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图游戏 一场追逐一场梦 我爱你在隔世 你却只爱慕血腥的谜题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08 22:46:47 点击:148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引子

  不要再躲着了。不要以为你躲着就能令我澎湃的热血渐渐降温,你应该知道,就算没有你,我也一定可以找到下一个可爱的玩偶。

  这个世界如此精彩,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

  来吧,一起玩耍吧。我会重新让你感受心脏疯狂的跳动声、血液在血管里汩汩的流淌声。我已经、已经难以抑制我心头这股兴奋地情绪了。

  我会为你准备最精彩的头菜,它细致、温润、多疑而且美味。

  我知道你拿到这封信时一定会气愤地从书桌前一跳而起,然后大骂我是个混蛋,哈哈哈。不过最后,你还是会按照我说的地方来到我们共同的游戏场所,对不对?

  就像是镜子的两面,一反一正。

  你的愤怒,正是我得以生存的食粮。

  哦,对了。地址就在:安市的近郊,温泉度假村。

  等你,我的宝贝。

  写完这些,这个写信人的在最后画上了一个带着眼镜的蝙蝠,大大的眼镜把蝙蝠的眼睛轮廓放大了无数倍,里面血红的瞳孔狰狞地瞪视着前面的猎物,那种被它盯上就会寒毛竖立的感觉油然而生,蝙蝠张开翅膀的模样就仿佛是撒旦从天而降一般,书写者在下面用漂亮的花体英文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暗夜伯爵。

  他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缓缓地把自己的身子融入了椅子的靠背上。他十指彼此对接,目光悠远深邃,但如果仔细端详,又会发现他的整个瞳孔开始不断的放大放大,就仿佛信纸上画的那个蝙蝠一样,墙角,一只坎坎探出头的老猫被吓得嗞溜一声逃跑了。

  他浑身颤抖着大吼出声:”躲起来也是没用的。这次的游戏,我赢定了!哈哈哈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22:47:50
  坐等更新:)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22:51:48
  @采摘麦子的鱼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惊鸿翡萍2017 时间:2017-07-08 22:53:02
  老大这打赏豪气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09 14:02:21
  一 造访

  记得小时候,我总是缠着爸爸问他,“爸爸你说,是警探更帅还是怪盗更帅?”

  他总是笑呵呵的把我举过头顶不置可否,让我两脚骑在他的脖子两边,两只小羊角辫就那样惬意地在空中荡啊荡啊的。正午时分的山坡上,总是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烟雾,皮肤再如何的白皙如果进入了这种烟雾之中也会瞬时变得黝黑起来,再怎么硬朗的发质也会被烫得弯曲很多,所以每当我对自己的外表表示出不满的时候,爸爸总是很温和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告诉我,我是这座大山里最美丽的女孩子。那会儿,我多傻啊,我竟然相信了。不过,这也是真的,因为方圆5、6公里就我们一户人家。

  这日刚过晚饭时间,风就无端端地开始刮了起来,寒意突然无来由地逐渐增强,更是带来了连绵不绝的秋雨,呼呼的风裹挟着细密的雨点不断地击打在小屋的玻璃上,弥漫起了一阵瘆人的寒意。

  大山里的秋意更显萧瑟,虽然一直在大山长大,但我还是不禁缩起了脖子立起了衣领,开始不断地往外端详爸爸的身影。

  当爸爸颀长、健壮的身体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时,我欢欣鼓舞地从小屋里蹦跳着出来迎接他,我满心期待爸爸会像往常那样温和地抚摸我的头顶,然后把我高高举起来坐在他宽宽的肩膀上一起回家。然而一切地变化都来的如此突然,如此的叫我措手莫及。他不耐烦地挥挥手叫我走开,白色的衬衫早已被雨水淋的湿透,他的嗓音低沉嘶哑,完全不似曾经的浑厚和蔼,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愤怒和期待。他从鼻腔里喷出一股气流竟然带起了一阵白色的气浪。

  我有些惊惧地望着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爸爸,风肆虐的刮来,吹的玻璃一阵阵呜咽咽的颤鸣。妈妈从里面快步迎了出来,一面颇为心疼地为爸爸打伞擦身,一面不住地埋怨着爸爸这么晚才回来,要他带的东西也都没有买之类的琐碎的事物。只有我发现了爸爸眼神里投射出的不同寻常,他闷不吭声的接受着妈妈的擦拭和埋怨,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就直接钻进了书房不再出来了。

  这个季节的雨水总是非常长情的,一到这个季节屋顶的瓦片总会不小心让一些雨水渗透进来,往常这个时候,爸爸总会打趣地和我说,这些雨水都是天上顽皮的小娃娃,钻进来想和我玩的。我知道他是逗我玩的,所以也总是哈哈笑着用我粉嫩的小拳头击打他的肚皮,然后假装生气地说,才没有这回事呢!

  但是今天,爸爸却一反常态,他把自己一个人锁紧了书房里就再没有出来过,我几次问过妈妈,爸爸是怎么了?但是就连妈妈也只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样子。

  一连几天,爸爸都没有从书房里出来的迹象。夜里,我趁着风雨间歇的时候,悄悄从自己的小屋溜了出来,我穿上了爸爸曾经买给我的那身黑色的,据说是名侦探的服装,窝在爸爸书房窗户的下面,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反正我就是这么干了。就在我觉得自己已经抗不过睡意的骚扰时,我听见屋内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声,紧接着就是一阵近似一阵的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还有妈妈发出了压低了声音的呜咽声,最后就是爸爸从我眼前经过时发出的衣服和树干摩擦产生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看到这里,我再不行动那我就是个傻子了,我猫着腰就像一个机警的小狐狸,亦步亦随地跟着自己的爸爸,一直到他走出大山来到山脚下的公交车站。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跟随着,生怕被发现,然后被遣送回家。所以其实直到公交车从地平线方向缓缓驶来的时候,我都完全没有被爸爸发现,后来爸爸跟我说,我就像一个野生的山猫一样,简直生来就是个跟踪的专家。

  爸爸就要上车的时候,我才从树丛后面一个箭步跳跃到了他身后,紧紧抱着他,不让他上车,他吃惊地瞪圆他的眼睛,大声斥责我,让我快回家。我双手叉腰,也学着他的模样瞪起了双眼,大声回答道:“我不。你去哪里我就要去哪里。”

  公交司机大概是等的非常不耐烦了,他叭叭地按着喇叭,问我们到底说上车还是不上车。

  爸爸无奈地把我夹在腋下一起带上了车,可想而知我那时的心情到底有多得意了吧?

  汽车在司机不断加深油门的带动下跑的飞快,整个山路就仿佛是翻飞跳跃着经过的,车里不断发出一阵阵尖声的怪叫,其中就属我喊的最痛快,我大声帮司机吆喝着:“就是这样,冲啊!左转,哇塞,好帅哦!哦哦哦,又超过又超过了。”爸爸一直捂着脸假装不认识我,但我完全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我不断地回过头来大声喊着招呼着爸爸:“快看啊,爸爸。多快啊!这可比咱家旋风都快多了!”

  司机倒是一路上被我带动的不停地咯咯笑着,临下车,司机还不断地摸索着自己所有的衣袋,仿佛希望里面能有个糖果超市之类的地方好表达一下他的喜爱之情。但爸爸却立刻替我谢绝了他的好意,并用最快的速度带我离开了那里。他很清楚我的性格,要是任由我一直呆在那里估计直到天黑我们也到不了该去的地方。

  “我们现在去哪里?“我晃着我的两只羊角辫问爸爸。

  “去探望我的一个老师,宝贝。不要再摇晃了,爸爸的脖子快断了。“爸爸的声音里永远都透着深深地宠溺,我就索性从他脖子上滑下来,然后挂在上面,两只脚丫悬空,在他身上打起了秋千。

  “快下来。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爸爸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我。

  “不要。“我总是恃宠而骄。

  “下来,我会请你尝尝这里特色的小吃。”

  “真的吗?“听见有吃的,我总是特别听话。

  接下来的路程都很顺利,我的手里抱满了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小点心和小糖果,我乐滋滋地追在爸爸身后,非常开心。

  目的地是市郊的一幢年久失修的公馆,这座房子地处偏僻,式样古怪,摇摇欲坠,相传曾是一座出名的凶宅,荒废已久,但不久前被爸爸的老同学租了下来,显然他一定是对这种迷信不是特别的在意。

  屋子里透着一种古怪的消沉地情绪,如果是个正常的来访客人估计走到这里已经要付出莫大的勇气了,但爸爸和我却依然脚步轻快的在整幢房子里继续搜寻它的主人。之所以只是搜寻而不是叫喊,实在是因为这里的气氛导致的,爸爸的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中一直好奇的不得了。因为整幢房子都仿佛诉说着主人对黑夜的偏爱,完全不透光,虽然外面是阳光正好的午后,但屋里却是深沉的夜。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陌生的房子里寻找着它的主人。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就不由地伸手去拉最近的窗帘,那是什么样的窗帘啊?绝对是我能见过的最厚的窗帘布,它沉重、厚实,特别遮光而且还不止一层,竟然足足有3层!要不是周围还有点点荧光照亮,我简直怀疑自己是到了鬼屋。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09 14:03:12
  “请不要触摸窗帘。“忽然头顶上有人的声音传来,清亮悦耳,非常动听,猛然一听竟然分不出是男还是女。

  “是周启吗?你老师呢?“爸爸抬头望向楼顶,对着头顶的声音问道。

  “赵先生?“周启的语调明显温和了很多,这下很明显能够听出来是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了。

  爸爸显然是先点了一下头,后来他意识到对方是看不见他的,所以又说了一句:”是我。“

  话音刚落,从屋顶就落下了一个木制的升降梯,刚刚好停在我们身前半米远的地方,爸爸有些无语地看向这个装置,再次把我夹在他的胳膊下面,踏上了这台史无前例的古怪电梯。

  电梯带着我们一直升上了这幢房子的阁楼才终于停了下来。我好奇的端详这这个古怪的房间,阁楼那本来采光效果很好的大百叶窗被牢牢的锁死了,在各个角落里都点着非常有历史气息的小蜡烛,而且是整齐的码放在蜡烛台上,再加上整间屋子都飘荡的浓烈的熏香的味道,那种阴森森的幽蓝的光线让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紧紧地拽着爸爸的衬衫一动都不能动。

  “呵呵,呵呵,竟然还有一个意外的小客人啊。“一个干涩嘶哑的声音从暗影深处传了出来,虽然说话的人感觉已经用尽全力,但所发出的音量却依然非常细弱,不过那音高却是异常的尖锐刺耳,听起来就像说用铁钉在刮蹭黑板一般的吱吱声,听的叫人头皮发麻。

  “教授。“爸爸恭敬地对着远处的声音鞠躬。

  “呵呵,别客气。现在还会对我这个糟老头子这么有礼貌的,估计也就只有你了。“说完,随着一阵轮椅轻微的响动声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不禁捂着脸”啊!“的一声尖叫。

  “不得无礼!“周启冰冷冷地声音从旁边传来,仿佛有一把冰冷刺骨的寒剑吻上了我的脖颈,令我吓得再也发不出声音,只是小声的呜呜地哭泣。

  “周启!“暗影里的人这次发出的声音里忽然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那股强大的威压带着鄙夷一切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周启赶忙对着爸爸和我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并且很认真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暗地里,爸爸也是一反常态的恨恨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向着前方同样是深鞠一躬,说了句,:“对不起,教授。小女失礼了。她第一次从家里出来,没有见过世面,您多多谅解。”

  “哎呀,是你的女儿啊。这么说,你们俩果然是结婚了呢!呵呵,我当年就看着你们郎有情妹有意的,你偏偏说没有,嘿嘿。“

  在黑暗中的爸爸竟然也是满脸通红起来,黝黑的面容也遮不住他害羞的容颜。教授的一句话就让整个现场的气氛就忽然变得和谐安详了起来。我不禁对着这个长相可怕的教授有了些些感激。

  “对不起。“我小小声音的对着黑影处闪烁不定地人影轻轻地道歉。

  “没事,周启啊,带着小妹妹去隔壁吃点小点心吧。“教授重新又恢复了之前那个干涩嘶哑的声音,再次软软的倒卧在轮椅之中。

  房间尽头,周启朝着我轻轻地招了招手,示意我跟着他走。

  门打开的瞬间,我仿佛再次回到了人间一样,阳光无比耀眼地装满了整个房间,刺的我不禁下意识地用手臂遮挡住了眼睛,好半天没有缓过来。

  周启就一直默默地站在我旁边安静的等待着,一句催促都没有,站在阳光中,他静默地倚靠着窗台,仿佛一座完美的雕像,时空在这短短地几秒钟被感觉无限拉长,竟然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我的眼睛被他深邃的黑色瞳孔吸引住完全看不见外面的任何事物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他的眼睛。

  周启移开他的视线,目光缓缓前移,他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话一般的问道:“你想吃点什么?”

  我开始踌躇不安起来,我头一次觉得一个男孩子可以用美丽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开始拼命在身上四处搜刮起来,一点点存货都没有私藏,全部都掏出来放在了前面的窗台上,我拼命咽了下口水,特别正经地望着他说:“我请你。别客气。我还有可多呢!“

  周启望着窗台上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眉头轻轻动了一下,紧接着就爆发出了一阵夸张的大笑:“哈哈哈,你,太逗了。不,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他弯着腰捂着肚子不歇气儿的大笑着,他擦着眼泪笑眯眯地望着我,”你几岁了?有12岁吗?“

  我突然感到被深深地侮辱了,我挺起胸膛,站的笔直笔直的,虽然仍然只到他的胸口,但我依旧很大声的回答道:“少瞧不起我,我已经16岁了。“

  周启的目光变换的速度堪称奇迹,先是惊讶、再是打量,最后竟然又是一长串的笑声,“哈哈哈,16岁,一点儿都不像,还以为你是小学生呢。这么孩子气。“

  “你就像大学生吗?美丽的像个小姑娘,我深刻地怀疑你才是谎报户口没有成年呢!“

  我们俩就这样互相瞪视了良久,然后同时开始大声的笑了起来。

  “哦,玩的很开心嘛,小慧。“爸爸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透过阳光温暖和煦。

  “爸爸。“我笑得正好满脸红扑扑的,快乐的像个小鸟,围着他不停地转圈圈。

  爸爸扫视了一眼窗台,非常震惊地看向我,活脱脱像第一次认识我似的,“天哪!你竟然把所有糖果都拿出来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听完猛地一惊,赶忙狠狠地踹了爸爸的鞋子一下,抬头拼命地给周启解释:“别听爸爸瞎说,我还有很多存货呢。请你吃哈。”

  临近午后的阳光总是喜欢散发出一些橘色的光芒,那种光芒打在周启的后背上带来了一种既像芒果又像橙子果汁一样的甜甜的味道,他的眼神看起来虽然依旧深邃,但不再可怕,里面装着一种可以称之为温柔的味道,看的我突然就浑身烫烫的,非常想去喝水,我舔着自己干渴的嘴唇,飞快的逃走了。

  当我因为迷路而很快地再次回来时,我听见爸爸和周启在小声地说话。

  “您说的是真的吗?赵老师。“

  “你老师刚才把这封信交给了我,同时把你也交给了我。“

  “那怎么可以?没有我,老师的生活起居谁来负责?“

  “生活起居这种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已经找了值得信任的人来接替你了。“

  “这么多年老师都是我一个人负责的,别人怎么可能会有我……“

  “别这么固执!这件事情很重要,你要知道暗夜伯爵是什么人!“

  “暗夜伯爵?你是说?“

  “对。现在看看这封信,然后马上收拾行李,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爸爸拉开门的时候我正站在门后偷听,他无奈地叹息一声,摸摸我的头,顺势拽上我的手就直接走出了这幢古怪又非常神奇的房子。
作者:惊鸿翡萍2017 时间:2017-07-09 14:15:06
  等更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10 09:53:19
  这标题............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10 09:53:48
  你一节可以分几次发 否则大家看着累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0 14:26:16
  看望朋友,文很好,但是每一楼篇幅太大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0 18:21:55
  再难相遇的爱

  沾一笔月光为你书写情诗
  泪已成海
  沉默击穿长空
  不再管
  心中的废城
  用整片泪海
  换你一眼温柔
  月色如水
  是你的歌声
  我带着恍如隔世的沉默
  敲响热爱的钟声
  你是否还记得
  那年的秋色
  你轻轻一吻
  榨干了我全部的血液
  风
  带走了我全部的心跳
  走进黑夜
  书写一世孤独
  我
  留下最后
  一个音符
  用来给你书写情诗
  我
  疼痛的
  宝贝儿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0 18:22:48
  偶尔发点别的~坐下来慢慢看。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0 18:23:08
  风起……


  我的暗恋、初恋、失恋、眷恋,全部与你息息相关

  却不敢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点点和你有关的信息

  那时才知,

  原来为数字而生的我也有着一颗会为文字而跳动的心脏!

  情起、情灭

  一切皆是因缘

  情未断,然缘已尽

  守着一池荒凉

  我与时间博弈

  酸楚填满胸腔

  深爱却不能拥有

  几欲咆哮

  却不得不站在原地看你渐行渐远

  深海午夜区的窒息感远不及你带给我的枷锁沉重

  我拎不起的是你亲手给我套上的桎梏

  再也飞舞不起的身姿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1 01:06:52
  人很少,自己给自己点赞~~~然后自己看自己写的文,哈。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1 17:55:42
  喵哒,安静的要疯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7-07-11 19:51:52
  @采摘麦子的鱼 :本土豪赏3个(3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2 11:16:25
  第二章 爸爸?!

  第二天上午,周启如约来到了约定的地址:安市近郊的一个名叫温泉度假村的地方。

  我们一起沿着这个不大的小城镇转了一圈,沿着外围走一圈也只不过用了区区3个小时,当我提议坐下来喝点水的时候,正好瞧见不远的地方有个小茶馆,我就一手拉着一个把他们强行拉进了小茶馆外边的长凳上。

  火红的太阳把屋檐的影子压的极低,正好覆盖在我们的身上,都说这种日子叫做秋老虎,可看那依然璀璨的像个大火球的太阳哪里有什么强弩之末的味道?甚至远胜了之前大暑时的热度。我及其没有形象的拽着衣服领子大力的往里面灌风,囧的周启不得不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喝茶。我却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继续如法炮制,直到被爸爸夺走手里的茶碗,然后把我衣服的每颗扣子都结结实实的扣了个严实才罢休。

  我委屈的不得了,这么热的烫人的天气,别人都是宽松的T恤加短裤,只有我不得不穿着贴身的黑色侦探服,爸爸被我腻味的没有办法,只是吩咐坐在这里等他,就一个人去寻找合适我穿的衣服去了。

  要是早知道后来事情会是这样,我就是热出一身疹子也绝不会让爸爸独自一人离开。但是,那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就那样看着爸爸消失在了太阳下一个拐角的弯道处,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茶馆所处的地点很是不坏,整个院子造型古朴、宽敞,还长满了很多和山里很像的高大的古树,院子也打扫的颇为干净整洁。我就在这里围着古树开始熟练的攀爬、跳跃,在树枝之间荡来荡去,活像一个人形的猴子。

  周启一直是不发一言的默默地看着我,每当我停下来望向他时,他总会不失时机的给我一个微笑,不露齿,却让我觉得灿烂的睁不开眼。

  就这样一直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色都开始低沉,倦鸟都扇着翅膀彼此呼朋引伴的回家时,爸爸还是没有回来。我不止一次的跑去他离开的拐角拼命地张望,可就是不曾看见他健壮的身躯突然出现在我视野,然后笑呵呵地递给我一件凉爽的小背心之类的。

  这时周启对我说:“咱先找个住的地方住下来慢慢等吧。“

  “可是爸爸会找不到我们的。“我不想离开,我想亲自等到爸爸一起走。

  “有手机呢,不会找不到的。“周启温和的抚摸着我那硬硬的卷毛,柔声安慰着。

  “那爸爸为什么一直不肯接电话呢?“我不屈不挠地追问着。

  周启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把我温柔的抱在怀里,任由我在他怀里哭泣。最后他拉着我的手,就像爸爸平时那样做的一样,带着我去找住宿的地方了。

  虽然镇子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住宿的地方很快就找到了,不过那个又白又胖的服务生用很怀疑的眼光扫射着我们两个,就是不肯痛快的告诉我们是不是可以住下来。

  我困得不行,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周启顺势抱起我,对那个服务生轻声说:“大哥哥,我妹妹困的不行了。帮忙开个房间吧,我们钱不多,一间就够了。普通房间。”

  大概是恻隐之心作祟,这个鼻毛长得比头发茂盛的白胖服务生终于答应给我们开一间房间了,不过要比一般的房间稍微贵一点,原因是我没有身份证。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3 18:22:15
  自己踩自己~~喵哒
楼主采摘麦子的鱼 时间:2017-07-17 16:47:13
  安静的不行。我来给我自己顶一顶~~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23 21:24:53
  
支持鱼姐姐【抢红包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