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集(不定时更新)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0-19 21:17:29 点击:588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二楼开始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0-30 17:02:21
  涯叔抽楼了?
  再发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0-30 17:03:09
  成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深黑暗中往前踉跄的走着。这仿佛是个地下道,成利这样想着。一阵阵刺鼻的恶臭往鼻子里面灌,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踏进冰凉的水里,虽然看不见,成利觉得这水肯定干净不到哪去。我怎么会在这么个鬼地方?成利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的。就这么往前摸索了半个小时左右,前面好像有亮光,成利心中一震,瞬间觉得有了精神有了希望脚下也有了劲儿,加快脚步成利欣喜的忙向亮光处赶去。
  若说人世间能有什么绝美的幻境奇景,成利觉得他此生是总算亲眼看到了。赶到亮光处站在洞口的成利望着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心中澎湃起伏:自己是站在一座山上,一大片一大片绿绿的庄稼田和绿草地广阔的在地面伸展着,庄稼虽然看不出来种的是什么,但可以看出来的是长势非常的好。水雾迷蒙的烟雾在空气中缓缓的飘荡着,远处是若隐若现的绵延山峦,山脚下有一处如镜湖水,风时而拂过湖面带起连连的波纹。有几只水禽在湖中觅食戏水,不时仰头发出长长的叫声,在空气中微微的回荡。右边有一处高高的断崖,一挂飞瀑倾泻而下,几条长带般色彩斑斓的飞鱼在这道流动的银色长练里穿梭,十来只各色小鸟也来来回回的在这瀑布间有来有去,或觅食或嬉戏。随着流转的雾气,成利看到打远处的天空来了一群从来没见过的奇异的生物,它们有着巨大的棕色翎羽翅膀,长长的尾巴上一圈圈斑点花纹,尾巴在最末端圈出一圈儿好看的弧度。随着这些生物凌烈的叫声,成利本能的躲了起来。这些生物的名字叫劈角。它们正在巡视,一旦发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生物,它们便会把这些生物直接吃掉。待劈角们走远,成利从躲藏的地方钻出来,摸索着下了山,来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道两旁偶尔有几棵高大的金黄树叶的树,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年轻人,你怎么还在梦云山这里游荡?”忽然,不知道打哪蹦出来一个老者,出现在成利面前,“太阳落山,你想走都走不了了。”老者扭头指指太阳。
  “你快去塔尔曼那里报道吧!”老者给成利指了路。
  敢情塔尔曼是个母蜘蛛。只见她吹着高高的时髦发型,长长的黑色睫毛斜飞直上,浓重的紫色眼影闪着点点的荧光。手脚多看来办事效率就是高,塔尔曼挥舞着她的十二只手臂在一张张的卡片上飞快的盖着章。
  “旁边儿站!”塔尔曼眼一抬,“别正挡在我脸前头!”
  “哦哦。”成利忙往旁边挪挪。
  “叫什么名字?”没一会儿的功夫,塔尔曼又开了口。
  “我,我吗?”成利愣了愣。
  “不然呢。”塔尔曼拿过来一张卡片,“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哦哦,我叫成利。”
  “广成的成利还是越河的成利?”塔尔曼看看旁边的表格。
  “广成广成,广成市!”
  就听啪的一声,塔尔曼把手里的大印往表格上一盖!“你的卡片,拿好吧。”
  成利接过塔尔曼手里的卡片。
  “还愣在这儿干嘛?”塔尔曼见成利还站在那儿,“马上去青岭崖排队啊!”
  “哦哦哦!”成利应着,“可,可是这卡片什么意思啊?我拿着它上青岭崖干嘛?”
  “哪那么多废话?去了你就知道了。”

  成利到了青岭崖。那里已经有十来人排成了一队。成利伸头冲前看看,见管事的是个胖胖的男子。
  “嗨哥们儿~你卡片上画的什么?”这时候前头的男人回头。
  “猫。”成利让他看看手里的卡片。
  “动物嘛?我是人。一个女人。”男人晃晃自己的卡片,“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让咱们上这儿来干嘛啊?”
  队伍缓慢的向前挪动,突然,成利眼前逐渐模糊起来,“怎么回事?”成利使劲揉揉眼。哪知越揉越模糊,猛然间,一片亮白!成利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间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老头儿,床周围摆满了机器,老头儿身上插了好多管子。床近旁立着两个中年女人、一个中年男子,都在微微抽泣。
  “不行了。”一旁的医生摇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顿时,那两个中年女人和那个中年男子全都扑到老头儿身上号啕大哭!“爹啊——爹——”
  成利突然之间觉得一阵心酸。恍惚间,一阵阵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萦萦绕绕。突然!成利猛然间惊觉!病床上那个老头儿不就是自己吗!
  成利忙低头看,没错,站在这里的自己分明是二十几岁的模样。这个二十几岁的自己就是自己的魂魄吗?
  原来自己已经死了。刹那间,自己七十多年的人生轨迹一幕幕的在成利的眼前纷涌开来。
  “看够了吗?”
  一声沙哑的男声打断了成利。
  成利定睛一看,哪还有什么病房,自己眼前站着那个青岭崖管事的胖男。
  “看你自己看够了吗?”胖男晃晃手中的笔,“时间不多了,该上路了。把你手里的卡片给我。”
  “上哪去?”成利把那张画着猫的卡片递给胖男。
  “切。”胖男啐了一口,“还能上哪?当然是投胎。”
  “投,投胎?”
  “怎么?还不想吗?”胖男抬眼一斜。“那倒也不是不可以~”胖男随之轻声一笑,“孤魂野鬼嘛~在梦云山飘荡的又不是没有~只要你不担心随时可能会被劈角吃掉。”
  “在这里面挑一张。”胖男见成利没言语,遂把一摞卡片甩到成利跟前。
  成利见卡片上各式各样的猫,花的、白的、胖的、瘦的……
  “随便选吗?”
  “当然。赶紧着。”
  成利拿了一张递给胖男。
  “放口袋里装好。”在卡片上盖上章后胖男把卡片重新交给成利。
  “站到这上面来。”随之胖男让成利站到一个跟体重秤很像的一个东西上。
  “站好别动。”
  突然成利只觉得眼前模糊起来,意识也渐渐的模糊……
  ——“爹!——爹呀!——”
  成利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到了医院里了,年迈已经死亡的自己此时正被往尸袋里面装。成利看着自己有些依稀的不舍和留恋,看了一会儿,成利还是带着这样的心境转过身去,迈开步往外走去。对于我们的主人公来说,这是一个终结,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喵”
  “kitty~”
  “喵~”
  “来~过来~来~”
  小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流浪小狸花猫。
  吃过人们喂的食物后,小狸花猫穿过几道花坛来到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下就窜到了院里的藤椅上,舔了一会儿毛后,蜷起身子睡起觉来。而这户人家就是成利家,这把藤椅是成利的老伙计。小狸花猫非常喜欢这把藤椅,它跟成利一样在这把藤椅上看满院落红看冬去春来的大雁在高高的天空鸣叫着飞过……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0-30 17:03:44
  这次不要抽了啊
我要评论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0-30 17:04:48
  上面是第一篇
作者:番茄炒蛋回来了 时间:2019-10-31 11:09:33
  心说
  自己阅读能力下降
  有点没太体会
我要评论
作者:番茄炒蛋回来了 时间:2019-11-04 09:04:39
  这个是完结版?
  轮回转世?
  皮囊可以选择的版本呢。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11-04 20:17:01
  小径苔痕上阶绿,檐雨挟诗轻寒逐!
  巡山顶帖,问候银河人秋祺[xyc:顶]
我要评论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1-09 16:12:38
  第二篇

  在一个隐秘的山坳里,密绿的浓林掩映之间有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工厂,白色的屋顶,磨砂玻璃的厂房。这里没有轰隆的鸣响,没有排向空中的浓浓烟雾。这里,生产着一种精工产品,它常出没在精品店精品屋礼品荟萃某某什么仙梦奇缘……时常伴着好看的缎带装饰包装纸在某个时刻传递某种亲密的感情,当然,它对你来说非常的熟悉,你对它一点儿也不陌生。没错,它就是八音盒嘛。这家工厂生产的八音盒曲子不是满大街的致爱丽丝秋日私语水边的阿蒂丽娜,他们的八音盒一个八音盒一首独一无二的曲子。
  “怎么样?”厂房内,一个瘦高脸煞白的男子正在问刚打外头步履匆匆进来的一个风衣男。
  “都是上等货!~”风衣男把背的包往桌上一撂。
  瘦高脸煞白的男子是生产经理,名叫许乐。风衣男是采购赵蒙。
  “男人的是太不好用,出来的声音太粗糙。”许乐翻看着包内的东西。
  “对对~这回全是母的~小的~嘿嘿~”赵蒙忙打开一袋。只见这包里装的全是一袋袋新鲜的血骨。
  “快送车间吧。”
  “嗳嗳~”赵蒙应着风一样走了。
  这边许乐坐下来上下翻看桌上几个刚送来的八音盒新样品。只见许乐拧动其中一个八音盒的拧弦把劲儿上满,随着许乐把这个八音盒放回到桌上,立时只听得一把婉转动人的乐声随着八音盒流风波浪般的转动响起,这声音是如此的清透如此的缭袅,在这幽深的夜攀缘着静谧的空气或盘旋前行或扶摇直上,在空洞的底音下一把幽怨的哀死之声如诉如泣,深深震颤人的心底。这是一首寻梦枉死的人生悲歌,这是一首哀零悲凄的生命绝唱。与此同时,就在离这儿不知道多少公里的地方,几张寻人启事颤颤的被从墙上卷入到风中,随着疾劲的风飞摇无处,仿佛在轻诉着生命的无常,还有那么一些荒唐的嘲讽。远处几个人影在这黑夜还在往墙上不断的贴着寻人启事,寻找他们的亲人,寻找他们的母亲妻子和孩子。
  “就是这种效果!~”八音盒的声音停下来许乐一拍大腿,“多么美妙的音乐!~”许乐非常得意。
  又是一个夜,有些温暖,有些星光。一个普通的路口,很多人正在大排档吃着饭。突然一把通透的乐声从一个开着的窗口传出——
  “什么声音?”吃饭的人抬头。
  “好诡异啊。。”一个女孩儿说。
  “对对,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八音盒吧,我听着。”一个男子说。
  “虽然好怪的声音,不过真的有种直击人心的感觉啊!”
  “没错没错直击人心!虽然听起来好惨啊!”
  “对对,是是。怎么说,就好像——就好像这声音是活的!哎嘛说出来怪吓人的!”
  吃饭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而那个正发出乐声的八音盒此时就放在你身后的梳妆台上。
  • 番茄炒蛋回来了: 举报  2019-11-15 10:56:50  评论

    这个结尾的画面感不够强 最后可以慢摇镜头过去,八音盒上面盖了轻纱,随风拂起,然后上面的跳舞小人突然自己开始动,再放音乐。
  • 小喵喵精灵: 举报  2019-11-16 22:09:50  评论

    你这个颇有些意境哦 但是我要说 看到这句“八音盒上面盖了轻纱,”我想到了骨灰盒啊 哈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1-12 22:44:53
  第三篇

  一个瞎子、一个聋子、一个跛脚踏上路途,远方巨人谷的神秘宝藏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宝藏有一个喷火的巨龙守护,当然,你说,这可真是俗之又俗,那么我说了,事情就是这样,我也不能瞎编不是。
  翻过两座山,三个人到了精灵丛林,他们需要拿到一把钥匙开启图塔铁桥以便继续他们的路途,而这把钥匙被精灵王放置在幽秘山洞的石盒内。三人终于找到了这个山洞。
  “石盒在哪?”
  “这里面这么暗,鬼知道哦。”
  “当心那些精灵待会儿要巡逻到这里了。”
  “火晶石举高一点啦死人!”聋子踹了跛脚一脚。
  瞎子看不见,顺着石壁我摸我摸我摸摸摸。突然只听瞎子哎呦一声!“快来!这里好像有一些文字。”
  “是精灵文字没错了。”瞎子用他那敏锐的手指来回抚摸着石壁上那些微秘的精灵封印之文。“这里想必有机关?”
  “哪有什么文字我怎么看不见?”聋子和跛脚都表示看不到什么文字。
  “别管了,你们就跟着我在这一片儿用手敲敲看。”
  三人敲敲敲。果然发现机关暗门找到石盒取得了钥匙。
  过了图塔铁桥,三人来到了幻之沼泽。他们在这里需要从蝙蝠妖手上拿到打开索隆大门的钥匙,这个长了八个头的蝙蝠妖专毁人的听力,还没有人在保全听力的前提下拿到钥匙,当然,聋子除外。
  “我的妈!长了八个头啊!”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们会没命啊!!”
  “跛脚,你还有多少复活丹?”
  “五颗。”
  经过一阵周旋,三人发现敢情这个蝙蝠妖不要人命毁人听力啊。“这下好了,聋子你上!”
  “可派上用场了~哈哈~”跛脚一拍聋子。
  聋子出马,旗开得胜。这里就是选择谁出战的问题。
  过了索隆大门,三人不时到了矮人的疯狂之都。疯狂的矮人真是让你满管儿的血往下掉啊!这个时候就要靠跛脚的针灸回春之术跟他的复活丹了。虽然只有五颗复活丹了,但跛脚发现矮人城有一种天回草可以制作小丸儿复活丹,可以就地取材,三人觉得从矮人手里拿到打通天旋之路的封印之杖绝对没问题了。
  没用多长时间,三人拿到了封印之杖。
  这里就是看你能不能发现天回草这个东西。
  “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能动了?”
  “你跳一下试试。”
  “跳不起来呀!”
  “怎么不能动了?!”
  三人继续往前行,正走在一弯山间小路上,突然发现不能动了!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怎么样?”
  “可以。这第一关没什么问题。”
  “等我打通关看看。”游戏测试员伸开双臂舒展一下身体。
  “劳驾了。”
  3D游戏《奇异三侠》11月13号火热上市。
作者:番茄炒蛋回来了 时间:2019-11-15 10:57:20
  @小喵喵精灵 2019-11-12 22:44:53
  第三篇
  一个瞎子、一个聋子、一个跛脚踏上路途,远方巨人谷的神秘宝藏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宝藏有一个喷火的巨龙守护,当然,你说,这可真是俗之又俗,那么我说了,事情就是这样,我也不能瞎编不是。
  翻过两座山,三个人到了精灵丛林,他们需要拿到一把钥匙开启图塔铁桥以便继续他们的路途,而这把钥匙被精灵王放置在幽秘山洞的石盒内。三人终于找到了这个山洞。
  “石盒在哪?”
  “这里面这么暗,鬼知道哦。......
  -----------------------------
  这个,还好吧,没特别的感觉呢。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11-22 19:45:37
  云深岁晚雪未至,桂香醇浓卿饮否?
  祝银河人小雪安康!
  
我要评论
作者:嘻嘻9_9 时间:2019-11-24 16:10:08
  3
我要评论
楼主小喵喵精灵 时间:2019-11-24 19:46:04
  第四篇
  这是米亚最喜欢的一本图画书,上面有许多的精灵和仙女,还有几个穿着白色棉袍有着巨大的羽毛翅膀头戴小小金冠的小小少年,在象牙白的大理石柱后面还躲藏着一个小男孩儿,他也头戴金冠,只是他的翅膀不知道去了哪里。米亚替他有些担心,因为没有翅膀就不能飞了吧。
  这大概是六岁的米亚经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萧索的风吹着枝头零星的枯叶,天空总是被浓云占据着,恼人的雨也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下个不停。出去玩是不可能了,街角的那只猫咪也早回到了它温暖的家中,米亚站在窗前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雨升腾的水雾将窗玻璃哈出一层层白色的薄雾,在这迷蒙不清的雾色中米亚似乎看到空气中有各色的人物、奇异的动物在穿梭。这几天,总有一个穿着西装冒冒失失的叔叔从这里经过,不是打翻了自己的早饭桶面,就是莫名的在平整的路面上连连的绊倒。“这可真是让人不放心的叔叔呢。”正想着,这个叔叔就又打前头匆匆忙忙的过来了,这回看来是被自己的衣服困住了,裤子不知道怎么了,总是不听话的往下掉,领带也七扭八斜的要往后背上跑,手上依然端着一杯桶面,调整衣服的同时,眼看面又要洒了。
  “嗨~小朋友~你早啊~又看到你啦~”
  那个叔叔冲米亚打招呼。他是附近一家报社的记者,名叫丁晨。
  米亚没有说话,挥挥手算是回应。
  冬天的街景似乎也没有什么太让人留恋的地方,米亚看看再一次空无一人的街道,把身子扭了过来,走到沙发旁,拿起他最喜欢的那本图画书《断翼的精灵》出神的看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施工呗,这不是显而易见。”
  “你们在拆房啊!”
  “对啊,拆房,我想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丁晨出来采访,路过米亚住的地方,见几个人正在拆米亚住的房子。
  “里面还有人啊!一个孩子!”
  “孩子?怎么可能,这空多少年的房子了。”
  “不不不!那孩子就在窗前站着呢!”丁晨指给那个工人看。
  “你眼花了吧?”那工人看了半天转头莫名其妙的看着丁晨,“没人。”
  几个工人笑丁晨。“小伙儿你赶快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这里耍我们了,我们要继续干活啦~”
  丁晨懵了,他冲窗前的米亚大喊,米亚只是冲他笑。丁晨真的急了!拔腿就往屋里冲!被几个工人拉住了。
  “干什么?不能进啊!这是危房!砸着怎么办?不要命啦?”
  “真的有个孩子!!”
  工人们面面相觑。“他,该不会是,脑子——有点儿,问题?”
  正在这说着,前头来了个老大爷,老大爷领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这小女孩儿哭得那叫个凶哦。
  “曹大爷~”
  其中一个工人冲老头打招呼。
  “嗳~三儿~在这儿干活儿呢~”
  “嘛去啊这是?”
  “这不是小欢的画书不见了,哭着非要看那本书,我这再去给她买一本。”
  “说也奇怪,前几天还看得好好的,说不见就不见了,真是见了鬼了。”
  “啥书啊?说不定森儿有这书呢~”
  “没,没翅膀的公主吧。”曹大爷挠挠头。
  “是《断翼的精灵》!”小欢忙纠正。
  “对对,是是,我脑子不行了,老了,不够用了。是《断翼的精灵》。”
  “呀,这书没有,没买过这书呢。”
  “大爷!”这时丁晨拽住了曹大爷。“你能看到窗前站着个孩子不?”丁晨指给曹大爷看。
  “我眼神儿不好,啥也没有啊。”
  “小姑娘!你呢?”丁晨让小欢看。
  “没有啊,啥也没有叔叔。”
  就在这当,丁晨扭头再看时,发现米亚不见了!窗前空落落的,什么人也没有。
  “这个房子几年前死过一个孩子,五六岁大吧,煤气中毒好像是。叫米,米什么。”
  “然后他的父母就搬走了。”曹大爷对丁晨说着。
  丁晨看着那个窗户,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经理来了!”这时一个工人一嗓子。
  “哪有孩子?”经理看了一圈后,询问丁晨。
  “现在,现在看不到了。”丁晨摇头。
  “小伙子,你真的不要给我们瞎捣乱啊,我们都是有工期的。好吧?”
  走在平整的水泥街道上,丁晨只觉得脚下有些发软,眼前有些发晕。是自己加班加多了,产生幻觉了?还是自己看到了那个死去孩子的鬼魂儿?自己的眼敢情还有这样的功能哦?
  丁晨脚步不稳的往前走,冬日的阳光映衬着对比并不太强烈的树影倾洒着淡淡的暖意,有些许的风从南面吹来,有些冰冷,但并不凌厉。就在这时,一道亮眼的白光从空中划下,就见一片小小的亮白色羽毛缓缓的随风向地面飘来,最后打着旋儿落在了丁晨身后的街面上,在吹过的风中微微的颤抖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