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识人间有此人:悲哉郭嵩焘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7-05-17 09:06:20 点击:167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鲁迅有个“铁屋子”的比喻。用“铁屋子”比喻中国的政制、传统和社会现状,确实是妙喻。鲁迅说民众沉沉梦中,铁屋子万难打破,叫醒他们于事无补,徒增不安和恐惧,还不如让他们在无痛苦,无知觉的梦中死去。话说得沉痛,也充满绝望。确实沉痛。“移动书桌位置,也要流血”的民族和现实,被唤醒者心生恐惧,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被唤醒者对呼喊者“扰其美梦”深怀怨恨,对其“妖言惑众”无比愤怒,于是一吼而上,对呼喊者拳打脚踢,爪抓牙咬,撕裂咬碎,不喝其血不食其肉,最后还得踏上千万脚,都不足以解恨。这样一群暴民,如同野兽,比铁屋子本身更为可怕,更让人恐惧,也更让人绝望。他们的思想,比铁屋子更牢固,都是些什么呢?是愚昧,是麻木,是奴化,是顺从,是欺瞒,是因循,是残暴,是落后…

  有一个词是专门形容这些人的:愚氓。他们的破坏力,有时百倍于“罪恶”。明末袁崇焕精忠报国,被污构通敌卖国,处以凌迟极刑,当时的平民如何反应?群情汹涌,争食其肉,活剥生吞。如果,历史没有证明袁崇焕的清白,一代忠良,便永远没法洗涮通敌卖国的污名,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汉奸。袁崇焕是明之长城,正是有袁,清兵不得入关内半步,还不能见信于民,堪为可叹,死状之惨,亦是惊人。清末,也出了个郭嵩焘,死后八年,仍被人开棺戮尸,虽然得以善终,却成了历史上的“汉奸第一人”,是第一个因推崇西方政制被称作汉奸目。但翻看历史郭嵩焘被骂为汉奸,死后还被戮尸,竟无卖国事实,亦无通敌行为,不过是著书立说,介绍西方政体文化,“宣扬民主“而已。直到现在,世上还有这样一种逻辑,称赞敌人就等同通敌卖国的极端思想,于是举国皆骂,世人皆欲杀,一顶汉奸大帽子,不但带进了棺材,至今还难以摘掉,诬蔑上人非常可叹,又一次深深感到愚氓的顽固和可怕。

  林则徐被人称为“睁眼看向西方的第一个”而不骂作汉奸,是林虽然承认西方炮坚船硬,却坚信天朝上国最为优越,学西方所长,是发中为为体,西学为用,只是补充而已;论及文化,文明,我们是礼仪之邦,文化圣区,西方如同蛮夷,不足道哉。你可以说这是自信自强,更可以说民族气节,也可以说是自负妄大,一叶障眼,但只准夏变夷,不准夷变夏,国是天朝,地为中央,民是化民,又在忠君爱国的牌坊下,在祖宗之法不可改的泥潭里,这绝对是民族气节,是大是大非,无庸置疑,不必论证,反之便是通敌,是投敌,是变节,是卖国,是汉奸。事实上,第一个睁眼看西方的第一个,带着非常严重的有色眼镜看西方,真正睁眼看西方的第一个,是郭嵩焘,他正是鲁迅说的在“铁屋子”里呐喊,试图呼醒别人,改变命运的人,不幸思想先驱者,注定难容于当世,身后亦不安,志士仁人,无不握腕悲叹。晚清时期悲剧人物实多,但悲如郭嵩焘,世不多见。

  郭嵩焘其人,殊不简单。晚清湖湘名重天下,因有曾、左之故,曾左之力让晚清多了数十年。而曾左起于乡间,郭嵩焘是推手,其时太平天国势大,已波及湖南,曾国藩和郭都在家守孝,郭力劝曾夺情出山,操力团练,是湘军创建者之一。郭和左宗棠更是自小相识,更相约结邻山中避世避难,左后来得到重用,能施其才,郭起了不少的作用。李鸿章和郭是同年,更是一生知已,无论世人如怎评价郭,都坚定站在郭身边。我们常说观一人之高下,看其友也,曾左李均是郭的至友,全是名重当时的人杰,影响深远的人物,亦可知郭之为人。郭虽非“繁剧之才”----李鸿章欲推荐郭出任地方官,其时郭在曾幕,曾反对说“筠公芬芳悱恻,然著述之才,非繁剧之才也—-不得不,承认曾国藩,郭如屈贾,刚正不阿,不屑方圆,虽有大抱负,却不宜官场,一直沉浮不得志,老年有诗曰:“两公名业都千古,负江湖老病身”。宦海沉浮,现实板荡,国情飘摇,郭开始意识到洋务运动止于科技,其实是得之毛皮,不可能真正令国家富强,转而从政体制度,思想观念寻找出路,不料这一转身,早醒觉者和思想先驱,竟“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了汉奸。

  让郭成为汉奸的直接原因是“马嘉理案”,案发后清政府派使团出使英国道歉,郭为公使,成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驻外大使。然而,天朝向来夜郎自大,以为自古只有四方来贡,何时有天朝出使蛮夷,不合祖宗礼法,更是有辱国体,视为奇耻大辱。郭为使节便是罪人,还未出使,就有人送其一联,极规劝讽喻:“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老实说,联很工整,很有文化,理也很充分,只是一厢情愿,不谙世(世界)态,一味抱残守缺,自欺自人的落后思想,跃然纸上。郭家乡人更差一点一把火把郭家烧掉。出使是国之大事,与郭何关?郭也知“兹事体大”,只是推脱不得,大有慷慨赴难的意味。郭书生意气,报国心切,将在国外所见所闻,所感所思写成日记,寄回国内,名为《使西纪程》发表,书中谈到英国的议会政体:“而国政一公之臣民,其君为以为私。其择官治事,亦有阶级,资格,而所用必皆贤能。一与其臣民共之。朝廷之爱憎无所施,臣民一有不惬,即不得安其位。自始设议政院,即分同异二党,使各竭其志意,推究辩驳,以定是非,而政者亦于其间迭起以争胜…朝廷又一公其政于臣民,直言极论,无所忌讳,庶人上书,皆与酬答。”

  我国向以“圣人之道”治国,而西洋以民主自治,圣人不常有,道德不能持,而民主公平,法治独立,人人平等,孰优孰劣,不言自明。郭的原意在于介绍,在陈述事实,或真有推广的私意,见贤思齐,学人所长,补已所短,理也。可是谁想却引发轩然大波,甚至可称之为海啸山崩,在国内。郭的文字成了不二之心,卖国通敌的铁证,骂者如山,骂声如潮,人人如丧考妣,如祖坟被挖。郭思想的蜕变,成了高柳鸣蝉,在国内却成了过街老鼠,这种是中国的国情,即使现在依然如此。骂声震天,郭黯然回国,称病回籍,搭小火轮回乡,被借口火轮是外国船,不准靠岸,时在1879年。郭郁郁不乐,十年而逝。李鸿章请谥,清廷不给谥号,不准立传,九年后,义和拳权运动高涨,还有人主张:“请戮郭嵩焘,丁日昌之以谢天下。”

  郭成为汉奸,只不过是赞美了西方政体文化,认为比中国政体要强而已,提倡“变祖宗之法而已”并没有一点“卖国”,“通敌”的事实,郭的副手指责郭嵩焘有“三大罪”,观之让人啼笑皆非:“游甲敦炮台披洋人衣,即令冻死亦不当披。见巴西国主擅自起立,堂堂天朝,何至为小国主致敬?柏金宫殿听音乐屡取阅音乐单,仿效洋人之所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也成大罪,可想而知郭的言论是怎样的罪大恶极了。有评论说“郭嵩焘是中国十九世纪末维新派的先声,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全盘西化论"的嚆矢。”,因为我对郭的所有主张不是很清楚,所以对全盘西化存疑。郭的思想,可以简单说是:人民富足,国家才可以谈富强,般坚炮利只是微末小事,政治制度才是立国根本。

  百年前的中国,风雨飘摇,不得不走出闭关锁国跚踹前行,郭的认知无疑是超前的,不被理解,时也命也,悲哉。可是,更让人感到可悲的是,时过百年,改革已三十多年,连道路指标都弃汉字改用不知所云的字母加数字表示,以为不如此,不足显示和“世界接轨”的彻底。可事实上,郭嵩焘生于今日,他还是“汉奸”,他的思想言论一样被称“卖国”。改革开放,其实不过是清末洋务运动的新征程,哪怕是更深入,更深化,依然止于经济,政治还是雷区。“师夷长技而制夷”,咱们是要学习,只是学习西方的技术,我们只是“器”不如人,说到“礼”,泱泱中华,几千年历史,文明如等灿烂,夷蛮给咱们提鞋也不佩。随“国势日盛”,连“西学为用”也不太承认,又一副天朝上国,举世无双的嘴脸。看现在既得利益者对西方民主自由法制等等思想观念,和三权分立政体的排斥和痛恨,或用国情不合作搪塞,或以马列更优为借口,或以泱泱大国,举世无双为由,或者直接辱骂为汉奸咒之卖国,竟如出一辙。郭嵩焘生于今日,胆敢放论,他不是汉奸,谁是汉奸?悲哉,百年有如一日,除了“四肢”比以前发达,头脑竟一点没变。不,按进化论观点,世界应是一天胜一天才对,今如昔,不是原地踏步,其实是倒退了。

  难怪,不论是辛亥革命,还是国民党的民主革命,抑或共产党的新民主革命,革为革去,命来命去,只革丢前朝的命,城头变幻大王旗,新瓶依是旧酒。专制,专制,还是专制,皇帝是没有了,但多的是做着皇帝梦的各色人等。百年共和,说者三,言之凿凿,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一索是汉奸,再索是卖国,三索…百多年,已经是六代人,科技一日千里,观念还停滞不前,还要到几代人,中国才知道给这些先驱们报以掌声,送上鲜花,换上爱国的头?这个“铁屋子”呀,何时才能破呢?

  傲慢疏庸不失真
  尽留老态待其神
  流传万代千秋后
  定识人间有此人。

  郭嵩焘自信,却亦十分悲观,或者万代千秋只是借代日后,并非真的万代千秋。唉,定识人间有此人,白骨累累作祭台,悲哉。
  2016-5-12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侬情惬意 时间:2017-05-17 09:14:44
  人民富足,国家才可以谈富强,般坚炮利只是微末小事,政治制度才是立国根本
  ====================================================================
  我觉得 对~
我要评论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4:19:22
  我等且在铁屋子里做做中国梦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4:19:55
  城头变幻大王旗耳
我要评论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4:38:22
  “三大罪”看完,我也醉了...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7 16:27:54
  时也命也
作者:沽上烟雨遥 时间:2017-05-17 22:14:46
  :)
作者:天边的鸟1972 时间:2017-05-18 09:13:38
  破房子是修不好的。只能拆了重建。
  清末的改良与民国的历史就是一部试图修整一座连地基都烂掉了的破房子的历史。
  毛泽东做的就是将破房子拆了,重建一座新房子。
我要评论
作者:天边的鸟1972 时间:2017-05-18 09:14:40
  @SH典范红花郎 2017-05-17 14:38:22
  “三大罪”看完,我也醉了...
  -----------------------------
  这是儒家的观点。是彻底堕落的标示。
作者:口__木__子 时间:2017-05-18 22:39:33
  夷夏之变貌似弄反了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