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眼中的林則徐

楼主:江东子弟 时间:2003-05-29 23:36:29 点击:4493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去年報上有消息說,紐約市議會于4月28日以47票對0票,一致通過代表華埠的傅里德議員的356號提案,將目前林則徐銅像矗立的地方命名為林則徐廣場。表決之前,傅里德用了大約十分鐘時間,介紹中國的禁毒先驅林則徐的英雄事跡。美國林則徐基金會還表示,將爭取將東百老匯大道命名為林則徐大道。
    看了這則消息,我首先想到的是100多年前兩個中國人在英國蠟人館的見聞。這兩個中國人,一位是后來被尊為我國近代新聞出版事業先驅的學者王韜,一位是當時清政府的外交官員劉錫鴻。
    19世紀60年代末,王韜有兩年多的歐洲漫游生活。他在著作中記下了在蠟像館見到了“林則徐”的情景:“甫入門,即見有華人男女各一,侍立門側,若司閽然。男則衣冠翎頂,女則盛服朝裙。余驚詢何人,以林文忠公對。蓋禁煙啟畔,雖始自林,而因此得通商五口,皆其功也,故立像以紀其始。”
    數年之后,劉錫鴻也來到了這里。他的記載是:“入門右首,則林文忠公(則徐)像也……文忠前有小案,攤書一卷,為禁鴉片煙條約。上華文,下洋文。夫文忠辦禁煙事,几窘英人﹔然而彼固重之者,為其忠正勇毅,不以苟且圖息肩也,可謂知所敬。”
    兩則見聞抄在一起,差異就很明顯了。在劉錫鴻的筆下,英國人是因為敬重林則徐這位老對手“忠正勇毅,不以苟且圖息肩”才為林氏塑像的﹔而照王韜所記的說法呢,“通商五口”皆拜林氏“禁煙啟舋”之賜才得以實現,因而才塑像紀念──后一種說法,簡直讓我們中國人受不了,這不是對林則徐的刻毒嘲諷嗎?當然,上述兩種看法都不代表記述者本人的看法,而更大可能是陪同人員的解釋與介紹。
    值得注意的是,其時才是鴉片戰爭之后二三十年間,為什么塑林氏之像的原因已經有了兩種版本?雖說這只是歷史長河中微不足道的浪花一朵,但傳達出的滋味與史感卻是再丰富也不過了。如果的確是有這么兩種版本,那么表明,自林氏蠟像塑成之始,英國民眾對其理解也是不同的。以勝利者的姿態奚落對手者固有,以尊重的心態對待對手者亦眾﹔前一種是侵略者殖民者的驕狂,后一種是英倫紳士風度的從容與大氣。這二重性,中國人在此后的百余年間,是看得越來越清晰了。但如果再換一個角度去看這件事,關注一下王韜、劉錫鴻各自的身份,又會有什么結果?王韜游歐,是“中華才士”的民間身份,甚至有點與清廷“不同政見”的意思(曾上書太平軍而被官府查問)﹔劉錫鴻訪英,則是官方身份。那么,面對西方人眼中的“鷹派”人物林氏的蠟像,陪同者對著王韜、劉錫鴻會是同一套說辭嗎?我疑心他們對王韜說的更接近真實,而對劉錫鴻所言,多少有點揣摩其意,戴高帽子,避免節外生枝的用心了。歷史須得如此正反兩面看,才見本色。記得曾有人撰文稱英人亦塑林則徐蠟像,可見敵人亦敬我之民族英雄云云,或許他是只見到了劉錫鴻的游記。
    需要順帶一說的是,當時在英國見過林則徐蠟像的中國人并非僅有上述二君。1868年志剛出使英國,就見到了仰慕已久的“林少穆”(林則徐字少穆)。志剛與其隨行的翻譯張德彝都各自記錄見聞。他們沒寫到英人給林則徐塑像的緣由。
    歷史的塵埃早已落定,是該在西方還林總督一個本來面目的時候了。林則徐廣場得以命名的消息,隱隱伴隨著歷史的足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wuliao29 时间:2003-05-30 09:11:00
  这文章适合在马睿的报上发表
作者:小喵混混 时间:2003-07-01 08:59:00
  噢?
作者:天河渔民 时间:2003-07-07 23:41:00
  适合在马睿的报上发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