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记忆里那些永恒的故事(2)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5-16 08:29:24 点击:139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长长记忆里那些永恒的故事(2)

  1.

  六九嘎斯车,发出笨重而沉闷的声音,也难怪,这车至少有十几年甚至更长的车龄吧?那不是一个车辆服役是有年限的时代,那年月,有车除了城市街头见到的红皮型如面包的公汽。最多见到的就是解放汽车,还有的就是来自当年老大哥“馈赠”的这一类车型。

  当然,小车还有伏尔加轿车等等。

  1969年底,是一个灰蒙而喧嚣的冬天,没看到多少学,印象里,那会儿第一场该有的冬雪还没有降临。

  城市渐渐远了,少年人的心除了好奇,更多的是对即将到来的那个地方的期待,所以,内心深处说,我并不在意这样一次离去。

  我的哥哥姐姐们都来送我和母亲。他们只能裹着厚厚的棉衣,坐在车厢里。

  驶出城市之后,有限的路面变得狭窄不堪,好在那会儿,车并不多,所以,车开起来还算顺畅。

  开车的叔叔时不时的和母亲聊着天,说着说着就近乎了,原来他的老家和母亲的老家并不远。

  只是,这个叔叔对这样的“上山下乡”表示的很不买账,嘴里嘟囔着说,他从六七年开始,到我们家六九年这一车,前后送了几十户人上山下乡了,“在城里说自己有两只手,不吃闲饭,到了农村你那两只手好用吗?该吃闲饭还不是照吃。”

  母亲也不做解释,只是和善的笑着。

  我怀里的那只小花猫,紧紧蜷缩在怀中,眼神迷茫而忐忑。

  48年后,我在去年的时候,和当时的同学们故地重游,车子上了高速,一路直接到了目的地,前后不也就三个小时。

  而当年,这条二百公里的路,我们整整跑了八个多小时。

  到中午时分,车到一个小镇,算是一半路差不多的样子,大家在一家小饭店里,简单的吃了口热汤热水的饭,接着赶路。

  车子渐渐驶入山区,我看到连绵起伏,在儿时我的眼睛里,那些高大俊伟甚至有些神秘的山。这一路,我几乎没有睡觉,完全是努力的睁大一双好奇的眼睛,想留住自己对这个未知世界的印象。

  2.

  突然我看到了雪,那是北方农村的冬雪,染白了山川大地。

  车子早驶入了一条砂土路,跑起来的时候,尾部卷起黄色的沙尘。把坐在车上面的哥哥姐姐们呛的直咳嗽。

  后来我知道,这样的砂土路,是那个时代,北方农村最基本的“标配”,这也是后话。

  北方的冬,昼短夜长。车子走着走着,天色就暗下来了。

  在昏暗之中,我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车子到了目的地,当时父亲他们单位建设期间的落脚点。

  别了差不多一年的父亲站在暮色之中等着我们。

  他用壮实的手,插到我的腋下,把我举了起来,用胡子扎着我的脸。

  简短的寒暄之后才知道,这并不是终点,而需要再走两公里左右,因为当时父亲单位都在建设之中,所以,我们只能先在老乡家里借住,应当是每个月需要支付一点儿费用的,具体的说不太清楚。

  父亲挤进了驾驶室,把我抱在膝头,指引着我们继续前行。

  暮色之中,车子沉重的轰鸣着,在颠簸的山路上,又跑了一段路,一段坡路,然后父亲说:到了。

  这时候,夜色已经真的浓,浓到看不清眼前。

  在一阵阵狗的狂吠声中,我们一行人下了车。我怀里的猫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紧紧的抓着我。

  房东一家人,站在夜色里,老两口和他们的两个儿子,简短的寒暄之后,我们一行人走进了临时借住的家。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路的劳顿和寒冷,只是觉得屋子里充满着暖意。

  一盏小油灯,让我傻了眼,电灯呢?电灯去了哪里?

  房东大妈,为我们一行准备了热饭热菜。虽然我对这地方有千百个不情愿,但是坐在热炕上的时候,却感受到无限的暖意。而怀里乖巧的猫儿,早就跑到炕头被垛之中,呼呼大睡去了。

  3.

  吃过晚饭,司机叔叔急着回程。父亲想挽留他住一晚,他推辞:不行啊,老哥哥,我这还有任务,回去后还得接着送,这周边农村我都去过了,你家是最远的。

  夜色里,嘎斯车笨重的走远,黄晕的灯光,几乎成为我内心深处定格的一幅恒久的画面。

  房东大伯家养着两条狗,凶巴巴的样子,冲着所有人充满着敌意的吼叫着。遭致房东大伯的呵斥:闭嘴,这都是咱家人,不许叫。

  说来奇怪,那两条狗似乎真的通人性,顿时呜咽了几声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睡到半夜,我要小解,哥哥陪着我,迷迷糊糊的走出屋子,穿过大半个院子,来到我第一次见识到的“茅房”,小解完往屋里走,一阵阵哼哼声让我大惊失色,哥哥看着笑了:那是猪啊小弟。

  回到屋子里,没有了睡意。却听到天花板上,传来的窸窸窣窣,甚至是叽叽喳喳,奔跑的声音,母亲带着睡意告诉我:那是耗子。

  我听的发毛,没有了电灯也就罢了,耗子居然都在天上,这是个什么世界?我觉得这大概不是什么好地方,好在有家人在身边。

  这是我在农村迎来的第一个黎明。晨曦渐渐让屋子光亮起来。我惊诧的看到一扇这样的窗,上面都是白纸贴糊在窗棂之上,只有下面这个固定的窗子的中间下方,有一个方方正正镶着玻璃的方格。窗子的上半部,可以直接向上推举开,然后有一个用来支撑的杆子。

  父亲安抚我:这地方不是咱们在城里,等过一年后咱们就搬家,那地方和城市里基本一样,大房子,有电灯,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父亲,觉得他的话值得怀疑。

  走进冬日晨光舖洒的院子,迎面而来的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在当时看来雄伟奇骏的大山,那山后来知道,乡亲们管它叫鸡冠山。

  不能不说,农村的清晨是活泛的。被房东大伯呵斥过的那两条狗,看到我们真的就没有了敌意,甚至摇头摆尾的。房东大妈,端着一盆猪食喂猪,我跟过去看,猪圈里,有一头也就一尺半大小的猪,有关这头猪,也有故事,我会在后面说。

  院子里鸡鸭鹅狗,隔壁院子里也是。

  我走出院子,看到的是一排陈旧的草屋,一字排开,大约有八九间的样子,院墙为线,分割成两个院落,我们这边略小一点,只有三间草屋。其实也不是严格的草屋,因为还有瓦片,这种半瓦半草的屋顶,在当时北方的农村很寻常。

  哥哥走出来问我,这地方好不好,我回答说:看白天的样子,我挺喜欢,可是晚上这地方有点吓人。

  4.

  对面的大山,早已经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好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吃过早饭,两个哥哥要回去了,二姐多呆几天,要陪陪我们。父亲也要去镇子里单位临时的办公地,他和哥哥们在山路上走远。

  不知什么时候,房东大伯家的两只狗,早已经在我身边撒欢跳跃。一只灰色的狗,一只黄白相间的狗。在当时的眼睛里,都属于大狗。

  在热炕头睡了一夜的猫咪,甚至跳到了窗外的窗台上,很不陌生的睥睨着一切。

  父亲和我约定,半个月之后,就去镇子里的学校上学。当然,这约定很快就没有兑现,那也是后话。

  很多年过去后,我在回想这段往事的时候,觉得特别值得回忆,是因为,在房东家借住的18个月,是我人生大概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1970年的元旦到了,陪着我们过了新年,已经插队上山下乡的二姐,抹着眼泪回去了。

  在度过最初的那种紧张和焦虑的因为生活的变故带来的不适之后,我突然觉得,我大概是很喜欢这个地方。

  喜欢房东大伯家的那两条狗,喜欢眼前这座沉默而高大的山。但是,很快,现实就把所谓的喜欢敲的支离破碎。

  第一道人生的难题来了。

  水土不服。当人们由于改变了地理环境而发生的身体不适,如食欲不振、精神疲乏、睡眠不好,甚至腹泻呕吐、心慌胸闷、皮肤痛痒、消瘦,皮肤出现红斑、痘痘等俗称为“水土不服”。

  按照当时的说法是,北部山区的水质比较硬,不像城里的水质比较软,喝了之后,人会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对孩子们尤其明显。

  严格的说,我还不算很不服水土,只是偶尔的反应,据父亲说,他们单位家属的孩子有很大一部分水土不服到皮肤奇痒,抓挠之后出现溃烂,是十分遭罪的。我倒没有出现这种极端的情况,但是,皮肤上出现红斑和痒的感觉还是有的。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这个症状也就基本消失了。

  但是,这一个多月,我也就没去上学。而是学着适应眼前的一切。这一适应,居然三个多月。

  5.

  房东大伯一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成家之后,单过,离这里也不算远,在前面的一条沟岔里。

  这边只有大伯,大妈,还有一个二哥。

  我第一眼看到二哥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不算很正常。因为他的眼睛略微有点邪,嘴角略微有点歪。

  房东大伯曾经是一个老兵,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

  家里墙上挂着的那些相框里,有一些发黄的老照片。照片里,有大伯据说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一些合影,大伯告诉我说,他们部队是第一批过江的,也是遭遇最惨烈战斗的,是损失最大的。他非常幸运的是,只是耳朵有点轻微的听力损伤,身体并无大碍。有两枚铜质的奖章,一枚是和平奖章,一枚是三等功奖章。

  其实,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荣归故里的大伯,是有机会留在政府机关的。他没有接受这个安排,而是回到了他的故乡,继续他铁匠人生。有关大伯,我曾经有一篇单独的文字,是写这个老人,写他们一家人的。

  操着浓郁的地方口音,是不是的迸出诸如“妈拉个巴子”这样所谓粗鄙语言的大伯,有太多故事,可惜,那时候我尚小,错过了该有的聆听。不然,将一定是我这个系列里,最有看点的文字。

  但是,房东大伯家里那杆斜挂在墙上的大枪让我兴趣百倍。

  那是一杆乌铳,也就是火药枪。是大伯用来打猎的。

  48年后的今天,我在整理这段往事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能遇到像房东大伯这样的人,他带着我看到了一个个让我兴奋的事情,我深深的感恩。

  院子里有一盘沉重的石磨,长长的磨杆,我试着去推,嗤牙咧嘴,石磨纹丝不动。大妈笑着说:孩子,你还小呢。说着招呼屋子里的二哥:二啊,来给你兄弟推个看看。

  二哥,咧着略显歪斜的嘴巴,走过来,单手推着磨杆,那磨盘就咕咙的转动了。

  房东大伯指着对面的山对我说:等到春暖花开了,大伯带你去那山上看看,好看着呢。

  于是,少年人的心,就此多了一份渴望和期待。早已经把城市的喧嚣忘记了,只记得眼前的美好。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麦子花開 时间:2017-05-16 08:32:44
  抢沙发
作者:麦子花開 时间:2017-05-16 08:33:08
  再[d:花]看故事
作者:麦子花開 时间:2017-05-16 09:21:48
  房东一家真好
作者:侬情惬意 时间:2017-05-16 09:32:54
  遇到好人了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6 09:41:45
  人生难忘少年时...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6 09:43:02
  上山下乡,特殊年代的特殊事件,我以为现在的小孩子倒是要走一遭才好呢
作者:淡忘理想 时间:2017-05-16 11:07:23
  继续看故事
作者:淡忘理想 时间:2017-05-16 11:09:30
  前几天邻居家闹耗子,一群大人面对耗子束手无策,不敢抓
  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可以,嗷嗷叫,兴奋着,一脚把老鼠从楼上踢下去了

  看到楼主帖子里说闹耗子想到的,哈
我要评论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6 14:19:03
  200公里就有这么大的差异呀!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6 14:19:23
  居然都没有电,是很偏僻吗?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6 14:21:17
  说起耗子,记得我才工作住在单位的宿舍,也闹过耗子!吓得我要命……最后找了一个男生帮忙来抓耗子,堵在屋里打死了,挺残忍的……
  
我要评论
作者:麦子花開 时间:2017-05-16 15:07:52
  @夜弓 2017-05-16 14:19:23
  居然都没有电,是很偏僻吗?
  -----------------------------
  看时间点,那个年代农村很多地方没有通电。我记得我们村(鲁东南地区)通电好像在1980年左右
  • 夜弓: 举报  2017-05-16 23:01:20  评论

    哦哦,这个样子!我以为解放后就多数有电了,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夢隨風飄 时间:2017-05-18 10:39:37
  我小时写作业也用的煤油灯,至于老鼠么,天上地下帐顶床下,哪儿都能看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