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只似风前絮——作别二〇二〇

楼主:天地间一怪人 时间:2020-12-31 23:02:45 点击:147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生只似风前絮——作别二〇二〇

  2020年,极为特殊,特殊在一场疫情让“天下大乱”。有谁想到,整整一年,世界仍未有消停的迹象。

  为了所谓的安全,被关在家里和单位几十天。因为强制性的停止,于是有了难得的宁静时刻。这份宁静,并没有带来应有的系统地学习思考,多半时间还是在无聊与有聊中度过。工作忙忙,结果碌碌;生活淡淡,生气悠悠。时间确实过得快,又到一年最后一天,作别总得说上几句。

  

  先说生命。疫情的残酷,指向的就是生命。鲁迅先生曾说:“想到人类的灭亡是一件大寂寞大悲哀的事;然而若干人们的灭亡,却并非寂寞悲哀的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数据,截至此时此刻,全球因患新冠肺炎死亡1815803例。我想,他们不属于“若干人们的灭亡”,每个逝去的人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每一个生命的背后,有家庭,有孩子,有老人,有朋友,有成就,有遗憾,有单位,有遗产,有债务,有……。有人说,人出生是个悲剧,不知道什么时候降生;人死亡是个悲剧,不知道死神什么时候来临。因病去世的过程比较缓慢,是更令人悲伤的。杨绛先生能在96岁高龄写出《走到人生边上》,坦诚自己对于命运、人生、生死、灵与肉、鬼与神等问题的思考,是幸福的。因为不断有年轻人、中年人离开这个世界,有时候不免问一下: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余华在《活着》序言末尾说:“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活着》写成于1992年,余华32岁。年轻说出似乎深奥的话,有装的嫌疑。

  看同龄人写的书,有时可能更有感触。偶读邓晓芒先生的《灵之舞:中西人格的表演性》,此书1988年完成初稿时他40岁,1995年出版。书中讲到一个孩子与水仙花的故事:

  一个儿童在花园里拣到一枚被遗弃了的水仙花球茎。那蕴含着某种生命力的神秘色泽,诱使他用柔嫩的指甲去剥开球茎的外层,窥探其中的奥秘。他惊喜地发现,在他的指甲底下显露出一个更加晶莹、更加洁白无瑕的层次。但过了几分钟,他又发现他心爱的宝物的缺陷了。这宝物的表面还带有些许几乎看不出来的污迹。他继续剥下去,但他的惊喜仍没有持续多久,那珍珠色的球茎因空气的氧化和水分的蒸发而变得晦暗。于是他只好不断地剥,结果可想而知。那可怜的孩子两手空空地站起来,茫然若失地看着眼前一大堆残破的水仙花球茎鳞片。

  我想这个故事可能是创作出来。邓晓芒先生说:“人追求着生命,企图把握生命本身;人渴望着纯粹,想在最本真、最直接的意义上把生命捏在手中把玩和欣赏。就在这种追求和渴望中,生命消失了,或不如说,一点一点地流失了。人似乎一直都在‘准备生活’,为将来的‘正式的’生活‘打基础’,到了老年,又为下一代人的生活打基础,却从来没有自己好好地生活过,他总是来不及体验生活。在这种烦忙与奔波中,人漫不经心地将自己生命的鳞片逐一丢弃、失落,直到将生命本身也整个地失落。”准备将来的生活,说的太好,因为抱有希望,或者负有责任。今年有两个同龄人走了,他们消逝在“准备将来”的路上,留下了难以弥补的遗憾。将来尽管可期,现在最为珍贵,人生短暂,能做什么要抓紧。

  鲁迅先生的《野草》写于1924年到1926年,时年43岁左右,正好同龄。鲁迅先生曾说“他的哲学都包括在《野草》里面”。他说:“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处在愤青年龄的时候,经常挂在嘴上。鲁迅先生的生命哲学,有它特殊的历史背景和生存环境。读《野草》,他的自剖,令人震撼。对于死亡,鲁迅先生抱着明知是“坟”还要“走”下去的态度。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过客”论与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论有着内在的契合与神会。抛却那些终极追问,我们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需要坦然自然一些,不必搞得那么痛苦而悲壮。

  马尔克斯在自己的作品中说过:“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繁忙的工作生活,让回忆成为奢侈,让思考变得随意,让孤独显得轻飘。梭罗讲:“人类无疑是有力量来有意识地提高自己的生命质量的,人是可以使自己生活得诗意而又神圣的。”在无可选择的时候,谈诗意和神圣,我只能哑然失笑。

  

  其次说理性。一个人的成熟,可能就是理性思维的确立。一个国家的成熟,可能就是理性精神的普及。疫情是一面镜子,照人,照事,美好的让人感动,怪异的让人惊讶,丑陋的让人不齿。从国内到国外,一些非理性的行为令人不解。有的喝大蒜水,有的服用维生素C,有的抢购口罩,有的囤积物资,等等,千奇百怪。面对生命危险的时候,都希望抓住一根稻草,不管它有没有用。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某些人缺乏基本的理性,或对常识的坚守。至于国外那些不戴口罩上街的、不听劝阻聚集的、转移视线甩锅的、借疫情之机闹事的……真不好评论。存在总有存在的理由,但违背常识和理性,总要付出代价,或者受到惩罚。

  今年抽空翻看了陈乐民先生的《欧洲文明十五讲》,对希腊文明印象最深。理性精神是西方哲学的起点。柏拉图认为,人由三部分组成:理性、灵魂、肉体,其中理性是三者中最高贵的、不朽的部分。古希腊的哲学,即“爱智慧”,是对知识、对理性的追求。文艺复兴时期,理性更是成为最高的法官,思维着的理性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近代哲学,笛卡尔、康德、黑格尔则把纯粹理性推向了极致,他们认为,理性是作为宇宙之本原和世界之灵魂的一种本体论意义上的实体,是世界的客观的秩序原则。我以为,西方的现代化,就源于此。正是这种思维和精神,推动了科技的巨大进步,从而改变了人类面貌。

  历史上,我们缺乏西方式的理性精神传统。中国传统的理性精神是一种“内求于心”的理性认识方法。我们喜欢讲“道”,但那个“道”是不可“道”的,不可“名”的,只能靠体验与涵养来直觉领悟,单由理性思辩和逻辑推理是不能理解、证明和把握的,也即是不可分析,不可被证实或证伪的。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妄自菲薄,中国文化中好些东西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它也管用。我们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现代化,应该说,西方的那种思辨、超越、分析、实证的理性精神也慢慢注入体内。全球抗疫,风景这边独好。应该说,这是实事求是和以人为本的成功。

  

  第三说张文宏。疫情中的医生,我关注到三个人,一是钟南山,二是李兰娟,三是张文宏,名气和贡献的排序也大致如此,然而对他的印象尤深。和其他网友一样,认识张文宏源于一段他让党员上一线的视频:“党员的口号你平时喊喊可以,但这个时候,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对不起,现在你马上给我上去,不管你同意或不同意,都得上去。没有讨价还价,必须得上去。”旗帜鲜明,要求合理,符合公众期待。于是,也多次看了一些对他的采访和他与驻美大使崔天凯的通信。感到此人值得学习的地方有三点:一是专业,就是当实实在在的内行。二是率真,有立场,有个性,不遮掩。三是表达,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怎么说,把握得很好。

  摘录几句话:(1)“我一路被人欺负过来,所以更要牢记善待他人”。谁的成长路上没被欺负过?(2)“大家看到的医生都是文质彬彬的,那都是假象,全是假的”。谁没被医生“骗”过?(3)“人不能欺负听话的老实人”。职场竞争,老实人吃亏是必然的,明显地欺负就有点过分了。(4)“你在家里不是在隔离,你是在战斗啊。你觉得很闷,病毒都被你闷死了”。对大众的普及,就得说听得懂的话。(5)“我不鼓励加班加点,抛弃家庭,无休无止工作是不人道的”。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才会有温情。(6)“有三种可能性:第一,最理想情况是取得完全成功,元宵节前控制住武汉疫情,二到四个月内结束战斗;第二,胶着,像当年‘非典’那样,拖个一年半载;第三可能完全失败,像09年墨西哥猪流感那样,波及全球。”判断,专家当为,不能瞎说。

  张文宏成为网红,是个偶然事件。张文宏能让大家关注一年,是一个特殊的重要的存在。他说:“当大幕落下(指疫情结束),我自然会非常安静地离开。过了这个时间,你到我们医院里,看见绕着墙根走路的那个人,就是我,很低调。”一切肯定会回归正常的。

  清冷之夜,想到清醒之言——王国维先生的《采桑子》:

  高城鼓动兰釭灺,睡也还醒。醉也还醒。忽听孤鸿三两声。
  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

  王国维也是普通人,有宿醉之愁;王国维更是智者,有江萍之悟。

  别了,我的202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01 20:12:12
  应该是搜狐的老朋友。在杂谈见过。男人视界,东门茶社都见过的。祝新年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01 20:13:15
  博览群书,写起文来洋洋洒洒。新年第一天遇见老朋友,真好。
作者: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01 20:15:21
  还有就是我惊奇的发现楼主竟然可以讲图片插入文章中。而不是图在最后。是用的代码还是电脑版自带功能?
  我一直没用电脑,不知道这个啥情况。图文并茂,真不错。很专业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