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诗贵日记:“我要以人民的名义保护民防大型浮雕壁画”(二)

楼主:左笔钱诗贵 时间:2019-02-04 12:34:20 点击:5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左笔钱诗贵 2019-02-04
  都到除夕了,我本该写点欢庆的文字,但我顾不上了,我必须要为老兵蔡晓凌“我要以人民的名义保护民防大型浮雕壁画”这句话点赞,尽管话题沉重。
  我真的没有想到,仅仅读到了我写的《鼓楼法院告诉我们什么叫侵权者无过错》文章,蔡晓凌就拍案而起,直接打电话到鼓楼法院,反对其有关将江苏省民防教育体验馆内展示陈列的大型浮雕壁画拆除的判决;直接打电话到江苏省民防办和教育体验馆,制止拆除行为,甚至要求个人出资将其买下。
  蔡晓凌认为此壁画好不容易制作好,再轻易拆除,是花纳税人钱不心疼的败家子行为。
  归根到底,蔡晓凌指责鼓楼法院此判决太轻率了。

  这是件很普通的案子。
  大学美术教师马磊于2O13年12月3O日创作完成了《江苏民防主题浮雕绘画稿》,完成了国家版权局版权登记,取得了作品登记证书,受到了法律保护。
  不久,马磊却发现江苏省民防教育体验馆内展示陈列的大型浮雕壁画与其作品基本一致。问题是马磊并未将著作权授权、委托、转让给对方,而对方不仅没支付报酬给马磊,还将署名权都剥夺了。
  为此,马磊将其上级单位告上了法庭,也就出现了以上判决。


  我看了判决书后,撰文认为鼓楼法院判决存在瑕疵,引发读者关注。
  老作家陈宜庆鼓楼打了一场著作权侵权案,一审败诉,好在南京市中院纠了偏,对此感慨很多,在读后感中写道:“怎么又是一起奇葩的文创成果侵权案被鼓楼法院乱判、错判?!侵权事实成立,但与被侵权作品人无关?这是何逻辑?
  看来,鼓楼法院的知识产权庭的法官们真的要接受一下专业培训,再上庭执法槌,否则凡到鼓楼法院打维护知识产权官司的公民(文创作者),都得被是非颠倒,败(诉)下阵来!!!”
  微友长江源头对南京鼓楼法院的印象则是,早就因为“彭宇案”导致现在社会上出现“老人跌倒没人敢扶的社会现象”而闻名全世界了。
  老兵蔡晓凌不仅转发了我的文章,还写了评语。他写道:【该不该问?】
  “原被告孰是孰非跟我不沾边!大蓝琼有的法官就是飞机上挂暖瓶的主。当年有彭宇案,现在有哪些案我也不关心了。只是想问问这样的法官:浮雕建筑一拆了之,这建和拆所花的纳税人的银子由谁来买单?问完后我又产生了极大的疑问:该不该问?”

  蔡晓凌意犹未尽,直接拔通了鼓楼法院的电话,接电话者自称是李姓院长。蔡晓凌开门见山,直接表达了自己对马磊此案的关注,坚决反对拆除大型浮雕壁画的决心,认为法馆在判决时没有考虑到一建一拆的成本,属于浪费资源。
  据蔡晓凌介绍,李姓院长表示调查清楚后再回复。
  找完法院后,蔡晓凌又打通了江苏省民防办电话,对方要其联系民防教育体验馆,最终一位王姓工作人员接了电话。
  王姓工作人员说民防教育体验馆是公益性的,没有经济效益,没办法对马磊给予经济补偿,实在不行,只能拆除大型浮雕壁画。
  对此,蔡晓凌直接说:“这是好不容易花钱建立起来的,怎么一拆了之呢?干脆我以人民名义出钱买下。
  我弄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在保护好壁画的情况下再处理马磊的诉求呢?”
  老兵蔡晓凌的言行让我一惊,仔细想想,的确有道理。
  市政建设中就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马路总是不停地在开膛破肚,好象永远修不好似的。市民对此不断质疑其中有猫腻。
  不管怎么说,集体的东西,难道真的不值得珍惜么?
  蔡晓凌发声了,总得有些回响吧,还是我先来为好。(钱诗贵戊戌日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神仙爷爷2019 时间:2019-02-04 12:58:41
  不错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