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籍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7-05-19 07:42:52 点击:189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岭南人,更准确说是百越人,原来不是。

  由《西头村志》可知,我们汤姓一族,原是河南开封祥符县党踞村人,金人南侵,随高宗南渡到南雄珠玑巷定居。1025年,再迁到南海石湖,就是现在的花都。人口增长,又有一支迁到炭步布头村,我们这一房的始祖,就是布头十二祖,叫汤继和, 1630年迁入西头村。

  原来,我祖籍开封,是河南人。开封,我几年前和女儿去过,那次从敦煌,西安,洛阳,一直玩到郑州,最后一站就是开封,是名符其实的古都游,历时半月,是时间最长一次出游。重点其实是前三地,后二个地方是觉得难得出来一趟,抱着多留几天,多走几个地方的心态增加的。

  我对开封的印象不太好。说是古都,几乎没有多少古迹了,却满城是新造的古迹,企图重现大宋汴京风采,可象天波府这一类的应景景点,我是进也不想进。真古董,唯有铁塔。看古籍,知道铁塔原是建在小山顶上,现在的塔基大致与地面持平了。而真正的宋都开封城,早已埋在泥土之下了,“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有几座城”。开封在黄河边,黄河可是悬河,一决堤,泥河就把开封城掩埋了,现在开封就是在原址上重建的,旧城在地下不见天日。只有当年建在山岗上的铁塔,地势最高,才得以幸免,只是昔日在山顶,今与地平,沧海桑田,变化莫测,活显眼前。

  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开封是自己的祖籍,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走了一趟寻根之游。可惜不知道,否则定要细细看看。十天的漫游,人已相当疲累,且前三者珠玉在前,已有了审美疲劳,对着满城假古董的开封,真没多少好印象了。

  地图已找不到开祥符县,只有开封祥符区了。原来祥符县就是古之开封县,现在属开封市区了。也就是说,在宋代,我的祖先可是京郊之人,天子脚下。我甚至怀疑祥符县的来历,和真宗有关。澶渊之盟后,宋向辽岁贡,真宗大失面子,臣下就搞出天降瑞祥的把戏,以示天下太平吉祥,为皇上遮丑。估计祥符县就是出瑞祥的其中一个地方,真宗“大喜”之下,干爽就把改名为祥符以志庆了。就如汉武获鼎,就改元为元鼎一样。区别只是汉武的鼎是真,真宗的瑞祥却是人为的闹剧。不知道我的祖先,当年信还是不信这种天降瑞祥?是奔走相告,额首称庆,还是冷眼旁观,肚里偷笑?不得而知。自欺欺人,终成大患。

  要是祖先没有南迁,我就是河南人,是中原人,开口闭口都是“中不中”,说得极流利,不喜欢吃稻谷,以面食为主。当然,历史没法设假,我早已是地地道道的岭南人,广府人了。

  另一人念头也浮上了我的心头,既然象我这样地道的岭南人都不是原土著,那么,岭南真土著又在哪呢,他们去了哪呢?是给同化了,还是被逼迁移,就象苗条族一样,由北向南,由东向西,不断地迁居避让?

  我曾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但不知是否确凿。随着北人大量南迁,岭南百越只得亦往南迁,向如今泰国,越南等东南亚一带迁移,最后离开了故土,甚至离开了故国。也有部分迁到了海南岛,孤悬海外,是为黎族。自然,也有小部分留在当地,渐渐同化成现在的广府人,或者成为小数民族,不断边缘化,比如瑶族。 按现在的情形反推,同化的只是少数,迁徙者居多。

  其实,人员的迁徙,一直没有终止过。本世纪,又是一次高潮,现在,广东本地人不足一半,更多的是汹涌进来的全国各省之人,随着普通话对广东话的蚕食,我相信有一天,广东也会成了普通话的天下,广东话能再闻乎?广府人,还有辩识度?昔时的百越就是这样消失的,今天的广府人,在以后也可能是这样消失的吧?民族大融合,从另一方面看,也是民族大消灭。

  所以,古书中的四夷,随着中原人历代的迁徙进入,早已全夷了。记得几年前我到新疆,这个古代西域,本是维吾尔族安居这地,但在乌鲁木齐,几成汉人的天下。人分种族,是历史原因,也是自然形成,其族既成,区别确在,不论如论尊重,要分主次,终有不便。维吾尔族人,很友好,也很好客,但不知道是不是敏感,我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是视我们为外来之客。来当客人,和来定居,应是不同的。以已度人,我渐渐明白,一些小数民族,他们不太欢迎外来客的心理,不一定是保守,而是任何一种文明,就要有自己的自留地,有自己的生息空间。

  知道祖籍开封,对开封的感觉,自然有所不同,以前一直奇怪,女儿长在水稻之乡,为什么却极爱面食,现在看来可能是“返祖现象”。但祖籍毕竟是祖籍,近千年的事了,只能当作一种思古之幽情罢了,广东才是我的家,我也是广东人。无论语言还和长相,我和开封当地人,相去甚远了,就算我说我是开封人,他们也不会认可我是老乡。我希望这样的大迁徙不会再发生。各民族各安其位,各得其所,各有其乐,这样才是最好的。不论是战乱带来的流离失所,还是因经济造成的人员流动,我都不希望有。天下太平,世界和平,人人安居乐业,是我的愿望。---小规模的迁徙是正常的,但反客为主,总是不正常,是我狭隘吗?

  我一直对生我育我的村庄名和平,觉得奇怪,因为和平这名字,和周围的村名太不协调,相差太远了,怎会有这样一个村名呢?一直不得其解,这回也知道了根源。原来,我们村起初不叫和平,而叫禾地堂,村志里确凿有记。这就对了,禾地堂,和大巷队,龙眼脚,新林庄,西一,西二等村名,就浑然一体了。我和母亲说起村志,提到禾地堂这个地名,母亲频频点头,连声说,对,就叫禾地堂,就叫禾地堂。声音亲切,如呼旧友。不用说,是建国之后,可能是为了纪念伟大的中华共和国诞生,才把禾地堂改名为和平。和平,就是这样来的吧。
  2017-5-18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侬情惬意 时间:2017-05-19 08:18:38
  原来楼主说河南人……我一直以为是广东的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侬情惬意 时间:2017-05-19 08:19:33
  开封府,我记得去过,跟旅游团去的,走马观花没啥印象了
  
我要评论
作者:夜弓 时间:2017-05-19 08:48:43
  哈,不是发配充军去的就好——我家按祖谱也不是当地的,但没见到记载是怎么过去的,我觉得或者是贬嫡过去的,或者是犯了事逃难过去的?
作者:卡米尔克劳代 时间:2017-05-19 09:57:06
  客家人
我要评论
作者:出来转转2017 时间:2017-05-19 10:31:42
  我不太愿意面对西藏人,但是我还是比较勇于面对新疆人,因为新疆这个地方,单说现存的民族,还得说是汉人最早进入的,我们可是公元前西汉的时候就进入新疆了。

  早于大汉帝国进入新疆的,确实有好些个民族,比如什么大月氏、乌孙、吐火罗,甚至匈奴,还可能有希腊,可是您现在都找不着他们了吧,您如果找到他们,我愿意跟他们谈谈,比如划个保留地什么的。然而,他们统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了。现如今生活在新疆的人,本质上都是后来者,上天留下一块无主之地,自然是有德者居之,这没什么好商量的。

  单说维族兄弟吧,忠言逆耳哈,咱实话实说,维族兄弟在安史之乱的时候还在蒙古高原上呢,后来回鹘帝国瓦解,这才开始南迁,一直到宋朝的时候,喀喇汗王朝……咱也别宋朝了,一直到清朝的时候,准噶尔地区还是蒙古人的地盘,准噶尔这个名词就是一蒙古部落的名字,后来清朝统治者消灭了准噶尔,把那地方的民族人口结构给大大地改变了。

  当然,我们在安史之乱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失去了对那地方的实际控制,但是您要说维人是主,汉人是客,这我是不能同意的,要说客,大家都是客,而且我们去那边,早于现在的那些民族好几百年呢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7-05-19 11:16:59
  @卡米尔克劳代 2017-05-19 09:57:06
  客家人
  -----------------------------
  我可不是客家人。
  是广府人,说粤话的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7-05-19 11:17:35
  @侬情惬意 2017-05-19 08:18:38
  原来楼主说河南人……我一直以为是广东的
  -----------------------------
  呵呵,一千年前的祖先是河南后,一千年前就搬到广东了
作者: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时间:2017-05-19 18:27:05
  南方原来是百越族的地盘。南宋失去中原,但积极向南发展,造成大量少数民族迁走甚至灭绝,比如著名的悬棺,其主人所在民族已不可考。剩下的少数民族躲避到深山老林中。缅甸人也是宋朝时南迁到缅甸的。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7-05-20 09:01:08
  @出来转转2017 2017-05-19 10:31:42
  我不太愿意面对西藏人,但是我还是比较勇于面对新疆人,因为新疆这个地方,单说现存的民族,还得说是汉人最早进入的,我们可是公元前西汉的时候就进入新疆了。
  早于大汉帝国进入新疆的,确实有好些个民族,比如什么大月氏、乌孙、吐火罗,甚至匈奴,还可能有希腊,可是您现在都找不着他们了吧,您如果找到他们,我愿意跟他们谈谈,比如划个保留地什么的。然而,他们统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了。现如今生活在新疆的人,本......
  -----------------------------
  多谢这么认真回帖。
  当时看了,不知怎回复,呵。
  我对历史不熟悉,所以,惭愧呀,对于维吾尔族的来历,不清楚。不过,我 总觉得新疆不会是空无一人的,所以人没了,要不是给赶跑了,要不就是给杀了。 汉时已 和新缰有联系。但从新疆这名字可以看出来,新疆并入版图还是较后来的是。汉唐宋,甚至明对新疆应只是当作势力范围,而不是直接管理的,这样说来,维吾尔,应比汉人更早在这块土地上生活吧。
  民族间应和平同处,以当地风俗习惯文化为主,这是我个人意见。融入当地,比你要跟我一样,可能更容易让人接受。接受后,到底谁最后同化了谁,估计是文化具优秀一方。自然同化虽然慢,但是较自然和和平。
  • 崇拜假神必遭灾祸: 举报  2017-05-20 11:16:44  评论

    评论 独庸生:我觉得南迁汉人肯定对原土著有屠杀、灭绝的。不然不会才一千年,悬棺主人已无可考。缅甸人也是很明确宋朝时才迁入缅甸。南方少数民族大多在深山老林之中,也是明证,明显是逃避。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