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佳人幽梦长 繁花正艳不识寒 ——读《红楼梦》第二十三回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09:32:36 点击:178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公子佳人幽梦长 繁花正艳不识寒
  ——读《红楼梦》第二十三回

  


  《红楼梦》从第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开始,到第二十三回《会真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都是围绕元妃省亲这一主题来铺展故事情节的,集中展现了贾府的富贵盛况和贾家人生活的优越美好的同时,却在看似作者行云流水、自然铺陈的,甚至包含一些略显家长里短、细枝末节的情节里,不经意间逐渐透露出宝黛的爱情悲剧前景和贾府终将走向衰败的气象。
  我总结《红楼梦》第二十三回主要有以下几个情节:
  一是“勒石题咏”。即元妃走后,贾府将这一盛况中众人的诗词题咏“命探春依次抄录妥协,自己编次,叙其优劣,又命在大观园勒石,为千古风流雅事。”这是出自元妃的成命,依然是在显示贾府“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气象;二是“政出多由”。即关于将玉皇庙并达摩庵两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养在铁槛寺的事情,这事却是出于虽是贾府远房亲戚贾芹之母周氏;三是“思亲留园”。元妃走后,应该还是出于思念亲人和恋旧想家的情愫,不想让贾政将大观园“敬谨封锁”,从而因此而颓败寥落,就想让姐妹们搬进去住,同时又考虑宝玉从小离不得那些姐妹,恐怕他离开了姐妹会终日郁郁,从而引母亲王夫人发愁,因此“遂命太监夏守忠到荣国府来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这也同样是出自元妃的亲自成命;四是“公子诗兴”。宝玉搬进大观园后,生活优越逍遥,写了几首即事诗的事;五是“寥落芳心”。这是本回的核心内容,即“会真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是说黛玉因葬花恰巧发现宝玉在其间偷看《会真记》(《西厢记》的前身),2人一起读书葬花,之后,宝玉因贾赦不适,被袭人叫走,独自黛玉闷闷回房的情节。
  这一回篇幅并不长,有些情节安排看似随兴所至,漫不经心,内容也好像并不重要,或者说似乎没有让人读后大喜大悲、唏嘘感慨的事件发生,一般给人的感觉是,曹雪芹先生似乎是在刻意营造烂漫唯美的情景,然而正如本文开始所述,这一回恰恰于轻描淡写,诗意味美的文字缝隙之间,深刻透露了宝黛的爱情悲剧前景和贾府走向衰败的气象!
  本回这5个事件看似并无必然逻辑关联,有的事件之间的衔接似乎完全在于作者直接安排,即上一个事件是用“不在话下”了结,接着以“且说”、“闲言少叙”来直接开始下一个事件,期间看似并无用心刻意的转承过渡,简直可以说好像是作者凭记忆,想到哪写到哪。
  其实不然,如果我们留心,这一回其实是“元妃省亲”这一整个贾府隆盛大事的完结篇,这一回一步步写来,又逐渐将一个主政者超然物外,并不把心思实实在在用在齐家治业上;直接管理者从人之私,逞己私欲,把家业当作做人情、拿便宜的银库;有心计的家族外缘成员,司机窥视,施谋得利,狐假虎威;后嗣子孙不务正业、兄弟疏远的贾府推到了读者跟前,最重要的是,这一回还将宝黛爱情的悲剧结局,再一次作了深刻暗示。

  

  为方便解析,我们且吧这5个故事情节或者说事件,分为“经营实务”类和“诗情烂漫”类。
  首先“经营实务”类的是前3个,前文已经定题,即“勒石题咏”、“政出多由”、“思亲留园”等。这3个事件通过描写元妃省亲这一贾府重大政治活动的余波对贾府经济的后续影响,揭示了封建官僚机构内部的经济非理性运行和粗疏管理,预示了贾家终将由盛转衰的深刻原因。
  从“勒石题咏”和“思亲留园”这两个事件当中,我们结合之前大观园无中生有、平地而起的建造过程以及省亲场景中元妃 “奢华过费”的默叹,可以看出,贾府一掷千金的开销往往是出于上层阶级的一个小小举动或者随性之想。当然元妃把“那日所有的题咏”整理编纂,并命勒石留存,以及让姐妹和宝玉搬进大观园住,都是出于对那次来之不易的省亲的深深留恋,这样也不至于让大观园从此荒芜寥落,造成巨大浪费,但是,整个过程都昭示着贾府经济运作的这种唯上头一句话的动因。
  正所谓务虚不务实,唯上不唯需。大把的银子只是因面子和礼仪形式而花销。这样的例子,在封建时代不仅仅在贾府,乃至一国一朝都比比皆是。隋史里曾记载,隋朝在盛极一时的时候,隋炀帝为了在外邦人面前显示中华的富庶,让所有餐馆旅店对胡人免费提供消费,并把街道上的树都用绫罗绸缎包裹起来,结果被一些了解隋朝内情的胡人,在白吃白住之后讥诮道:“你们大隋朝其实许多人还在饿肚皮,穿不上像样的衣服,你们却拿绸缎来裹树。”
  而且在类似这种消费的过程中,往往上面的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下面就会变本加厉地极尽奢华。在第十八回里,就有这样的描述“贾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可见,花销是大大超出了皇室本来的预期要求。
  野史传说清朝乾隆六下江南淘空了大清朝的经济,由《红楼梦》中贾府应对元妃省亲这一事件看去,完全可以理解。
  经济必须按需而谋,务实以动,依规运作。经济行为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也就是说,一个相对宏观的举动会带动出其它关联环节的连锁反应,如果是正向的举动,那自然是举纲目张,事半功倍;如果是负面的举动,也会流弊深远,贻害无穷,如果这时管理者再不注意矫正修复,甚至反而是粗疏随意,那么给经济带来的深远损害自然是难以估量的。
  由这一回可见,贾府的管理相当粗放。从“政出多由”这一事件中,贾府的最高决策者贾政对于留不留那24名小沙弥、道士本有定论——即遣散。因为元妃省亲仪式已经完结,已没有留下这些人的须要,下一次省亲遥遥无期,遣散应当是正确的必然举动。结果呢,贾琏来一说,贾政就点头答应留下来养在铁槛寺了。当然,其中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事正搔到了他痒处,即他担心会不会何时元妃突然再度回来,方便接待,就这样每月起码支出近百两白银,大致相当当时一个朝廷大员的一年年俸收入,贾府这样花销备着元妃再次省亲,也是皇家在这方面没有定例制度所造成。
  然而,产生这样的开支,源头却是出自贾家一个远房亲戚贾芹的母亲周氏的谋划,她不过一直寻思让儿子在贾府某个事管管,恰好听说了要遣散小沙弥、道士的消息,于是去跟凤姐说,不要遣散,留下来给贾芹管。其实她的要求也并不太高,向凤姐请求的原话是:“这些小和尚道士万不可打发到别处去,一时娘娘出来就要承应。倘或散了,若再用时,可是又费事。依我的主意,不如将他们竟送到咱们家庙里铁槛寺去,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完了。说声用,走去叫来,一点儿不费事呢。”
  这里我们要留意了,她说的是“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完了。”她本也没有想于其中为儿子谋取太大的便宜,期待的仅仅是贾府一月多支出几两银子养那帮孩子,儿子呢,也由此能找个事做做,能按时拿到报酬,那怎么后来支出就变成近百两银子了呢?
  这就是贾府经济管理的问题了,它没有一个制度体系,又是直线管理,只要贾政点个头,就什么都好办。贾政一旦不负责或者粗疏大意,那么下面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欲望就会一级一级从下到上被逐步放大。
  小说中描写贾芹拿到头3个月的近3百两银子后,“随手拈一块,撂予掌平的人,叫他们吃茶罢。”可见对于这些银子,凤姐又没对他完全监控到位,又没有制度管理可循,贾芹拿到手就可以随意处分,真叫是公家的钱,见者有份,不拿白不拿。
  其实,这事虽然谋划自周氏,但凤姐为了替做成周氏这事却没少费心。小说中甚至描写,凤姐为了让贾琏去做成这事,还和自己的丈夫交换了让五嫂子的儿子贾芸得到管理大观园东北角种树种草差事的情形。联想到第十五回里凤姐“弄权铁槛寺”之事,尽管小说没有交待,我们可以推测,这近300两的银子,恐怕不可能没有她的彩头在里头。
  这样看来,贾政似乎是一位书呆子冤大头似的人物了。其实也不尽然。我想贾政不大可能完全不知道贾府的开支状况,他很有可能的确料不到留下这24个孩子这一项最终每月会支出这样规模的银子,但起码贾府每月能进多少银子在他心中应该是大致有数的,他的问题只是顾了上头忘了下头,顾了进项不顾出项。
  贾政这样地化银子,目的是讨好皇家,得了皇家的垂青,他自然可以得到很多银子,因此,他的心思都在外面。从他的品级来看,一年的年俸并不会比这留下小沙弥、道士只一个月所化的近百两白银多到哪里去,然而贾府能够花销得起这样的钱,显然靠他的俸禄是远远够支撑的。当然,贾府的底子先不必去说,花得起这样的钱,必然是来自皇家的赏赐。问题是皇帝不可能三天两头高兴了就无缘无故地下到旨意拨些银两给贾政吧?他比然亦如周氏、五嫂子一般去在皇帝面前去某些差事,然后才会产生进项。后来贾府被抄家,政治上的原因且不说,查抄得出问题,这也说明皇家的管理也不一定比贾府高明得到哪里去。
  这里有一个野史例子,据说道光皇帝特别爱简朴,一次,他发现龙袍破了,就让身边的太监去问管理皇帝开销的内务府,能不能补一补接着穿,不要再做新的了。结果太监和内务府一勾结,说是这龙袍不好补,要补起码要1000两银子,道光皇帝不明白这1000两银子到底值多少,反正他觉得不多,就让补了。其实,补这个补丁的价钱不过5两银子,而做一袭新龙袍,虽然花费非常,但也不过2百多两银子。我们试想,如果道光真的节俭,那就让皇后、嫔妃随便拿块碎布料补上就不得了?根本不用花钱,问题是道光皇帝既要穿补丁龙袍以示节俭,又不想太寒碜有失脸面威仪,估计他的补丁都是花团锦簇似的。其实,我相信皇帝的衣服是穿不完的,真要节俭,每年不再做新的也就够节俭了。
  野史与小说,都不可信,但有些内容还是能折射出许多真实问题。贾府的花销也好,皇帝的花销也好都是来自天下百姓的辛苦劳作,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个事的花销,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可能是够过几年的殷实生活用的了。问题是,这些花销是来自百姓的供养,谁都不在意,以为银子是天生掉下来的,那么,到了百姓再也供奉不下去的时候该怎么办?
  封建时代的家族传承者大都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美人之手”,锦衣玉食惯了,所以,很多东西对于他们的神经来说是麻木的。就拿小说这一回里 “思亲留园”这一情节来看吧,是说元妃怕爹爹出于对皇家的恭敬,把大观园封锁起来,造成“寥落”,估计也可惜建园子的那些花销白白浪费了,就下谕命姐妹们都搬进去住,“却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未免贾母王夫人愁虑,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考虑让宝玉也随姐妹们搬进大观园里去住,她并非是出于对宝玉的培养教育的目的,而只是从爱怜和亲情出发的。
  经济是要靠人来管理运作的,而封建体制下,贾府的接班人正是宝玉,不深思对子弟们的教化,只是一味地照顾他们的情绪与舒适,这种关照恐怕有时比没有还要遭。而作为父亲的贾政,明明知到2个儿子都有毛病,却只是厌恶斥责,并不认真花时间去沟通引导,让宝玉见他好像老鼠去见猫一样,这也是贾家经济管理失败之后的教化失策,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导致颓败。小说在这一节里有一段贾政见到儿子宝玉的描述颇能旁证上述观点:“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八九。”

  

  另外,这一回中“公子诗兴”和“寥落芳心”这两个情节是属于“诗情烂漫”类。
  “公子诗兴”主要是描写宝玉住进怡红院中养尊处优,又与众姐妹丫头们成天在一起,“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宝玉自进花园以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因此他作了不少即事诗,还被当时许多纨绔子弟争相传颂,甚至“写在扇头壁上, 写在扇头壁上,不时吟哦赏赞。”也算一件雅事。
  按理来说这样的生活应该是完全符合宝玉的理想了,但是,这人心就是奇怪,宝玉却“静中生烦恼,忽一日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闷闷的”,这才引得茗烟去找《会真记》等小说给他看,这才又把宝玉给暂时哄安稳下来。
  于是引出了本回的正题故事——“会真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这后一联“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我觉得作者之所以在回目中用这个“警”字,“是别有深意的”,“警”就是警示。我把这一节定位“寥落芳心”。
  这一情节相信是大家熟悉的,这是一个《红楼梦》的经典情节,暮春、花雨,公子小园读书,“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接着荷花锄、挂绣囊、携花帚的黛玉袅娜飘然而至,真真是唯美至极!
  这还经典的黛玉葬花的悲情情节,但是黛玉想到独自葬花可能已对自己与宝玉的爱情前景非常不自信了。宝玉说把落花撂在水里就行了,黛玉却说:“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可见她是不愿嫁出贾府的,这是因为她把除了宝玉之外的所有男人,哪怕是同样丰姿卓然,贵为王爷的北静王统统都视为“臭男人”。

  

  然而,元妃省亲之后她敏感地警觉到许许多多多贾府对她与宝玉之间安排的变化,集中体现在第二十二回给宝钗过生日这件事上。结合上文分析的贾府对元妃的谕旨惟命是听,还有元妃对宝玉的溺爱关怀来看,很难说这与元妃的选择有关。只是小说没有明写,却有许多暗示,而在这一回里通过这么一个千古唯美的画面,来展现孤苦伶仃寄人篱下的黛玉,依稀地意识到这种趋势之后的无奈与寥落,兴许,她暗暗还存有一份对宝玉本人的争取之心。
  然而宝玉对于她俩的爱情仍然处于一种不确定和不正视的状况。这一回近尾声的时候,宝玉和黛玉唯美相聚被突然到来袭人打散,说是“那边大老爷(宁府的贾赦)身上不好姑娘们都过去请安,老太太叫打发你去呢。快回去换衣裳去罢。”宝玉随即别了黛玉去了,这不得不又会让此时的黛玉从心理上感受到了一次被贾家的疏远和冷落。
  在接下来的第二十四回里交待,贾赦不过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宝玉见到鸳鸯之后,早把黛玉忘得一干二尽:“回头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按理来说,宝玉对黛玉态度还是相当看中和视为知己的。当在他得知要搬进大观园居住的时候,第一个就去问黛玉“你住哪一处好?”;当他在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偷读《会真记》被不期而至的黛玉发现时,他说:“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别告诉别人去……”只是他真的不太懂得黛玉的艰难处境,以及应当为这爱情和为黛玉去做些什么。

  

  因此,这种状况下的黛玉自然回感到寥落凄凉,她在宝玉走后,小说描写:“这里林黛玉见宝玉去了,又听见众姊妹也不在房,自己闷闷的。正欲回房,刚走到梨香院墙角上,只听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这时她听到了为大家所熟知并时常引用的《红楼梦》经典词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是啊,“良辰美景奈何天”,在贾府的良辰美景势必也不能终永,自己与宝玉的短暂相悦势必也将无可奈何如花落去;“赏心乐事谁家院”自己孤苦伶仃,何处是归宿?正所谓“如花美眷”,怎当得“似水流年”……

  

  (图片全部源于网络)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09:33:15
  沙发问好代嘎[d:微笑]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0:06:52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0:07:14
  @勿笑鹏 2017-05-17 09:33:15
  沙发问好代嘎[d:微笑]
  -----------------------------
  欢迎笑鹏童鞋哇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10:11:11
  @勿笑鹏 2017-05-17 09:33:15

  沙发问好代嘎[d:微笑]


  —————————————————
  @SH典范红花郎 3楼 2017-05-17 10:07:00

  欢迎笑鹏童鞋哇
  —————————————————
  花朗早上好
  
作者:SH典范红花郎 时间:2017-05-17 10:12:11
  笑鹏啊,我现在只是实习斑猪,还没有变脸的权利哈,等兽席来
作者:夢隨風飄 时间:2017-05-17 10:15:33
  小鹏鹏还在研究林妹妹呀,这个我就囫囵看过一遍,看得一知半解,书实在是太长了,感觉不如水浒好看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10:16:13
  @夢隨風飄 6楼 2017-05-17 10:15:00

  小鹏鹏还在研究林妹妹呀,这个我就囫囵看过一遍,看得一知半解,书实在是太长了,感觉不如水浒好看
  —————————————————
  哈哈
  
  • 夢隨風飄: 举报  2017-05-17 10:37:52  评论

    你解读得真深刻哇,佩服之至!这也许就是名著的魅力所在吧,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来研究它呢
  • 勿笑鹏: 举报  2017-05-17 13:05:30  评论

    说说水浒,说说红楼,趣谈趣谈,谢谢夸赞
我要评论
作者:口__木__子 时间:2017-05-17 13:31:47
  贾家貌似靠的世袭的爵位,有些庄子的收成。贾赦袭的爵位,贾政貌似后来才外放个实缺。
作者:侬情惬意 时间:2017-05-17 15:20:40
  这次的配图 相当不错~~~比首席配的好看多了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7 16:13:52
  一会武打,一会红楼,文武双全呐!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7 16:15:26
  是不是每个男人的心里,也都住着一个贾宝玉呢?笑鹏来说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16:58:36
  @侬情惬意 9楼 2017-05-17 15:20:00

  这次的配图 相当不错~~~比首席配的好看多了
  —————————————————
  谢谢配图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勿笑鹏 时间:2017-05-17 17:00:51
  嘎嘎
  
作者:靜默無言 时间:2017-05-17 19:56:20
  楼主研究的很深刻呀
  
我要评论
作者:靜默無言 时间:2017-05-17 19:56:35
  这是看了多少遍红楼梦呢
  
作者:九弟1号 时间:2017-05-17 21:13:17
  这一看就是红迷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