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的变化

楼主:于公谨啊 时间:2020-11-24 16:31:24 点击:17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笔
  随时的变化
  文/于公谨
  因为想要接儿子放学,就提前一些时间离开单位;如果是坐公交车,肯定是接不到儿子的,毕竟公交车的速度太慢;只能是坐出租车。上了出租车,出租车里面有一个人;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很多人都想要多赚几个钱,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人我是不可能会认识的;而他和出租车司机交谈的热火朝天;我只能是做一个听客。
  出租车司机说,大哥,你不知道,如果是以前,我真的是不在乎这几个钱的;那个时候,我的工厂,你也应该知道的。听到这里,我才有些明了,可能是这个“乘客”,并不大乘客,是和出租车司机认识的一个人熟人,也好像是一起去做什么事情。这个“乘客”说,我以前也不是这样;那个时候,我在海边的。当然,这个“海边”,并不是通常说的海边,而是带有“养殖”的意思;而且,也是可以看到很多的“财富”。
  出租车司机说,那个时候,二三十万真的是不放在眼里的;因为我有工厂;而且,很多人都是相互扶持的,他们弄一个发财的路子,就在一个月里面,赚个二三十万,是小事情一件。“乘客”说,有钱的时候,还真是小事情,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我当时是有些羡慕的;对于我来说,是没有这个时候,也没有这个经历的。
  出租车司机说,钱生钱,是很容易的;可能是你还有些远,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短;并不是十分了解的。“乘客”说,怎么就不了解?小林子经常和你们在一起的,你怎么做什么事情,我怎么这可能会不知道?小林子的那个嘴巴,整个世界都是知道的。我并不知道小林子是谁,只能是猜测,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一个朋友而已。
  出租车司机说,小林子的大嘴巴,一般人受不了;如果不是有一份能力,很多人都会离他很远的。“乘客”说,也就是那个时候的能力,现在也是没有人理他的。出租车司机说,怎么可能会理他?他这样的人,从来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不是他爹的能力,他怎么可能会混起来?现在他爹退了,就没有出路了。
  “乘客”说,问题是,小林子这个人是还要摆出一个派头的;这就让人厌恶了;你的父亲本来就退休了,怎么还要这样?当时,这帮人之所以围着你,就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否则是不可能会理会你是谁的;你连这一点都不知道,还想要摆出架子,凭什么?你以为你爹还有这个能力啊?我们这些人都是很不错的,忍耐很长时间的;如果是别人,恐怕是第二天就翻脸了,就会对他的行为进行贬斥的,毕竟是他的爹,已经不是原来的“爹”了。
  出租车司机说,这就是人心;就像是我一样,原来是老板,现在是出租车司机;如果还要拿出老板的派头,只能是让别人厌恶,就没有别的了;这本来就是时时刻刻变化的事情;如果是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变化,就只能被人唾弃;就像是小林子,他这个人并不坏,只是那个派头,就让人有些厌恶了。
  心中想想,还真是如此的。


  五言诗 回首
  文/于公谨
  几缕秋风起,轻轻碧水凉。
  长空飞雁过,回首看家乡。


  虞美人 闲愁
  文/于公谨
  归来燕子双双舞,
  却是春来路。
  几花争放现柔肠,
  婉转东风自是带流香。

  情长浪转三千万,
  看到溪桥断。
  黛眉轻皱有闲愁,
  却叹丝丝细雨落心头。


  浪淘沙令 感慨
  文/于公谨
  微雨落梧桐,
  点缀秋风。
  悠悠迷雾现朦胧。
  影在人无谁坠泪,
  但见灯红。

  雁去叫情浓,
  只是匆匆。
  曾经倦看水朝东。
  野草可惊寒冷处,
  感慨云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