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疫记之Final Belief 篇

楼主:X_7king 时间:2021-01-21 12:04:41 点击:7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的抗疫记
  Belief-X-7king-Dolong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我被防疫员围殴,地点在广州天河区龙洞迎逼路迎福小区内。据了解,龙洞村的防疫任务主要由龙洞街道办事处、派出所、龙洞龙汇实业有限公司(便衣保安)、城管、临时请的村民以及志愿者等联合执行。2月13日下午约5点,我没戴口罩(平时自制),身份证和出入证在小区内活动,远眺,后来在没有人提示的情况下(不熟,可能换更)出去小区外的绿道(经常有人打羽毛球)健走。回来时,我被平时眼熟的小干部质问查看出入证,而与一个没戴口罩,还不遵守社交距离的工作人员发生口角,进而被追着满公路跑,之后被小干部与手下让开关口,设局让我跑进小区内,在一群居民(沉默的观众们)面前被那三个工作人员围殴,最后变成了万夫当关,只口难辨的境况。距离现在,虽然都快一年了,但是时间的河流却未能冲淡我悲痛的回忆。如果不掌握过去,我就无法放眼未来。所以,为了开创我的未来,现在我要重整记忆的碎片,揭露部分防疫员违背职业道德、不尊重人权而围殴居民以及借机开黑提供团对庇护的行为,还有向不顾政府防疫号召而私下聚集、冷漠无情的迎福小区部分居民表达鄙视之情。作为一个公民,我为自己的权利发声、战斗,也提醒大家吸取教训,懂得保护自己,还有一起承担监督的社会义务。
  那天大约下午5点40分,照片显示是这个钟点,我在迎福公寓附近的绿道跑步回来小区门口在等工作人员测体温,家就在挨紧关口右边那栋楼上面。记得前几次回来,他们会主动测温,而这一次小干部(回来了)面对着我迟迟不愿起来,他们四个人当中还有一个人没戴口罩在那儿坐着。等了许久,他才不耐烦地问我出入证,我就回答说忘记带了,接着就发生了很不愉快的对话。他说一定要出入证才能进去,叫人送过来也行,我就回答说我一个人住,并用手指着右边楼上面,告诉他我就住在上面楼,要看我上去拿出入证下来就是。他拦住我,我说那我睡街吗,他就说那我想睡街就睡吧,谁想啊?我很无奈,都已经告诉他我房东回湖南过年了,问他有其他什么方案进去的,他却一再重复叫我打电话叫房东送出入证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呀?要是你问问我姓名,身份证,我也可以打开支付宝给你看看电子身份证啊,或者提示我扫扫穗康码不也解决问题了吗?况且,是你说要按规则来,一视同仁。你对面坐着那个小鸟人不也没戴口罩,你难道没看见?还是一开始就算计好,先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利用规则耍我,不是这样吗?
  说起小干部,记得几天前我下楼活动时,他曾在前面几米的地方提醒过我戴口罩,还叫我上楼去。当时大年初一过后不久,小区人不多,我第一次在异地广州过新年,却不料遇上疫情,为配合疫情防控,只能限制自己的活动范围了。然而,我却看见小区过完新年回来的一些居民在聚集叹茶,畅谈七大洲四大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是当时疫情那么严重,你有劝散聚集的人群吗?你听从政府的工作指示了吗?还有,我的出入证只写了九巷五号,原因是纸张太小了,为了美观没写房号,结果近一个礼拜你们所有人都没提过我,这难道也是你们讲规则,工作严谨的作风?我看是你们压根不把出入证当回事。要是你们提我补写房号,我对待出入证的态度就会谨慎点,我出去就会带上出入证。我一个人下楼活动,经常出现在你们视野中,这难道不就是最好的出入证明?况且,出入证是省外来穗头两个星期才需要的,我新年没回家,一直在这儿住,就算查看也看身份证,这不是摆明阴我吗?而且虽然他们违规聚集,但我也不打算说你们什么呀。
  说说那个没戴口罩的男的吧,他一副很刁很横的样子向我走来,胸膛都快贴下巴了,不让我进,还企图成为规则制定者。这地方我可是交了房租的,谁给他特权的,不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吗?我这段时间很认真防疫,我平时两三天出小区一趟买东西,只是这次回来没戴我自制口罩的。但也是这一次,值守的人比平时多。其他居民平时聚集喝茶就可以,我没带出入证就不能进,这不是形式主义吗?他们防疫可以不戴口罩坐在关口,这让我担心会不会被他们传染了,不知其他居民是否是这样想的,我反正很反感他们这种作风。我想快点上去,只得继续装没所谓啊,早知我就当面喷他一脸,主要也是配合疫情防控,尽量不与人接触。据我所知,本地企业可是给龙洞村治安队捐赠了一箱箱口罩的,都是他们间接囤着口罩才导致大家买不到口罩的,才发生了网络上那么多一幕幕大伙们因没口罩带而被保安、辅警们按倒在地的暴力场景。我觉得他们很多都不是买不到口罩,而是把机会留给了更需要口罩的人,敢于在疫情逆行。他们这种冒险和谦让,不也很正能量吗?但他们也是人,也有出行的需求,结果被盲目地当成自私、不守规则的人谴责,甚至被打,而善良的他们也只得承受满心愤慨的代价。他贴得我很近,还抛一句他就不让我进去,逼得我甩开他的胳膊往后退了三步,我就说了一句粗口去NMD,接着,他反应很大,就对骂了起来,我骂了三句,他骂了两句,之后就用手吓唬我,我见状便想离开,加之当时有点饿,双腿不稳当,结果他马上趁势追我跑,太TMD可恶了。我可不想跑,却很无奈被迫沿着食品药品那条公路跑了100多米了,我也不想惹他,就跑回去,尽量低调处理,是他错在先的。我当时还处于上风呢,可以投诉他们不戴口罩防疫,态度还很差。但是,我跑回来时看见小干部和另外两个(我记得是)年轻部下也沿路冲出了亚洲。
  看到他们擅离职守,团队作战,我怕跑回停在关口,会吃亏,甚至被打,也不敢跑上楼,万一被打就更理亏了。于是,我径直地飞奔进小区,停在了十来个居民(不熟,也没戴口罩)中间。没戴口罩那货从身后搂紧我,来个“亲密后拥”,太恶心了,我的防疫底线被无情地践踏了。另外两个(或者三个)也在人堆中,小干部倒很“爱岗”,守在门口放任不管。我叫了几次他放手,结果他却跑到我面前,在居民(沉默的观众们)面前用双手粗暴地抓住我的衣领,大力摇扯,挑衅我足足有半分钟之久(就事论事,他这种行为不算先动手吗?)。他死盯着我,又不说话,我忍无可忍,就用右手给了一拳他的头,很轻,他却狠狠打了我两拳。可另一个防疫员站在左边一把抓住我头发,撕扯掉我几大把头发,痛死我了,还有一个防疫员抓住我的右手肘,根本与他们无关。人心不足蛇吞象,扯掉我头发的人还用拳头揍我的鼻子,导致我的鼻子内出血,肯定骨折。这班沉默的居民早就站定立场了,所以才可以聚集喝茶。然后,他们就做出更可耻的事。我当时被打得有点晕,他们干脆把我弄倒在地,一起用脚踢我。我只能马上双手抱头,蜷曲着,从头到脚估计被狂踢十几脚。这就好像他们一人的鞋底踩在我鞋面上,然后就说我的鞋面踩到他的鞋底,之后他们就一起踩回我,我一脚,他们就二十脚。我极其伤心地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想挽回一点尊严,就昂首挺胸,展现自信的态度,并安慰自己,发生这种事,他们肯定得丢工作的。想不到无耻到没底线的他们,立刻围上来恐吓我,再用巴掌给我洗头发,“按摩”。他们打了人,还想洗脑,不让我出声,也是想借此造势警告沉默的居民们吧。我随即摸摸头,一大把掉发,还带着鲜血。那一刻,我仿佛听到我的心在哭泣。我全身上下,胸,后背都痛,大腿,臀部瘀黑,脖子等部位都被抓去肉了,鼻子骨折,嘴唇都红肿了;头很痛很晕,应该轻微脑震荡。
  说白了,他们就是几个制造暴力打群架的流氓,真是龌龊,令人作呕。我诅咒他们去死,我的诅咒与他们同在!之后街道办事处党总支副书记樊伟培(尊称FBLW)降临,那个鸟人转身一个闪现,逃难去了,我一个面对这么多防疫员和看戏人。我本来是要走到门口和那个鸟人当面对质的,樊突然用手指着路边,大喊大叫逼我蹲在地上,然后他们(鸟人的伙伴)一堆人围着我,不蹲下试试,看我们不打死你。不愧是樊爷,确具呼风唤雨的本领,见我被针对略显无奈,索性拿出手机只拍我一个。我当时惊魂未定,真担心再一次被打,就不冒险拍鸟人们的照片。等民警来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问我又做咩?叫你一声大哥了,我算是头一回见你吧,要不是,那我挺出名的哈,您就别逗了。看我当时内伤被沉默了,就一起围着我输出,特别是樊爷说话犹如吞云吐雾,什么&过夜行8#搞得我一头雾水,他们这波操作配合得相当有经验。后来,原本没戴口罩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戴好口罩,一个代表站出来,一脸嫌弃,叫我戴好口罩了。大姐,刚刚他们一起打架,有戴口罩吗?你看戏觉得不够,还要站对开团补刀,是吗?期间,樊不时用言语对我直接人身攻击,他同伙还说什么强制执行。唉,他们的做法离我眼中的党员干部形象实在差太远了,太令我失望了。他们人多输出高,我防御不了那高额的伤害。我只能无助地蹲坐着,打了个电话给广州的亲戚。樊说有监控视频(?),我觉得既然有监控视频,那真相不明显了吗?干嘛不叫那鸟人过来当面对质呢?我重述一遍又一遍,又有何用。因为真相只有一个:那班人犯规,他们就先踢前锋,替队友争取时间,侍机再传球助攻,而熟悉的民警同志则吹黑哨。我浑身疼痛,还要继续被他们言语暴力,特别是樊爷,时不时丢两颗糖过来,搞得我温柔地回嘴都显得有点失礼,民警就生气拽着我的胳膊。我中午没吃啥,又饿又疲惫,他们又在甩锅,估计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我扔掉口罩走了,他们包括居民也一起跟着到门口,不想我当面对质,那我就想先上楼躲一下难。樊爷还吞云吐雾来,携群众问候起我尚健在的父亲,搞得我一头雾水。上楼前,我当众诅咒那几个鸟人遭报应下地狱,那是我这辈子说出的最恶毒的话语。之后,打我的人像是被时空传送了,小干部也不见了,他们这不是打完人就跑路,以村公司的名义,加之专业的律师团对作庇护的做法吗?
  那天晚上,作为防疫的主力,龙洞派出所民警也赶过来踢下半场,一堆人来了躲楼梯,就不想给我立案呗,毕竟他们是防疫一条心,利益共同体,搞大了对谁也不好。民警还扯到我父亲工资,问我要多少赔偿,我就说至少得十几二十万,却没被回应。民警一副走过场的模样,我怕吃亏没随便去。气人的是,之后几个大老爷们过来敲门,叫我开门,我问是谁也不说,还装傻,搞得我又一头雾水,我才知道是他们。身心俱疲的我无处发泄怨恨,一不小心就把阳台的窗打爆了。过了一天,等我养足精神,冒雨去派出所寻求帮助时,却被他们痛骂了一顿,说当这是打架,没得赔偿,检查身体都要自费。这怎么是打架了?分明是他们不戴口罩防疫,不守社交距离,设局坑我跑进小区,践踏我的防疫底线与尊严,还一起围殴我,采取以攻为守策略。
  为了信任我的朋友们,不让他们为我失望;也为了龙洞以及其它地方认真防疫、兢兢业业坚守岗位的可爱的防疫员们,帮他们找出防疫失败的原因,消除他们对伍中的黑暗力量;同时更是为了我自己,我要找回这段悲伤的记忆,并将这种悲伤、绝望转化成心灵强大的力量,我相信这是我踏出的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重要一步。所以,这一次,我要彻底打败龙洞街这支不义的防疫之师。我的王牌就是正义,就是我劈空凌斩的利剑。纵观人类社会文明史,正义是一直存在的,是人类社会的基石,并且不以种族、阶级等为界限,决不容忍以诸如防疫等借口围殴公民这种侵犯最基本人权的暴行。
  现在,轮到我了。我要向此次疫情防控中擅离职守、纵容暴力发生的小干部和包庇者们,以及借防疫之名发泄仇恨的邪恶的治安队成员们发动社会舆论。这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自由!
  以上所有言论,绝无虚假与不当,仅代表本人立场及观点,且保留最终解释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