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贫困县小山村的热血江湖及村里那些事儿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5:34:57 点击:61505 回复:58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要说村里的那些事,还得从这个地方说起,这里是闽浙赣三省交界,用一句七言绝句来形容就是:山青水秀,地灵人杰(这句唐诗适用于大部分人的家乡)!虽占有三省接壤的天然便利,但这里四不通八不达,并没有成为“ 角”那样的富庶之地,在农耕时代,这里也曾是福建的鱼米之乡,有着“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美名。
  改革开放以后,改革的春风灌满了神州大地,但这里山高水长,台风都难得光临,因此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春天的故事,而是沦为了著名的国家级贫困县。对于地方首脑来说,贫困县的名号并不好听,但明明贫困却戴不上贫困县的帽子那才是真的悲哀,感谢当地各界领导,没有让我们陷入这样的悲哀。
  随着地产业的蓬勃发展,县城中心地段的二手房也达到了1万5左右,脱贫已经指日可待,确实,我们不应该再拖全国人民的后腿,即便是前腿也不行,况且2020都到了!就在今年,文件下发,要求年内脱帽,于是乎,我们就这样轻松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基本实现了共同富裕。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92次 发图:8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6:16:31
  说起我们这,除了“丹桂之乡”的威名,最著名的地标当属梦笔山了,上过初二的朋友应该已经猜到地名了,有一个叫“梦笔生花”的成语就是由这山来的,讲的是一个叫江淹的鬼被流放到我们这当县长,有天闲极无聊就在这山上睡了一觉,梦到一个白胡子老头给了他一支圆珠笔,结果醒来后文笔大进,仕途得意……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6:20:16
  这就是梦笔山,远远望去,也颇有些云山雾罩,神鬼出没之意境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6:26:45
  这一枝独秀的一棵,仿佛一支倒置的毛笔,难怪江淹拿到后文笔大进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7:26:53
  梦笔山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圣地,高三时为了提升写作水平,我亲自骑着自行车特意莅临梦笔山,也在山里的凉亭睡了一觉,可惜既没梦到什么白胡子老头也没梦到圆珠笔,空留满脸的红包,附近的蚊子也吃了一顿豪华大餐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8:18:00
  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发现是我的出身有问题,原来梦笔生花还有续集,这个成语叫江郎才尽,说的是江淹到了中年又做梦了,梦见那个老头要他把笔归还,结果醒来后就泯然众人了,这个江郎才尽就出自离我们这里100来公里的江郎山,位于浙江省江山,巧的是我母亲就来自这个地方……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9:11:03
  原来如比,我的血液里虽然流着两个成语的基因,但由于这两个成语命理犯克,这才导致我的文风诡异,终于造成了当年高考没能超常发挥。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19:47:30
  这就是江郎山,遥看似一只断了食指的手,好比江淹那只握笔的手缺了一指后自然就大不如前,江郎才尽了,可惜这不是五指山,不然那断了的手指估计是因为沾了大圣的尿被如来自断的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20:12:44
  早先这座县城就一条出路,北接浙江江西,南往福建腹地,天有不测风云,后来天公作美一条高速公路拔地而起,像一条大动脉一下子就把这片沉睡的土地激活了,可惜后来又睡着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21:17:30
  遥想当年,小日本的战车原也想涉足这里,可惜山高水长,终于被挡在了离这里不过几十公里的二十八都……试想如果当年他们再往前个几十公里,我那已经去世半个多世纪的爷爷也许就参加了革命队伍,这样一来,不说将门之后,再不济我也是个军属吧,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错过了平步青云的机会,这也是我特别痛恨小日本的原因之一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22:26:55
  不过我爷爷虽然没能参加革命队伍,命运却对他有另一番安排,后来也成为一方霸主,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是我们小队的最高领导人(小队长),在那个年代,小队长可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掌握着队里工作以及各种资源的分配权,特别是食物。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3 23:21:28
  所谓高处不胜寒,但他没有被权利冲昏头脑,据村里的老人说,他为人正直做事公平,终于饿死在了那场举世闻名的三年饥荒,掌握生杀大权的最高领导人居然被饿死,由此可以证明他是个清官。可惜当年饿死的太多,不然他也是能进我们村的忠烈祠的,我好歹也落个烈士后人的称号,这是我人生第二次错过改变命运的机会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09:09:54
  在我爷爷这位一代枭雄去世后,我奶奶就带着一个女儿两个儿子改嫁到了隔壁村,出于生计所迫,我姑姑十四五岁就给人当了小媳妇,后来又把最小的儿子,也就是我二叔送人了,可惜他命途多舛,在十几岁时在池塘喂鱼淹死了,后来我奶奶跟我的继爷爷又生了一个女儿四个儿子,可惜我奶奶生错了年代,在那个年代这样高产的女人太多,放在当今怎么也能得个“英雄母亲”的称号吧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09:30:14
  出于吃饭原因,我的父亲16岁就自立门户了,又回到了他父亲,也就是我爷爷曾经执政的这个村,开始是寄人篱下,后来一场火灾过后连寄居的地方都灰飞烟灭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09:56:35
  后来,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在一个乱坟岗上盖了三间泥土房,也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可惜命运弄人,曾经埋在这里的前辈也都是穷苦人家,在前些年修葺房子的时候虽然挖出几个坛坛罐罐,但都是不值钱的玩意儿,这也成为了我人生第三次错过了发财的机会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0:00:44
  就是这种古老的泥土房子,外观虽然乏善可陈,但由于墙体较厚保温性比砖混结构的房子要好,因此住着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夏天,不管外面多热,来到房子里总有一股凉意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0:34:21
  就这样,第二年的冬天,我记得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如不是天降祥瑞,南方是绝没有那么大的雪的,估计那雪是能没过我头顶的,可惜当时我腿脚不方便,不然也得在雪地里留下“到此一游”的记号。如果以我父亲的文化底蕴估计就会给我取个类似“雪飞”或者当年流行的x军x强这样的名字,还好他自知才疏学浅把取名的任务交给了另一半,才避免了我人生的一场灾难。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0:42:16
  那时,“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的标语在农村已然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是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支持这句口号的不是类似弟子规那种劝诫,而是血与骨,在我三四岁的时候,计划外的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我母亲的身体里,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他们前面已经生了一个男孩,但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啊,于是四处躲避,可惜最终还是没躲过他们的眼线,在怀孕7个多月的时候,被当时的小队长告发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0:42:29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1:00:21
  后面的故事可想而知,村里跟镇上来了一大帮人,颇有当年国军围剿共军的架势,把家里的一辆自行车,一头猪还有来年的口粮统统拉走,还算他们人性没有完全泯灭,那三间泥土房子没放火烧掉(估计也烧不着),这是生与死的考验,当年面临这种悖逆人伦抉择的也比比皆是,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保大还是保小,最后,我那位在这个世界才活了一两分钟的妹妹在叫了几声之后就匆匆离开了,估计对这个世界也是充满了哀怨吧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1:30:20
  这种围捕的大场面在上小学时还是有幸见过一次的,肚子挺大的孕妇翻2米来高的墙丝毫不费劲,当时我觉得她的身手好好,电视里的女侠不过如此,长大后才知道原来不只狗被逼急了会跳墙,人被逼急了也是。不得不说,当年日军想在我们这里干的事情被这些人一一代劳了,如果当年他们再前进个几十公里,像举报我母亲那个小队长多半会成为汉奸带路党,即使后面没死也没机会害死我妹妹了……念及于此,我对小日本的憎恨又多了一层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1:30:3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1:47:26
  出身农村的小孩童年还是无忧无虑的,虽然物质匮乏,但至少没有城里小孩的各种兴趣班的困扰,家长们对我们的要求是只要不惹事就行,其他可以说是完全自由的。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发挥空间,当时我们家附近有四个小孩,我比其他三个都大两三岁,很自然的不用经过任何民主程序我成了这个四人帮的首脑,凡是涉及决策的问题都是由我一个人在民主的基础上独自拍板。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1:49:23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2:22:16
  我们最喜欢的活动之一就是摘村里的水果,谁家的无所谓,只要好吃就难逃厄运,我们这个组织纪律严明,我们会派人先摸清楚主人是否在家,然后安排一个人望风,一个在树上摘一个在地上装……有了这套制度的保驾护航,那些年我们几乎从未失手,如果放在秦朝或者元朝末年,这套班子搞不好是可以争天下的,可惜他们没有列土封疆的命,朕也就只能当个乡村孩子王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2:22:33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2:47:38
  唯一一次失手我记得是摘了我邻居(也是我伯母)的桃子,那天她骂了有两个多小时,从村头骂到村尾,要不是她,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们方言居然有那么多骂人的话,她虽然没上过学,但就以方言骂人的水准来说,在当地至少是硕士水平……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02:57
  水果摘来后就涉及到分配问题,我们的分配制度还是比较公正的,我先拿一个(首领嘛),然后按顺序各拿一个,下一轮同样操作,这样下来从总体上来说大家拿到的总量是差不多的。后来才知道这种原来就是所谓的天生领导力,可惜成人的世界有另一套法则,我也只能将这项才能只能藏心底夹着尾巴乖乖接受他人领导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25:09
  水果摘来后就涉及到分配问题,我们的分配制度还是比较公正的,我先拿一个(首领嘛),然后按顺序各拿一个,下一轮同样操作,这样下来从总体上来说大家拿到的总量是差不多的。后来才知道这种原来就是所谓的天生领导力,可惜成人的世界有另一套法则,我也只能将这项才能隐藏心底夹着尾巴乖乖接受他人领导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26:37
  我们喜欢另一项运动就是偷袭过往的车辆,大概是受了当时电视铁道游击队的启蒙吧:选择一个靠近公路的隐蔽地点,专挑那些带拖斗的货车,而炮弹用的都是泥块,打在车上声音挺响但基本没有损害,屡试不爽,那一声声“咣咣”的响声带给童年无尽的欢乐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26:52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56:00
  在我上小学时,有一天我读到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瞬间来了灵感,那时村里用的都是那种类似腌咸菜的瓦缸,在上面搭个架子或者放两块板就是厕所了,在司马光先生的感召下,我带着四人帮把村子附近的粪缸砸了个遍……我们村着实风生水起了一阵,说“十里飘香”一点都不为过,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外人都绕道走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56:53
  说起砸缸这项运动,其实也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石头太小不行掀不起浪花,石头太大就得站很近搞不好浑身排泄物,因此我们必须根据每个人的身高跟所拿石头的大小站在不同的位置,在我一声令下同时发射,然后马上跑开,看着那粪坑里掀起的一朵朵浪花,那种快乐是如今再搞笑的电影都带不来的,就是不知道主人发现后心情是怎样一种五味杂陈……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3:57:10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4:11:17
  这张照片只能写意无法写实,当时手机应该还未问世,可惜了,那么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没能保留下来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4:29:09
  和砸缸这项运动同样具有娱乐意义的活动莫过于过年放鞭炮了,对于小孩来说,这是一年难得的一次盛事,因为在这几天里不仅可以获得真正的火药,还可以肆意将所有带孔的物体统统炸个遍,玻璃瓶、竹筒、石头缝……应有尽有,其中最有喜剧效果的当属牛粪了,取一枚带延时功能的鞭炮插入牛粪,点火,迅速跑开,等待,“砰”……大珠小珠落玉盘,BGM是所有人的欢笑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5:15:35
  不过这项运动也不是完全没风险的,比如鞭炮延时太久,当我们都远远站着耐心等待的时候,二当家却好奇心作祟凑上前去看,“砰”……不管你家里多有钱,即便年夜饭是满汉全席,你绝没尝过牛粪的味道,而且还是有机的,还带着硝药的香味,我相信这是有屎以来他吃过的最别开生面的一道菜,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口感如何,但那个年着实过的别有风味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5:15:45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6:00:20
  在我上了初中,原来的二当家升任第二任领导人后,砸车这项运动得到了质的发展。他带着几个更小的小孩,逢车便砸,炮弹也换成了石头,更厉害的是他们完全不想隐蔽,整齐的站成一排。如果说当年我的打法是游击战的话,那他的队伍就是正规军打法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6:01:53
  终于,一辆检察院的车呼啸而过,只听“咣当”一声挡风玻璃稀碎……然而他们并不慌张,只见作为二代领导人的二当家气定神闲,第一时间站出来承认是自己砸的,颇有大将风范……后来,他父亲在看守所关了一晚还赔了钱,在他被他老爸打的呼天喊地的叫声中,这个刚刚建立不久的王朝也就这样土崩瓦解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6:02:1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6:32:57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晃香港回归了,再一晃澳门也回归了,又一晃世贸大楼被拉登干掉了,还没站稳脚跟非典又来了,再一回头还珠嚒嚒又重播了,春去秋来,在我父亲60来岁的时候迎来了他人生的巅峰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6:44:36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7:07:32
  奥斯特洛夫斯基说过:福兮祸所依,这句话用在我父亲身上太特么合适了,正当他还沉浸在入党的喜悦的余温中,一件祸事悄然而至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7:07:44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7:49:25
  事情还得从当时的小队长说起,那是当时我们村里一手遮天的人物,没有人不怕他,就连他的老婆,即村里的第一夫人,在村里都可以横着走,1米5的身高,150+的体重,嘴角还有颗大大的痣,出门还揣着满口袋的葵花子,边走边嗑,每回见到她我都能想起那句名言:唐僧到哪儿啦?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8:07:5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8:30:08
  话说这位小队长,1米8几的个子,人高狗大,在南方的农村显得尤为鸡立鹤群,试想这么庞大的人物得吃多少,那可是三年饥荒都没饿死的人物,在村民面前他是一位暴君,轻则呵斥你几句,重则给你两下,而且村民都不敢还手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8:30:51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9:15:5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9:16:46
  因此,在这对雌雄双煞主政期间,村里的山啊,地啊,宅基地什么的能卖的都给他悄悄吃了,毕竟两个都那么庞大且能吃着呢,偶尔上面有个什么补贴什么的,村民多半也只会很久后从别的地方才得到消息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19:56:29
  可惜人无千日好,雌雄双煞王朝也有崩塌的一天,这事得从我的邻居说起,就是之前提过那位把我们从村头骂到村尾的伯母,按理说是挺亲的,而且还是邻居,这位邻居现已经70多岁,依然是村里的劳动骨干,一个人不仅要捡破烂,种许多开荒地,家里还养着七八只狗,20多只鸡还有鹅,说她是劳模一点不为过,特别是在生儿子方面,一胎是个男孩,后面四个居然也是同一品种,实属难得,而其中的老三在成家后就在雌雄双煞旁边的田里盖起了房子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21:43
  有句话叫做远亲不如近邻,但还有一句话叫远亲近臭,有时候,也许是小狗偷走拖鞋,或者谁把洗脚水倒在了过道上,都可能引发邻里间的口角甚至大打出手,老三自住到雌雄双煞旁边后跟他们也是纷争不断,后来老四跟老五也在旁边修了房子,对雌雄双煞形成了包围之势,这就热闹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28:04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29:27
  右边是老三的房子,跟老四老五的房子呈犄角之势,这两座房子从落成开始就是克雌雄双煞的房子的,因此他们的没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45:48
  这日,老五的老婆跟雌雄双煞中的母的因为鸡屎问题发生了口角,之后老五跟雌雄双煞中的公的也加入了战斗……雌雄双煞不愧是老江湖,一个回合30多分钟的骂战可谓占尽上风,临近的村民闻风后也纷纷加入围观大军,生怕错过这场世纪大战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46:12
  终于老三夫妇也坐不住了,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家人被欺负,老三毕竟年长几岁,很有经验,他们加入后战局马上就发生了变化,他们直指雌雄双煞的痛点,历数这些年他们如何贪没集体财产,横行乡里的种种恶行,这下彻底激怒了雌雄双煞……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0:55:06
作者:客途听雨 时间:2019-11-14 21:02:49
  来啦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1:12:15
  开始的推推搡搡很快就发展成了拳脚交加,雌雄双煞不愧是一方恶霸,在打斗方面的确有一手,公的自不必说,不仅当过兵而且人高狗大,直拳、勾拳、摆拳,一对二反而占了上风,母的也不赖,常年嗑瓜子不但炼就了一嘴铁齿钢牙,单是那保龄球一般的身材,往地上一滚直接就可以把两位女对手放倒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1:31:10
  围观的群众居然很安静,大概是太多年没这么开心过了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记录着这场人狗大战,心里默默的给老五兄弟加油打气,可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出现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1:36:20

  
我要评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2:08:41
  此人就是我的父亲,一位新晋共产主义者,刚刚接受过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洗礼,身后站着8000万同志……他觉得是时候他出来主持大局了,于是他带着满身正气,准备上前去平息这场战斗,说时迟那时快,他还没伸手去拉架,就被一记迅雷不及掩耳的摆拳击打得眼冒金星,而他居然连谁出的手都没看见,还好群众的眼睛雪亮,事后从围观群众那得知那一拳正是雌雄双煞中的公煞……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2:35:48
  到了战斗后期雌雄双煞发现双拳难敌四手,毕竟年龄又比他们大(其实这些人都算亲戚,我父亲辈分最大,按理他们都要叫我父亲叔叔),终于他们拿出了冷兵器,公的操起木棍,母的则拿出了锄头……后果就是,老三的老婆重伤,其他人分别都有轻伤,最后大队干部全体出动此次世纪大战才终于落下帷幕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3:05:33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3:08:17
  在这场战役中,老三的老婆重伤,真实情况是被棍子打的,但我那有着方言骂人硕士学位的伯母非要我父亲去法院作证说是刀砍的,且不论做伪证有什么后果,法医已经公布验证结果是棍伤,于是我爸拒绝了她的要求,没想到,这一举动打破了潘多拉魔盒,几十年交好的邻居,同时也是亲戚,却因此反目成仇……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3:14:34
  此事发生在2015年,自那以后,我这位伯母(伯父在2014年去世)的人生似乎又多了一层意义,所到之处但凡有机会就热情的跟人讲述我父亲的各种“恶行”,我听到的不多,大概就是说如何的不仁不义,心肠歹毒之类的话。清者自清,对于这种话肯定是不会理会的,更不必回应。而我这位伯母似乎并没有罢手的意思,她是信佛之人,因此一直坚持“普度众生”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4 23:15:15
  夜已深,大家早点安歇吧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8:42:15
  其实除了那么一两个好事者,村子里大部分还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这位爱搬弄是非的伯母虽然给我家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但事物都有两面性,就在去年桂花盛开的季节,她立功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8:44:50
  下了几天的大雨,眼见满树的桂花即将被雨水泡烂,这天我就听她在路旁跟人说道:看这天气我那几棵桂花可能是泡汤了,好在全打下来也就一二十斤,像那家能打一两百斤的可能就要坐家里哭了……言辞中颇有几分幸灾乐祸,但也引发了我的思考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8:45:1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27:39
  他说的就是我家那棵桂花树,至少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听村里的老人说我太爷爷那一辈就已经有了,具体什么时候种的就不知道了,小年的时候能产100来斤,大年应该能有200来斤。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27:54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39:17
  像我家这种“大户”,以前有的年份曾经有人来收过桂花,据说是福州来的,收去做桂花酱,不过近两年没来了,况且雨水浸泡过的很快就会烂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40:37
  桂花的花期很短,前后不过一周左右,而适合采收的时间则更短,只有两三天,采早了不仅很费劲,杂质也很多,晚了所有的桂花就魂归大地了。去年确实如此,除了自己趁着下雨的空隙打了一些做成桂花酱送人外,其余大部分都回归了大地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40:58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49:24
  受了我伯母的启发,我决意来年把这些桂花做成酱,做一个“葬花人”。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58:54
  我们这里是“丹桂之乡”,不过应该很少人知道,房前屋后有空地的多半都种有丹桂,在丹桂盛开的秋天,微风拂过,空气中弥漫这阵阵花香,80后的朋友会想起“只有桂花香暗飘过”,90后的朋友则会想起“记忆是阵阵花香,我们说好谁都不能忘”……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09:59:19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12:33
  今年干旱,桂花开的比以往晚了一些,本来9月底或者10月初就能开,但今年到了10月底才算真正绽放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13:03
  听天气预报说要下雨,父亲夜里1点多就开始准备,竹席、垫子铺了满院,从凌晨四点多到早上10点多,才把这棵桂花打下来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15:19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17:52
  桂花很轻,像这种竹筐一挑也就三四十斤而已,刚打下来的时候有六七挑,因为里面很树叶、树枝还要很多小小的杂质,等弄干净就没这么多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18:06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21:33
  打下来之后就要开始筛桂花了,先用网眼大的竹筛去除树叶和树枝之类的杂质,然后逐一用网眼更小的分级筛选,这样能筛掉那些大的杂质,但更小的就只能用人工挑拣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25:03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27:54
  为了早点完工,找了好几个村里做事比较利落的人来帮忙,分两户人家来挑,这样不会太挤,事情虽然枯燥,但大家说说笑笑的时间倒也过的挺快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28:21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33:59
  桂花很小,传统工具是用鹅毛,不过现在有人发现用扑克牌也不错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34:10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35:16
  人工挑桂花是非常耗时的,耐性要好眼神也要好,无论你身手多好,一小时能挑一斤已经算是高手了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36:57
  为了抢时间,晚上还在挑灯夜战,晚上光线不如白天,因此会慢一些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45:51
  就这样,八九个人用了两个白天一个晚上才算把这些桂花挑出来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49:13
  由于时间太紧,筛除出来的就没有进行二次筛选,而是直接倒掉,看着可惜但也是无奈之举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49:36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58:12
  同时进行的就是糖桂花的制作,先把桂花放清水里漂洗,然后放到开水锅里煮几分钟捞起继续用清水漂,这样一方面可以杀菌消毒,一方面也可以洗去一部分漏网的杂质,使得桂花更加纯净
楼主三笑一哭鬼 时间:2019-11-15 10:58:28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