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魂的既视感】?火热连载……过机场安检→丢了一块玉之后…世界变了!(转载)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1:50:50 点击:122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故事的起源是一道门-=-=-=-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时间国内的安检特别严格,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过安检居然要求脱掉皮带、鞋子甚至是身上的项链。
  这项链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没脱下来过,链子是白金的,坠子是一块玉,玉的样式和大多数的佩玉都不同,既不是菩萨也不是佛,而是一个合着眼像是熟睡中的童子。
  在后面排队等待安检的旅客,以及机场机务人员催促的目光中,我费了不少功夫才将项链取下,和电脑一起放在篮子里过安检。
  奇怪的是,待再去取的时候,电脑还在,项链却消失了!
  这我就不干了,不说这项链值多少钱,单是随身陪伴了二十多年,这感情就不一般。
  而且从小父母就千叮呤万嘱咐地告诫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脱下项链,可见其珍贵性。
  ……
  我愤怒地与机务人员理论,甚至惊动了机场的负责人亲自过来调解。
  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在安检扫描的图片中,居然只出现了电脑和电池,并没有项链!
  所幸,让我脱下项链的女安检,还是有良知的,向负责人承认,她确实亲眼看到我摘下项链,放在了篮子里,不然,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但是,项链去哪儿了?
  难道是这个机器有问题?
  这个安检通道,已经因为这起事件,停止了安检。
  最后连警察都惊动了,一番询问之下,项链依然不知所踪。
  ……
  机场负责人留下了我的电话,承诺如有新的情况,会第一时间给予通知。
  ……
  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我悻悻地回到家里。
  父母都是特殊机构的科研人员,至于准确是什么机构,他们没有告诉我,也不让我问,总之就是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每次回来也呆不了两天。
  小的时候,家里还雇了一个保姆王阿姨一直照顾我,自从去了美国读书,保姆也就辞了,所以今天,我只能带着疲倦的心情,自己做饭。
  打开冰箱的一瞬间,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各种冷藏速食食品,果断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订餐!
  在这个不出门就可以过一辈子,各种网络游戏和手机应用横行的低头年代,我并没有独善其身的觉悟。
  虽然父母工作忙碌,但是作为补偿,兜里的零用钱却是从来也不缺的,当然,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浪费钱的人,而且也打算在大学毕业踏上社会后,就不再花父母的钱了。
  “嗯……面食无爱…羊肉泡馍!这是好东西!汤的话……牛眼炖罐!来个尝尝……饭后甜点,两个蛋挞,齐活儿!……等等!为什么拉面店会有卖蛋挞!!?”
  ……
  下好单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后颈一凉,好似有人在耳后吹了一口凉气……
  “啊!”
  我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窜了老高,手上的汗毛都条件反射地炸起。
  回头扫了几眼,身后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
  “什么鬼……”
  我下意识地向客厅的窗户看去,这尼玛门窗都关着,哪儿进来的风?
  一种十分强烈的不安,出现在心里,四处张望,视线所及的地方一切正常。
  “难道是……错觉!?”
  不放心的又检查了一遍窗户,确认已经关好,心里不禁琢磨着,难道是自己旅途劳顿,造成神经过敏了……
  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有种不安非但没有散去,却反而加重了许多。
  “妹的,难道家里太久没住人,进了什么脏东西?”
  关于那些牛鬼蛇神的事儿,因为自身的一些经历,我打小就是相信的。
  我深吸了几口气,走到书架边,抽出一本佛经,也不管有用没用,先紧紧撰在手里。
  ……
  仔细检查了一遍家中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卫生间的橱柜里都没有放过。
  我发誓,这时候如果有什么东西跳出来,绝对劈头盖脸就是一本经书砸过去,就算是个实心的东西,被板砖厚的硬皮佛经砸到,也够他吃一壶的……
  话说回来,这架子上的佛经可都是妈妈的宝贝,要是让她知道我这么用经书,恐怕下个月我就只能喝粥了。
  “吱啦……”
  家里最后一个阳台的玻璃门被我打开,我探着脑袋向外瞅了几眼。
  除了几盆盆栽,空荡荡的,一切正常!
  就这一会儿,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我放下手里举着的经书,伸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金灿灿的余晖迎面照在身上,给我带来了一丝温暖,不过恍惚间,我却感到今晚的夕阳隐约有一丝……刺眼。
  ……
  眨了眨眼睛,我也没多想,就移开了目光。
  按说家里应该是绝对安全,我二舅可是风水大师,家里的装修都是他当年亲自设计,亲手布置的,而且从小就和我讲了很多关于风水的故事和禁忌。
  对于这些玄乎其玄的东西,当时的我可是十分着迷的。
  而且哥们的专业就是绘画和设计,这些新奇的事物总是能够给我的创作带来灵感。
  ……
  “呵呵!传说中的时差综合症……”
  我自嘲地笑了笑,转身正要把阳台的门重新关上,一抬眼……
  “卧槽!!!这尼玛……这……”
  我一连退了好几步,直接回到了阳台上,面无血色!
  在落日的余晖下,我看到迎面对着的主卧的墙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造型寒碜的“柜子”。
  ……
  我清楚地记得,刚刚有检查过那个地方,当时怎么就没有看到这鬼玩意儿?
  这特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仔细地打量了一遍面前的这物件儿,说它是柜子吧,看着又有些古怪,因为无论高度还是厚度,以及古旧的木板质地,这东西更像一个立起来……双开门的……
  棺材!
  ……
  更让我魂飞胆丧的是,自己竟然能感觉到有丝丝缕缕的“寒气”从“书柜”的门缝里透了出来!
  ……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玩意儿!”
  我打小就对一些东西很敏感,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关于那件事的记忆,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在那之后,我身上就多了今天丢失的那块玉佩。
  之前从机场出来,我就感觉怪怪的,总觉得自打丢了玉佩之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透着别扭!
  直到现在,看到这个像棺材一样的柜子和柜子里面冒出的寒气之后,我才发现……
  操!这鬼东西绝对不是肉眼该看到的!
  莫非是家里坏了风水,又太久没人住,阴气积多了,招来了这东西?
  这么仔细一感受,我发现,此时家里一股股寒气横冲直撞,四处弥漫,尤其是这个房间,温度都要比室外低好几度。
  我整个脑皮都麻了,毫不犹豫地就飞奔到门边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下,那个柜子显得更加诡异,我甚至还注意到了在那木板的缝隙里,隐约还有一些土渣,似乎是从哪个坟里刚挖出来的一般。
  呼吸有些困难,心里像是塞进了一块冰渣子。
  就在这时候,右手手心传来了一阵暖流,我精神一震,看向手里撰着的经书。
  思维突然回到了十几年前的一个暑假,二舅带着我出门“工作”,到一个富人家里改风水,做法事。
  我记得二舅当时说过,在阳宅积阴成煞的时候,应疏导煞气,调理风水,之后诵读“清心自在咒”,以此消煞。
  这疏导煞气我是不会,调理风水更是一知半解。
  按说我家的风水布局是绝无问题的,出现这样的情况,祸源一定就是眼前的这个书柜,可是让我上手去把这东西扔出去,我果断是不敢的,而且这东西多半也动不了。
  至于那“清心自在咒”的经文,我更是压根就不会背,不过我记得二舅曾对那个富人说过,不停地宣读佛号、道号也能管用……
  想到这儿,我一边大声唱着佛号,一边逃回了客厅,家里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件古怪的东西,第一时间我所想能到的,自然是父母。
  他们不会出事吧!
  拿起手机就给妈妈打电话,电话那头一直没人接,我着急得直接打开门,下了楼。
  我可不敢和那个不明来路的“柜子”一直呆在家里。
  妈妈的电话打不通,爸爸的电话显示关机。
  我急得脑袋上的汗不停往外冒。
  对了!
  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是哔了狗了,这事儿,我得找二舅啊!
  我马上在通讯录里找到二舅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惹祸精(我小时候的外号),你回国了吗?”
  能听到二舅的声音,此时我的心情是激动得都要尿了啊,当下就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二舅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沉默了约有几秒钟,二舅语气严肃地嘱咐道:“你放心,你爸妈没事,不要慌,按照我说的方法做,先回去,把房间门和窗户打开……”
  我的脸色瞬间就苦了:“二舅……要不你……方便的话……来一趟?”
  我试探着问道。
  “臭小子,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你吓的,瞧你这点儿出息!……唉……我现在是有事走不开,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才能赶回来,听我说,在这之前,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事……”
  我没有马上回答,以我对二舅的了解,他这种严肃的语气,只怕这事儿不小。
  似乎感受到我的不情愿,二舅又补偿道:“好吧,臭小子,实话告诉你吧,你摊上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还真不小,你现在要还犹犹豫豫的,只怕是等不到我回来了!”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话,我心里反而踏实了,我这人也是贱,你和我说多安全,我反而心里七上八下,反倒是你和我说多危险,那我还真就不信自己挺不过去了。
  我把心一横:“二舅,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听好了,这东西出现在你家里,只怕你是躲不掉的了,就算你现在就掉头跑回美国也没有用。”
  “二舅,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二舅在电话那头仿佛叹了一口气:“这是……觉生门。”
  ……
  -=-=-=-分割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1:54:00
  -=-=-=-接着我看到了一艘船-=-=-=-
  “觉生……门?”
  这个名词我曾经听二舅说过,这是阴间鬼差来阳间办事,地府给鬼差专门开的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相当于现代的VIP通道。
  这样鬼差就不用等七月半,清明节,三月三,十月初一等这些阴阳两界通道打开的日子,直接就能根据判官的名单,来到阳间索魂。
  可是觉生门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听二舅的口气,似乎它,就是冲着我来的。
  “莫非是……是鬼差要来索我命了!?”
  我感觉一股寒意直冲脑门。
  “那倒不是。”
  二舅的回答让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可能你也发现了……”电话那头,二舅的语气有些唏嘘:“当年你还在你妈肚子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具体是什么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你生下来就比普通人多了灵、觉两魂,也就是说,普通人是三魂七魄,而你……却是生得五魂七魄!”
  听到二舅的话,我倒没什么奇怪,我的确觉得自己与普通孩子有些不一样,别人背东西要好几遍,我只消扫一眼就能全部记下来,甚至连一些动物的情绪,我都能感受得到……
  不过,这和觉生门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呢?”
  “咦……你小子倒是挺淡定。”
  我不由苦笑道:“您说的这些,我也不懂,反正我不是多了两个嘴巴,或是两个手什么的,至少我现在一切正常,在别人眼里,我还是普通人一个。”
  “普通人?”
  电话那头,二舅仿佛冷笑了一声,他的语气里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你现在有没有感觉日光有一些刺眼?”
  我抬头望了一眼夕阳,隐隐感觉到有种刺痛,这种痛不是肉体上的,有点类似于精神上的,却又有些不同。
  “你丢了冰种,冰种就是你脖子上的玉坠,那是你多出的一缕灵魂,也就是天魂的寄宿之处。天魂属阳,地魂属阴,你现在体内还剩四魂七魄,其中多出一道觉魂,也就是地魂,从而导致了你体内阴长阳衰,我猜测,觉生门的出现,是因为误把你当做了地府的鬼差。”
  “我?……鬼差?那您的意思是,那个门只是个摆设,里面应该不会突然蹦出个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什么的来索我命了?……照这么说,我还是安全的?”
  听到这儿我就大致明白了,小时候在二舅家曾经看过一本古书,古书上有关于鬼差的详细记载。
  修行,有阴阳相济的说法,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鬼差是就是修炼鬼道有成的鬼物,体内带了或多或少的阳性,这些鬼物在地府挂职,为地府处理日常事务,保证阴间秩序的正常运转。
  如果说地府就是阴间的政府,那么鬼差也就相当于是阴间的公务员,他们在阴阳两界办事,同时,也从地府得到相应的资源。
  “安全个屁,鬼差都是修炼有成的鬼修,占着一身鬼术出入阳间,而你……”
  二舅的语气中有一丝担心,他又叹了一口气,语气软了下来:“还是快快回家里呆着吧,按照我教你的办法,等我来……”
  二舅很严肃地向我交代了许多事情,还告诉我,这期间,有人敲门万万不要搭理。
  “二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免有些紧张:“今晚会有鬼来找我吗?”
  “鬼?哈哈!普通的小鬼感受到你身上的阳气根本不敢来,即使来了,用我教你的办法,还有我在你家布置的东西,倒也挡得住,怕就怕……这些……西……”
  话筒里突然一阵杂音,然后电话就断掉了。
  我再打过去的时候,显示无法接通,我又不甘心地打了好几个,结果还是一样。
  “妈的!怎么在这个节骨眼断线了!到底怕就怕什么!”我焦急地发短信询问。
  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由缩了缩脖子,正是下班的时候,小区里行人不少,虽然人多的地方更能给我一些安全感,但是二舅的嘱咐还在耳边,我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
  进了家门,根据二舅的嘱咐,我先打开了窗户,然后把家中心的折叠门打开了。
  我们家的格局,要是没有这道屏风,大门就正对着窗户,这就犯了风水的忌讳,为穿堂煞,不聚气,不聚财。
  二舅叫我撤掉这道屏风,并且将鱼缸摆到房屋中间,这么做虽说犯了风水的忌讳,但是此时屋内从觉生门里散出的阴煞气却很快地散去了。
  我又从书房取出笔墨,从老妈首饰盒里翻出一个朱砂手镯,敲碎了,取一碎块,掺到砚里就着墨汁一起研磨,原本黑色的墨汁渐渐染上了一层红色,大约磨了五分钟左右,墨汁的颜色变为猩红色,有点类似于凝固了的静脉血块。
  我用毛笔鼻尖沾了一些朱砂墨,小心地走到觉生门前。
  此时,我只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在瑟瑟发抖,拿着笔,端着砚台的手也都抖个不停。
  门缝里一阵阵细微的阴风吹出,隐约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低啸,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正透过门缝看着自己。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阿弥陀佛,太上老君,九天神佛急急如律令……拼了!”我嘴里胡乱念了一气各路仙佛的法号,使劲咽了口唾沫,一咬牙,提笔就朝门缝上画去。
  “咚咚咚咚!”
  眼看画笔就要挨着门缝,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骤然响起!
  我吓得大骂一声“我靠!”条件反射地整个人跳了起来,丢掉手里的东西就向客厅跑。
  到了客厅才发现敲门声是从大门传来的,还夹杂着“外卖!外卖!”的呼喊声。
  是了,之前点的外卖到了!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了。
  尼玛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来送外卖!人吓人真的可以吓死人的啊!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1:54:00
  晚餐来了,可是……
  二舅在电话里特别交代过,入夜以后,不要给任何人开门,不要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和联系,直到他赶回来。
  我犹豫着走到大门前,不敢发出声音,偷偷地透过猫眼向外瞄。
  一个普通的外卖大叔,穿着外卖公司的衣服,略微秃头,约有三十几岁。
  要不要开?
  我的心里十分纠结,外卖是我点的,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可是听二舅的语气,似乎挺严重的。
  不过好香啊,隔着门都能闻到香味,我可是从飞机上下来就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了……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糟糕!
  虽然我马上关了声音,因为就站在门口,门外的外卖大叔铁定是听到了。
  我只能很尴尬地挂了电话,回答道:“辛苦您,把外卖放在门口吧,我现在不方便开门。”
  透过猫眼,我看到门外的大叔皱了皱眉头,把东西放下就离开了。
  我又把耳朵贴着门,听到电梯开门关门的声音,大约又过了一会儿,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门外的走廊里空无一人,我松了一口气,取回了放在门口的外卖。
  回到客厅,我心里还挂着觉生门的事情,又一头扎进卧室。
  石砚里的朱砂墨撒了一地,我叹了一口气。
  看来又得重新磨了,剩下的墨汁别说把窗框勾一遍,就是画门缝都不够。
  我看了一眼窗外,夕阳已经挨着天边,估摸着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要下山。
  得快一点了!
  说做就做!我又按照之前的方式弄了满满一砚台的朱砂墨。
  被吓过一次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胆子变得更大了一些,这次倒是很干脆地就用墨汁把觉生门的门缝上全部勾了一遍。
  接着按照二舅的交代,用装着朱砂的砚台镇在门口。
  果然阴气不再外泄了,屋里的阴煞之气很快地散去。
  我连忙关了门窗,将屏风等家具归位,又用朱砂墨勾了一遍家里的窗框和门缝。
  这时,夕阳已经彻底地下山了,我把家里的灯挨个全部打开,连浴霸都没有放过。
  做完这一切,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肚子咕咕地叫了一声,强烈的疲惫裹着饥饿感涌了上来。
  我打开电视,几下拆开茶几上外卖的包装,狼吞虎咽起来。
  爸爸妈妈一直没有回电话,估计又是在封闭实验。
  不过就算他们打电话过来,按照二舅的说法,也是不让我接的。
  二舅也没有回短信,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吃完饭,天已经彻底地黑了,虽然精神上很疲惫,时差也还没有倒过来,但是我却不敢睡觉。
  我强忍着睡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虽然看着电视画面,却根本一点也看不进去,不时担心地看看窗外。
  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外面盯着我。
  这种心惊肉跳的情绪刚开始还是很提神的,但是大约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感觉倦意夹杂着恐惧更加催化了我的困劲儿。
  按照自己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强忍着不睡觉,直到二舅过来的。
  可是眼皮已经开始不停打架,而且旅途的颠簸劳顿几乎榨干了我所有的精力,之后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勉强提起最后的精神,用手里蘸着朱砂墨的毛笔,在客厅的沙发周围里三圈外三圈地画了很多层。
  做完这些,我终于忍不住倒在了沙发上,昏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而且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我勉强睁开眼,四周是一片混沌。
  我似乎被浓浓的水汽所包围,夜空中挂着一轮弯月,也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些星星。
  月亮和星星在不断地摇晃着……
  等等!
  我不是在家吗?天花板呢!!?
  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浑身使不上力气,好不容易支起身子,一抬眼,发现自己竟然在一条小木舟上,四周一片水雾朦胧。
  这艘小木舟看起来特别破,感觉随时都会进水。
  “这是……什么鬼地方?!”
  越是危险,就越要冷静!
  我深吸了几口气,强行稳定下自己的情绪,奋力地爬到船边,犹豫了一下,伸手向下探去。
  船很浅,指尖很快触碰到了冰冷的水面,我惊得急忙收回手。
  水很冷,阵阵寒意像跗骨之蛆一般往骨子里钻。
  我将手指凑到鼻尖一闻,有股淡淡的腥味。
  四周安静得十分诡异,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我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条船上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桨都没有,但是我能感觉到船在移动,移动的速度不是很快。
  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这月亮……
  这月亮不对啊!怎么会是下弦月!我记得特别清楚,今天是农历初三!
  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脑中,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儿该不会……是阴间吧!?”
  -=-=-=-这是一条分割线-=-=-=-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1:56:00
  -=-=-=-然后我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
  我算是个神经大条的人,既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干脆也就懒得想这事儿了。
  没有冒然尝试呼喊,或是跳下水试试深浅,对于这个陌生的环境,我既然一头雾水,那么还是先细心观察一下比较好。
  在内心里,我已经把这个地方当做了一个类似于密室逃脱的封闭空间。
  直觉告诉我,无论是山精鬼怪的妖术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情况,既然把我弄到了这里,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无论是福是祸,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调整好情绪,应付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似乎过了很久,估摸着大约有六七个小时,前面的雾气渐渐淡了,视野内隐隐出现了一点忽明忽暗惨白的幽光。
  那一点幽光摇曳着,逐渐靠近。
  终于,随着船体轻微的震动,船头挨到了一个类似码头的地方,码头的前方有一根竹竿,一战残灯就挂在竹竿上,幽光就是由这盏孤灯发出的。
  说是灯,其实就是一个倒过来的骷髅头,颅骨内不知乘了什么灯油,点燃的灯火竟是白色的,火燃得不旺,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没有冒然上岸,我谨慎地观察着这里的环境。
  码头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曲折的,看着整个码头的形状,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触动,脑子里似乎闪过一些画面,总觉得哪里有些眼熟,却又找不出头绪。
  我就这么站在船上,仔细地观察着,努力想要抓住那一丝灵感,耳中却突然听到一声叹息。
  心中一紧,循声望去,浓浓的雾气翻卷着,我仔细地寻找……
  就在视野的尽头,似乎站着一个佝偻的身影,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沙哑的声音从那个方向传来:“陈游,壬申年壬寅月辛亥日生,丙申年辛卯月丙申日卒,平生无过……”
  声音不大,似为一个老妇人所说,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
  当我听到“辛卯月丙申日卒”几个字的时候,心中一片冰凉。
  难道我……真是死了?
  ……
  不对,这件事,有蹊跷……
  ……
  我在脑海中努力地回忆了一遍。
  ……
  关于人死后要发生的事情,小时候还是听二舅说得比较多的。
  走黄泉路,过奈何桥,登望乡台,进阎王殿,偿今世孽,喝孟婆汤,入三途河……
  现在想起这一个个故事,我却是连接引的鬼差都没有见过,怎么就……直接到了孟婆这儿了?
  难道说……
  这河是三途河,我平生无孽,直接就到了轮回转世的地方?
  不对!
  直觉告诉我,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透着诡谲。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总觉得线索就在附近,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头绪。
  心中存了疑惑,我自然也就对一切有了防备。
  那个佝偻的身影停止了说话,似乎并不着急,在等着我过去。
  需要更多的线索……于是,我思考了一下,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上岸看看!
  谨慎地走到船头,犹豫了一下,一步跨出……
  嗯!?
  脑中仿佛有一道灵光闪过。
  这一步踩到了码头上……
  我好像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回头看了一眼木船,它还停留在原先的位置。
  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方位。
  ……
  又尝试着向前走了几步……
  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一边走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身边的一切。
  ……
  终于,在离佝偻身影还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在这个位置,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的摸样。
  这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妇人,她驼着背,手里捧着一张碗,沧桑的目光透过稀疏的银色长发幽幽地注视着我。
  “来吧……”
  见我停下脚步,她的目光中仿佛闪过一丝异色,她的嘴唇动了动,将碗微微抬起,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陈游,喝了这碗汤,入轮回去吧。”
  我静静看着她,开口问道:“你是孟婆?”
  她点了点头。
  “可否告诉我,为什么我死后不走黄泉路,不过奈何桥,不登望乡台,不进阎王殿?”
  她的嘴唇微微开阖了几下,慢慢说道:“因为你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我不禁皱眉:“烦请言明我不是凡人却又是什么。”
  “勿问我,本司只管轮回,不知生前、前生,”孟婆回答得很平静:“来吧,早入轮回,不受十八层地狱之苦是你之福。”
  我心底冷笑,嘴角一扯,笑着说道:“不去!”
  孟婆一怔,语气中有了一丝怒意:“胡闹!既死,尘缘销,修得自误,去做了孤魂野鬼。”
  我心中已然有了推断,干脆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不如你来。”
  “大胆!”孟婆脸色大变,厉声喝道:“本司乃堂堂星君鬼司,小子竟敢如此放肆!还不速速到本司身前跪下,若你诚恳,还能饶你……”
  “呔!”我突然一声爆喝,打断了她的话。
  “果然!”
  看着眼前这位孟婆一脸惊怒,疑惑却说不出话的表情,我在心中不由觉得又诡异又好笑。
  二舅曾经说过,当妖魔鬼怪欲要用言辞迷人心智,只消你气出丹田冲对方一声大喝,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必备反噬。
  “幸亏我曾听二舅说过这鬼物的故事,没想到还真让我遇上了。”
  我坐在地上,仔细看着一时间说不出话的“孟婆”。
  “没想到吧,其实你的布局很高明了,若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只怕还真就被你骗了过去。”
  ……
  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木船。其实就是我家客厅的沙发吧?”
  “孟婆”眼角一跳,原本凶戾的眼神不免略微有些闪烁起来。
  “扭曲了时间,打算用封闭的环境让我烦躁,焦虑是吗?”
  我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很高明的做法,可惜我偏偏不怕一个人呆着,倒是让你失望了,正常的人在这样的情绪下,也就会忽略一些事情,”
  我回头看了一眼船,码头。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也很眼熟,为什么这码头修得这么七扭八歪的……”
  我回忆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要我就这么站着观察,可能也就是觉得奇怪,不过,当我一脚从船上迈到码头上的那一刻,我才想找到了问题所在,而且我走了这几步,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了。”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1:57:00

  “这个码头的走向,我就是闭上眼睛,都能轻松走上好几遍,因为……”
  “这根本就是我家!”
  听我说到这儿,“孟婆”眼中的凶戾终于完全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而这几步的距离,根本就是我家客厅,穿过玄关,到大门前的距离……码头的尽头,也就是你的脚下,就是大门!”
  “还有这船与码头之间,隔的也不根本是水,而是我之前画下的朱砂墨吧?”
  “只要我当时主动踩到了朱砂,我就会醒来,你布置的这一切梦境也自然就会消失!我说的没错吧?”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而你……根本也不是孟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根本就是一只……”
  “魇!”
  听到最后一个字,“孟婆”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狰狞了起来,好似一只欲要择人而噬的恶狼,她仰头一声嚎叫,声似夜枭,十分刺耳。
  我忍不住捂住耳朵,感觉耳膜都要裂开了。
  周围的场景变幻,仿佛一块块破布被撕裂开,再一晃神,我发现自己就坐在玄关前,力气又回到了身上。
  “我去你大·爷的!”
  一抬头,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打开,门外正站着之前送外卖的大叔。
  这大叔赫然已经与下午的样子完全不同了,看起来像是得了羊癫疯一般。
  他面目狰狞地歪着脖子,上下牙齿打磨着,唾液不停地从嘴角流下,全身不自然地扭曲,并不时地颤抖几下。
  我本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甚至可以说有些胆小,此时家里就我一个人,虽然灯火通明,但是看到就在自己面前大约几步外恐怖的人影,当场就要吓尿了,想站起来,两腿更是哆嗦着不听使唤。
  不行,越是害怕就越要镇定,不能给了对方可乘之机,我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果然是你,刚才你并没有走,而是趁我不注意,在我身上施了法!”我提起一口气大声喝道,之所以用喊的,是因为我感觉全身冷得厉害,要是正常说话,绝对声音哆嗦。
  我心里苦苦思索将这只魇打发走的办法。
  看来二舅要我小心提防的,很可能就是类似于这家伙的鬼物,可是这只魇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魇属于奇鬼的一种,我听二舅说过,魇本身的实力倒是不强,不过天赋鬼术却令人防不胜防。
  我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得曾经二舅讲故事的时候有提到过,如何对付一只魇。
  魇,算是鬼物中相当聪明的一类了,其生性多疑,机警狡诈,而且懂得隐忍设局,往往会观察很久,趁对手身心疲惫或是体虚患病的情况下,用梦境困住对方灵魂,之后夺其躯体,噬其精元,食其血肉。
  所以,普通人要是遇到魇,只要破掉这鬼物造出的梦境,它身上的道行也就被破了一半了,这时候的魇是比较虚弱的,而其天性又警觉多疑,只要用几句话吓唬吓唬它,估计就能吓走。
  该怎么吓唬它呢?
  此时,我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则典故……
  三国时期,魏国大军来犯,蜀军撤退不及,被围城中,诸葛亮知敌将司马懿生性多疑,在城中无兵将的情况下,大开城门,并亲赴城头抚琴……
  是了,就这么办!
  看了一眼面前欲要扑进门,却又迟疑着没有行动的“大叔”,心想如果它真能进得来,我要跑估计也跑不掉。
  我说起来也是个光棍性子,想到这里,反倒不那么怕了,干脆就往地上一趟,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二舅发短信,边打字边说:“这门口可是现磨的朱砂墨,反正你也进不来,我们就这么干耗着吧。”
  我在短信中输入:“二舅,魇果然来了,速回。”
  我用余光注意到“大叔”正盯着我的手机屏幕,我心中暗道有戏,假装怕被它看到,打完字连忙侧过手机,警惕地看着对方。
  “大叔”与我对视了一眼,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虽然表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心想着你快走吧,我除了这朱砂墨,可就什么驱鬼的法子都不会了啊。
  现在心里其实挺后悔的,当时在二舅家光听他讲故事了,怎么就没正儿八经地学几招抓鬼的法术,要不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危险。
  我心底暗暗发誓,回头一定要去二舅那里学点“真功夫”回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叔”的举动却让我瞬间面无人色。
  它眼中凶光闪烁,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后退半步就直冲向门里扑来!
  “我去你妹的!”
  我亡魂大冒,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后退。
  却见“大叔”刚要扑进门,门前的朱砂墨红光一闪,我耳中仿佛听到了“砰”的一声,它身子一震,被弹了回去。
  “大叔”表情痛苦,凄厉地哀嚎着,声音刺耳。
  它的身上与朱砂墨形成的结界接触的地方,竟然嗤嗤地冒着青烟!
  我发现,那几块血肉,被朱砂墨所形成的结界烫伤了,伤口上似乎有肉芽在蠕动。
  大叔眼中凶光闪烁,似乎很不甘心,又再次发狂地朝结界撞来,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不能撼动结界分毫。
  “你妹!吓死老子了!你个畜生,这可是朱砂墨。就是撞破了头,你也进不来的!一会等我二舅来了,看他不收了你!”我抚着胸口喘着粗气骂道,背后已然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魇被堵在门外,我低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朱砂墨,心里却还是不放心,转身去客厅寻那支沾了朱砂墨的毛笔。
  “呃……”
  刚进客厅,我就呆住了。
  只见阳台外,窗外,全是朦朦胧胧的雾气,雾气的中心隐约形成了一张张表情狰狞的人脸。
  这些原本在屋外徘徊的人脸,在看到我出现的一瞬间,全部露出渴望的表情,有几团特别大的雾气甚至直接嘶嚎着撞向窗户,所幸每个窗户和玻璃门我都用朱砂墨仔仔细细地勾了不止一遍,这些撞向窗户的雾气都被弹了回去,雾气中心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大爷的,这都是些什么啊……”
  -=-=-=-这依然是一条,分割线-=-=-=-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2:00:00
  -=-=-=-跟着出现了这么一只-=-=-=-
  看着阳台和窗外重重的鬼物,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灵智未开,渴望和害怕的情绪全部写在表情上,看来只是低级的鬼物。
  我又去巡了一遍门窗,确认都勾上了朱砂墨没有一丝遗漏,又在朱砂墨迹比较薄的地方添上了几笔。
  做完这些,我急忙折回玄关,被魇附身的大叔还在门口,不过没有再撞朱砂墨结界了,而是安静坐在门口。
  尽管现在是一副面瘫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觉到它在犹豫。
  我这栋楼是属于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一层也就两户人家。
  而住在我对面的那户从我们搬进来开始,就很没见过几次,似乎平时也不住在这儿。
  否则要是在普通小区里,在家门口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会引来很多邻居围观了。
  而我现在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很希望有人来帮忙,另一方面又担心要是真的来了什么人,会不会也像那个外卖大叔一样,被鬼上了身。
  不对!
  我突然想到走廊里是有摄像头的,物业公司如果看到一个外卖大叔疯狂地撞我家大门,应该早就赶到了才对。
  难道是摄像头也被这只魇施法给蒙蔽了吗?
  “叮!三十五楼,到了,门开了……”
  电梯的方向传来提示音,我心里一下子揪了起来,说什么来什么,难道是物业?还是我那几年见不了一次面的邻居?
  我尽量往廊道中间看去,想知道从那边过来的,会是什么人。
  我注意到面前被魇附身的大叔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慌张。
  难道是我二舅来了!?
  看到面前的“大叔”突然站起来,面朝着廊道拐角的方向,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心中一喜。
  能坐电梯上来,八成是个人,而且能够让魇如此忌惮,十有八九是个有“道行”的人。
  想到二舅小时候总是喜欢逗我,我感觉来的很可能就是二舅。
  我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二舅,猜想他老人家会不会是早就到了附近,之后,故意不现身,要拿这些东西吓吓我,好让我以后乖乖地和他学“本事”。
  我这边心念电闪,那边魇已经弓起了身子,喉咙里“呜呜……”的声音更大了一些,甚至,还隐隐在后退。
  “畜生,怕了吧!早劝你离开,你不听……”
  我话还没说完,廊道拐角处就出现了一道黑影。
  看到这道黑影的瞬间,我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这道黑影,也就和一只猫差不多大小!
  难道二舅还带了一只猫来?
  我借着灯光仔细一看,不禁愣住了,这哪里是一只猫,这根本就是一只貂!
  这是一只通体雪白的貂,全身的貂毛缎子似的油亮,鼻头粉嫩嫩的,一双红宝石般的小眼睛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彩。
  不对,这只貂不一般,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它的身后,竟然拖着三根毛茸茸的大尾巴,爪子也比寻常的宠物貂更长一些,而且最重要的是……气势!
  这只貂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明明也就是一只猫的大小,一只貂的外形,却在顾盼间有着一种王者的威仪!
  这,难道是二舅带来的什么神兽?
  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我发现“大叔”的注意力似乎完全在这只貂上!
  这么说……
  来的就只有这只貂!!?
  两个完全不成比例的身影就在我家门口对峙着。
  我暗叫晦气,一只还没走,这就又来了一只什么东西!
  我特么是唐僧么?这么招鬼!
  我不死心地又探了探脑袋,看向拐角,却空荡荡的,哪儿还有什么人。
  “呜呜……”被魇附体的大叔胸膛起伏着,口中的呜呜声更加低沉了,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再看那只貂,一脸淡然,目不斜视地盯着我,似乎完全没有把魇当做一回事。
  魇似乎不愿意让出门口的位置,用身子挡住了貂的视线。
  而貂只是扭头看了一眼魇,这一瞬间,我竟然觉得这只貂露出了一种鄙视的神情,不对,不是鄙视,而是一种食物链上级看向食物链下级的表情。
  就仿佛狮子不经意间扭头看了一眼斑马,老虎随便瞅了一眼野猪……
  这他妈绝对不可能是貂,一只这么小的野兽怎么可能是鬼物的对手!
  这八成也是一只什么怪物,只不过我不认识。
  这时候,我的心里反而希望魇能把对方干掉了。
  道理很简单,魇如果赢了,反正它也进不来,暂时是威胁不到我的。
  可如果魇输了,就说明貂的本事比它大,道行比它深,那么这朱砂墨能不能挡住貂就是一个问题了。
  我感觉手心里出了一层冷汗,恨不得门口的两只鬼物两败俱伤,一命呜呼。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这门口堵着两只厉害的鬼物,窗外又有那么多叫不上名字的鬼物,到底是什么把他们吸引到这儿来的。
  当然,我感觉到他们都是冲我来的了,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们到底是如何发现我的?
  我觉得,如果能解决了这个问题,今天这一劫,才算是真正能过去。
  但是二舅的电话打不通,我总不能上网百度一下吧?
  等等!没准网上还真有高人呢?不是都说高手在民间么。
  而且我二舅不就是一个最生动的例子。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2:00:00

  我看了一眼魇和貂。
  魇似乎对貂十分忌惮,都已经被逼的几乎要贴在结界上了,魇的嘴里还在呜呜地叫着,似乎在和貂沟通什么。
  而貂却是爱答不理的,只是偶尔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我两眼。
  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十分不理想,我得想点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
  我掏出手机,先上网搜了一遍关于貂的鬼物,除了一些网文章节和动物百科之外,一无所获。
  倒是有个东北四大仙的说法,其中就有黄大仙,不过那是黄鼠狼,是鼬属,虽然长得像,却和貂不同,而且也是民间传闻,没有具体介绍。
  好吧,看来我在这白貂身上是找不着头绪了。
  我看了一眼门口的情形,显然那两只鬼物谈崩了,看样子要动手。
  没多少时间了,我急忙又搜了一下该如何驱鬼辟邪。
  网上的说法千奇百怪,说什么法子的都有,不过被大多数人认同的主要还是桃木,朱砂,杀生刀,大蒜这些说法。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桃木我家似乎没有,家里的家具大多是什么橡木楠木的,至于朱砂是已经准备好了的,杀生刀可以用菜刀代替……
  想到这儿,我急忙进厨房抽出菜刀握在手里。
  家里太久没做饭了,我搜了一遍,没有看到葱姜蒜这些东西。
  掂了掂手里的菜刀,我急忙回到门口,正好看到被魇附身的大叔扑向白貂的一幕。
  只见大叔别扭地扑了过去,虽然姿势看着古怪,不过速度倒是不慢。
  他两手眼看着就要抓到白貂,白影却是一闪,白貂跳到墙上借了一个力,就一下子蹿到“大叔”的后肩上,张口就咬。
  “大叔”惨叫,发出的声音刺耳,完全不是人可以发出的声音。
  趁着他们动手,我有心去关门,可是那门怎么也掰不动,就像和墙面黏在一起了。
  我心道这八成是魇的鬼术,也就不白费力气了,干脆用毛笔再在门口补了几道朱砂墨,操着刀,退后了几步,紧张看着两只鬼物打斗。
  原本在我想象中,这些鬼物斗起来,不说漫天飞着火球啊风刃啊什么的,至少也应该是比较酷炫一些的斗法吧。
  可是在我眼前呈现的,完全就是一个敏捷一些的普通人和一只类似于宠物一样的白貂的扑打嬉戏。
  不过这样的场面,似乎让我对这些未知事物的恐惧感降低了一些。
  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好像门口发生的事情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我眯起眼,试着仔细去感受,就如同感受之前的阴气一般。
  眼前的廊道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心中不由一凛,没想到竟然能清晰地感觉到两股气在纠缠碰撞。
  其中的一股被另一股死死压制,甚至是一点点生生打散,又被逐渐吞噬。
  而这占据着上风的那股气,竟然是从白貂那小小的体内发出的。
  “这尼玛……”
  我心中忍不住开始为魇加油了,没想到这魇非但没有伤害到白貂,反而是送菜一般给白貂增长了法力。
  不是说魇都很狡猾的吗?怎么蠢得和猪一样?
  我想起二舅和我说过在鬼物中也是有着一物降一物的说法,其中,站在奇鬼最顶端的几种更是有着鬼神莫测的天赋。
  难道这只白貂就是其中一种最厉害奇鬼之一?
  一定是了,好歹魇在奇鬼中也是排的上号的。
  我心想,这魇要是挂了,我今天也就危险了,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的时候,魇的嘴里发出一声惊怒的嘶吼,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决绝的意味。
  我感觉胸口一闷,仿佛有人在我脑门顶上敲了一记大锤,脑袋里一阵嗡鸣,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我只觉得头昏眼花,想坐起来却全身无力。
  我甩了甩脑袋,朝周围打量了一眼,发现自己躺在玄关里,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连忙起身向门外看去,大叔的身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不会是死了吧,我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大叔似乎还有呼吸,顿时就放心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却总觉得遗漏了什么。
  眼角的余光冷不丁看见从门口开始,有一段沾了朱砂墨的小脚印直通向自己。
  我亡魂大冒,忍不住向后挪了挪,手掌却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我靠!!”
  我吓得不轻,扭头一看,那只白貂正蜷在我边上呼呼大睡。
  听到我的声音,它睁开惺忪的小眼睛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不满……
  它又横着翻滚了几圈,滚到我的腿边,依偎在我大腿上继续睡了,这个……好萌……
  我不敢动了,确切地说,我不知道该不该动了。
  这小东西看着不像是要来害我的啊,而且如果它有心要对我不利,我也应该是没有醒来的机会,我脑中念头飞快地闪过……
  忍不住又低头看了一眼……真的……好萌……!
  ……
  -=-=-=-对的,分割线-=-=-=-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02:04:00
  以上内容转载自→起点灵异频道畅销作品《丧魂天师》,代作者谢谢大家的观看,请支持正版,欢迎加入丧魂天师书友群讨论故事周边:248602076
楼主Cc根正苗红 时间:2016-09-30 13:17:00
作者:久不愈粟 时间:2016-10-01 11:24:00
  这个箱子是美国机场安检放手机钥匙等小物件的
我要评论
作者:如此父亲勤 时间:2016-10-05 15:52:00

  楼主辛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