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里的哲思

楼主:朴素 时间:2017-09-05 14:48:57 点击:180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尘里的哲思
  ——周闻道散文代序


  近十年来,网络文学大兴,类型化作品浮出水面,争奇斗艳。奇幻穿越、历史盗墓、神魔仙侠、言情宫斗、官场悬疑、谍战青春,种种小白文招摇过市,让无数少男少女为之疯狂,为之沉迷。正是在小白文大行其道的时候,一些坚守文字品质的作者,默默耕耘,张扬贴近现实,贴近人生,贴近地气的在场写作,为网络文学赢得尊严。

  眉山周闻道先生,一直执掌天涯社区的散文天下论坛,提倡散文写作介入生活、关注当下,去蔽、敞亮、本真,关怀终极价值,并与同仁创立了在场主义散文流派,影响深远。这一石破天惊的散文观念的革命,赋予了散文与其它文学样式比肩的独立神圣的社会担当,给平庸乏味的散文界带来了一股新鲜的空气。周闻道先生身体力行,他既是发起者、倡导者,亦是这场革命的代表作品书写者。

  他的《七城书》即是在场主义散文的标志性写作,展现了在场写作的实绩。《玻璃城》写的是 的控制无所不在,人的隐私及人格的尊严荡然无存,《危城》表面看是写尘世的灾难无可逃避,实则指向的是更大更深刻的社会体制危机,《欲城》写的是欲望的极度泛滥、人性的泯灭及道德的沦丧,《皇城》写的是传统皇权意识的顽化及其流毒的危害,《蛊城》巧借湘西民间放盅的传说,引伸到长期的愚化教育对人灵魂的扭曲,如此等等。作者深入其中,或以虚构方式,或以魔幻变形的超现实手法,揭示了我们的时代之病,让我们通过这样的写作,对现实有了重新的认识。

  最近,周闻道先生的散文新作《红尘距离》即将出版,嘱我作序。关于散文,我正好有话要说,借此机会,重温文字的原初意义。以《红尘距离》为标本,对当下散文进行一番症候式的解剖。因为法国拉罗什福科说过:“沉默是缺乏自信的人最稳当的选择。”我不愿沉默,尽管我们的言说,随时随地随风而去,但,我们又不能不言说。发为心声,听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红尘距离》的内容分为五部分,乃是读人无数、精神简史、城市幻像、一方水土、山河追问。周闻道先生锁定了一些高难度的人生逼问,把自己抛入一片片古老的文字战场,关于生命的意义,关于精神的可能,关于道德与事功,关于幸福与死亡,关于终极关怀与人生的可能性。由这种不懈的追问,抵达根性的真实,从而把握世界的本真。

  作者在《读你:没有眼泪的人是可怕的》里如是写道:“没有雨水的大地会枯裂,没有云彩的天空会孤寂,没有眼泪的人是可怕的。”他的关注凝聚在人心的柔软处。没有眼泪的人是可怕的,为什么可怕,可怕在何处,不得不引起我们对人性的追问,在读人的过程,亦在读心,读这个世界。无论行走还是静思,都以一颗敏感的心观照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留下细微的体验和深切的启悟。

  中国散文一直有抒情与言志的两类传统,恰如宋词的婉约与豪放。自近现代以来,周氏兄弟分别领衔,鲁迅以攻击性的杂文取胜,知堂以枯淡的随笔见长。当然,两人文字风格惊才绝世而不能被定义所拘,往往旁枝横溢,别见佳处。1949年后,大陆文坛一片沉寂乃至荒漠,散文变成颂歌,成为党八股,毫无人性的气息可言。

  随着政治的拨乱反正,文化清明缓慢到来。朦胧诗、先锋小说、新散文登台亮相,城头变幻大王旗,各领风骚三两年。世纪末,纯文学终于面临衰竭的颓势,哀鸿之声遍野。反而乃是网络文学借势崛起,蔚为大观。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之下,周闻道先生提出了“在场、去蔽、敞亮、本真,散文性”的散文写作理念,风吹死水,激起无数涟漪。

  在场主义所倡导的创作理念,其实是基于目前散文创作所呈现的困境而发出的呐喊。写作,始终要接近地气。正如周闻道先生在《黄昏,在一种没有意义的状态中悠走》一文里所写的那样:“悠走,就是我此刻的全部目的和意义。”在《就这样与大地窃窃私语》中,透射出同样的大地气息。同立一个大地,相同的阳光下呼吸,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总结自己的一生;或者说,不是谁都能获得自然的赐予,在一颗饱满的泪水中探寻生命的隐秘与悠走的乐趣。

  能够在精神的高度反省自身,亦能在世俗的烟火里审视人生。城市幻像一组的文字,便把目光锁定在街头巷尾。“不要辜负了一种长久的守望,不要辜负了市声,不要辜负了街头。”(《街头》)“我相信,每一个脚印,都珍藏着一个人过去的生命;每一条巷尾,都蕴涵着一个城市深刻的记忆。”(《巷尾》)这样的散文,写得风流倜傥,潇洒脱落,留下满纸烟火气息。而流淌于心的,乃是诗的精魄、人的静好。

  前人梁实秋论散文有云:散文的美妙多端,然而最高的理想也不过是“简单”二字。简单就是经过选择删芟以后的完美状态。不过“简单”两字并不简单,若想达到此种境界,既关才气,也须苦功夫。周闻道先生浸润散文之道已久,深知散文之不易,故其下笔,能够扬长避短,别出新径。他的取材,几乎毫无选择的困难,风土人情、山河景色、街头巷尾皆能走入其笔触,写下无尽的哲思。

  “停留却是暂时的,是前行的另一种姿势,他不仅富有生命的质感,而且内涵更加丰富,会令人去想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停留的河》)作者知道停留只是中场的一次暂停,我的生活如市井,但我的思考如上帝。这些欲说还休,犹豫彷徨的文字,展现了非凡的感悟,独具的发现,深深地穿透了事物的表面,是对事物内质的剖析。在深入黑暗的写作中到达词语的内核,真正实现词语的狂欢。

  散文是语言的艺术,然大巧若拙,朴实平淡或许才是最高的境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看山山高,看水水低,看天地也就宽了;再看周闻道先生笔下的精神拷问与世俗烟火的关切,我们明白,好散文是心灵的呐喊,灵魂的浸润。我从中阅读到作者流淌全书的诗人气质:一种对事物极度的感觉,一种对感受特别深入的意识,一种自我拆解的锐利智慧,一种用梦幻娱悦自己的非凡才气。

  红尘之中有哲思。面对当下浮躁的现实境遇,众人对待的方式有所不同。有的人出逃,有的人麻木,有的人反抗,有的人沉湎于寂寞,而周闻道先生安于孤独,安于诗书,以“苦”为乐。孤独时他的想象力更加汪洋恣肆,加上细致入微的观察力,以及思想上严格自省的态度,弥补了他对事物理解上客观存在的有限性,扩张了他的精神界域。“好在,根,是最大的粘合剂,总是把对立连接在一起,让其若即若离,相生相克,争而不夺,灭而不亡。”——在《纸上的根河》中,周闻道先生如是说。

  文学就是寻根。任何好的文字,其实就是说出了个体面对时代的脆弱。这个时代,惟有戏子才能唤起群众的巨大兴奋。而安于寂寞的写作者,只能守护文字,在文字的世界里,展开自己的无限之思。《沿额尔古纳走近蒙古》,一次地理上的接近,何尝不是内心的接近,对一方水土,一个民族。正如作者所写:“沿着额尔古纳,我们不仅走近了蒙古,还走近了自己。”古希腊哲人有言,认识自己最难。在文字里走进自己,怕也是一种艰难的跋涉吧。

  周闻道先生执着于文字,昔时杜甫有诗云:庾信文章老更成。周闻道文字或可当此也。繁华经眼皆如梦,惟有平淡才能持久。他的散文从文首的自然切入,到文末的嘎然而止,句与段落,简约与绵密的纠缠,硬朗与幽默的共谐,干净的短句式,意象化的修辞,贯通如一的哲思,有惊无险的险字,织成他的散文空间,形成独特之美。然而,写作者并没有目的地可以抵达,写作者永远飘泊在对文字的拷问之中。所谓春风无限潇湘意,红尘距离有所思。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9-05 15:17:38
  在场主义表示不是很理解。。。。。。。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09-05 16:42:01
  老大的书评是天涯一绝[d:赞]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09-05 16:42:12
  @朴素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9-14 11:10:11
  文学就是寻找自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