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旅游摄影网推荐——大凉山金秋荞麦收获摄影采风(转载)

楼主:gjlysyfanyanping 时间:2019-08-06 19:00:58 点击:9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 李小彬


  


  西风吹荞麦黄

  西山的阿细秋收忙

  赛赛 今年咱庄稼收成好哎

  收成好哎 家家粮食堆满仓哟 满仓哟

  沙里未沙乌未沙

  跳到个月亮缺了又重圆

  跳到个花开花落荞麦黄

  ――彝族民歌《阿细跳月》


  


  大凉山,中国西南部腹心一块神奇美丽的土地,山与山白云相连,坝与坝绿水相依,人与自然和谐相融。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彝族人民,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繁衍生息。每年立秋前后,更是大凉山荞麦成熟的季节,漫山遍野麦香飘飘,涌动的麦浪把大地染成一片金黄,黄得殷实,富贵,蓬勃;黄得翻江倒海,惊心动魄,金光灿灿。在彝人眼里,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一个热闹的季节,一个激动人心的季节。


  


  蓝天下的金色麦浪

  从西昌出发,沿S307省道向大凉山进发,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东缘横断山脉北段,往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北起大渡河,南临金沙江。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被誉为“南方丝绸之路”的古“蜀身毒道”、“ 灵关道”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北达巴蜀、中原,南通边陲、外邦,古桥驭水如故,栈道驾山依然。


  


  行至凉山腹地昭觉县的洒拉地坡乡二担五村一带,立刻被秋日漫山遍野的荞麦景色所惊呆。四周的山丘各式各样,蓝天、白云、金色的荞麦地夹杂着挖收土豆后的黄土地重重叠叠消失在天边。秋收的彝人们三三两两分布在不同颜色的地块上,堆积在身后的圆锥体荞堆密密麻麻,很是气派。地埂边点缀着一匹或两匹不同颜色的驮运马。人们有的割,有的打,有的筛,有的运,放眼望去,他们就像在天宫上作业,不管你怎么看都是一幅天然景致绝佳的油画。


  


  每年7到9月是大凉山彝人收割苦荞的农忙时节,田地里肥肥的荞麦穗逐渐饱胀起来,宛若分娩前的孕妇,充实而丰盈。放眼望去,那连成一片的金黄给整个大地涂上了一层富庶与华贵。金黄色的荞麦地和收割荞麦的彝人形成了一道大凉山特有的风景线。一首在凉山民间流传的《苦荞之歌》这样唱道:“在那田地里,苦荞撒下地,生长绿油油,荞叶似斗笠,结粒沉甸甸,荞籽堆成山。老人吃了焕发青春,小孩吃了美丽健长。小伙子吃进手里,动手如刀;吃进脚里,走路如飞。姑娘吃进双眼,眼睛明亮有神;吃进头发,头发黑又长;吃进手里,指如嫩笋;吃进腰身,腰身如柳枝,容貌好似油菜花,醉迷多少男人心。荞啊荞,彝区之荞,养育之荞,健美之荞。”歌声表达出了苦荞与大凉山彝人的不解渊源。苦荞,这一粮食作物在我国高寒山区多有种植,它是一种不奢求的种子,不管再穷的土地上都能生长发育结果,给一丁点炭灰就能生长并且大获丰收。大凉山彝人都爱苦荞,崇拜苦荞,种苦荞,吃苦荞,苦荞就这样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大凉山彝人,健美着一代又一代的大凉山彝人。


  


  满满一抱的荞麦

  走到一片荞麦地畔,放眼望去,绵绵长长,黄褐色、带有斑斑黑点的荞麦田,一浪接一浪,在秋风中滚滚而来。麦浪的尽头,是几个躬着身子的收割人,还有一个背着孩子在捆荞麦的妇女。就像潮水来时,挑起浪花的船夫,几个身子的起伏,镰刀在阳光下闪亮着,几条弧线划过后,几重麦浪就乖乖地躺在脚下。

  这是彝族的一家子。当家的汉子,黑黑的脸庞,40多岁。他的婆姨,躬着腰身,背上的孩子随着她的劳作一颠一颠的,仿佛是坐上了摇篮。至于年轻后生和姑娘,虽然眼神略显稚嫩,但也是用力地搏战在麦浪中。一家人边劳作,边用彝语说笑着,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看得出他们很舒心。印象中,收获时节的人儿,都是在阳光下挥汗如雨,在欢声笑语中收割。我笑着跟一家人打招呼:“大哥,今年收成好吗?” “好!”中年彝家汉子直起腰身,满脸的灿烂,阳光下那张脸愈发透着黑红的光。他边说边用镰刀向麦子根部猛砍,双手收回,前腿弓起,后腿迅速蹬地,双手顺势向前送出,眼前的荞麦顿时纷纷一起向前奔跑,瞬间,聚成一堆了。


  


  看着看着,不由得手儿有些发痒:“大哥,让我试试?”大哥一边示范,一边向我讲解动作要领。起初,我的双手和脚步配合不协调,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不仅速度慢,荞麦也损失了一大半。彝家大哥亲自示范,他轻缓地伸伸双臂,镰刀在身前一划,几条弧线闪过,就收获了满满一抱的荞麦。我也弯下身子,右手握刀,向前划出,左手顺势揽过镰刀头划回来的荞麦,左脚向前顶住,右腿弯曲着,来回几次,也抱回满满一抱的荞麦。放下手中的镰刀,觉得手指是那样的僵硬。直起腰身,只觉得身体酸困后心情却是那样的畅快。


  


  苦荞是上天的恩赐

  跟着彝家大哥一家人奋战在荞麦地里,时间过得可真快,不觉已是10点多钟。日上顶头,一家人坐在地边稍事休息后,就准备开始打荞麦。大哥自我介绍叫海来哈古,话题也自然离不开彝家人和荞麦的故事:“收荞的时间比较讲究,割荞必须在晴天的10点钟之内,超过了10点你一割就落荞粒,若是雨天割收,荞堆就会发芽。割荞人必须两三点钟起床,备着干粮,在月光下摸着割。现在经济条件有所好转,家家都备有矿灯,方便多了。打荞就要在10点以后,让太阳把荞堆晒干,打起来省力,这样打收起来的荞籽存放多少年都不会变质和生虫。收荞的时间不能拖延,超过了收割时间就落荞籽,荞秆断倒,影响收成。”原来,收荞麦和打荞麦还有这么多讲究,我听了不住地点头。


  


  不大一会,彝家大哥铺开一张白色的大编织袋,叫妻子抱一把前几天割下的苦荞放在上面,他用一根木棍轻轻击打了一下,“哗”一声,荞粒奔落在编织袋上,那轻松的动作和哗然的声响是那样的和谐、悠然。我也想试一把,却把荞粒打飞出了编织袋。大哥诙谐地说:“这不是打铁,这么打明年的种子都剩不下几粒了。打荞就要把好力度,把好击打的部位。”说着,大哥和儿子开始挥舞起木叉击打一捆捆的荞麦,只见他们配合默契地轮番挑起荞麦捆,三下两下,一捆麦子的荞籽就落了下来。大哥叉起打过的麦捆顺势有力地挑向一旁。不一会,一大垛荞麦捆就打完了,编织袋上也落下了一大堆荞籽,只是混杂着不少的荞叶和碎荞秆,女人们双手把荞籽捧进筛子站起身来筛,在几个人的合作下,碎荞秆留在筛里,荞叶顺风飘去,荞籽落在编织袋上。打完荞麦,彝家大哥一家人把干净的荞籽装进口袋里,一袋袋地背到地边的三轮车上。


  


  抓起一把把刚刚收获的荞麦,粮食的原香味扑鼻而来。彝家大哥自豪地说,在四川大凉山地区,彝族同胞高血压、高血脂发病率极低,糖尿病几乎没有,这些都与彝族同胞主食苦荞麦有关。大凉山气候和土质适合栽种荞麦,不易虫蚀,产量还高。荞麦经推磨制成荞粉,或烧、或煮或烤,食品有荞粑粑、烙饼、烧馍、煎饼、荞米饭、疙瘩饭、汤丸子、糊羹、凉粉、扎扎面等。还可以根据饮食爱好,与四季豆、洋芋、小麦、大米、圆根、白蒿等配制加工。千百年来,彝族同胞就这么吃着荞粑粑生存繁衍下来,也不曾想过何谓绿色食品,只知道荞粑粑耐饿,每个从山里走出来的彝家儿女,都吃着苦荞麦粑粑长大。以前,人们不了解苦荞麦,没把它放在眼里,直到近些年它才受到青睐。听老人们说,在灾荒年间,就是用荞麦叶掐去一煮,连苦味还带绿色的汤喝了,不知咋回事,浮肿的人自然消肿。苦荞麦不知救活了多少彝人的性命。


  


  “人类社会母至尊,各类庄稼荞至贵。”这是流传在彝族区的一句谚语。“苦荞是上天恩赐彝人的食品和敬献品,当一个小孩呱呱来到这个世界,人们接待他的第一顿饭是苦荞。当一位老人默默离开这个世界,人们送别他的最后一顿饭是苦荞。当一位姑娘出嫁,来到婆家第一顿吃的是苦荞,第一天垫坐的是苦荞秆。一家人的财路顺利,要用苦荞敬拜;闹心事不断,要用苦荞摆顺……”是啊,苦荞是大凉山彝人的物质食粮,也是大凉山彝人的精神食粮。抬头向上,我极目长天,金色的大地让我的敬重之情油然而生,凉山人坚韧、乐观、满足、充实、纯净、简单,但愿眼前丰收的土地,带给他们生活永远美好的希望。

  9月大凉山收苦荞、挖土豆原生态生活劳作、人文纪实独家摄影团

  D1天:各地—西昌—昭觉 住宿:昭觉

  D2天:上午日哈乡凯哈村拍摄,下午依嘎村拍摄。住宿:昭觉

  D3天:上午格五乡马觉例克村,下午洛觉村拍摄。住宿:昭觉

  D4天:昭觉—美姑,龙门依达乡尔十哦库村拍摄。住宿:美姑

  D5天:上午依果觉乡瓦一村拍摄,下午大风顶方向四级吉村拍摄。住宿:美姑

  D6天:上午瓦古乡瓦一觉村拍摄,下午树布村拍摄。住宿:昭觉

  D7天:昭觉县则布乡觉呷村拍摄,下午瓦张甲谷村拍摄。住宿:昭觉

  D8天:昭觉—西昌,上午昭觉县萨拉地披乡那巴村拍摄,下午返回西昌结束愉快的摄影之旅。

  报名和索取线路联系国际旅游摄影网:13167379457(微信)萍萍 ; 13718935569(微信)徐长红,18911845368(微信)果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