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连载]《等待,下一个轮回!》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08 18:40:10 点击:463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深夜,挽晴站在昏暗路灯下,小飞虫在灯光下飞舞着,就像一点两点浪漫的荧光,挽晴伸手,却无法触碰那一抹似乎隔绝了整个世界的微光。

  冰凉的微风吹起挽晴的裙摆,挽晴打了一个冷颤,抱紧自己,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

  最初的记忆,便是在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街上,走着,走着,没有方向,没有尽头!

  “哇!”孩子稚嫩的哭泣声响起,挽晴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拿着一根棒棒糖站在路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小姑娘,你怎么了?”挽晴在小女孩的跟前蹲下,轻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小女孩停止了哭泣,睁着小鹿般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挽晴,可能刚才哭得太凶了,她的声音一顿一顿的,“妈妈,妈妈不见了!”

  说着,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眼看着又要哭了,挽晴急忙柔声说道,“乖,不要哭,姐姐陪你在这里等妈妈,好不好?”挽晴伸手轻轻地抹去小女孩脸颊上的泪珠。

  “好!”小女孩的声音软软的,绵绵的,还带着一丝丝哭腔。

  挽晴正要捏一捏小女孩肉嘟嘟的小脸蛋,一个头发有些许凌乱女人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小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宝宝,你吓死妈妈了!”

  看着女人脸上毫不掩饰的焦急与庆幸,挽晴这才放心地点头。

  “走,跟妈妈回家!”女人再三确认孩子没事后,拉着小女孩的手就要回家。

  挽晴站在母女俩身后,看着她们渐渐走远。

  “姐姐,再见!”小女孩回头,甜甜地朝挽晴挥手。

  女人的身体明显一僵,机械般地回头,随即,一脸惊恐地抱起小女孩,快步离开。

  “姐姐,姐姐!”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渐渐消散在微凉的晚风中。

  挽晴落寞地转身,又要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流浪了吗?

  她已经不知道漂泊了多久了,或许是一天、两天,又或许是一年、两年,在只有孩子的世界里,在日复一日的孤寂的流浪里,她早已忘记了时间。

  “碰!”酒瓶碰撞声唤醒了挽晴的思绪,挽晴吓了一大跳,慌忙躲到一旁的巷子里。

  借着微弱的灯光,挽晴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扶着路边的树干干呕着,地上是一些散发着恶臭的秽物,以及一个四分五裂的酒瓶。

  男人跌跌撞撞地走着,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根小树枝绊了男人一下,男人差点跌倒,他狠狠地将小树枝掰断,惨淡的月光倒映在男人狰狞恐怖的脸上。

  仿佛一根即将断裂的线,在拼命地拉扯着挽晴脑海里尘封的记忆,濒临死亡般的窒息感萦绕着挽晴,“啪!”地一声脆响,狠狠地击打着挽晴紧绷的神经,她忍不住低呼一声。

  男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挽晴在巷子,挽晴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将自己隐藏在黑暗里。

  男人如猎鹰般的眼睛,在黑暗里散发出渗人的幽光,挽晴几乎瘫软在地。

  男人摇摇晃晃地朝巷子走近。莫名的恐惧感几乎要将挽晴吞噬,她紧紧地贴在墙上,小心翼翼地朝巷子深处挪去。

  “喵!”凄厉的猫叫声响起,一团黑影从挽晴的耳边飞过,落在男人跟前。

  男人一脚将黑猫踹飞,他后退好几步才站住,看着黑猫踉踉跄跄地跑着,身子一颤一颤,似乎伤得不轻,男人心中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感,哼起了曲子,左摇右晃地走远了。

  男人的身影渐渐消散在黑暗里,挽晴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气。

  挽晴探出头来,眼看着男人就要消失在拐角处,挽晴起身小心翼翼地跟着他。

  刚才,男人的眼神几乎要唤醒她脑海里的记忆,虽然那种感觉让她痛苦到无法呼吸,但是,她真的不想再流浪了。

  她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男人来到了一栋平房前,挽晴不敢离男人太近,等男人到达二楼,挽晴才开始爬楼梯,寂静的黑夜里传来清脆的落锁声,等挽晴爬到二楼的时候,早已被锁在门外。

  借着微弱的月光,挽晴看到门口挂着一串铃铛,铃铛上系着一根诡异的红绳,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着,就像那不停涌动的鲜血,让人胆颤。

  挽晴咽了口口水,鬼使神差般地伸向那串铃铛。

  “叮!”刺耳的铃声几乎要穿破挽晴的耳膜,挽晴痛苦地捂着耳朵,跪在地上,额头瞬间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

  如魔咒般的脚步声从门后传来,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回旋,她只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那个男人看到她。

  挽晴强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地爬上楼,眼前一阵晕眩,好不容易才连滚带爬地来到三楼,挽晴终于支持不住,狠狠地摔向301的门。

  天旋地转间,挽晴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穿过房门,跌坐在地,她脸色苍白地盯着那扇铁门,良久,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门,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

  挽晴这才稍稍松一口气。

  她站了起来,揉了揉已经坐麻的双腿,二楼是不敢再去的,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挽晴环顾四周,房子不大,却干净整洁,纤尘不染,微风吹起天蓝色的窗帘,月光透过缝隙洒落地面,挽晴这才发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的,看样子,是睡着了。

  他怀里的笔记本电脑还没来得及合上,月光温柔地照射在他的脸上,他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像个孩子一样。

  挽晴拿起一边的毛毯,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她蹲在地上,手托着下巴,看着他那几乎要掉落的黑框眼镜,就像一个小老头一样。挽晴的眼底不知不觉间染上浅浅的笑意。

  沙发上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翻了个身,抱紧了身上的毯子,挽晴连忙趴在地上,竖起耳朵,没有再听到动静,这才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他那如雕刻般完美的容颜,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

  他的嘴角还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坏坏的微笑,挽晴不知不觉间看呆了,直到他怀里的笔记本电脑差点掉落在地,挽晴这才回过身来,慌忙出手,在落地的前一秒钟堪堪接住。

  挽晴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将笔记本电脑放在另一边的电脑桌上,转身坐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将手放在沙发上,下巴抵在手背上,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听着窗外时不时响起的虫鸣声,不知不觉间,挽晴进入了梦乡。

  清晨,熟悉的闹铃响起,陈亦然眯着眼睛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抱枕下的手机,关掉闹钟,伸了个懒腰。

  迷迷糊糊地起身,用脚够沙发边的拖鞋,却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陈亦然睡意全无,低头一看,却看到一个身着天蓝色连衣裙的女孩,缩在沙发旁,睡得香甜。

  陈亦然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后,猛地蹦到沙发上,“喂!你是谁?”

  良久,没有等到挽晴的回应,陈亦然鼓起勇气,轻轻地戳了戳挽晴的肩膀,“醒醒!”

  “嗯!”挽晴睁开满是迷茫的水蒙蒙的双眸,缓缓起身,将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露出她那精致绝美的五官,逆着阳光,挽晴微迷着眼睛,嘴角含着醉人的笑意,看着沙发上一脸呆滞的陈亦然,浅笑道,“早上好!”

  “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是谁?”挽晴的话唤醒了陈亦然的神智,他微微转头,不让自己看到她那诱人犯罪的容貌。

  挽晴一脸惊讶地看着陈亦然,快速地爬上沙发,站在陈亦然面前,挥了挥手。

  扑面而来的少女的迷人的馨香,让陈亦然的俊脸微微泛红,他微微皱眉,转身想要跳下沙发。

  挽晴一把拉住了他,她已经激动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你……你看得见我?”

  陈亦然伸手想要将挽晴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扒开,指尖传来细腻光滑的触感,如触电般的感觉让陈亦然的脸更红了,手定格在半空中,看着挽晴激动得快要落泪的雾蒙蒙的眼眸,陈亦然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小姐……你……”

  “太好了!”不等陈亦然说完,挽晴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陈亦然,陈亦然没想到挽晴会突然扑过来,身子一个不稳向后倒去,下意识地拉住挽晴,带着挽晴倒在沙发上。

  挽晴的头部由于惯性埋在陈亦然颈间,如樱桃般小巧的嘴唇,不小心擦过陈亦然的脸颊,挽晴抬起头,一脸错愕地看着陈亦然。

  她那丝绸般的长发落在陈亦然脸上,随着微风,轻轻地抚摸他的脸颊,让他的脸痒痒的,他们离得这般近,他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陈亦然紧张得不知道应该将手放在哪里。

  但,看着她那清澈明亮的眼神,陈亦然倒觉得自己有些许邪恶了。

  他们就这么对视着,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挽晴认真地看着陈亦然的脸,她终于找到一个,能够看到她的人了,在漂泊的日子里,为了不吓到别人,她只能跟个别几个单独玩耍的小朋友说说话。

  她就像是被扔在人海里的孤舟,没有人知道,她多么渴望像正常人一样,跟朋友们一起谈笑风生。

  挽晴伸出自己白皙修长的手,轻轻地点在陈亦然高挺地鼻子上,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

  挽晴突如其来的笑颜,恍花了陈亦然的视线,他忘记了反抗,任由挽晴那带着些许冰凉的指尖在自己的脸上游走。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18:45:49
  支持晓晓。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8 20:39:21
  @巫晓晓smile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8 20:39:48
  欣赏
  
作者:渔阳烛照 时间:2017-07-08 21:39:40
  驻足观赏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21:52:50
  @巫晓晓smile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无名三少 时间:2017-07-09 09:12:51
  顶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09 12:04:00
  第二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陈亦然的身体都有些许麻木了。
  “咳咳!”陈亦然涨红了脸,尴尬地清一清喉咙,缓缓地坐起身来。
  挽晴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陈亦然的腿上,两个人的姿势似乎有些许暧昧。
  挽晴原本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慌忙从陈亦然的身上爬起来,站在沙发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陈亦然缓缓起身,将手环在胸前,一只手轻抚着下巴,绕着挽晴走来走去,仔细地打量着挽晴,他拉起挽晴的衣袖,轻轻摩擦着,挽晴抬起头,如溪水缓缓流淌的眼睛,茫然地看着陈亦然。
  被挽眼前的女子这般盯着,陈亦然的脸不自觉地发烫,他慌忙放开挽晴的衣袖,这时,他眼尖地看见了挽晴的耳环,他的眼睛闪了一下,轻咳两声,转向别处。
  她身上的裙子似乎价值不菲,耳环也是限量版的,看样子,她应该不是小偷,那么,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她是怎么进来的?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啊?”陈亦然皱眉,自己怎么会发出这般轻柔的声音?
  “我……”挽晴抬头看向陈亦然,欲言又止,怎么说呢?难道说,她穿门而入吗?他会相信吗?
  看着挽晴纠结的表情,陈亦然感觉自己就是个欺负小孩子的怪叔叔,罢了罢了,她既不是坏人,便不为难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我叫挽晴!”挽晴落寞地低下头,这些天,在梦里,她常常听到一个就像从遥远远方传来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呼唤她,“挽晴!挽晴!”
  就把挽晴当做她的名字吧!
  良久,挽晴轻叹,“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
  “啊?”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来自哪里!”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什么都不记得?”陈亦然大声道,“你失忆了?”
  挽晴以为陈亦然不相信她,慌忙抬头,拉着陈亦然的手,绝美的双眼瞬间布满水雾,“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可以不可以帮我?”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或许,她真的失忆了。
  陈亦然心莫名地觉得有点难受,伸手想要拍拍挽晴的肩膀,却又觉得不妥,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陈亦然尴尬地收回手,露出一个温暖的笑脸,“你饿了吧!我帮你准备早餐吧!”
  看着陈亦然的笑脸,挽晴破涕为笑,不停地点头,“好!”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挽晴的眼角还残留着几滴泪珠,在清晨的微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芒,眼眸星光点点,嘴角带着的几分笑意让人心生怜惜。
  陈亦然呆呆地看着挽晴精致的容貌,“我……我叫陈亦然,你叫我亦然就好了!”
  “嗯好!”陈亦然,这名字真好听!“亦然!”挽晴的声音就像是山间流淌的溪水般,清脆,悠远,又摄人心魄。
  陈亦然傻笑着看着挽晴,后退着朝厨房走去。
  “小心!”眼看着陈亦然就要撞到茶几,挽晴大惊失色。
  “碰!”茶几上的小玩意们被碰倒,掉落,陈亦然慌忙转身手忙脚乱地捡起地上的东西,随意地摆在茶几上,头也不回地走向厨房。
  “陈亦然,真是丢人啊你!”陈亦然在厨房里暗骂道。
  ……
  桌子上的三明治和牛奶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陈亦然绅士般地请挽晴在餐桌旁坐下。
  挽晴抚向自己的腹部,她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不饿呢?
  “挽晴?”见挽晴没有反应,陈亦然关切地叫道。
  “啊?”挽晴回过神来,连忙坐下,拿起三明治小口小口地吃着,随即,礼貌地对陈亦然笑道,“谢谢你!”
  “不客气!”看着挽晴满足的表情,陈亦然在挽晴身边坐下,拿起三明治,大口地咬下,两人相视一笑。
  突然,陈亦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吃完早餐,我带你去派出所吧!”

  
作者:瑞欣2016 时间:2017-07-09 14:20:57
  顶起来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09 14:26:04
  周末来顶贴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10 09:39:24
  厉害了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0 20:02:43
  第三章
  “派出所?”挽晴的手微微颤抖,思绪被拉回几天前。
  ……
  “警察先生,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警察先生!能帮帮我吗?”
  “警察先生!”
  ……
  没有一个人理她,人们匆匆地从她的身边走过。
  在派出所冰冷的椅子上坐了整整一天后,她放弃了!
  现在,陈亦然要带她去派出所,如果他发现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看不见她。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妖怪?会不会讨厌她?会不会再也不管她了呀?
  挽晴低下头,声如蚊蚁,“不去好不好?”
  “那怎么行?挽晴,你的家人或许正在到处找你呢!”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早点帮她找到她的家人才是。
  “我知道……”可是,我怕你讨厌我!
  只有陈亦然看得见她,如果连亦然都不理她了,她该怎么办?继续流浪吗?
  “不要怕!”陈亦然似乎看到了挽晴眼底的担忧,轻轻地拍了怕挽晴的肩膀,“我会帮你的!”
  “嗯!”挽晴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小口小口地吃手上的三明治。
  ……
  饭后,挽晴跟着陈亦然下楼,阳光柔柔地照射在昨晚的那串铃铛上,那条诡异的红色细绳,似乎更加鲜艳了,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有血珠滴落。
  “叮铃铃!”一阵微风吹来,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挽晴吓了一大跳,快步跟上前面的陈亦然,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衣角。
  陈亦然看着后面如受惊般的小兔子的挽晴,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
  “警察先生,这位小姐好像失忆了!”陈亦然拉着挽晴进入附近的派出所,对正在值班的警察说道。
  警察看向陈亦然的身边,空空如也!
  “这位先生,您指的是?”
  “就是她!她只记得自己叫做挽晴,其他的都不记得了!”陈亦然将挽晴往前推了推。
  挽晴脸色苍白地看着眼前的警察,一滴滴冷汗从额头滑落。
  警察揉了揉眼睛,瞪大双眼看看陈亦然,又看看陈亦然的身侧。
  空气诡异般的安静,陈亦然被警察的目光看得发毛,脸上的笑容差点就挂不住了。
  良久,警察起身,将陈亦然往门口送,脸上带着标准的笑容,“这位先生,请不要妨碍我们的正常办公,谢谢!”
  转身进派出所的那一刻,他在心中暗道,“妈的,遇到神经病了!”
  “诶!”陈亦然一脸懵逼地被推出派出所,正要跟进去,挽晴一把拉住了他。
  “亦然,不要再进去了,好不好?”
  “可是,挽晴!”
  “没关系的,我会想起来的。”挽晴打断陈亦然。
  “可……”
  “亦然,你不要不管我,好吗?”挽晴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不会不管你!”陈亦然几乎不带犹豫地说道,他微微皱眉,“但……为什么感觉他们都怪怪的。”刚刚那位警察看他的眼神真的好奇怪,就好像……现在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一样!
  陈亦然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或惊恐,或疑惑,或怜悯的表情,就像……他是一个神经病一样。
  而且,每当他的目光对上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快步走开。
  挽晴也意识到了周围的目光,她连忙拉起陈亦然的手,逃也似的离开。
  不能让陈亦然知道,除了他以外,别人都看不见她。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1 23:10:46
  第四章
  挽晴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拉着陈亦然一口气跑回亦然住的房子。
  路过二楼的时候,挽晴的脚步顿了一下,瞥了那串诡异的铃铛一眼,那铃铛……似乎在冒寒气,后面的陈亦然没有想到挽晴会突然停下来,差点撞到挽晴的身上。
  挽晴头也不回地拉着陈亦然的手跑回301,猛地把门关上,紧紧地靠在门后,大口大口地喘气。
  陈亦然一脸疑惑地看着挽晴,她似乎在逃避什么!
  见挽晴出了不少汗,陈亦然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都丢到一边去,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挽晴,“挽晴,先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谢谢!”挽晴接过陈亦然递过来的水,小口小口地喝着,眼睛却在偷偷地打量着陈亦然的神色,见没有什么异常,挽晴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间,竟把一整杯水都喝了下去。
  “挽晴,今晚,我睡沙发,你睡在里面的房间吧!”
  “这……这怎么可以,还是我睡沙发吧!”挽晴急忙说道,打扰到他,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又要让他睡沙发,这怎么行呢?
  “你是女孩子嘛!”做为一个男生,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让一个女孩子睡客厅,而自己却睡床的。
  “我……”挽晴还想说些什么。
  “好了,就这么定了!”说着,陈亦然已经转身从柜子里抱出一条毛毯放在沙发上。
  “好……吧!”挽晴还想拒绝,但见陈亦然怎么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
  夜幕降临,挽晴没有什么衣服,只好换上陈亦然的白色长衬衣,发梢的水珠滴落,浸湿衬衣,绝美精致的五官,白皙修长的双腿,无不在书写着别样的魅惑。
  挽晴轻手轻脚地打开门,透过门缝,挽晴看到客厅的灯已经关上了,荧光照射在陈亦然认真而又好看的脸上,就像谪仙一样。
  这一刻,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挽晴轻倚在门框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
  冷!
  刺骨的冰冷!
  无处逃避的窒息感!
  挽晴想要奔跑,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
  她张大嘴巴,用尽全力才喊出他的名字,“亦然!”
  ……
  “亦然!”
  挽晴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竟趴在地上睡着了。
  她扶着墙壁,缓缓地站了起来,下意识地看向门外,沙发上的亦然似乎睡着了,怀里的笔记本电脑摇摇欲坠。
  “又忘记关电脑了!”挽晴无奈摇头。
  挽晴走上前,轻轻地抽出电脑,将它放在电脑桌上。
  挽晴正要回房,陈亦然一个翻身,毛毯掉落在地,挽晴只好弯腰捡起毛毯,正要将毛毯盖在陈亦然的身上时,脚却不小心踩了毛毯的一角,身子一个不稳,栽向陈亦然。
  为了不惊醒陈亦然,挽晴伸出手抵在沙发两边,终于在砸到亦然的一瞬间堪堪停住。
  挽晴紧张地看着身下的陈亦然,见他睡得香甜,挽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正要起身,却不料手一滑,“吧唧!”一声,亲在亦然的脸颊上。
  “我……我……对不起!”挽晴心想,这下亦然一定会被她吵醒了,她禁闭着双眼,结结巴巴地说道。
  然而回应挽晴只有亦然那平缓的呼吸声,挽晴缓缓地睁开双眼,这才发现,亦然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
  挽晴手忙脚乱地将毛毯盖在亦然的身上,逃也似的跑回房间。
  挽晴躲进被窝里,手指轻抚着自己的嘴唇,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红晕。
  她刚才,吻了他!
  而另一边,原本应该睡着的陈亦然,却睁开如黑宝石般的眼睛,伸手摸向自己的脸颊,嘴角微微勾起。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12 01:52:52
  拿着小皮鞭。快更。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2 13:52:21
  第五章
  清晨,窗外传来清脆悦耳的鸟鸣声,一缕阳光温柔地照射在陈亦然的脸上,陈亦然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坐在沙发上发呆。
  厨房传来轻微的锅铲碰撞声,陈亦然穿上拖鞋,打着哈欠走到厨房门口。
  厨房里,挽晴系着他的蓝色的围裙,手上拿着锅铲,认真而又专注地看着锅里的煎鸡蛋。
  她逆光而站,阳光让她那绝美的侧脸更加晶莹剔透,嘴角那柔柔的笑意似乎可以融化世间万物。
  他靠在门口,就这么看着她,仿佛他们是相伴多年的老夫老妻。
  其实,如果可以一直怎么下去,也挺好的呢!
  ……
  饭桌上,挽晴想起昨晚的吻,一直不敢看陈亦然的脸,忍不住抬头瞥了一眼,却对上亦然那似笑非笑的俊脸,挽晴的脸更红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条无形的丝线在两人之间颤绕着、翻转着将两人的距离不断地拉近,再拉近……
  “叮咚!”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拉回了两人的思绪,挽晴慌忙低头默默地吃着煎蛋。
  “哈哈!我回来啦!你小子,有没有想我?”陈亦然刚刚把门打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快速地钻了进来,嘻嘻哈哈地笑着,说着边一拳捶在陈亦然的肩上,“咳咳!”陈亦然差点被他捶到吐血。
  挽晴紧张地看着门口的陈亦然和那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子,默默地往卧室挪去。
  “挽晴!”陈亦然刚好看到挽晴站了起来,想着把她介绍给他的哥们戴远行认识一下。
  挽晴僵在当场。
  “来来来!远行,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说着,陈亦然拉着戴远行来到挽晴的面前。
  “挽晴,这是我最好的哥们戴远行。”
  挽晴扯了扯嘴角,才勉强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死死地盯着陈亦然所谓的哥们戴远行的脸,生怕错过他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远行,这是挽晴!暂时住在这里。”陈亦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
  戴远行瞪大了眼睛顺着陈亦然指的方向看过去,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什么都没有!
  一脸疑惑地看向陈亦然,他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戴远行皱眉,陈亦然这家伙在搞什么?
  而一边的挽晴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她的腿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一脸哀求地看向陈亦然,缓缓摇头。
  对不起,亦然!
  “你好,挽晴小姐!”突然,原本默不作声的戴远行却对着挽晴点头。
  挽晴一脸惊讶地看向戴远行。
  难道,他也看得到她吗?
  “远行,咱们来几杯吧!我去拿酒,你先随便坐一下。”说着,陈亦然便转身到酒柜里准备拿出他的珍藏。
  “呵呵!”戴远行看着陈亦然的背影无奈地笑着摇头。
  这家伙,估计写小说写入魔了,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戴远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看着电视屏幕。
  他真的看得见她吗?
  挽晴站在戴远行的身边,俯下身子,盯着他,见他没有反应,她伸手在戴远行面前晃了晃。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3 15:02:55
  第六章
  然而,戴远行只是直直地盯着电视机。  
  挽晴见戴远行没有反应,便一脸疑惑地坐在一边,眼睛却一直在观察着戴远行。
  方才,他都向她问好了,应该是看得见她的吧!可,为什么现在现在又不理她了呢?挽晴微微皱眉。
  终于,挽晴忍不住问出声,“你真的看得见我吗?”
  “哈哈哈哈!”回应她的,只有戴远行的笑声,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屏幕。
  “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挽晴有些许恼了。
  “酒来了!”陈亦然拿出酒杯,为大家倒了酒。挽晴看着眼前的酒杯,竟觉得有些许熟悉,她听从自己内心的感觉,缓缓拿起酒杯,细细品尝。
  优雅又不失大方,举手投足间,皆不失贵气。
  而一边的戴远行则瞪大双眼,看着倒满酒的酒杯自己飘到半空中,酒杯里面的酒一点一点地消失,甚至还自己晃了两下。
  一股寒气至脚底升起,他的脚轻轻颤抖着,下意识地看向陈亦然,却只见他一脸“春情荡漾”地看着酒杯。
  完了,完了,真的有鬼!
  他抖动着脚站了起来,“那……那个,亦然啊!我还有事,先……先走一步喽!”眼睛死死地盯着停在半空中的酒杯,缓缓地向门口挪去。
  “你没事吧?”挽晴见他脸色有些许异常,想要上前看一下。
  眼看着酒杯朝自己飞来,戴远行鬼叫着打开门,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只留下挽晴和陈亦然茫然地看着对方。
  戴远行一路狂奔到路口,手忙脚乱地拦下一辆出租车,坐在位置上,发现周围没有什么异样后,慌忙让司机开车离开。
  戴远行紧张地搓手。
  他的腿到现在还是软的,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如果可以,他真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要回来。
  但,亦然还在里边,亦然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亦然现在已经被那个所谓的“挽晴”迷了心智了,总有一天,那个“挽晴”会杀了他,就像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
  他一定要去救他。
  可,那可是“鬼”呀!他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
  怎么办?
  戴远行的脑袋高速运转着,额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水。
  “有了!”戴远行双眸一亮,激动地拍打着司机的座位,“师傅,去洋顶北路34号。”
  亦然,你一定要撑住啊!


  “叮咚!”门铃声响起,亦然刚打开门,一个道士打扮的老头便钻了进来。
  老头的身后跟着戴远行,他颤抖着手,拉着老头的衣袖,冲屋内大喊,“恶鬼,你……你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快速速投降!”
  “远行,你这是在做什么?”陈亦然一脸疑惑地看着这身着奇装异服的老头。
  “亦然,你听我说,你现在被恶鬼缠身,不过,你别怕,我们会帮你的。”戴远行说着,腿却在微微颤抖。
  妈呀!他怎么感觉耳边凉凉的,会不会鬼就在旁边呀!戴远行咽了一口口水,死死地拉住老头的袖子。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4 23:22:42
  第七章
  看到戴远行明明怕得要死,却还是故作镇定的样子,挽晴忍不住掩唇而笑。
  刚刚她在他耳边吹气,不过是想逗一下他罢了。
  这家伙,根本就看不见她,所以昨天才会慌慌张张地逃走,今天又叫了这么一个老道士过来。
  不过,这老头分明就是个江湖术士,他手上的桃木剑一看是地摊上淘来的。身上穿着的道服,明显偏大一码,瘦瘦小小的老头套在宽大的服装下,说不出的滑稽。偏偏他还一脸严肃,小胡子一翘一翘的,看得挽晴忍不住想要揪一下。
  再者,倘若他真的是高人,又怎样呢?她又不是鬼,怕他做什么?
  但,不能让亦然知道,他们看不见他,得想办法让他们赶快离开,不过,如何在亦然不起疑的情况下,将他们弄走呢?
  “大胆妖孽,还不快速速离去!”嘹亮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
  挽晴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腿坐在地上,身前摆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手上拿着黄符念念有词。
  挽晴好奇地蹲下身,仔细地盯着地板上的玩意儿。就在挽晴刚要拿起其中一面镜子时,“碰!”的一声,老头手中的黄符突然着火,他挥舞着手中的黄符,火星差点掉落在挽晴身上。
  黄符就在挽晴的面前飞舞着,她吓了一大跳,一不小心跌坐在地。
  “挽晴,你没事吧?”陈亦然慌忙将挽晴扶起来,确定她没有受伤后,关切地说道,“你站远些吧,别伤着了!”
  随即,陈亦然转身对一脸呆楞的戴远行说道,“远行,不要再闹了,这里没有你说的恶鬼。”言语间含着些许怒气。
  “亦……亦然。”戴远行简直快哭了,那个鬼果然就在屋内,他一脸期望地看向老头,道长,全靠你了,拜托,一定要抓住那只鬼。拜托拜托!
  黄符燃尽,老头闭眼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
  挽晴玩心顿起,她忍不住伸手揪了揪老头的白胡子。
  老头瞪大双眼,看着白胡子在自己面前,旋转跳跃。挽晴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子都已经僵硬了。
  “道长,怎么样了?”一边的戴远行看到老头的异样,忍不住问道。
  “没……没事!那恶鬼已经被贫道收服了!”
  看着白胡子恢复正常,老头松了一口气,方才一定是幻觉,没错,就是幻觉。
  “多谢道长,您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说着,戴远行掏出一叠钞票就要往老头的怀里塞。
  挽晴见状,缓缓走上前,在老头的耳边轻声道,“道长,恶鬼真的被你收服了吗?”
  老头伸向钞票的手停在半空中,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一动不动,空气瞬间凝固了三秒。
  “鬼啊!”凄厉的叫喊声响起,老头连滚带爬地打开房门,“噔噔噔!”地滚下楼梯,随即,快速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下楼。
  他只是想骗几个小钱花花,可不想搭上自己的老命啊!
  眼看道长走远,戴远行慌忙追了上去,“道长,别走啊!等等我!”

  
作者:可怕的念与 时间:2017-07-14 23:40:46
  加油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15 23:44:34
  第八章
  如泣血般的红绳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绳上系着的铃铛,在寂静的楼道间,发出诡异的响声。
  一双如猎鹰般的眼眸隐藏在黑暗深处,看着老头跌跌撞撞地滚下楼梯,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般的微笑。
  “鬼吗?”他的声音如寒冰般冰寒刺骨,仿佛来自地狱的呼唤声,让人忍不住想要逃离,却又无处可逃。
  ……
  “挽晴,明天我要举行新书发布会,你可以跟我一起参加吗?”陈亦然将早已准备好的书递给挽晴,满怀期望地看着她。
  “好啊!”挽晴微笑着接过陈亦然递给她的书,“姻缘劫?这名字不错!”说着,挽晴便捧着书本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开始阅读。
  阳光柔和地洒在挽晴的脸上。她安静地坐在那儿,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嘴角那浅浅的笑意,让周围仿佛在朦朦胧胧间绽放出千万朵鲜花,一只两只小仙虫绕着挽晴飞舞着,如梦如幻,让人陶醉。
  她不知道的是,他写的《姻缘劫》的灵感来自于她,女主角司徒羽儿的原型也是她。
  她现在,就坐在他的面前,美好却又是这般的不真实,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消失不见,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就好像只是他的幻觉罢了。
  他真的好怕,害怕她恢复记忆后,会离他而去。他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或许,她早已有了心仪之人。像她这般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又有着绝世容貌的女子,追求者应该不少吧!
  他希望帮她找到记忆,却又恶毒地希望,她永远都不要想起过去,就这样,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姻缘劫》里,司徒羽儿恢复记忆之时,便是男女主角离别的开始。挽晴,是否也会离开他?他们能如小说里写的,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吗?
  不,他绝不允许挽晴离开,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明白自己的心,他应是喜欢上挽晴了。虽然,他写了许多有关情情爱爱的小说,自己却是不曾经历过的。
  他的好友只有戴远行一个而已。不是他不善与人交流,只是,他懒得与人交际罢了。他一直将自己锁在这屋子里,不停地码字,也曾感到孤独寂寞。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以字为生,以书为伴,不曾想,挽晴会突然闯入他的生活。
  她的笑,她的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让他不想放她离开。
  无论如何,爱了便是爱了,这一世都不会放手。
  恢复记忆了又如何,他会让她看到他的真心,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心悦于他的。
  这样想着,陈亦然松了一口气,看向挽晴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深情和爱意。
  挽晴刚好抬起头来,对上陈亦然的眼眸,她微微一笑,如冬日里温暖的阳光般,温暖了他的心。
  他们就这么对视着,安静而又美好。
  ……
  “大小姐?”301门口,一个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站立着,他的眼神嗜血而又恐怖,死死的盯着屋内挽晴的面容。
  他的手上缠绕着原本挂在门口的红绳,因为用力地握拳,手上青筋毕露,铃铛碰撞着,发出轻微却又清脆的声响。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7-29 08:58:12
  第九章
  第二天。
  陈亦然在房间换衣服,挽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坐在沙发上开始阅读。
  随即,挽晴的脸色变得煞白,拿着报纸的手开始颤抖,“这……这不是真的。”
  “挽晴,你怎么了?”陈亦然开门出来,见挽晴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关切地问道。
  “啊!”挽晴手一抖,报纸掉到地上,她慌忙捡起报纸,放在身后,“我……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陈亦然狐疑地看着她,怎么觉得她怪怪的,难道,报纸上有什么?
  陈亦然看向挽晴放在背后的手,缓缓地走向挽晴,挽晴往沙发的角落里挪了挪,将报纸死死地护在身后,“那……那个,亦然,你的发布会不是快开始了吗?再不去就该迟到了。”
  “那,我们一起走吧!”陈亦然也不再执着于挽晴手上的报纸了。
  “对不起,亦然,我身体不舒服,可能去不了了。”挽晴的声音越来越弱,身体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强忍着些什么。
  “挽晴,你真的没事吧?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陈亦然担忧地问道。
  “没……没事,我睡一会儿就好了。”挽晴急忙摆手。
  “好吧!”因为发布会即将开始,陈亦然只好赶忙离开,临走前还放心不下地交待道,“实在不行,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挽晴点了点头,目送着陈亦然离开。
  看着陈亦然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后,挽晴终于撑不住瘫倒在地,泪水在脸上肆虐。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挽晴觉得自己的泪水已经干涸,她跌跌撞撞地起身,目光呆滞地径直走向房门,直接穿越房门,转身下楼。
  报纸安静地躺在地上,标题格外醒目,“陆氏集团千金惨遭撕票,抛尸荒野!”,照片上的挽晴,笑得很甜。
  挽晴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用她那冰冷刺骨的手指,触碰着街道上的一花一草,一砖一瓦,似乎在跟它们一一道别。
  不知不觉间,挽晴来到了一栋别墅前,正要按下门铃,手却停在半空中。
  她自嘲地笑了笑,随即,穿越大门,直接走到大厅。
  她环顾四周,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里的摆设都没有改变。”她含泪在大厅里走了一圈,走上楼梯,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
  越门而入,书桌上的书籍还停留在她最后看的那一页,小猫咪在她的床上安静地睡着,一切似乎都不曾改变,只是,确实变了 她……再也回不去了。
  挽晴颤抖着手,拿起床头柜上,她和爸爸妈妈的合影,“爸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泪水滴落在相框上,却很快又消失不见。
  她早该意识到的,不是吗?除了孩子和亦然,谁都看不见她,她甚至可以穿越房门,进入亦然的房间,她早该想到,她是鬼的,不是吗?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欺欺人,她不愿意往这方面想,她不愿意承认,她……已经死了。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08-06 21:19:56
  第十章
  微风吹起天蓝色的窗帘,原本睡得香甜的小猫咪睁开宝石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挽晴站的方向。
  挽晴坐在床边,轻轻地抚摸着小猫咪,小猫咪蹭了蹭挽晴的手,闭上眼睛,安静地睡着,一滴泪珠从它的眼角滑落,似有若无。
  “灵儿,以后,你要好好的。”挽晴抬头,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再陪你了。”
  良久,挽晴起身,拉开窗帘,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激动地跑下楼梯。
  屋后,槐树下,一个老妇人靠在躺椅上,手中捧着一本相册,粗糙削瘦的手指颤抖着轻抚照片中挽晴的笑颜,浑浊的眼中流出一滴滴泪水,滑过她那布满皱褶的脸颊。
  看着她那好似苍老了十岁的面容,挽晴泣不成声,脚步如铅块般沉重,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她。
  “姑妈!”挽晴猛地跪在老妇人的面前,“对不起,挽晴不孝,没有好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还让您白发人送黑发人。姑妈,挽晴对不起你!”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老妇人抬头,定定地盯着前方。
  挽晴吓了一跳,随即,惊喜地问道“姑妈,你……你看得见我,是吗?姑妈!”
  然而,老妇人并没有回应挽晴,只是痴痴地看着前方,泪水在她的脸上肆虐,她的声音沙哑却又是那么地熟悉,“晴晴,你若是天上有灵,告诉姑妈,是谁伤害了你,姑妈为你报仇,晴晴!”
  谁伤害了她?
  一连串泪水从挽晴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她没有一点儿的哭声,任凭眼泪落下。
  还能是谁伤害了她呢?挽晴抬眸看向姑妈,若是姑妈知道了,会为她报仇吗?不,不管姑妈会不会为她复仇,她都不想让姑妈知道,她不想伤害姑妈。
  她已经死了,就算复仇了又能怎样?若是,他觉得她是障碍,她远远地离开便是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痛呢?胸口传来窒息般的疼痛,挽晴几乎不能呼吸。
  “人都死哪里去了?”噩梦般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屋内传来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来人啊!本少爷要喝水!”
  老妇人颤颤巍巍地起身,她躬着腰,手里拄着根拐杖,步履蹒跚地走着。另一只手不时的捶着腰,时而咳嗽几声,挽晴心疼地看着姑妈,想要上前搀扶,却又怕吓着她。
  挽晴小心翼翼地看着姑妈,生怕姑妈摔着。好不容易进入屋内,大厅里,林峰像一头猪一样爬在沙发上睡着,衣服鞋袜扔了一地,保姆温姨正在收拾他的呕吐物。
  看着林峰这张令人生厌的脸,挽晴的双眸充满怒火,恨不得上前捅他几刀。想起身边的姑妈,挽晴硬生生压下内心的愤怒与不甘,转头看向别处。
  “温姨,去打一盆温水过来,记得拿一条毛巾,我给峰儿擦一下身子。”老妇人眼含失望,却又慈爱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是!”温姨应声退下。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21 14:53:16
  好看。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7-11-22 19:17:59
  @巫晓晓smile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巫晓晓smile 时间:2017-12-16 20:02:10
  本文将重新整理,由昵称为“檀小七”的天涯账号重新发布!●v●
作者:檀小七 时间:2017-12-16 20:06:54
  现在正在整理哟!敬请期待吧!●v●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12-18 20:09:21
  太监了么
我要评论
作者:檀小七 时间:2018-01-31 15:57:39
  小七把男女主的名字换掉了呢!
  男主:陈亦然——墨北
  女主:陆挽晴——安心
  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
  小七会尽量快点写完的哟!
  因为换了笔名,到时候就由“檀小七”发布了哟!
  之所以换笔名,是因为……作家助手里面,巫晓晓已经有人注册了,所以……
  不过,个人感觉檀小七这个笔名也不错呢!●v●
作者:檀小七 时间:2018-07-22 15:23:41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