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楼主:女生宿舍音乐美文 时间:2020-01-08 10:44:12 点击:7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几个月,我陪同事去看他父亲。

  他父亲是胃癌晚期,医生说了,也就是春节前后的事儿。

  我们去的时候,他父亲也刚刚赶到。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说来也很挺意思。

  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竟然不在医院躺着,可哪乱跑。

  后来我才知道,医院的床位紧张,给他父亲安排在走廊的床位。

  他父亲是个爱干净,爱肃静的老头,嫌走廊太吵闹,索性就在医院旁边长租了一个小旅店。

  同事说,老头子说,天天在医院呆着压抑的慌,不如住旅店舒坦。



  老人家每天到点就来医院,打针吃药,啥也不耽误。

  老人家和我笑着:这样挺好,和上班似的!



  这一幕,让我感到滑稽,住院不像住院,病人不像个病人。

  同事说,老头子乐观一辈子了,不想郁闷的离开。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我同事去续费了。

  我和老人家聊起了天。

  老人家干净利落,牙齿整齐,头发也看似刚刚洗过,就是身体消瘦的厉害,皮包骨也差不多,精神和平常人也不一样,脸色蜡黄。

  不过他还是强打着精神,和我拉家常。



  他问我,在哪工作,孩子多大了。

  当他得知我爱人是老师时,眼睛放光。



  和我是同行啊!老弟!老头提起了兴致,却忘了辈分。

  老师就得仁义为先,我啊!教了一辈子书。



  老师活着,不为了钱,不为了利,就是为了让别人尊重。

  不让学生尊重的,就不是好老师!

  我点了点头。



  他小心翼翼的努力,也猫不下腰,就索性用手指着床底下,塞得两箱子八宝粥和几兜子水果:这不!这是我学生昨天送的。

  可,我现在没这口福了!老人家可怜巴巴的目光,看得出,他是多么的渴望活着。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我这个学生啊!说来我也惭愧。

  这孩子啊!当年是我班级最混蛋的一个。哪届的我都忘了,昨天他来,我都不认得了。

  这孩子说起,当年班级分座位的事情,我才想起是他。



  他是我班学习倒数的学生,天天看小说,逃课,打架,无恶不作,我基本放弃他了,给安排到班级最后面,一个人一个座儿。

  那时候,我年轻,眼光高。偏爱好孩子,把学习好的孩子都安排在前排座,捧在手心儿里。

  淘气的孩子,学习不好的孩子,我不是揍,就是削!



  哪像现在的孩子动不得 !

  那时候,老师打孩子,家长得再旁边给我看着,作揖求情。老头儿瞪大了眼睛,强撑着他以往的威严。



  那孩子我是真没少打。

  那回,他们在班级看小说,好几个人。

  我上去就把这孩子的小说夺下来,撕得粉碎。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他还敢站起来和我争辩:老师!他们学习好的也看,你为啥偏偏撕我的!

  我上去就给他两个耳光,还给我犟!

  就撕你的!咋的!



  昨天他还和我唠:老师,其实我当时并不恨你打我!就是有一件事我当时想不通!

  为什么,你愿意把学习好的,都安排在前座。

  那回你说,考试只要是进步5名,就可以调到前排。

  我进步了7名,可是,你到后面也没调,我都等了一学期。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这孩子啊,昨天唠起来,我才想起了来,似乎有过这么一档子事儿。

  这孩子,当年初中没毕业就不念了。

  多多少少和没人提拔有关系,多多少少和我也有一些关系。



  昨天,他来还说,老师!我就是没有那个读书的命!

  他现在发展的也挺好,和媳妇在城里也安了家,听说还开了个水果超市。



  昨天他走了,我趴在着床上,寻思。

  你说,人这一辈子,不让人恨,挺难。老师更是!



  我要是稍微用点心,那孩子就不会半路辍学。

  我住院,人家还买东西来看看我。

  老人家用冒青筋手掌,揉了揉眼角。



  回去和你媳妇说,就说我说的,咱当老师不亏!只要别亏了孩子,就不亏!

  稍微对人家好一点,也许人家就翻身了。



  哎!我害人不浅啊!

  这个消瘦得几乎皮包骨的小老头,可能是疾病缠身的原因,情绪更加的低落。

  把头埋在两个带青筋的手掌里。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我和同事走的时候,老人还拽着我:这是我学生昨天给我买的香蕉,我吃不了了,你拿回去吃。

  我扒一个给你吃!



  老人家试了很多次,手一直发抖,没有扒成。

  老人家还是不放弃。

  我也木讷了:老爷子!我自己揣回去吃。



  你揣着,一定回去吃了!这是我学生给我买的。

  老人家在走廊的尽头,目光送走了我。



  没几个月,我就参加了老人家的葬礼。

  葬礼回来,我开车拉着我同事。我同事疲劳过度,埋着头,一声不吭。



  看得出,我同事也是一直憋着眼泪,一大家子亲属和朋友,都需要他招呼。

  同事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和我说:那天老爷子还问你呢!问你香蕉拿没拿回去,给没给媳妇吃。

  还说,你是个好人。



  “老师!为什么你总是对学霸那么好?而我总是在班级挨欺负”


  送完同事回家,我也回家了。

  半路上,我寻思:那天,老人家给我扒香蕉,是他太疲劳了,没力气,还是他对他学生的礼物,心存感激。



  老人家说,我是个好人,我不做评论。

  但,他一定不是个坏人。



  我是赵主任。每天和你怀念良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