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行为,是必须严惩的

楼主:于公谨啊 时间:2020-11-21 17:03:44 点击:28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笔
  这样的行为,是必须严惩的
  文/于公谨
  很多日子以前,朋友树村过来看我,就说起了冒名顶替的事情。他说,有一个专业军人,政府已经是做出了工作安排,结果是被人顶替了。过来很多年,才被发现的。顶替者是很有门路的,否则是不可能会顶替的;而且,这个顶替事件,是牵涉很多人;最后的结果是,威胁恐吓,加上钱财,才把这件事情安抚住的。我当时心想,这些人胆子是很大的;这样的事情都敢如此做,而且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也是让人“佩服”。
  我说,那个人就这样放过顶替者?树村说,不放过怎么办?能够怎么办?仔细想想,可能这就是无权无势的悲哀吧。正如树村说的,没有证据;现在做下去都是需要证据的;而这个证据是真的不好掌握;即使是现在问我,我也不可能会承认我说过这件顶替的事情;并不是我胆子小,而是因为我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指正这件事情,就只能是说明我是胡扯,是诬陷;既然是诬陷,很容易让与顶替者有关系的人抓住把柄的,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顶替者所有相关人员,是不可能会放过我的;我就是一个平民百姓,只能是听之任之。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可能是我听过所独有的事情;却看到了一个新闻,里面是“十一岁”就参加工作的人,顶替了原来的被安置工作的转业军人;这也是比我们这个地方顶替者厉害多了。而很不凑巧的事情是,顶替者被抓到了把柄;那些没有抓住把柄呢?和几个人说起了这件事情,有一个人(叫他岩吧)说,这只是一个个案。另外一个人(叫他峰吧),就说这件事情是个案?还是很多?中国这么大,很大农村的人,或者是城市的人,或者是城乡结合部的人,被安置就业,结果就被冒名顶替,仅仅只是个案?恐怕并不是一个“个案”可以说清楚的。
  岩说,我们是处于公正的立场说这件事情。峰说,这件事情本来就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仅仅只是说着我们自己的看法而已;我们也没有权利进行处置,也没有权利进行“管”,只能是无用地发着牢骚而已。岩说,这倒是;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顶替者,和顶替者有关系的人,处理的力度是什么;如果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会屡禁不止;这是肯定的;很多时候,仅仅只是警告就了事,这是无关痛痒的,没有什么用处的,也会是愈演愈烈;毕竟是违反道德的成本,和惩罚是不成比例的;如果是开除所有的公职,同时开始量刑,那么顶替者,还有相关人员,就会考虑了。
  峰说,很多人都是看得了这一点,才会这样做;即使是违法道德,也付出的仅仅只是警告而已,没有多少用处;相反,他们已经从顶替者身上得到了足够多的好处,才会这样做的;这就是他们付出的,和得到的;而被发现了,也没有什么了,警告而已。岩说,即使是入刑,也不太可能会完全禁止的;毕竟有人会看到利益,而不是看到风险。峰说,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什么人都有的;这是惩罚的严厉,会有很多人畏惧,会让很多人觉得,这样做是不值得;很多的军人,他们是付出了很多,而国家就是因为他们所作的贡献才做出的安排,毕竟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而有些人的做法,真的是对他们做出了很大的伤害;这样的行为,是必须严惩的。

  清平乐 秋月
  文/于公谨
  闲云几许,
  落叶旋飞去。
  雁叫长空愁万缕,
  把酒三千思绪。

  秋月已在云中,
  薄薄雾锁朦胧。
  点点星辰在笑,
  不知多少匆匆。


  五言诗 寄念
  文/于公谨
  小径徘徊处,双双燕子旋。
  同行千万里,寄念到天边。



  浪淘沙令 愁绪
  文/于公谨
  风纵浪惊涛,
  欲比天高。
  青山似海现滔滔。
  雁去匆匆留旧月,
  郁翠生潮。

  星转到溪桥,
  柳叶妖娆。
  天涯野草病今朝。
  愁绪几番随雁去,
  且看潇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