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八卦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00:36:39 点击:261 回复:6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吃一堑长一智。
  记得很久以前,我替人出头打抱不平。结果被人挖坑埋了。没见过我这么傻的吧。人家做戏要博眼球,于是一个爆私一个装可怜。我冲冠一怒,要打抱不平。结果可想而知,被人追骂了大半年。那是我唯一一次被人骂。自此我长记性了,安分守己做个懦弱吃瓜群众。
  事隔几年,这次又捅篓子把酱油二哥牵连的退坛了,实在是有违初衷。如果这次不是因为牵扯我正好在版面努力想炒冷版,遭遇突然撤版,使我大量正在备份帖子转移至不符合主题的版面,我大概不会关注这个事情。但后续,眼见得因为当值版主文不达意便被霸凌,终于还是没忍住发声。结果造成了小地震。虽然酱油二哥不介意被牵连,但我还是很自责。
  最重要的原因,捅了篓子我逃跑了。一看对方乱发型,我立即关闭版面,再没踏足。原想着我跑掉就消停了,没想到引起坛震。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也是讲究对等的。当价值观和思维在同一纬度,才有对话不被误解的默契。哪怕双方是对手,至少都能明白对方在表述什么。就怕根本不在一个频道的对话,早晚会叉皮。
  所以我现在更加不敢随便乱说话了。刚才四处溜达,去了风铃部落,我,还是忍住吧。幸亏不在部落,不然指不定又跑出去说什么话了。但求公平,相对的公平就好。至于公zheng,想想就可以了,追求不来的。
  很欣慰看到乌龙反省这样的意思:其实某事跟他没关系,他也是闲得冲出去了…………等等。
  如果每个人都能自律忌脏口,有理说理,无理取闹都是好的。这论坛,还能玩儿。
  我终是忍住看见写金盾的帖子而没有发声,灰溜溜地跑回这里嘚啵几句,表示,偷窥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00:36:49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00:54:20
  关于醉大人这个称呼,我很想解释一下。因为现在被别人不停的套用,已经有悖我的初衷。
  无论如何,开始跟醉大人对话的时候,是因为觉得这是十来年的朋友,不会有语言障碍。但没想到,还是我一厢情愿了。那就说说醉大人的由来吧。
  在那个论坛上,我把我认为是朋友、我内心比较尊重的、又同时是版主的人,才戏称为大人。比如:归隐宋朝——宋大人;泌水——泌大人;远去的烟云——烟云大人;诗意天涯——诗意大人;陪君醉笑三千场——醉大人。
  醉大人的名号就是这样来的。能跟以上几位德高望重的朋友一起被我称之为大人的,也就这么几个。其它,不熟的,甚至都不曾有过一个回复给他。或者礼节性的回复也是有的。但称谓确实绝对不会有。
  基于醉大人在我心中这样一种存在,才有了毫无顾忌的对话引发的坛震。这次,我真是犯了交浅言深的严重错误。一厢情愿的把醉大人当作可以开诚布公交流的朋友。却忘记了我自己不过是一个吃瓜群众,人微言轻却不自知。
  当然,错在我。
  写这是只是想澄清一下醉大人这个名号的由来。眼看被人滥用当作调侃醉大人的口词,我不知该不该回去帮醉大人说明一下。这个醉大人三个字,不含任何调侃和贬义。被人滥用委实令我不安。
  我现在智商欠费,不知到底该怎么办?
  金盾、风铃,出来支招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08:47:37  评论

    不知道发生什么,醉大人应该不是侮辱性的昵称,至于其他人如何使用这个名字,你不需要承担责任
我要评论
作者:风铃清音 时间:2021-01-20 05:20:42
  没想到拽这么平和的人也会有这么多论坛烦恼。我觉得你有什么话还是应该说,探讨或质疑是件有意思的事情。不同看法可以引入反思,也有助于客观全面。
作者:风铃清音 时间:2021-01-20 05:26:51
  你觉得我们有一个类似的特点,就是“打抱不平”。这样做总会得罪一方,而且是不讲理的一方。之前没想太多就做了,现在回想起来,后续纠缠实在是令人不胜其烦。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8:53:34
  拽也跑去看热闹,那就澄清一个事实

  我跟流浪的橡树认识很早,大概是07-08年认识,后来橡树离开搜狐,去了新浪杂谈啥的

  我跟橡树算是拍砖的对手,也算是在砖战中有了一份友情;不管他怎么损我,或者我怎么损他,橡树和我之间,没有爆过粗口,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比较尊重橡树的原因

  橡树无论去什么论坛玩耍,都会喊我去玩,不过我基本上都不会跟去;因为我不喜欢到处乱窜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8:57:17
  在草帽提及我的帖子里,草帽说他在新浪认识过金盾。这应该是草帽记错了

  橡树曾经给我在新浪的链接,我也的确去偷窥了一眼

  但是我这个人比较懒,连注册账号都不愿意注册,而且去了新浪之后,觉得那里的发言氛围,很不合我的胃口;

  所以我在新浪看了一眼,就回到了搜狐,再也没有旁观过新浪的人和事,更不要说金盾发言了

  草帽说在新浪认识金盾,不知道草帽是见到了金盾的影子,还是见鬼了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8:59:45
  当然了,我不能说草帽撒谎

  因为论坛上完全有这种可能,有别人注册了金盾的ID,然后去发言

  然后草帽把那个人,当做了金盾

  就像我在天涯的名字,也只不过是“永远的金盾2020”,至于“永远的金盾”这个昵称,不知道被谁注册过了

  其实,认识金盾的人很容易识别金盾的发言,名字可以注册,发言也可以模仿,但是最终金盾始终是金盾,别人代替不了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9:03:28
  第二个事实是,拽说:“很欣慰看到乌龙反省这样的意思:其实某事跟他没关系,他也是闲得冲出去了…………等等。”

  对这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不知道,拽欣慰什么?一句轻描淡写的 反省?可以掩盖那些污言秽语的谩骂?

  如果这些污言秽语骂的是拽,那么拽在看到这个反省时,拽还会感觉欣慰吗?

  抱歉,金盾从来就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9:08:08
  或许,风铃有大肚量,或许,拽有大慈悲

  你们能看到其他人的优点,可以忽略其他人的不足

  而金盾不是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09:08:26
  我想静静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0:04:37
  很抱歉金盾,是我言不达意,没说清楚。
  我这里特别提出乌龙反省,并不是指你和他之间的过节可以烟消云散。相反,我和你一样,也是不能容忍恶骂的人和行为。
  我的意思,对于论坛大环境来说,如果恶骂者能够反省和忌口,对论坛来说毕竟是好事。可惜很多人是不知反省和忌口的。乌龙至少反省了自己,对论坛而言,是好的开始。
  至于你和乌龙之间的事情,你是当事人。你的感受别人无法切身体会。所以你所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因为你高兴不高兴别人无法替代。如果你不开心或者生气或者气愤,都是正常的。不能要求你忘记或者原谅。所有的劝,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我从没就你跟别人的事情发表过看法。我始终知道你是讲理一方,被动反击。这是人品。
  只有你跟风铃之间的事,我觉得咱们三个是好朋友,并且你俩也没开骂,所以我才说要翻篇儿。
  至于你说的大度或者慈悲之类,还是不要这样吧。咱们是一类人,我就当你变相夸自己哈。
  金盾别生气吧。抱歉抱歉抱歉。吓着我了。我真的很在乎你这个朋友。不仅因为这论坛就咱仨人。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0:07:32
  这里也没版主来,不然我就要求删这个帖子了。放着这里金盾看见会不开心。
  等金盾看过我的回复吱一声,我试试找亚麻删帖。
  我最怕伤害的是朋友。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0:12:33
  上面说的醉大人,因为这名字我先叫起来的,所以别人用这个名字调侃他写文针对他,我都觉得是自己过错,对不起他。虽然我跟他谈话谈崩了,但我还是觉得很抱歉。
  金盾生我气了我能理解。昨天半夜我还没这么清醒。比较在乎自己的感受。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对方考虑。包括去畅侃说乌龙反省这事儿。抱歉金盾。别生气了好不?我错了。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0:14:11
  我现在先去那边给醉大人道歉。澄清一下醉大人的称呼。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21:34
  我第一次去失忆城的时候,是橡树把我拉过去的;他说,失忆城的洪错,很好玩,

  我去长江杂谈(搜狐),也是橡树把我拉过去的,

  在我去长江杂谈之前,我没有听过薛痒这个名字,当然后来我才通过别人的诉说,才知道薛痒就是搜狐杂谈的夜公子

  不过,抱歉,即便我知道了夜公子这个名字,对我而言,这也只是个名字;我无意了解夜公子在搜狐做过什么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26:44
  无论是在长江杂谈,还是在红茶馆,我跟薛痒都聊过很多,尽管一些事情的看法上,并不完全一致

  我的原则是,观点可以对立,但是只要是不口出恶言的,就可以交流

  事实上,当初在长江杂谈,我交谈的对象也并不多;薛痒是一个

  河蚌,当然也是,

  对于河蚌,我还有另一份感情,他和我是老乡,沂蒙老乡,他的家乡离我的家乡很近,只有百余里

  他写的儿时的生活记忆,跟我儿时的记忆,是一样的

  很多时候,我会把他当做一个邻居的小兄弟,当然他不一定愿意喊我哥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29:59
  蒙山知府,也是我的一个老乡,他的砖文很有特色

  不过,我不欣赏,他为了拍砖而拍砖,有时候我会损他几句,他反击我的时候很少,

  想来他应该知道,我对他也没什么恶意

  拍砖,也只是他玩论坛的一种方式,游戏人生而已

  我不欣赏他为了拍砖去拍砖,因为我觉得,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拍砖

  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强大的心理可以去承受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33:48
  关于风铃,她的一句话,我其实一直比较厌恶

  她说“她欣赏拍砖”(大意如此,原话我说不清了)

  而我,恰恰厌恶拍砖,比如蒙山

  我觉得,喜欢拍砖的人,即使不是污言秽语的谩骂,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些“文痞,文匪”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38:19
  如果是一个功夫高手,去打一个普通人,那么,人们会说,这是恃强凌弱

  那么,一个文字功底比较深的板油,借助于文字,去针对一些文字功底较弱的人拍砖,是不是同样可以理解为恃强凌弱

  最关键的就是,即使文字功底相当,对方也并不一定愿意去跟你去拍砖,去扯淡

  事实上,我厌恶的不仅仅是污言秽语的谩骂,

  我更厌恶,这种为了拍砖而拍砖,为了卖弄所谓的文字技巧,这就跟一些壮汉秀什么肌肉,一样的道理
  • 大欢喜2021: 举报  2021-01-20 10:47:02  评论

    你这一点说的很透彻。就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在别处跟醉大人谈心对话,也是这种心理。可惜我没有表述清楚。还是你条理清晰。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14:37:23  评论

    评论 大欢喜2021:不知道你跟醉大人发生的问题,我想解释清楚就行了,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什么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40:20
  我一直觉得,上论坛,只不过是一种消遣,应该是找一些谈得来的人去交流

  而不是去找什么不痛快

  所以我去长江杂谈的时候,我只会跟几个我认为可以交流的人版聊,而对大多数长江的板油,我都是敬而远之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42:37
  当乌龙和多乎哉骂我的时候,我并不在意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骂我

  因为在这之前,我跟乌龙和多乎哉,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交流

  包括我在与别人回复时,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乌龙和多乎哉只言片语

  但是,他们就是突然开骂了,而且是污言秽语的谩骂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43:59
  拽看到乌龙反省了,他说“看不惯金盾的娘娘腔”

  因为看不惯,所以开骂

  这就是反省?
  • 大欢喜2021: 举报  2021-01-20 10:52:40  评论

    我说的是,他说不关他的事,他冲出去了,我指的反省是指,他知道了不关他的事他还冲出去针对你,他至少知道不应该了。知道你跟他的过节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后面他还说他恶骂而你只是复制粘贴,这至少是还你清白。 那些事我没亲见也不了解,以后我再也不发表意见了。这次是我的错,忽略了
  • 大欢喜2021: 举报  2021-01-20 10:54:20  评论

    上面没写完,继续。 忽略了金盾的感受。我也不是想让金盾再去回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是我不对。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45:53
  我在2005年底进了搜狐社区,这么多年来,污言秽语谩骂金盾的人很多

  我想,我的承受能力应该足够强大了

  别的人,可能是一言不合就开骂,我觉得可以理解

  但是像乌龙和多乎哉这种,连接触都没接触过,就直接开骂的

  我没有见过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0:48:12
  那你不生气了是不?我不是故意的。我解释了,你能明白吗?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14:36:20  评论

    拽,我生气了,然后我告诉你了;如果我什么都不说,你还不知道我因为什么;说出来,就是不想心中有梗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49:09
  对于这种谩骂,我其实不会放在心上,对我也不会有什么杀伤力

  我只是无法接受,当我开始反击乌龙和多乎哉的时候,风铃突然指责金盾不该脏骂

  拽一直劝我翻篇,而我始终无法翻篇,

  因为,我一直以为,认识金盾的朋友,都知道,金盾不会率先出言不逊

  当风铃指责金盾脏骂的时候,风铃有没有看到:是别人先开骂的?

  当然,风铃说她没看到,真的没看到吗?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51:40
  我去红茶馆,是在2020年6月初,我第一次离开红茶馆,是在2020年7月底,大概有50天

  我第二次加入红茶馆,是在2020年8月底,我离开红茶馆的时间,是拽加入红茶馆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

  算来算去,我在红茶馆呆的时间,应该不到100天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54:41
  在红茶馆,因为往事骂风铃“贱人”(当然往事还有更多不堪入目的脏骂)

  我说:为什么往事骂风铃,没有被禁言?如果我也骂往事“贱人”,会不会被禁言?

  当然了,红茶馆的斑竹们,没有因此禁言金盾

  只是乌龙开始污言秽语的脏骂金盾了

  所以,金盾也开始复制那些脏骂,还击乌龙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55:44
  拽看到乌龙说:“其实某事跟他没关系,他也是闲得冲出去了…”

  在拽看来,乌龙是在反省了

  所以,拽很欣慰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56:43
  因为在长江杂谈,我已经跟乌龙对骂过

  而当时长江杂谈的版主,也很清楚,先开骂的是乌龙

  所以当时禁言了乌龙,并没有禁言金盾

  而这也让乌龙一直愤愤不平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0:58:52
  在红茶馆,同样是在没有任何接触的情况下

  乌龙再次针对金盾污言秽语的开骂了

  而金盾同样反骂了乌龙

  最后一集版主,禁言了金盾和乌龙

  而金盾也对最后一集版主表示致谢,也表达了对最后一集版主的尊重

  因为,一集版主履行了自己应该履行的职责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1:00:13
  大欢喜2021: 我说的是,他说不关他的事,他冲出去了,我指的反省是指,他知道了不关他的事他还冲出去针对你,他至少知道不应该了。知道你跟他的过节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后面他还说他恶骂而你只是复制粘贴,这至少是还你清白。 那些事我没亲见也不了解,以后我再也不发表意见了。这次是我的错,忽略了
  大欢喜2021: 上面没写完,继续。 忽略了金盾的感受。我也不是想让金盾再去回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是我不对。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1:00:37
  重新复制一下,怕你看不见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02:52
  关于骂往事“贱人”,我承认自己骂了

  至于往事其他不堪入目的脏骂风铃,我无法去骂往事,“贱人”是我自己能够接受的谩骂

  往事其他那些恶毒的污言秽语,我骂不出口

  如果说,我是因为看不惯往事骂风铃,去替风铃出头

  那么,乌龙是在替往事出头吗?

  我看,也未必,不过乌龙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开骂金盾

  我不会多想,因为那对我而言,不过就是路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05:13
  我去红茶馆,是因为风铃的缘故

  在红茶馆,和薛痒版聊,那是个意外,当时薛痒并没有出现在红茶馆

  当然,我很乐意跟薛痒版聊,就像薛痒说的:能遇到一个打字迅速的版聊的对象,不容易

  事实上,在我去红茶馆的时候,薛痒,以及其他大多数所谓长杂的板油,并没有在红茶馆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07:37
  我来全景世界,也只是看到拽在这个地方

  即使到今天,全景世界,其实也没有几个板油

  版面热闹不热闹,跟我无关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09:51
  关于往事,我从来不认为往事是一个能够信守承诺的人

  所以尽管我在红茶馆逼着往事发誓,我其实也无所谓往事发誓不发誓

  第二次退出红茶馆,并不是因为往事答应金盾,不再纠缠风铃

  而是因为,我不愿意让拽看到那些污言秽语的脏骂

  因为,那会脏了眼!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12:28
  所以,当风铃邀请拽和金盾,去她所在的畅侃笑谈时

  我说:风铃,你真无聊!

  其实,无聊,这个词,可能还不够尖刻

  也许,我该用:无趣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17:40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鲁迅的那句话

  我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然后将自己最大的善意释放出来

  只是,这个世界,其实是充满戾气的

  • 大欢喜2021: 举报  2021-01-20 12:43:33  评论

    你真是大才子,并且记性好。我看过很多书,但关键时候从来想不起一句来。所以我写文也没有用典过哈。用典这词儿终于用上了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14:30:15  评论

    评论 大欢喜2021:对,这里算是用典,包括有时候用一些歌词,来表达自己想表达的;
我要评论
作者:永远的金盾2020 时间:2021-01-20 11:27:09
  拽,我先回家吃饭

  那娘俩不在家,只能是我自己凑合着吃点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2:41:58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错了,你要是不生气了就翻篇儿吧。不删除也行,自动沉吧。咱也没权限修改删帖啥的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14:31:44  评论

    那也不是错,只不过在表达时,容易产生误解;你表达的,和我要理解的;所以你看我聊天时,经常会对一件小事,说好多 ,就是想尽可能表达清楚我想表达的,而不愿意让对方产生误解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2:45:04
  你跟风铃之间的事情尽管你说了很多遍,我还是不了解全貌,所以你俩自己掰扯吧,我就不发言了
  • 永远的金盾2020: 举报  2021-01-20 14:32:34  评论

    我和风铃也没有过节,只不过是有一些梗在那里;而且风铃喜欢砖战,而这不是我喜欢的
我要评论
楼主大欢喜2021 时间:2021-01-20 17:19:06
  现在误解解除了吧?我下午做抱枕套了,做了三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