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游长江记

楼主:闪苍山人 时间:2020-02-21 08:04:23 点击:13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险游长江记
  交大校友

  1968年夏天,上海交大校革委会组织我们到崇明岛红星农场参加双抢劳动(抢收抢种)。临回前(7月6日)休息一天。红星农场在崇明岛的西北区域。
  早饭后,我决定去长江边玩。一个人上路不久,发现忘带太阳镜、毛巾和游泳裤;于是返回。这样碰见同学,一问一说,四个同学(宋武 陈绍熙 马向阳 周智光)也跟我一起走。
  路遇牛车,搭讪后,顺路坐了一段,至砖厂8:00。抓麻雀。向北走。小商店,讨开水喝。北行,过独木桥,上堤(内围堤),沿堤走。下堤9:00。过棉花地。过第二道堤(外围堤)。河沟捉螃蜞。沙滩水坑捉跳鱼(蝉鱼)。到长江水边(崇明岛北岸),吃饼干。
  见在天水相交雾翳处隐约可见一道粗灰线并有屋顶的轮廓,我们以为是长江北岸。我心里痒痒的,想横渡又不敢提出。后来马向阳提出,我马上响应。(马向阳原名马玉祥,我戏称他为‘半个冯玉祥’)
  这时近10:00,江水正在退潮(水流方向从西向东)。我俩西行三里至泊船处下水。约半小时后到达江中一个芦苇小洲。洲上尽黑泥细沙,我俩在泥滩上滚爬滑行。
  穿过小洲,从北岸再下水。江面更宽阔;风浪生,高二三尺。由于人被水流冲下去,我俩还老朝着原定的目标游,造成逆水游,因此浪费了许多时间。后来才改变方向,朝垂直于水流的方向,向北游。上岸。到岸边停泊的渔船一问,才知道这并不是江北,只是一介小岛,叫永嘉沙,这时11:50(好像马向阳带着防水手表)。这正是下水前看到的‘一道粗灰线’,即渡江目的地。
  泥沙滩上滑行,进芦苇荡。我爬上毛竹竿架(简易的航标灯塔),鸟瞰永嘉沙:长五六里,全是芦苇,有四五座简易房屋。朝沙洲西端走,见到不少野兔。这时雾翳散尽,视野清晰。南望崇明岛,清晰可见;而北望,看不见长江北岸,只见天水一线,一片汪洋!
  从永嘉沙西端南岸下水,涉水走,回游,浪高三四尺。游一百米,马大腿抽筋。返回永嘉沙,扶马走,找木板。沿人踏出的小路进芦苇荡,至草棚人家,见小孩,要水喝,问况。最终还是找不到木板。回水边,近下午2:00。
  再次回游。百余米,马又腿抽筋!好硬汉,坚持下去!——如果不坚持下去,则十三分麻烦啰!因为一来肚子饿了;二来江水即将涨潮,我俩会被冲到西边而远离崇明岛(我们的位置在崇明岛的西北角端点);三来担心胸中锐气‘二而衰 三而竭’。——于是我俩边游边轮流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你看过《海鹰》电影吗?’…… 不久,马的抽筋好些,终于胜利到达那个江中小洲。——胜利属于坚持的人;对!‘往往有这种情形,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步行穿越小洲,水退至极,泥滩宽阔。见我俩来时的脚印。滩行七八百米,才到洲南水边,涉水又走一会儿。在水深处,我俩互相做救护练习。想不到竟差不多淌水就走到崇明岛北岸。
  上岸不见三位同学。东行回到原来脱衣处,仍不见人,不见衣裤。因饥饿,沿途没命地吃不少芦苇根(像吃甘蔗,根汁有点甜,嫩根的可以咽下去)。我俩想:大概三同学以为我俩出事了,回农场汇报去了;我俩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穿游泳裤走十几里路啊!
  上堤听到宋武的歌声,见他们三人在堤沟中抓螃蜞。我俩穿上衣裤,吃了饼干,这时为下午4:00。他们说:以为我俩回不来了,就朝江祭拜过了,等天快黑再回去汇报。
  沿内围堤东行。下堤,河深,螃蜞多;抓而烧之,吃完继续走。故意兜远道,经东平农场回住地(红星农场11队),傍晚6:00。
  次日(7月7日)8:30在崇明南港,因等轮船的时间长,我抓住机会,下水又游了一刻钟。
  于是,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游过了长江!

  1968.7.9草记于上海,1996.3.30定稿于兰州,2016.9.17打抄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闪苍山人 时间:2020-02-21 11:11:04
  这是五十多年前的文字,让校友们钧鉴。——闽榕游子 2020.2.21留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