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渡口》一一谁人年少不迷茫(已完结)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1-04 13:45:46 点击:23120 回复:34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8 下页  到页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12 08:00:10
  支持,精致利己这个词可不是普通人能说的出来的(偷笑)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3 17:58:38
  “我要不透明的,带薄荷味的。”“我不要红颜色。”弟弟妹妹很开心,围在一起七嘴八舌。高海用舌尖抵着糖在牙齿,从桌子上取了收音机,默默地回到小屋,合上了拉门。
  “你姐在学习呢,谁都不准去打扰她,听见没有?”老高警告其余的孩子。
  “零级烟柱直冲天,一级轻烟随风偏。
  二级轻风吹脸面……”外面没风,高浪穿着一身偏灰色的布衣裤趁机溜出家门。他的衣服肥肥大大,上面缝着两个假兜。
  “衣服要做大两码,多穿两年。穿不了再给弟弟妹妹们穿。”春秀当时给他买布料时跟布店的伙计说。
  高浪要去浪,去找小柱子玩。这种情况下,老高巴不得他出去,一窝蜂堆在家中吵太烦了。
  “嘘……嘘……”高浪到了柱子家附近,并不急着进门。他用两根手指撮起下唇,在空中划了个尖锐的哨子声,小柱子就出来了。看见高浪,他从兜里掏出两块麻将牌。
  “想不想戴戒指?”他笑着问高浪。他比高浪稍矮,眼睛缝闪着光,贼亮贼亮。“哪来的戒指?”高浪反问。“呶,用有机玻璃麻将磨的。”说话间,他从另一个衣袋里掏出一只磨好的戒指,黄色浑圆,看起来很华丽,他把它穿到手指上。
  “戒指有什么好玩儿的,你帮我弄一副嘎拉哈,我给我姐。”小柱子的继父贩卖羊肉,剃净后腿的羊骨头多的是。
  “我给整一副好看的。”小柱子一口应承。两个人说着说着,走到铁道边上。
  “看,停在铁轨上的有货!”高浪眼尖,两个人一起爬上旁边的卸货台。
  “好像没有火车头耶。”小柱子发现了新大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分别顺着工字铁梯爬上了货车的顶端。
  车里一排排码着竹筐,竹筐盖用软铁丝拧紧。高浪轻轻一扭,盖子就开了,里面盛满了红艳艳的国光苹果。他四顾无人,心头有了主意。高浪把上衣拢围入裤子,伸出小手抓着苹果塞进开扣的脖领子。他动作迅速,小手麻利,很快肚子大了一圈,鼓鼓囊囊围在身上。他侧身看了看小柱子,柱子也收获颇丰。然后他俩对望一眼,哧溜溜”踩着铁梯滑下来,捂紧衣服飞快往各自家中奔去……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3 17:59:19
  春秀把苹果洗净装进盘子里,摆在桌子上。对于苹果的来路,她不闻不问。煤是拣或是抢的;清水长年从铁路部门的大水塔免费抬回来;青黄不接会打铁路空货车的秋风。吃铁路的,喝铁路的,在道北已是心照不宣,不成文的规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国家助了道北人家一臂之力,帮忙养大了他们的孩子。当然春秀默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问了又能怎样?活着,好好活着就已经太难太难了!鱼米油盐足矣把青丝熬成白雪,谁哪有闲心去考虑糊口以外的问题?
  “到别人家玩,手脚一定要干净!安稳的,别乱动,”其实,春秀是有底线的,她给孩子们竖了道铁的规矩。
  常华独自呆在家中,郁郁寡欢。她拿起镜子仔细端详,镜子里的她似乎一下子憔悴了十年。顾乡一早带着他的新女友去到离镇上百里之外的深山老林采杜鹃花,在她认为就是避开她肆意寻欢。
  “老子我还没玩够呢!想怎样就怎样,你少管!”除了一张纸上还有两个人的名字。顾乡与她判若路人。
  “你老婆真的跟人鬼混?!”跟他巫山云雨后,有一个年轻的,搓满粉脂像掉到白粉堆里的女的曾浪声浪气地问。
  “她就是个婊子,连你都不如。”顾乡嗅着女人头上的花生油,半恼半嗔开着玩笑。
  “你老婆确实不如婊子,在你身边呆这么久。婊子还有钱拿呢?有花儿戴。”女人听后并不生气,顺势往他满身酒气的怀里凑了凑。
  其实,顾乡心里恼火得很:他可以玩,常华不可以。常华可以玩,但不能玩出名堂,给他戴一顶绿帽子!说老实的,在这之前,他从没想过要离婚。喜欢热闹往女人堆里打滚,不是人的天性吗?更何况他俩没孩子。
  “生个孩子吧,拴住男人的心。”曾有人告诫常华。
  生孩子,拿什么生?就靠满身酒气里那疲软的面条?常华苦笑了,有些事情她解释不清。
  她枯坐房内,炉子里的火焰燃烧很旺,中午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润在她脸上。她的脸颊飞上酡红晕,不由自主想起如同炉火燃烧的那个人。都过去了,不是吗,都过去了!她推开紧闭的房门,走廊里有冷风窜进来,伴着菜缸里酸菜的味道,她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咣咣咣,咣咣咣。”外面有人激烈的敲门!“常老师在吗?”
  常华走出屋外打开院子门,门口围着顾乡单位的领导,她认识的。领导叫常华简单收拾收拾衣物,然后把她带走了。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4-13 22:56:19
  那是一条美丽的河流,河水冰凉清澈,河岸边深深浅浅地生长着野草、水葱和荆三棱。若是夏天,遇上河水暴涨,河面会浮游着从上游冲下来的一团团的青苔和莫名其妙的泡状物,小鱼儿,还有翻翻卷卷令人作呕的蚂蝗。河水有时不深,大着胆子赤脚趟过河面,高海无数次都收获到惊喜:草甸子上有着成片片美丽的凤眼莲和一窝窝的野鸭蛋。

  写得太美了,楼主的文章写得像诗一样美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14 06:13:59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4-14 06:16:4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14 19:06:31
  月亮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14 19:07:07
  又来打卡。     o゚*。o
  恭喜! /⌒ヽ*゚*
  ∧∧ /ヽ  )。*o
  (・ω・)丿゙ ̄ ̄゜
  ノ/ /    ッパ
  ノ ̄ゝ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4 19:50:20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4 20:57:06
  三天后的午后,一辆货车的火车头着火了,停靠在铁路的铁轨上。火车头起火,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大事,也是唯一一件可以写入小镇史诗的大事件。整个铁道附近的百姓闻风倾巢而出,都来看热闹。
  火车头熊熊燃烧着,消防车根本不起作用。有人从水塔直接驳上大水管,对准货车一通猛喷,大约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把火焰平息下来。
  “火车头都能着火,真他妈的见鬼了。”有人质疑。
  “肯定是驾驶室的司机烧煤炉不当引起来的。”围观的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刚才调度和司机讲了,上级要派人下来调查原因,没个三五天的不好解决。看来这列车要在镇上停上一段时间。”人群中的围观的铁路职工家属消息很灵通,直接放出风来。
  “那火车上的货物怎么办?”有人担忧。
  “怎么办?凉拌!等会会重新调一辆火车头把车厢引到闲置轨道,耽搁此地。至于什么时间发车,肯定是啥时候铁路局整明白了啥时候再走。不过我估摸这趟火车得在镇上猫上几天了。”职工家属分析得入情入理,听者无不点头同意。
  此列货车有两节车厢是经不起等待的:一节车厢装满了活鱼,另一节整节车厢用铁皮密封,装满了散装酱油。很快,它们被新的火车头拖到离道北最近的钢轨上,货主当场打开车厢挥泪卖鱼卖酱油。
  道北人家,不,整个小镇的人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口口相传,拖家带口络绎不绝地前来打酱油,开心得如同小孩子过新年。来人比正月十五看花灯的人还要多,还要热闹。他们有备而来,有人端着盆,有人提着桶,更有甚者,拎着菜坛子过来。人人都把家中所有的盆盆罐罐都清洗干净,用来装酱油。
  货主的脸拉得比瓜蒌还长,一手把管子伸到盆子里,乌黑清亮的酱油顺着管子灌进去,一手收钱。老百姓这会儿很高尚,自觉排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轮流打酱油:不论容器大小,官职大小,一律童叟无欺,打一次五角!车厢前除了货主,人人欢声笑语,空气中漾满了酱油的香气。
  卖活鱼的车厢货主更绝,闭着眼睛,任人亲自在绿斗篷围起来的水池子里抓鱼,按条计价。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把车厢围得水泄不通:有人抓住鲫鱼;有人抓住河鲤;有人什么也不买,在水里来回扑腾着,走来走去趟着水,充分享受着抓鱼的乐趣。整个道北充满了活力。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4 20:57:32
  春秀最后一次拎着满满一桶买回的酱油,搬起桶底,正打算把自己家的酱缸蓄满。赵红玉脚跟脚上了门,她身后带着个陌生的女人。
  “铁路上卖酱油呢,红玉你快去。”春秀好意提醒。
  “老李已经去了。”她眯眯笑,开门见山。“老高在家吗?我给他带个人来。”
  “大妹子来了,快,快,屋里坐!”老高正准备去大集体扛麻袋,听见赵红玉来,他笑容可鞠从里屋探出个头。但当老高看清楚来人的真面目时,“咣”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老高,开开门!”春秀从来没有见过老高对外人发过脾气,她一头雾水地放下酱油桶,敲了敲门。
  过来片刻,门开了,老高把众人让进了屋。
  “老高,有个患者动手术插了导尿管,现在虽然拔了下来,可还是尿不出尿来。要不,你去看看?”赵红玉试探着问。
  “不去!”老高不顾来人尴尬,一口回绝。春秀坐在他旁边,用手肘碰了碰他,老高假装没看见。
  “老高,你还是去看看在说吧。”赵红玉不死心,试图打动他。
  “不去!谁都可以,她不行!”老高嘴里的‘她’特指来客。客人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很显然,她也尴尬。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老高心头的未拔下的刺——常老师常华!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4-15 06:04:31
  晨赏佳作!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15 06:09:49
  欣赏精彩,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0-04-15 12:33:14
  @寻找月亮湾 好诗!顶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15 13:42:52
  火车头着火真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奇闻,有趣,支持月亮,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5 18:42:2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4-15 19:34:19
  巡山看更新,祝银河er春祺!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4-15 19:57:22
  精彩文笔,大赞!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4-15 19:58:00
  @寻找月亮湾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5 22:42:47
  眼瞅着老高要下逐客令,赵红玉直接了当地跟他说:“老高,你出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有啥话你就当面说,我说不去就不去!”老高脾气很大。
  “哥,出来吧。”赵红玉连拉带拽把老高哄到巷子里。
  春秀得知对面坐着的人是常华,于是板着脸一声不吭,连杯热水都不肯招待。现在要是地上有条缝,常华恨不得马上钻进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里火烧火燎,备受煎熬。“顾乡,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要这般折磨我!”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可恶的男人,她一刻都不肯呆在这间充满敌意的小屋子里,特想拂袖而去。
  “乡哥,多采点给我嘛。”顾乡的新女友沈芸芸娇滴滴地在半山腰唤着他。这是一处人迹罕见的深山,满山遍岭开满了野生的杜鹃花。
  “来了,来了。”顾乡折了一大捧色泽鲜艳的杜鹃花,全部塞进女人的怀里。
  口头上顾乡和常华约定了离婚,所以他急着在离婚之前给自己物色好新的下家。以往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不少,可都是逢场作戏拿来玩的,做妻子不行。作为乡哥的妻子,除了前凸后翘,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最低限度也要性格好、职业好吧。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给他自由,不能过分管他。整天端着假正经的女人不要;拨嘴弄舌的女人不要;冷血无情的女人更不能要!他可不愿找个女人三天两头和他吵架,对他严肃得像亲妈。生产技术室的程大哈喇就是因为娶个悍妇,身强体壮被他老婆活活气出了心脏病,留下了胸闷气短的后遗症。活着就是王道,顾乡顾乡下定决心再找就找个更贤惠的老婆。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5 22:43:20
  沈芸芸在新华书店当店员,芳龄二十三,未婚。她姿色尚可:峰耸腹平、身材一流,声音流转如鹂莺。她和顾乡的相识很有趣,顾乡偶然在街上发现了她,就直不愣登跟踪她到了她单位。凭着他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本事,不消三五下就把沈芸芸弄到了手。女人很简单,不就是爱幻想、爱花草、爱浪漫吗?行!从了她!
  “芸芸,看清楚山脚下那个村吗?它叫崔各屯,里面住的都是朝鲜族人。等会儿我带你去朝鲜人家里吃血肠、烤肉、喝大酱汤。”屯子他来过很多次了,轻车熟路。陪女人出来就得会吃会玩会享受,顾乡深谙此道。
  “吃完饭,我们借一辆马车山里去转。那儿有个芍药湖,景色更美。”山坡很陡,芸芸俏脸上汗津津的,下巴颏的弧度很美。顾乡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张口吃了她。
  “等到了湖边,哈哈哈哈……”
  中午,顾乡和芸芸吃完饭,把崔各屯崔英俊家的马车牵了出来。崔英俊在屯子里不算富裕,他家全部的财产就是一匹马,一辆大车。别人家都种几十晌豆子和水稻,唯独他靠打柴为生。
  “马吃了春天的青草会毛愣,驾车时注意点。”崔英俊提醒顾乡。
  “要不咱俩骑马?赶车费劲。”顾乡同芸芸商量。
  “不嘛,人家就是要你拉车嘛。”芸芸撒着娇,偏要坐车。说话间,崔英俊把大车套在马身上。
  “回来请你吃饭。”顾乡跟崔英俊说,他跟他老熟了。
  “你坐在后面,像不像我回娘家的小媳妇?”春光明媚,顾乡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跟坐在后面的芸芸贫嘴。
  “是是是,把你老婆休了我来伺候你。”芸芸心情大好。两手抓住车挡板。两个人说说笑笑赶车上路,不知不觉进入到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前面的道路九曲八弯,坡度极陡,两旁古松参天。
  “最难走的就是这段路,前面不足十里就到芍药湖了。湖边有个小村子,今晚我们在那过夜,想想多美。”
  “恩,你想得更美。”芸芸笑到。
  “啾啾”,突然马受惊了,扬起了前蹄,差点把顾乡和芸芸都掀翻在地。定睛细看,在它们的前面十米远,一只比成年人还高的大黑熊摇摇晃晃地穿过了马路。
  “快坐稳了。”顾乡吓出一身冷汗。他提醒完芸芸,两只手抓紧缰绳,拼命赶着马车向前狂奔,趁着黑熊没反应过来的当,一骑绝尘,跑出好几里地。
  “好了,我们没……”眼瞅着快到芍药湖,顾乡话还没说完,马匹突然前蹄跪地,整辆车倾斜着从坡顶翻转下去………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6 05:29:1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16 07:29:59
  她枯坐房内,炉子里的火焰燃烧很旺,中午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润在她脸上。她的脸颊飞上酡红晕,不由自主想起如同炉火燃烧的那个人。都过去了,不是吗,都过去了!她推开紧闭的房门,走廊里有冷风窜进来,伴着菜缸里酸菜的味道,她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6 09:25:42
  赵红玉不愧是赵红玉,她把老高拉到巷子里没多久,就说动了他。其实老高从见到常华的一刻起就知道她有难事,将有求于已。现在碍于面子,拒绝不了,他只好跟随赵红玉一行去帮忙看病。老高研究了顾乡的病情,对症下药,几副中药喝下去,救回了他的命。
  “闹,闹什么闹?都安安稳稳的!”
  “人疯没好事,狗疯没好天!”
  老高闭口不在人前提起他见到顾乡后的光景,以及顾乡悲惨的模样,他只在孩子们得意忘形时用话语敲打他们。
  常华自此没再登门。顾乡病好了之后,她托赵红玉送来一麻袋白净净的大米。顾乡的大腿齐根断了,全部好利索最少需一年时间,他会一瘸一拐走路,陪伴在身边的将是一副磨秃噜皮的双拐。
  芸芸魂断芍药湖,她的死顾乡要负全责。顾乡的正式工作、常华的正作工作都玩完了。房子迟早要卖掉,拿去赔偿和支付医疗费。他已经离不开常华了,现在是,将来也是。从前所有的荒唐都成了过眼春梦。常华恨他牙根咬咬,很想把他从床上拖下来,暴打一顿,然后离婚远走高飞。但是再恨,天性使然,她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离开他。甜吃完了,剩下的该反刍其苦,可即使吃苦顾乡也要牢牢抓个人陪着,于她,幸还是不幸?
  这就是命!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4-16 09:57:11
  命由天定,由不得自己。跟读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4-16 18:33:33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4-16 18:38:10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16 18:44:02
  青春岁月,美好时光。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6 19:21:52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17 06:07:39
  。凭着他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本事,不消三五下就把沈芸芸弄到了手。女人很简单,不就是爱幻想、爱花草、爱浪漫吗?行!从了她!(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7 06:53:26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7 12:22:23
  自打老高治好了顾乡以后,他对医书就更着迷了。每逢礼拜六和礼拜天,一有空,他就骑着自行贴身带着本图画版的本草纲目,在镇子外边野草漫天的原野上乱转,到处辨认草药。马齿苋贴地生长,清热凉血,牙齿状的叶和碧玉般的茎用开水烫软了可以包包子,虽然吃起来口感微酸;河堤边的柳蒿嫩芽用来蘸酱或者做菜耙耙;车前草利湿利尿,车前子的种籽效果更好;老牛错(大蓟)扎手,嫩芽拌凉,浇上辣椒粉和香油,止血效疗效显著;婆婆丁全株是宝,包饺子吃了可以预防乳腺癌;曲麻、紫苏、接骨草……老高对药性了如指掌,他采他们不仅拿来当药,也用来做菜。
  时间久了,老高越来越不满足眼前的事物,开始往深山老林里探索。他除了自己去,为了安全起见,也带上高波一起。因为有了麻烦,有人能回来通风报信。其实,他最想让高浪去,然后把自己学到的满身医学绝学言传身教给高浪,高浪死活不肯。
  “除了破山包就是破山包,一整天都走不出,有什么好去的?”他在乡下呆过一年,闭上眼睛都是噩梦,因此对大山深恶痛绝。
  老高不再强求,给他自由。毕竟于高浪,他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他发现高浪越来越难对付,管教他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滚出去,去找你那帮狐朋狗友玩吧。”高浪长得很快,个子顶到了老高的脖子,老高痛骂他。很显然,没犯严重错误就打一顿来泄气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
  高波乐意跟老高去采山。采山多有趣啊:刺五加叶、四叶菜、桔梗、沙参、蕨菜、瓦松、卷柏、灵芝、山芹菜………山里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贝,她第一次去就被大山迷住了。高波爬在山顶往远处看:房屋小的像火柴盒,白水若带,在晴朗的天空下明晃晃地闪着银光。山上到处弥漫着花的郁甜和草木的清香。泥土黑厚,松针软轻。灌木林下有马勃,踩上去青烟飞扬。马蜂在榛子树上吹琴,黑星星在草丛中捉迷藏,屎壳郎在地上快乐地打滚儿——大自然在她的面前慷慨地打开了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7 12:22:46
  高浪和小柱子此时正在孙晓东的家里,跟孙晓冬的哥哥孙晓秋偷偷学习制造铁丝枪。和所有半大的男孩子一样,他收集材料,跃跃欲试,来证明自己技术超群,同现在迷恋王者荣耀游戏的孩子一样一样的。制造它的材料很简单,用破旧的自行车链条8到10节、自行车辐条螺帽1只、橡皮筋(或自行车内胎)数根、粗铁丝(比自行车链条孔稍细),锉刀、榔头、钳子、钢钉。再加上若干漆包线,一个橡皮筋,各种弯折,套上橡皮筋,费些功夫就做好了。
  高波上孙晓冬家是偷偷去的。老高绝对不允许高浪玩刀玩枪,如果得知他跟老孙家的人交往密切,有可能会把他揍到半死。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7 23:00:50
  孙晓秋和高海的年纪一般大,长相随她妈,眉清目秀,看上去和善驯良,与孙大麻子身上的戾气截然相反。反倒是孙晓冬活泼淘气些,动不动就帮高浪打架。但是论起混账和暴戾,他俩兄弟都和孙大麻子格格不入。高浪喜欢他们家的氛围,安静自在,无人打扰。除了他和小柱子,孙家基本上与外人隔绝了,一扇院门阻断了外面所有的是非与喧嚣。
  自从孙大麻子出了事,孙晓秋就没书读了。他在糖厂找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用微薄的薪水养活他妈和他弟,供他弟弟读书。他妈被他爹祸害以后,一直体弱多病,见天躺在床上,家庭担子整囫囵压在了十六虚岁的少年身上。
  高浪知道他家庭条件不好,每回偷苹果就带俩过去,孙晓秋表面不说什么,心里很感动。慢慢就把高浪和小柱子当弟弟看,教他们叠啪叽,打冰嘎,亲手帮他们做爬犁。时间一晃儿,就到了一九八七年。
  一九八七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费翔演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红遍了大江南北。高波都上初二了,高浪还在上小学六年级。因为他不凑巧,赶上了六年义务教育制。到了五月上旬,大兴安岭发生了一场特大火灾,小镇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老高的收音机天天轮番播放灾情的进展,因为天气干燥,老高每天就给高波一定量的钱和粮票,让她买现成的馒头和烤饼吃。时间一久,高波就摸出了其中的门道。
  A市离小镇不远,坐火车只有一站地。那儿的馒头比小镇却上了个档次,每只便宜两分钱。布袋子一次能装五十个馒头,五十只馒头就相差一元钱。一元对于高波来说可是笔巨大的财富,可以买两本《少年文艺》呢。
  “一九八五年才两角五分一本,到了一九八七年就变成了四角五分一本,还让不让人读得起书啊!”高海每次蹭她的新书看都感慨万分。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18 05:37:37
  支持,更的好勤快,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18 06:11:58
  青春岁月令人难以忘怀。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18 06:34:00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18 06:40:35
  采山多有趣啊:刺五加叶、四叶菜、桔梗、沙参、蕨菜、瓦松、卷柏、灵芝、山芹菜………山里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贝,她第一次去就被大山迷住了。高波爬在山顶往远处看:房屋小的像火柴盒,白水若带,在晴朗的天空下明晃晃地闪着银光。山上到处弥漫着花的郁甜和草木的清香。泥土黑厚,松针软轻。灌木林下有马勃,踩上去青烟飞扬。马蜂在榛子树上吹琴,黑星星在草丛中捉迷藏,屎壳郎在地上快乐地打滚儿——大自然在她的面前慷慨地打开了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早上好( ^_^)/
我要评论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20-04-18 12:06:19
  力顶佳作,看望湾湾!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4-18 20:22:08
  改标题了\(^o^)/~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19 07:38:55
  春秀把苹果洗净装进盘子里,摆在桌子上。对于苹果的来路,她不闻不问。煤是拣或是抢的;清水长年从铁路部门的大水塔免费抬回来;青黄不接会打铁路空货车的秋风。吃铁路的,喝铁路的,在道北已是心照不宣,不成文的规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国家助了道北人家一臂之力,帮忙养大了他们的孩子。当然春秀默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问了又能怎样?活着,好好活着就已经太难太难了!鱼米油盐足矣把青丝熬成白雪,谁哪有闲心去考虑糊口以外的问题?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4-19 08:17:51
  好小说!拜读大作!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9 11:57:01
  高波有个同学兼好友叫吴欣。吴欣的父母是铁路双职工,坐火车不花钱,她就跟高波传授了坐车‘逃票’的经验。高波拎着布袋子去到列车售票处,并不着急买票。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她的个头看起来比同龄人都矮小苗条。到了检票的时候,她走送客通道,从栅栏里钻出去,和检票口出来的旅客一起进到车上。火车上很少有列车员检查车票,就算有也不怕,她可以跟票贩子和职工家属一样,从一个车厢躲到另一个车厢,反正小镇到A市不到20分钟的路程。到了A市,下了车,高波就跟着铁路职工大摇大摆从员工通道出去。她买好了馒头后,再按原路返回。到了小镇,高波下了火车,不出站台检票口,背着馒头沿着铁轨步行两里地穿过卸货台回家。
  “喂,小姑娘,你怎么不检票?”新来的售票员不认识高波,远远冲她背影喊。
  “我妈是铁路的。”高波撒谎。于是,售票员闭紧了嘴巴。道北人家不好过,铁路职工的日子也不好过啊,都穷!大家伙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好睁着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波辛辛苦苦把馒头带回家,赚回来的差价她除了买《少年文艺》,其余全部偷偷拿去租了小说,各种各样的小说,五分钱一本。她把它藏在书包里,在没人的时候可劲儿看。
  “春秀,馒头怎么吃的这么快?”老高质疑,春秀不敢回应。最近镇上总是成群结队,莫名其妙出现了很多说着外地口音,胸前搭着布褡裢的陌生人,挨家敲门讨要粮食和钱财粮票。春秀烂好人,逢人就送个馒头,面袋子很快见了底。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9 11:57:54
  “《多情剑客无情剑》,谁的小说?不说我就把它撕碎了,扔到灶火里。”老高倚紧摞好的被子,被子塌下来。他抓起被子,想重新叠好,一本书跌落出来。
  “我的书。”怕自己心爱的书本付之一炬,高波赶紧确认。
  “你的小说?哪来的小说?正经书本不看,居然看小说?能当饭吃还是当衣服穿?能让你考出去吃国家粮吗?”老高气不打一处来。他拼尽全力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们读书,就是想让他们考个包分配的好职业,千万别步他后尘。
  “看小说有用吗?里面净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老高对除了书本以外的知识很排斥,认为它太虚。
  “同学借给我的,写作文要用。”高波找了个漂亮的借口,老高不作声了。
  以后把小说藏哪好呢?高波犯愁了。
  老高这段时间诸事不顺,他治好了一个患者,患者恰好是老高邻居老宋家亲戚。老宋平时就妒忌老高用医术赚外快,吃得起白花花的馒头,而他家孩子只能吃玉米饼子,于是就鼓动亲戚一分不花,并四处散布谣言。
  “老高看病不咋样,都是骗人的!从地上划拉几棵野草就能治好人,纯扯淡!”
  “几根野菜换半袋子大米,破树根切吧切吧捣碎敷上身,就有效果?切,谁信谁上当。”
  谣言说多了就是真理!
  不明真相的道北人经不起鼓动,上门找老高看病的人慢慢日渐稀少。老高开始莫名其妙,后来了解到真相,不怒反笑。爱看不看,好心被狗咬!他于是努力去寻找另一条可以吃白馒头的途径。
  “春花,借你本书,”高波来找她最好的玩伴。
  春花的嘴唇和手指甲涂满了凤仙花,颜色鲜红。张开口,露出白白的牙齿。
  “我不爱看书!”春花笑了。确实,她读到小学三年级就死活不读了,说是读书太辛苦。赵红玉就帮她找了间冰棍厂,进去当学徒。
  “你看看再说,要不先帮我保管一阵。记得别把书弄脏了。这本书可好看了,你看不懂我念给你听。”高波怂恿她,把书放春花这里最安全,她可以随时去她家看书。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19 11:58:32
  高波在班级里次次考试第一,穿衣服却最土气,春秀怎么土气怎么给她穿。有时她懒,头发用橡皮筋胡乱一扎了事,像个朝天的鸡毛毽子,人称“猛张飞”。不过也好,除了学习成绩,她一向不被男孩子们注意。
  高波不注重打扮,春花却从小美到大,雪花膏,啫喱水样样不缺。早早进入社会,她学会了处男朋友,跟社会青年们混在了一起。高波和春花的思想就像两条岔道的铁轨,愈行愈远。
  “我喜欢古龙。”“我也喜欢。”高波和春花相视一笑。“我以后以古龙为标准找对象。”春花直接大胆,高波惊呆了。
  看的书越多,高波越发现书本和现实生活差距巨大,她开始怀着批判的态度看世界了。她在日记中写道:“那个经常留着鼻涕,手背上满是唾沫痰迹的小傻子,买回一斤多瓜子,走到半路,装瓜子的塑料袋破了个口子,“滴滴答答”落下了瓜子。他想用帽子盛,就被瓜子倒在地上,碰进帽子里。”
  “干嘛不直接倒进帽子?”
  “因为他傻啊。”
  “他怎么傻了?和路上行走的人一样。不异于人。”
  “傻瓜就是傻瓜。”
  人与傻瓜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人生下来就不一样?我读书,春花已经赚钱,她和我的未来会有什么不同?高波满脑袋都是问题。就算她看了古龙的书,也不会找古龙!找古龙干嘛?古龙能让她走出迷茫的世界吗?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19 14:48:25
  那些年,古龙的书的确让人着迷(偷笑)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19 17:53:13
  老奶奶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我要评论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0-04-19 18:09:03
  @寻找月亮湾 欣赏作品!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20 07:30:46
  月亮早安!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20 07:36:50
  @寻找月亮湾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0 08:37:24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0 09:57:35
  “春花,春花!春花在家吗?”现在到了盛夏,为了应付期末考试,高波有半个月没去她家了。一交完试卷,她立马去找朋友。
  “春花看亲戚去了。”赵红玉开门,把门移挪一条缝,并没放高波进去。
  “婶,她啥时候回来?”
  “她回来我会告诉你。“不由分说,赵红关上了门。
  她私奔了,她一声不吭和外人私奔了,熊蛋姑娘!赵红玉回到里屋,看着整天躺在炕上昏昏欲睡老李太太,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她心里很难受。
  春花踪迹不见的那天晚上,赵红玉起初还没察觉,以为她在朋友家过夜。孩子大了,有正常工作结交朋友,在外滞留个一夜半夜的很正常。可她第二天还没回来,赵红玉沉不住气了,到她厂子、她朋友家四处打听,结果都没春花的音信。这下李家人慌了神,一边按捺住消息,一边报了案,发动亲戚四处找寻。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0 09:58:01
  小镇上有家迪斯科舞厅,赵红玉进到里面,看见里面的小青年都穿着顶顶时髦的大喇叭裤,戴着黑墨镜潇洒摇晃:吉米吉米,阿佳阿佳。吉米吉米………”舞厅里的小姑娘很多,都和她姑娘一般大,她就拉住她们其中的一个来打听。赵红玉报上李春花大名,小姑娘说知道,春花是舞厅的常客,正和“老大”处对象,去了老大家。再问其他人,说法都一样。
  “老大是谁?”赵红玉追问。
  “你不知道老大?”小姑娘看赵红玉像看外星人。“他舞跳得最好,老出名了。谁认识他谁光荣。”小姑娘一脸的崇拜。
  赵红玉拿着到了老大的名字,立刻去派出所去调查,片警一听“老大”,就立刻反应过来,如数家珍。“王树庆,二十一岁,家住镇上王家屯,跟他大爷合伙在市场上卖凉鞋。早段时间,有五六个家长前来报警,说他耍流氓,拐了自个姑娘。后来发现不是那回事,是人家年轻人处对象。”
  “你姑娘八成和他搞对象呢。”片警给了赵红玉一个地址,让她找到姑娘再报案。
  老李带了一众亲戚浩浩荡荡杀向王树庆家时,傻眼了:自家的姑娘啥事没有,悠哉悠哉在人家炕上嗑瓜子儿呢。老李叫她回来她死活不肯,说是没呆够。
  等春花呆够时,已是萧瑟的秋天了。高波周末陪着春花出现在同学璐璐家的私人诊所里。血,到处是血的腥味,颜色鲜红,以挑衅的姿态弥漫着,以任性为代价。同学的母亲用手压住血泵,源源不断的红颜色从春花的下身流进盆子里。璐璐把血水泼到门口的雪堆上,空气立刻封冻住了红……
  没过多久,春花一家搬走了。高波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老李奶奶,她的隔壁,又新搬进一户人家。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20 10:27:46
  早上好,欣赏月亮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1 07:36:05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4-21 11:59:44
  跟读学习、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1 13:01:13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1 16:27:15
  “老赵不好意思啊,她觉得没脸在这嘎达呆下去,出了那么桩荒唐事儿。”老高和春秀嘀嘀咕咕。
  “我还寻思和她做一辈子邻居呢,想都想不到她竟然搬走了。哎,搬哪不好,非得搬到最北边,都快靠近大沟里了。”对于红玉的走,春秀很遗憾。新来的邻居是个独身老男人,天天深居简出。春秀郁闷得很,她心里清楚,以后再也找不到像赵红玉那么率直和热情的好姐们儿了。
  高湖上小学三年级了,比倪雪大一年,两个人非常要好。倪雪已经虚岁八岁了,出落得很可人,比小时候还漂亮。她的皮肤瓷白瓷白,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像是会说话。老鳅鱼两口子把她视为掌上明珠,疼爱的不得了。高湖经常去倪雪家找她玩,倪雪自打被收养后,却一次都没来过高家,大人们对此刻意回避。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1 16:27:55
  “高雪以前是我妹妹。”高浪念念不忘,跟他俩个哥们说。他们现在换了一个新的玩法,取钢锉把细锯磨成锋利的小刀,用来代替铅笔削刀。“已经是倪雪了,你就消停点吧。”孙晓冬点醒他。
  “你姐高波天天在家干嘛?”他问高浪。
  “还能干啥?干活,学习。”高浪觉得孙晓冬有些奇怪,他似乎对高波特别感兴趣。
  “别惹我姐啊,我把丑话放这,她老厉害了。上次她们学校举行十公里长跑比赛,全校男男女女几百人,你猜她跑第几?猜不到吧,她居然跑了全校第一名。她们班的男生都不敢惹她,因为她把撩他的男生揍趴下了。”高浪总觉得高波不应该当他姐,当哥差不多。孙晓冬笑了,他把磨好的小刀往灯光下照了照,光影可鉴,夺目逼人。
  一九八八年的夏天,当飞毛腿导弹终结了它在两伊国家的使命时,高海终于不负众望,以全校第一的好成绩,拿到了某省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波也考上了重点高中。双喜临门,老高高兴得下巴颏都脱臼了,整天乐呵呵的。高兴完了他接着发愁: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自己家的孩子轮着番儿读书,不去工作,就靠他和春秀两个人支撑,读书的钱怎么够?不够又从哪来?一夜之间,他愁到头发全白了。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1 16:28:25
  高浪胆子越来越大,他和柱子几个除了玩刀枪,还沿着铁路线不断向西探索。铁轨下的道边生长着一丛丛野生的山里红,圆溜溜的小果子红红火火挂在树枝上,吃起来酸酸甜甜。野生瓜蒌和葡萄藤一簇一簇满坡平铺着,路基下的水泡子里长着笔直的水葱与菖蒲,还有到处漂浮的野菱角。阳光脆暖舒适,小镇的秋天慵懒地发散着丰饶而又清爽的气息。
  高浪三人走累了,终于发现最西边的地方有一座桥,桥上有个炮楼。炮楼后来据考证是打鬼子时建造的重要关隘。他们围着炮楼转了一圈,幻想能发现炮眼,红卫枪什么的,可惜炮楼什么都没有,只看见地上遗留下一坨坨干巴巴的屎。呸!哪个王八蛋拉的?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1 16:28:54
  高浪和孙晓冬沿着路基下了河,河的上方架着铁路,沿着河边越往下游走,河岸就宽阔,河中央是细沙,水位清浅。岸的两边种着茂密的玉米地,玉米棒子在稞子上竖鼓鼓的,青翠可人。几个人走得热了,看看水不深,清凉怡人,就脱了衣服,在水里玩起了狗刨。
  “太爽了,下次我带我哥来。”孙晓冬兴高采烈。“我也来!”柱子附和。
  “我妹小,我带我妹来玩。”高浪为他们发现了新大陆而雀跃不已。
  高浪连着两天偷偷游泳,心血来潮,他决定带弟妹们见识一下。高海和高波准备开学事项,高宇春秀一向盯得紧,他从家只带出了高湖。
  “我想同倪雪去。”高湖想找个伴。
  “好好好,一起来。”孙晓冬趁着他哥休息,把他哥也豁拢过来。一群人于是接了倪雪浩浩荡荡往西大河方向走去。等他们在水里扑通够了,尽兴而归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一行人又沿着铁路边浩浩荡荡走回来。
  高湖和倪雪走在人群的最后。倪雪常年在家,很少有机会到野外玩,所以看什么都新奇。一只停靠在叶尖的红蜻蜓,水泡里倏来倏去游弋的小鱼,蹦蹦跳跳的绿青蛙,她看到的所有事物都让她惊叹不已。
  “蚂蚱,铁路那边有个蚂蚱。”对面路基上一只超大的蚂蚱蹦出来,它体色黄褐,有意慢动作地弹弹跳跳,吸引住了倪雪。倪雪的脚步偏离了轨道,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蚂蚱身上,全然不顾已经到来的未知的风险险:在她的身后,一辆火车“咣当咣当”正疾驰而来。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4-21 18:54:23
  支持永远,顶赏~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2 08:37:41
  高浪胆子越来越大,他和柱子几个除了玩刀枪,还沿着铁路线不断向西探索。铁轨下的道边生长着一丛丛野生的山里红,圆溜溜的小果子红红火火挂在树枝上,吃起来酸酸甜甜。野生瓜蒌和葡萄藤一簇一簇满坡平铺着,路基下的水泡子里长着笔直的水葱与菖蒲,还有到处漂浮的野菱角。阳光脆暖舒适,小镇的秋天慵懒地发散着丰饶而又清爽的气息。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早上好( ^_^)/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4-22 08:47:48
  欣赏!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2 08:48:22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3 18:36:32
  高湖回过头来,大喊一声:“倪雪!”这时有个身影闪电般把她挤下车道,让她跌下水沟里。“火车!”他一边喊,一边把倪雪拉进铁轨中间,顺势掩到倪雪身上。
  柱子几个已经被强大的车风和呼啸声袭倒了。他们被迫着退向泡子,一色带着惊恐的表情往后看,眼看着一场悲剧要上演。
  “咣当咣当……吁…………”出乎意料的是,火车并没有从他的身上碾过去,在距离他们二十米的近距离意外停了下来。
  “洞幺五七,洞幺五七,为什么停车不往前开,为什么停车不往前开?”
  “报告值班,报告值班,前方有孩子,前方有危险。”
  救倪雪的是孙晓秋,他看见车停了,抱起倪雪滑下路基,跌跌绊绊滑向水泡子里。过了半响,火车重新启动,“咣当咣当”开远了。
  几个孩子的身上全都是湿漉漉的,沾满了水中的碎水藓。特别是孙晓秋,他的裤子全湿了,分不清是浸湿还是尿湿的。倪雪一句话都不说,脸色近乎惨白。很显然,她已经吓呆了。
  “以后不准来西大桥游泳。”过了好久,孙晓秋惊魂未定地说。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3 18:37:12
  倪雪回到家中就病了,老鳅鱼等她清醒问清楚原因,吓得几晚上没睡好觉。“以后看好倪雪,不准她去野泳,不准踏上铁轨一步。”他和倪雪的妈妈意见一致,并且下定决心,坚决反对高湖同倪雪一起玩了。
  一九八九的春天,卸煤机搬出了小镇,搬到了偏远的西北无人区。老鳅鱼一家也搬走了。道北附近所有的铁路都被铁路局职工用丝网封住了,道北人家完完全全地脱离了对铁路的依赖。
  “高波,帮我把袋子卸下来。”老高指挥着高波。他找到了新的谋生之道,骑车去山上采集山货和药材,把它们卖到药材公司,连带捡回木材烧火。凭着他的勤劳和智慧,几个孩子依然生活拮据却有书可读。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3 18:40:02
  三十年后的夏天,高波重回故乡。这次她不是单独一人,身后还跟着个小跟班。“妈妈,你看啊,院子里的沙果树上都是果子呀,地上也掉的到处都是。”“是吗?”高波抬起头,看着周围因搬进高楼而被抛弃的,近乎荒芜的老房子,野花寂寞开着,果树自顾生长,往事似乎历历在目。
  “怎么没人采摘呢?多好的果子!”小跟班感慨万千。”
  “切,现在谁家不是一家孩子,独生子女,最多两个孩子,当宝贝一样养。家里零食多得去了,谁还稀罕野果子?”高波的目光穿越回从前,要是搁在那个年代,树上该是片甲不留吧。
  “你说的故事是真的吗?哪里会有那么多恐怖的故事?不会是编的吧”在一个废弃的木桩前,高波讲起了故事,小跟班觉得匪夷所思。高波说的他一桩都没经历过。
  “你信,它就是真的,不信它就是假的。”高波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伤感。三十年的岁月啊,那个年代,那些人,那些事,都随风而去了,消逝的无踪无影。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3 18:43:16
  孙晓冬的小刀始终没派上用场。他希望孙大麻子某天回来,如果麻子再欺负他妈的时候自己能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他不是他的孩子,让他误会去!孙大麻子一直怀疑他不是亲生的,所以往死里打媳妇。事实的真相是,麻子母亲办理后事的那天,他回家探亲就有了孙晓冬。孙晓冬不想告诉他真相,不知道真相也好。麻子如果还活着,他的心将永远漂泊,背着情感的十字架。他欠他孩子们的,他欠了一个作父亲的责任。
  孙晓秋娶妻生子,一家人去了韩国,过得很幸福。孙晓秋同人合伙开发了西大桥,贩卖河沙,赚到钵满盆满。柱子娶了春花,两个人生活的很愉快。倪雪考上研究生,当了翻译。高波一家子都考上了大学,散落在祖国大地的各个地方,衣食无忧。
  道北的人从泥泞中站起来,都好着呢!
  高波抬起头,看那白云悠悠,承载与带走了无限往事。生活如水川流不息,涉过迷茫,只要活着,接下去的生活就会依旧阳光灿烂………
  全文完。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23 19:19:36
  写得有趣,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3 19:21:13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4 05:54:49
  高湖和倪雪走在人群的最后。倪雪常年在家,很少有机会到野外玩,所以看什么都新奇。一只停靠在叶尖的红蜻蜓,水泡里倏来倏去游弋的小鱼,蹦蹦跳跳的绿青蛙,她看到的所有事物都让她惊叹不已。(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24 10:07:23
  写得精彩,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4-24 10:10:57
  有迷茫,有奋发。
我要评论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20-04-24 12:18:13
  支持。问候月亮!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4-24 13:22:20
  跟读学习!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5 06:15:28
  春秀把苹果洗净装进盘子里,摆在桌子上。对于苹果的来路,她不闻不问。煤是拣或是抢的;清水长年从铁路部门的大水塔免费抬回来;青黄不接会打铁路空货车的秋风。吃铁路的,喝铁路的,在道北已是心照不宣,不成文的规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国家助了道北人家一臂之力,帮忙养大了他们的孩子。当然春秀默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问了又能怎样?活着,好好活着就已经太难太难了!鱼米油盐足矣把青丝熬成白雪,谁哪有闲心去考虑糊口以外的问题?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5 06:15:39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5 07:11:13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4-25 11:52:05
  @光影斜梳暗香袭 香版,小说已经完成,请帮忙注明原创完结。学习各位老师,标题尾再加个寻求影视出版。谢谢暗香!感谢各位支持!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25 13:35:42
  月亮下午好!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25 13:36:09
  过来看看!(~ ̄▽ ̄)→))* ̄▽ ̄*)o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20-04-25 13:36:32
  打卡,打卡!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6 06:00:53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4-26 19:35:50
  生动拜读细节描写。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4-27 09:55:37
  这是已经全文完了吗?真是意犹未尽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4-27 20:12:43
  没看见艾特信息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4-27 20:13:11
剩余 8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20-04-28 04:03:28
  意犹未尽,感觉还没写很多东西出来的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8 06:43:3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8 07:12:52
  “我要不透明的,带薄荷味的。”“我不要红颜色。”弟弟妹妹很开心,围在一起七嘴八舌。高海用舌尖抵着糖在牙齿,从桌子上取了收音机,默默地回到小屋,合上了拉门。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细致入微
我要评论
作者:武八男 时间:2020-04-28 07:40:23
  回踩,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4-28 09:57:32
剩余 9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4-28 11:20:02
  恭喜完结,友支持月亮。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8 20:36:0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9 05:58:0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白沫浪鸥 时间:2020-04-29 07:45:29
  支持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