河里,感觉到了入骨的凉意。知道不用去水库看,也是知道水库存在的凉意。所以,就只能是打道回府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