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致命运——大墙内的糗事趣事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09 11:18:17 点击:45893 回复:677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8 下页  到页 
  命运很诡异,看不到、抓不住、猜不透。我们总以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实际上谁也做不到。
  有时候,我们掌握着别人的命运;有时候,我们的命运又掌握在別人手里。
  人生最精彩也最无奈的,就是你不知道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32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09 12:53:31
  首赏!再看八男大作演义!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09 13:37:22  评论

    老友中午好!天寒地冻的先暖一下坑,后天才会有帖子。谢谢追帖!感谢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09 13:13:17
  板凳坐等,新的大作!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09 15:28:44  评论

    诗姐辛苦,请坐沙发!大作不敢当,茶余饭后看了玩儿呗。
我要评论
作者:童心红名 时间:2020-02-09 13:59:47
  @武八男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09 16:34:11  评论

    谢谢童大侠大手笔赏!唉,你如果做生意要亏死了!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20-02-09 15:30:27
  前排坐等大戏开场~
我要评论
作者:老盛666 时间:2020-02-09 15:48:57
  顶帖支持,坐等继续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饱满的季节 时间:2020-02-09 15:57:15
  占个好位置先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09 16:30:55
  武总又开新帖,坐等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09 18:43:14  评论

    嗯嗯,风兄弟稍等一下。明天结束:致名利——;后天更新:致命运——。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09 16:32:10
  人生最精彩也最无奈的,就是你不知道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我要评论
作者:谭狗肉2 时间:2020-02-10 09:40:51
  支持新作,必须赞个
我要评论
作者:谭狗肉2 时间:2020-02-10 09:43:09
  @武八男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谭狗肉2 时间:2020-02-10 09:43:22
  @武八男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谭狗肉2 时间:2020-02-10 09:43:47
  @武八男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0 09:56:16
  早上来签到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0 10:42:42
  武总的大作开篇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2-10 11:10:59
  高墙大院里是一个小世界。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0 12:06:31
  占个位子等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2-10 13:11:49
  把握当下,过好今天。
我要评论
作者:sndnnx 时间:2020-02-10 14:08:42
  刚看到了(4)座等楼主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niao100a 时间:2020-02-10 16:10:37
  好,继续追贴!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0 18:07:06
  做好预防,继续宅家,祝武兄一切安好,来追帖了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0 18:38:38  评论

    哈哈,谢谢铁杆!继续宅家?小叶子上班廷后了啊?当心游泳圈,多转呼拉圈啊!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0 18:12:27
  各位客官楼上请,上好滴茶点已经备好,您就等着好戏上演吧!^_^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0 18:13:32
  @武八男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0 18:14:14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0 18:14:47
  嘻嘻嘻嘻~^_^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去广州 时间:2020-02-10 18:18:05
  谢谢落落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2-10 18:48:27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0 20:29:20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0 20:31:34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莲莲君 时间:2020-02-10 20:36:51
  晚上好,谢谢歌歌红包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0 20:39:32
  谢谢长江歌歌红包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0 20:40:21
  谢谢红包,支持武兄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0 20:42:22
  岁月无情!曾经拥有的不要忘记!已经得到的更加珍惜!属于自己的不要放弃!已经失去

  的不要回忆!想要得到的一定要努力!
我要评论
作者:西西虎 时间:2020-02-10 20:45:36
  谢谢长江的红包,顶帖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0 20:46:35
  朋友们都在不断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有些人到头来却总被命运捉弄!我们试图探

  讨人生!到头来却发现人生如梦!为何我们不能随遇而安?就因为一个字贪!!!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0 20:50:28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海边的拾贝者ABC 时间:2020-02-10 20:54:33
  支持并欣赏武总大作!谢谢长江的红包!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莲莲君 时间:2020-02-10 20:57:55
  盖楼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莲莲君 时间:2020-02-10 20:58:34
  学歌歌随遇而安多好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琼楼玉宇Tv 时间:2020-02-10 21:05:09
  知足常乐,随遇以安
我要评论
作者:琼楼玉宇Tv 时间:2020-02-10 21:05:34
  贪字得个贫
我要评论
作者:琼楼玉宇Tv 时间:2020-02-10 21:06:19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要评论
作者:长江歌歌 时间:2020-02-10 22:08:26
  瘟风一夜惊黄鹤!

  长江冷冷哀嚎声!

  国之有难医护情!

  南山钟老凯歌歌!
我要评论
作者:长江歌歌 时间:2020-02-10 22:09:28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0 22:16:13
  谢谢长江歌歌红包包!^_^
我要评论
作者:沙漠变江南 时间:2020-02-10 22:32:36
  顶帖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1 06:30:01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1 08:12:14
  一,躲木过的祸
  右眼皮跳了二天,心里感觉不是太好,总觉得象要出什么事似的。民间有个说法:左眼跳有福,右眼跳有祸。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我取消了礼拜天和表侄他们去太湖边钓鱼的安排,改为到大酒店上班。
  有时候,我还是有点封建迷信的。心里想,大酒店就是个安全的堡垒,我只要不出去,不管什么祸都能避免。
  安安心心的在办公室里喝喝茶抽抽烟,把金庸的《倚天屠龙记》重温一遍,心无旁骛,就不会去担心祸和福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事。
  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接到个电话,听声音是阿探。他问我在哪里?我回答他在大酒店上班。
  他说想来看看我,我也没多想,说可以啊,你打的士过来吧。他已经好几年没来找我打秋风了,也许他在外面混得不错,想来炫耀一下?也许他的经济又发生了危机,又厚着脸皮来借几个钱度个难关?……
  大酒店的员工午餐都是免费的。但和餐饮部一样,上午十点半,都要去各部门规定的聚餐点就餐,过时不候。除了有客要陪,平时我和大酒店员工一样遵守这个规定。
  十点过了十分钟,阿探再次打电话来,让我下去一趟。他说和丁小坡一起来的,已经到大酒店门口了,说个事就走。
  丁小坡是我下乡时玩得比较好的同学,返城后见面次数很少。他难得来一次,在大酒店门口不肯上来打扰我,要我下去说个事,我也不能摆架子。
  想着说几句话就上来了,我把手机往办公桌上一放,抓了包烟和打火机往裤兜里一塞,就乘电梯往下走。
  路过周圆圆办公室门口,她随口问:“武总上哪里去?”
  我随口答:“到大酒店门口看个同学。”
  周圆圆说:“这时候同学来了该留他吃饭啦!要给餐饮部打招呼吗?”
  我说:“不着急打电话!看情况再说吧。”
  我乘电梯下到一楼,走到大酒店门口,眼睛四处转着寻找丁小坡时,值班保安过来问我:“武总,有什么事要帮忙吗?”
  我说:“有个同学来找我,说是在大酒店门口等我,咋没看到啊?”
  保安说:“武总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吧。”
  我一摸口袋,才知道手机没带在身边。而且,茄克衫也没穿,只穿了件羊毛衬衫。
  保安机灵,踮起脚尖到处看,帮我找人。他年轻眼尖,指着十几米外停车地方站着的两个人问:“武总,哪边有个人好象在朝你挥手,是不是他们呀?”
  我说:“我过去看看。”
  保安说:“我陪武总一起过去。”
  我对保安说:“我就见个同学,不出大酒店,你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保安是部队退役军人,和晓东同一批被招到大酒店的。他们都知道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能让我独自出大酒店。
  我到大酒店围墙边的停车场去见个同学,並没有出大酒店的范围。保安被我一训,犹豫了一下,並没跟着我一起走过去。
  离着几步远,我看到阿探在一辆黑色普桑车旁朝我招手。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女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显得很亲密的样子。但我四处张望了一下,並没有看到丁小坡的身影。
  当我走到阿探面前二三步路时,那个搭着阿探肩膀的女人,把他往桑塔纳车里一塞,随手关上了车门。
  正当我疑惑不解时,那个女人一边朝我伸出手来,一边问道:“你是武八男吗?”
  我停住脚步机械的答了一句:“是呀!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呀?”
  一问一答间,那个女人的手臂搭到了我肩上,手腕一紧,揪着了我的衬衣,把我朝一辆白色丰田车边拎,
  这时候,载着阿探的普桑车开走了。丰田车后车门从里面打开,后座位上有一个男人一伸手,把我拉了进去。
  我被他拉进去后,女人也挤进来坐在我旁边。我被一男一女挤在中间动弹不得,心里觉得不对劲!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种场景,这种场景曾经在小说里,电影里出现过:绑票。
  神情恍惚中,丰田车一个加速,冲出了大酒店的大门。
  ……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1 09:55:25
  心里想着被不明身份的人绑票了,按照电影里的场景以及小说里的描写,这时候我应该被戴上黑眼罩,或者被套上一个头套,以免认出汽车行驶线路。
  但是没有出现这种我想象中的套路。汽车往市中心开,两边的建筑和道路我都很熟悉,最后丰田车拐进了市公安局大院,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至少,在这里人的安全已经有了保障,我用不着去多考虑会不会出现不能预测的“祸”了!
  丰田车停在公安局大院内。那个身材不错的女人,把我带到一幢老建筑的二楼。在走廊里往前走时,我看到门框上有刑侦大队的牌子。而阿探已经早我一步,在一个房间里呆着了。在那个房间里,还有几个男人在忙碌。
  女人把我带到一间东西堆放杂乱的办公室,让我在办公桌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她则风风火火的进进出出,又是拿毛巾洗脸,又是拿茶杯喝水。
  被不明身份的人挟持到汽车里确实很恐慌,一场虚惊过后能在一个安全的区域里坐着,心里面很愉悦!我把裤兜里的香烟和打火机掏出来放办公桌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很轻松的吐着烟圈。
  把自己重新打理了一下的女人,脸上散发着新塗抹的雪花膏香味,坐在我的对面。她鄙视了一下桌子上的打火机和香烟,拿出钢笔稿纸,也不对我说明情况,直接就开始了询问。
  “姓名?”
  “武八男。”
  “年龄?”
  “47岁。”
  “工作单位?”
  “丽都大酒店。”
  “在大酒店干什么工作的?”
  “总经理。”
  “总经理?”女人放下手里的笔,抬起头看了看我,说道:“怪不得抽的是软中华的香烟,你等等,我出去一下。”
  在市局刑侦大队里,能对我行使询问的女人,自然应该是女刑警了。女刑警例行常规询问,我自然会好好的配合。但她问了几句话便匆匆的走了出去,我心里想,她是不是觉得自己抓错人了,去核实一下?
  女刑警出去了,我又点上一支烟,一边抽一边站起来活动下身体。走动走动时眼睛瞟了一眼询问记录,看到记录人的名字是芦红。
  芦红?这个名字曾经在脑子里产生过印象,但这个印象好象又很遥远。
  抽完了烟,看到桌子上有热水瓶和纸杯,便把二只纸杯摞在一起,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
  桌子上到是有茶叶,但那个茶叶象晒干的树叶子一般粗糙,根本没有想泡它的兴趣。
  那个名叫芦红的女刑警过了很久才进来,她进来时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坐下来接着询问。
  不过,她在询问前,把曾经写在稿纸上的“总经理”和问我干什么工作的话用钢笔划掉了。她这么做,传达给我的信息是,她根本没问过这话,也没必要记录。
  “你是怎么和丁小山认识的?”芦红继续问。
  她出去了一趟,回来后把我的职务问答记录给删了!这让我心里有点不快,也让我对她产生了不好的印象。所以回答问题时也不好好回答了。
  “怎么认识丁小山的?”我说:“我先认识了他的哥哥丁小坡,也就认识了丁小山。”
  “丁小山经常到大酒店来和你见面吗?”
  “他想见我,我也未必有时间见他。”
  “这话怎么解释?”
  “我是大酒店总经理,天天有忙不完的事,没时间和闲人闲扯。”
  “他给过你钱吗?给过几次?一共给了多少?”
  “这话应该倒过来问:我给过他几次钱?一共给了多少?”
  “这话怎么说?”
  “我有经济来源而他无业,所以我经常接济他几个钱。”
  ……
  我这边在接受问询时,阿探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从隔壁的房间里传过来。他的声音沙哑但分贝很高,似乎是要给我传递什么信息。
  但不管他想给我传达什么信息,我已经毫不犹豫的把他从朋友的名单里给删除了!他用钓鱼的方式把我从大酒店诱骗出来,让刑侦大队很轻易的把我带走,这种情况是不可原谅的!
  芦红的询问一开始很有章法,但后来询问起来就很绕。我慢慢的也听出了一点意思,就是阿探在外面骗了别人的钱,而他和我是共谋。这就没办法再去多解释了,所以到后来我干脆不回答她问题了!
  磨叽到下午一点钟,外面送来几只塑料盒装的盒饭。芦红递给我一盒,我没接。我不吃这种不卫生的盒饭。但我提出来需要上个洗手间,因为喝了一上午茶水,膀胱涨得不行。
  芦红一边吃盒饭,一边说:“左拐,下楼梯就是卫生间。”
  她让我自己去楼下的卫生间,我出门后四下里一瞧,走廊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走到楼下卫生间发现,离着公安局的大门也就十几步路。心中顿时一阵狂喜!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1 10:22:45
  欣赏武总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1 13:40:28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恩宁路 时间:2020-02-11 15:22:12
  武总,你不是有护身符吗?政协。怎么不管用了?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1 16:39:35  评论

    朋友问得好!阳光下也有阴影!不是每个执法者在行使权力时,都能在阳光下进行的。冤假错案从来就没断过知道吗?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1 16:46:25
  试试能回复吗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1 17:08:59
  系统抽风,无法回复呢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11 17:55:46
  期待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海边的拾贝者ABC 时间:2020-02-11 19:50:09
  武支书任命的长江妇女主任真贴心,时时都让武总去练抓奶手瓜功。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2 05:31:44
  支持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2 14:31:23  评论

    老友下午好!最近忙于写帖,抽不出很多时间品读你的好词,致谦!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2 08:14:42
  这十几步路,我若无其事往外走,也就是分把钟的时间。出了公安局大门,两边都是四通八达的小胡同,我熟得不要再熟了!
  也就是说,我只要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脱离这个是非之地,因为我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透着点阴谋的味道。
  阿探犯事是毫无疑问的了!否则他也不会被市刑大盯上。他犯的事,无非就是利用替别人疏通关系的名义,骗吃骗喝罢了!做这事情他已经有五六年了,翻船也是早晚的事儿。
  我和阿探之间,除了让他找经侦大队的熊大帮过一次忙,其它的事还真没有。芦红问我的问题,主要是围绕着阿探骗财的问题上。从她的口气中,似乎已经把这个问题提升到诈骗的高度了。並且还要把我和他合为一体,要形成一个团伙的性质。
  但又一想,我如果一跑,没事也变成有事了!没事你跑啥呀?我要真一跑,今后怎么办?是继续上班还是跑到外地去躲起来?是不是今后的日子,就要象日本电影《追捕》里的杜丘一样,整天躲躲藏藏的了?
  心一横,旣来之则安之!公安是个执法机关,执法就要用证据说话;没有证据证明我和他同谋,总不能闭着眼晴说瞎话吧?
  人有时候真的很傻很天真,总是把执法机关想象得很无私很正义,以至于到最后发现它根本不是电影里的版本时才会恍然大悟!但到你醒悟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把膀胱放空了,浑身轻松的走上楼去。芦红看到我进了屋子,指指椅子让我继续坐下。她说:“给你几分钟时间好好考虑考虑,下午我问啥你答啥,不要再给我兜圈子啦。”
  我没理会她,拿起扔桌子上的烟,用朗声打火机“叮”的一声把烟点着。
  下午,隔壁的询问方式升级了!因为阿探凄惨的叫喊声时不时的传进我的耳朵里。他惨叫一阵,沉静一阵。估计沉静的时候是在接受问询;而惨叫的时候,是因为回答不令人满意,而对他动了刑。
  芦红对上午做的询问笔录不甚满意!下午又重新按程序问了我一遍姓名年龄等等。她不再纠缠我和阿探是否同谋的话题,而是经常跑到隔壁去看阿探的口供,回来后在稿纸上奋笔写一阵。
  对阿探的问询时断时续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芦红写的稿纸也增加到了七八张。她出去的时候我偷瞄过稿子,依然是采用一问一答问询的口吻写的。但我和她之间根本就没有直接的一问一答。显然,她是接受了指令才这么做的!她违反询问记录的规定,不按正常程序走,我一时还没办法指摘她。
  这几个小时里,她接了二次电话。当我听到她在电话里喊对方小弟时,心里一激动!因为这时候我把她对上号了!
  芦红,就是顾小弟的老婆。而顾小弟就是我的同学顾小妹的弟弟。当初顾小弟把女徒弟的肚子弄大了,想结婚找不到房子时,还是我帮他们在益民村找的民房。那时候听顾小妹说过弟媳妇芦红的名字,觉得这名字很有趣记住了,又因为时间太长而忘记了!
  五点前,芦红终于把询问稿写完了。她递给我看,並让我看过后签字画押!
  我直白地对她说:“我不会看你写的笔录,也不会在上面签字。因为你没有问过我任何问题,你也不能代表我回答任何问题。”
  芦红发火了!从抽屉里掏出一副手铐,“啪”地摔在桌子上。对我说道:“姓武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阿探刚才惨叫你听到了吗?那还只是手铐绞了几下他就吃不消了,还没给他上背铐呢!”
  我也毫不退让的对她说:“芦宏我对你说,我是市政协委员,和政法委周书记坐一起开过会。你应该知道我什么事没有,否则你就不会自己瞎编询问笔录了!你现在对我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再要对我上私刑的话,我会到周书记那里控告你的!到时候你那身警服到底还能不能穿着?即使不脱警服,也一定会给你弄个记大过的处分,让你余生也背个不清不白的名誉。”
  芦红虽然是个刑警,但到底是个女人。被我几句话一说,顿时萎了下来。她对我说:“武总,我可是奉命行事啊!好啦,签不签字随你,我也不给你施压了。但你今天恐怕回不去了!”
  我心里一惊!问她:“不让我回去?我犯什么事了吗?”
  芦红说:“已经办刑拘手续了,正按程序往上报呢。”
  我问道:“顾小弟在哪里?”
  芦红问:“你和顾大熟悉吗?”
  芦红称顾小弟为顾大,这个称呼说明,顾小弟已经是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了!当初经侦大队的熊大队长,外面对他的称呼,也是叫他熊大的。
  我说:“我和顾小弟沒啥来往,但我和他姐顾小妹是同学。当初你和顾小弟结婚没房子住,也是她托我帮你们找的房子。”
  芦红一拍脑门说:“想起来了,有这回事。当初你还给我们垫付了二年的房钱,顾小弟一直念叨着找机会还你呢。”
  我说:“我也没见过你面,但顾小妹说起过你的名字。我觉得这名字很有意思,所以有点印象。刚才你打电话时提到了小弟的名字,我才把你们两个人联系到了一起。”
  芦红说:“我也觉得你的名字有点熟悉,一时沒想起来。但总算是对你比较客气的了。我听顾小妹关照过顾小弟,万一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对你施以援手。说是如果没有你,她早已对生活绝望跳河了。”
  我避开了这个话题,问她:“到这里大半天了,怎么一直没看见顾大?”
  芦红说:“他去江阴追赃物有三天时间了,你被刑拘这件事情他不知道。”
  我问:“你们办案子难道不需要通过大队长批准吗?”
  芦红说:“这是今天法制办姚主任一上班催着办的案子。他交代留守的孙副大队长,一定要把你们两个人办成翻不了的铁案子。不过,今天顾大给我打了二只电话,说正从江阴往回赶。听口气,象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正急着赶回来呢!”
  芦红这个顾小妹的弟媳妇,因为知道了我和她家的关系,给我透露了一些案子以外的事。一如我当初在厂里给建材公司的倪主任们透露考试券子一样,没啥心里负担。办案子牵涉到了熟人,总是要想办法给对方透露一点信息的。
  阿探这个案子变成了刑事案件,正在往上报刑拘手续,这确实是个坏消息。因为,我也莫名其妙的被牵涉到里面。但同时,也从芦红那里听到了好消息:顾小弟是刑大的大队长了!此刻正从江阴往回赶!他是不是能在刑扣手续批下来之前赶回来呢?这是我急切盼望的事!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2 10:13:08
  心里有事,心情就会焦躁。在不安的心情中等待奇迹出现,就象想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一样渺茫。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也没见到顾小弟的人影。而这时候,刑拘的手续批下来了。
  孙副大队长手里拿着批复下来的刑拘手续,在门口对芦红晃了晃,说道:“马上出发,送他们去看守所。”
  芦红拿了个空的牛皮纸档案袋,无奈的对我说:“武总,不好意思了!请你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放进去。手表,戒指,也摘下来放进去。我会替你保管好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默默的把翡翠戒指和欧米茄手表从手上摘下来,让芦宏放进档案袋里。手机和现金,一直习惯放公文包里的,这次情况特殊没带在身边。
  这就要被送看守所了?心里面说不出的灰!因为我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弄明白!
  当我把桌子上剩了没几根烟的烟盒和打火机往裤兜里塞时,芦红阻止了!她说:“武总,看守所不允许带这些东西。打火机看上去很贵重,你也放纸袋里吧。我马上给你开物品保管单子,你以后可以凭保管单来拿物品。”
  ……
  看到门外阿探被刑大的人押着往楼下走,芦红对我说:“武总,咱们也走吧。”
  我们一行人下楼梯时,被匆匆往上跑的人拦着了!只听他急促的说:“先回办公室去,过一会再送看守所!”
  芦红把我带回办公室,进来个人朝我上下打量。他认出我的同时,我也认出了他:顾小弟。
  芦红说了声:“小弟回来啦?还没吃晚饭吧?”
  顾小弟对她说:“芦红你先回家去吧,武总交给我。”
  芦红走后,顾小弟到隔壁对孙副大队长说:“老孙,这时候把人送看守所,已经吃不到晚饭啦。你打个电话让饭店送盒饭来,兄弟们也将就着吃个盒饭,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武总吃不惯盒饭,我把他带到饭店吃点东西再回来。”
  顾小弟明目张胆的和孙副大队长他们说我吃不惯盒饭,要把我带到饭店里吃饭,显然是把我当成了特殊贵客对待。从他毫无顾忌的话里面,也显示出他在刑侦大队不可违抗的权威!
  顾小弟和我两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情往公安局大门外走。出了公安局大门,斜对面就有一个稍稍高档的饭店。路上我问顾小弟:“顾小妹还好吧?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顾小弟说:“她很好!现在是县城里的房地产老板了。去年回来,给我们在市里买了超大的商品房,装修也是她掏的钱。她对我说过无数遍,说如果不是你当初劝她,为了顾小弟,要好好活着,否则她早就不在人世了。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辉煌事业。”
  我不想提当年这段事,笑着对顾小弟说:“顾小妹居然是房地产老板了?没想到她这么有生意头脑啊!”
  顾小弟也说:“还是托她公公的福吧。当初给他们夫妻俩按排了个好工作:一个在国土局,一个在银行。我姐姐信息灵通,脑子活泛,知道国土局的远景规划后,把食品厂卖了,又从银行贷款买了不少地。她在这些土地上建了商品房出售,正好赶上了县城里建工业园区,房子卖得很好。嘿嘿,我姐总说命不好,嫁了个苏北人要在苏北呆一辈子。但她的财运不错!也算是个弥补吧。”
  出公安局到马路对面的饭店,也就是几分钟的事。顾小弟进了饭店,把老板叫来,对他说:“我朋友还没有吃晚饭,你把他带包厢里让他吃饱吃好,一会我来结账。”
  老板给了他一个满意的回答后,顾小弟对我说:“武总在这里不要受拘束,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一办,半小时后再回来。”
  顾小弟把我一个人扔在饭店,他自己却走了出去,这让我大感意外!饭店老板把我带到包厢,问我要吃什么时,我也心不在焉的随口说道:“来个扬州炒饭,烧个清爽可口的汤就可以了!”
  老板一走,包厢里空无一人。我反复咀嚼着顾小弟对我说的话:武总在这里不要受拘束,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是不是在暗示我,我可以趁此机会溜之大吉呢?
  想溜之大吉,我在公安局被芦红询问时,独自上卫生间的时候就能跑掉!我没有想着溜之大吉,是不想溜之大吉后整天东躲西藏,过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因为我想堂堂正正的做人!
  再说了,顾小弟此刻是知道我已经被刑拘的了。他带着我到外面饭店里吃饭,刑侦大队经办这个案子的人都知道。我要是溜了,他必定会受到上面严厉处分。说不定,他的大队长职务也会丢掉。
  顾小弟刚才和我短短的几句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他是为了姐姐顾小妹而帮我的。我逃走了,每天还要东躲西藏的不能露脸;再连累他受处分丢官职,说什么也不是笔划算的买卖。
  把自己的舒服寄托在别人的不舒服上,从来不是我的行事作风。别人可以害我,我不能去害别人!想到这里,我按捺住心里的躁动,吃完饭,问老板借了个火,把唯一的一支烟抽了,坐在包厢里静静的等待!
  过了很长时间,顾小弟才走进包厢。他脸无表情地问我:“吃饱了?”
  我点点头,说道:“顾大队的心意我领了,我不想连累你。是祸躲不过,该来的就让它早点来吧。”
  顾小弟说:“到看守所后没人帮你啦,自己保重吧。”
  ……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12 10:29:51
  期待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2 12:11:54
  今天更新了不少呢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2 15:51:26  评论

    每天保持发二帖,有长有短看思路的发挥决定。谢谢小叶子!下午好!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2 12:12:09
  鼎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2 15:53:14  评论

    谢谢老友千钧一顶!唉,近几天没时间赏老友帖很遗憾呢!老友下午好!谢谢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老盛666 时间:2020-02-12 12:42:43
  下午好,怎么整出卫生间妙事,头脑更新,好好看看,呵呵呵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2 12:47:09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莲莲君 时间:2020-02-12 12:48:47
  中午好,俺来捡红包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antik新家 时间:2020-02-12 12:52:19
  欣赏楼主大作
  • 平淡长江归来: 举报  2020-02-12 12:53:54  评论

    大。大。大领导来了。欢迎欢迎!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2 17:26:52  评论

    版首长下午好!回复迟了请谅解!俺笨,手脚慢,所以一直在码字。大作?应该和俺无缘。能在饭后剔牙时看了笑笑,就很满意了!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2 12:52:33
  欣赏武总的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ty_我從遠方來 时间:2020-02-12 12:53:12
  支持好帖子~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2 12:53:32
  谢谢长江的红包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2 13:05:07
  一顿饭钱惹的祸!这就是武哥劫数!
我要评论
作者:雾梦666 时间:2020-02-12 13:05:08
  偶爱长江水撞到帅锅腿,领到1坐等趣事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丫头769 时间:2020-02-12 13:08:35
  长江、长江卫生间请您姨驾光临,快点哦
我要评论
作者:niao100a 时间:2020-02-12 15:21:14
  看完了,继续等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2-12 18:51:40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3 08:38:28
  二,代号:0314
  一辆丰田车,载着我和阿探,还有三个刑大的警察,驶到偏僻的山脚下,在一扇黑漆漆的大铁门面前停了下来。
  紧闭着的铁门很高很宽,铁门二边的高墙上拉着铁丝网。我和阿探在这里下车后,被刑警命令在铁门前蹲着。
  有一个警察在打电话和看守所联系!过了一会,铁门在“吱吱嘎嘎”声里被打开。
  门打开后出来二个头发很长,衣着普通的的人。有一个人给警察签接收单;另外一个人把我们带进铁门,登记我们的名字並分配监室。
  第一次踏进看守所,眼睛止不住好奇地四处打量了一下。面前是一个很宽很高的拱廊,宽到可以並排开四辆大卡车。走廊里隔一定距离就有一盏白炽灯,周围空荡荡的,时不时一阵小风吹来,感觉有点阴森森的。
  拱廊的两边,是一排一排的收押室。有很长的走廊,但窄了很多,最多能並排走二个身位。
  大铁门在背后“吱吱嘎嘎”地关上。大插销“格吱格吱”地插好。大铁锁“啪”地锁上。
  阿探被一个人帶着,走进左手第一排的走廊里。听到脚步声在静静的夜里发出的回音声响,觉得有点古怪和不真实。
  另一个人,带着我在拱廊里继续往前走。走了二步,他轻声问我:“武总,你怎么会进来了?”
  进来时心里惶惶不安,没仔细打量里面的人。这时候细细一瞧,认识:土匪。
  土匪以前跟王阿二混社会,后来跟王阿二到大酒店上班。他怎么会在看守所里打杂?我被搞糊塗了!
  我回答他:“阿探犯事被抓了,市刑大的警察硬把我说成是他同伙。你怎么会在这里打杂?”
  土匪说:“我进来半年了!酒后打架,把对方打成轻伤。对方有后台,找了张点子和我谈判:要么赔尝三万医药费,要么按寻衅滋事罪劳动教养一年。这年代钱有哪么好挣吗?所以我选择了劳教。我本来是要送到西山劳教所去开采石头干苦力活的,于大宝在外面托了关系,留在看守所打杂。因为表现好,减了三个月刑期,还有三个月就可以放票了。”
  我说:“你进来半年了?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怎么没告诉我?”
  土匪说:“武总,这种小事用不着和你说。王阿二每个月给我家里送工资,弟兄们每个月来看守所看我。他们每次来看我,都给我大账上放钱,我很知足啦。”
  我对他说:“今天上午在停车场给刑大抓了,大酒店的人都不知道。我突然失踪了,他们找不到我,得想办法传个信息给他们。”
  土匪说:“武总放心,警察在这方面还是很人道的。审讯时会问你家庭地址,你被拘押到看守所时,警察会按你说的地址寄一张拘押通知单给你家属。明天你家里会收到拘押通知单,通知单上会让家属来给你送被子送衣服。你家属明天知道了这个信息会去问大酒店发生了什么事?大酒店知道你被拘押了,就会想办法在外面通门路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的。”
  我很懊恼地说:“糟糕,我逗张点子玩,给他们报了个老小区的回迁房地址。回迁房派给我后,我只去看了看,一直都空着没人住的。”
  土匪说:“武总没事,我帮你往外传消息。”
  我问:“你怎么往外传?这里可以打电话?”
  土匪说:“电话只有干部办公室有,基本上没办法打得到。但看守所每天有外劳出去干活,他们有机会打电话。你想传什么信息?传给谁?我帮你传出去。”
  我说:“想传的信息太多了!简单点吧,就给于大宝打个电话,就说我关看守所了!让他在外面活动活动。”
  土匪说:“知道了武总。另外,你关309室,归傅干部管。傅干部明天休息,正好让于大宝先请他吃顿饭,认傅干部日后照应你一点。。”
  关押阿探的收押室在左边第一排,关押我的收押室在右手第三排。所以我要多走好长一段路。在这段时间里,我和土匪把该交流的信息都交流了。
  关押我的房间编号是309室。按照编号程序,这是倒数第二个房间。
  土匪在309室门口停住,然后把手里捧的东西递给我。我拿过一看,是一件背心样的玩意儿!它由二条细布条,把二个红布片连在了一起。二个红布片上都印着黄色的数字:0314。
  土匪说:“这个叫号衣,白天都得穿在身上。从此以后,进进出出没人叫你名字了,都叫号衣上的数字。”
  另外,还有二个塑料饭盆,一个塑料杯,一个塑料饭勺,一个塑料牙刷,一支牙膏,以及一块毛巾。
  土匪又说:“这是标配,关押进来的人都有。家里面有人给你送钱来了,就在账户里扣掉十五元钱。没有就算行善了。”
  土匪打开309室铁门上的大铁锁,“咣当”一声打开插销,然后把铁门拉开。
  我手里捧着一堆东西正要往里跨进去,土匪又对我说:“武总,不好意思!请你把皮鞋脱下来,我要处理一下。”
  我把皮鞋脱下来,穿着袜子站在水泥地上看他怎么处理。
  土匪手里拿着一把皮匠用的扁嘴钳,先把皮鞋上亮晶晶的商标拉掉;又掀开皮鞋里的内垫,把底下一块钢板钳出来扔地上,然后把皮鞋归还给我。
  处理完皮鞋,他又让我把皮带抽下来给他保管。皮带抽走后,土匪又把我裤子上的拉链和金属扣钳掉。裤子没了约束,就往下滑溜。
  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拿着塑料盆问他:“皮带拿走了,拉链钳掉了,金属扣也弄没了,我总不能天天拎着裤子走路吧?”
  土匪说:“武总,这是没办法的事。以后找根小布条系着吧。”
  我把脚伸进抽掉钢板的皮鞋,觉得有点可惜了!这双皮鞋,可是许老板花了一万美金,在国外买回来送给我的。
  背后铁门“咣当”一声,又重新被锁上了。一惊之下,拎着裤子的手一松,长裤滑到了脚背上。心情低落颇有点虎落平阳的样子。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3 10:17:09
  稀里糊涂的,咋就进去了?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3 14:34:13  评论

    嘿嘿,社会就是这样子,稍不留神会被人暗算。小叶子下午好!抓紧时间抢红包,上班就没时间啦!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13 10:38:56
  拜读,期待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3 10:43:45
  拜读更新,支持武总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3 11:12:54
  看守所的309室,是我今后一段时间起居饮食的地方。先熟悉一下这个新环境,也是顺理成章的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室内的二个大统铺。
  大统铺,就是用砖砌五十公分的高度,外面抹上水泥,再铺一层木板。
  大统铺上睡着人,他们一个个用被子裹着身体睡得很香。夜深人静中铁门开和关的响声,居然没把他们惊醒,可见他们睡眠有多好。而此时,我头顶墙上的电子钟,显示才十点多钟。
  二个大统铺有长短的差别。左边的大统铺,从墙的那头一直到墙的这头,差不多有六米长。右边的大统铺,在墙的那头到了房间长度三分之二时截止了;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在我的右手边,有个高出地面十多公分的水泥坪。
  这个水泥坪除了中间有个长方形的坑外,並没有其它的设施。它就是个敞露的厕所。
  厕所有一米余宽二米余长。那个长方形的坑,就是个蹲坑。不过,室内虽然有个敞露的厕所,但並没有闻到一点异味。厕所的墙上有个自来水龙头,拧一下就能冲厕所真是太方便了。
  进房间的黑铁门上开了个不大的孔洞,人往门前一站,眼睛正好能看到外面。看外面,也只能看到一堵白墙壁,其它什么也看不到。但如果把脸侧着点,眼睛斜着点往外看,可以看到走廊里十步内的地方。
  铁门上的孔洞有扇小铁门,可关可开;靠着铁门旁边,半人高的墙上,有一个打通的方孔。这个方孔是穿透了墙壁的。我看了好一会,没明白这个洞是干什么用的。
  二个大统铺中间有条过道,仅够一人走动,走到撞鼻子了,又是一道黑铁门。不过,那扇铁门很窄,和那条过道一般宽。铁门打开后会露出来什么?不知道。
  房间的高度很高,至少有五米高。平房建这么高,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后来知道,那扇不知干什么用的黑铁门上方,架设了一条足够宽的走道。
  架设在头顶上的走道,人在上面走,可以从宽大的窗户里看到室内的动静。白天,看守所的干部们不定时的巡查;晚间,则有武警定时的巡查。
  站了几分钟,发了会呆,一手端着塑料碗,一手拎着裤子,很不情愿的走到右边的大统铺准备睡觉。虽然这边靠着厕所,好歹它离坑位还有点远,也闻不着异味。
  把一堆塑料物具放铺上,先解决裤子今后不用拎着的问题。土匪说找个布条系着,但我到哪里去找布条呢?想来想去找不到头绪。一低头,发现统铺下面的水泥墩子有一个个的预留孔洞。这些五十公分高、宽,一掌心深的孔洞,就是让收押在这里的人,放各种各样东西的。
  我找了个空的孔洞把塑料碗具放了进去,发现有一条塑料绳子悬挂在孔洞里。看了看别的孔洞才知道,这根塑料绳是用来挂毛巾用的。
  当前所急,是解决把裤子系住不往下掉的问题!毛巾挂不挂,是明天再考虑的事。耐着性子把塑料绳子慢慢的解开,然后系在裤子两边的布搭攀上。虽然难看了点,但总算能让裤子不往下掉,也给人留下了一点尊严。
  房间就哪么大,该看的都看了。这时候别人都在睡觉,而我也不能傻站着呀?那就睡觉吧!
  想睡觉,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一条可盖的被子。那些呼呼大睡的人,每人裹着一条被子。他们的被子是从哪里来的呢?
  五月中旬的天气,白天温度高得可以穿短袖,但晚上睡觉如果不盖被子的话,确实是受不了得!
  我和这些睡在木板上的人素不相识,总不能为了让身体不挨冻,去往他们被窝里钻吧?再说了,被公安送到看守所里关押的人,谁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呀?
  用不着思想激烈的斗争,我马上就决定不盖被子抗一个晚上再说。为了保持身体的热量,我把袖子和领子的钮扣都扣上了。羊毛衬衣束在裤子里,而长裤的脚管,则把它塞进袜子里。
  做好抗寒的防护准备睡觉了,却发现没枕头。习惯了枕着枕头睡觉,少了个枕头是很不舒服的。我看其他人是怎么解决枕头问题的?原来他们是用各种衣服叠好了,临时垫着用作枕头的。
  我除了身上穿的,根本没有多余的东西代替枕头。唯一用不着的,只有一双撬掉了钢板的皮鞋。无奈之下,只能把皮鞋临时充当一下枕头。总算,刚才发的物品里还有一条新毛巾。用毛巾把皮鞋一卷,头往上一枕,再把身体蜷缩起来,利用自己身体里散发的热量,来抵御深夜山里的寒气。
  人睡下了,脑子里还一直在回放白天发生的事。也纠结了无数次,我要是跑了,这时候即便是躲着藏着,晚上睡觉至少也有条被子盖着呀?
  但旣要做好汉讲义气,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想得太多了,脑瓜子涨得痛,索性什么也不想了,旣来之则安之!
  终于有睡意了!迷迷糊糊中听得头上方的窗户外传来说话声:“309室有个人没盖被子。”
  “没事,冻不坏。也许是刚送进来的新兵吧。”
  ……
  “0314,0314……”睡梦中被急促的声音叫醒。
  睁眼一看,天已亮了。室内有几个人正在厕所那里洗漱。
  “武总,武总,……”尚未清醒的头脑,又被熟悉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刚才急促的叫声,我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接下来的叫声让我明白过来了,那是有人在叫我呢!
  喊声从黑铁门上的孔洞里传过来,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鼻子,和二只黑漆漆的眼睛。虽然看不清是谁,但他叫我名字的声音却非常熟悉:土匪。
  我趿拉着皮鞋,三二步赶过去,问他:“土匪,有什么事吗?”
  土匪从小孔洞里递给我一支点着火的烟,说道:“武总,先抽根烟。”
  早上起床抽根烟,是最美好的享受!我接过烟狠狠地吸了二口,让习惯了每天被烟薰的肺,也享受一下烟的味道!
  土匪从孔洞里又递进来几包东西,我拿过来一看,是榨菜和肉松。
  土匪说:“早上吃粥,粥里面的罗卜干太脏,你扔掉吃这个;中午吃饭时我给你另外再送东西来。”
  在这种环境下有人给我送好吃的,就是很大的情义了!我说:“好的,谢谢你了,土匪。”
  土匪让我把耳朵凑到孔洞口去,他对着我耳朵悄悄说:“武总,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昨晚上值班干部酒喝多了睡得死沉死沉的,我在他身上找到办公室钥匙,进去给于大宝打了个电话。让他今天给你送点衣物来,大账上给你放点钱。傅干部的手机号码我也给他了,让他无论如何今天要把他伺候好;把他伺候好了,你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土匪匆匆的来,匆匆的去。这一会儿的功夫,我手里的烟也已经抽了半支。回过头来发现,不管起床的没起床的,都把眼睛死死地看着我手里的半支烟。
  我和他们素不相识,没攀交情的必要,所以自顾自的倚着铁门吸烟。这时候,有个正在洗脸的青年人凑了过来。他嘻皮笑脸的对我说:“朋友你好!我叫王柏春,半个月没闻到烟味了,朋友你留个烟屁股给我抽两口好吗?”
  这个叫王柏春的人,有点社会味道,说话听上去也比较入耳。我觉得在这里还不知要呆多长时间,有个主动和我攀谈的人总是好的,便把比烟屁股还长的一截烟递给他。
  王柏春接过香烟乐呵呵的跑到角落里拼命吸,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转到他身上去了。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3 12:56:20
  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niao100a 时间:2020-02-13 14:52:42
  谢谢武总及时更新!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3 18:32:20  评论

    哈哈,朋友不用谢的,更新是俺的任务呀!谢谢!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童心红名 时间:2020-02-13 15:09:26
  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13 18:19:25
  追更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2-13 19:51:48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4 07:26:22
  三,号子里的一天(上)
  吃早饭时,王柏春先端了一盆粥给我,然后再去端了一盆,和我坐在一起吃粥。
  如土匪所说,粥里的罗卜干确实是黑乎乎的,咬一口涩嘴还有泥沙落在牙缝里。
  用塑料杯去自来水龙头接了点水,漱漱口便没有了再吃粥的心情。撕开一包肉松,用手抓了往嘴里送,这才有了点食欲。
  王柏春吃着粥,眼睛盯着我手里的肉松袋子。150克一袋的肉松已经被我吃得差不多了,不好意思被他眼睛再盯着看,便把剩下的肉松连包装袋递给他,还送了他一包榨菜。
  王柏春是个很有眼色人,吃完粥去洗饭盆时,把我未吃的粥端了倾倒进厕所坑里,把两个人的饭盆洗刷干净摞在一起。然后坐在我身边,问我姓啥?是什么罪名进来的?
  我是什么罪名被关押进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但号子里的人,每个人被关押进来时,都有一张本人签字的拘押通知单,上面写着因何罪名被关押。王柏春拘押通知单上的罪名是:吸贩。也就是说,他旣吸毒也贩毒。
  我没有拿到这张拘押通知单,是市刑大疏忽了?还是故意没给我?这个就说不准了!我除了在扣留物资的单子上签过字外,没在任何单子上落个笔。
  被关押到看守所,也不一定就证明是犯罪了!在以后的十五天的时间里,公安局还会继续补充侦查,还会到看守所提审关押人,再确定能不能给你定罪?或给你定什么罪?
  在看守所关押的人,通常有三种命运:一,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会被检察院正式逮捕;二,犯罪事实存在,但够不上判刑,会被判处劳动教养;三,重新核实后犯罪情节轻微,没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可以撤消前面的罪行后放票。
  也就是说,在看守所关押的十五天,是非常重要的十五天。如果在外面有得力的人,活动得法,是有可能被放票的;十五天没放票也没被正式定罪名的人,可以继续关押十五天;在看守所关押的最长时间,不能超过37天。也就是说,关了37天还没被定罪,是肯定会被放票的。在以前,被看守所关押三年没定罪的也有。这就是法制在进步的一种表现。
  王柏春说,他是给一个吸毒人员送毒品时被缉毒大队抓获的。他被抓获后只承认自己吸毒,不承认贩毒。结果,缉毒大队说要送他去戒毒,让他给家里打电话送衣服被子到看守所。他犯了个低级错误,打电话给姐夫让他往看守所送衣服被子时,顺便告诉他有三只货藏在储物柜的袜子里,这三只货,他已经收了钱准备卖出去的,让他千万要保管好。缉毒大队偷听了他的电话,把三只货搜出来了!王柏春因此由吸毒改为吸贩。
  王柏春对我说,号子里的人本地人互相叫名字,外地人都以地名代替。例如,号长是四川人,就叫他四川;偷摩托车的大盗是重庆人,就叫他重庆;偷老板几桶花生油的山东人,就叫他山东……
  王柏春把号子里的人大概齐的一介绍,我觉得怎么本地被抓进来收押的人,不是吸毒就是吸贩人员?而外地被收押的人,不是盗就是贼呀?
  以前听王阿二说起过,凡是后送进看守所的人,都会被前面先送进去的人吃生活!我也因此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看上去並没有哪个迹象。是不是我昨天送进来时他们已经都睡着了,我因此而免了一顿生活呢?今天这顿生活会不会补吃呢?……
  不过,当早上土匪给了我一支烟抽,当土匪给了我几包吃粥菜,发现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凶巴巴的让我上交东西时,我放宽了心。时代在进步,犯人的素质是不是也在提高了?
  另外,我在社会上和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现在和盗贼、吸毒人员关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害怕他们的理由。所以当哪个被王柏春称为号长的四川人,带有蔑视性的把我当新兵唤我过去时,我根本就不理睬他!

我要评论
作者:长江歌歌 时间:2020-02-14 09:33:12
  武哥早上好!这么早起来背监规呀!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武八男 时间:2020-02-14 09:45:52
  那个被称为号长的四川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白净的脸上有几个雀斑,眼睛细小,看起人来常常是把眼睛迷成一条缝。说话时尖细的嗓音和红唇白牙,让我一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女性身份?是不是关错了号子?
  但这么个发出雌鸡声的男人,在号子里居然很威风。他起床洗漱过后就坐在大统铺上指挥人干活:谁谁和谁谁把被子叠了;某某和某某把厕所地上的水擦了……
  被他招呼到的人,屁都不放一个,乖乖的听从吩咐干活去了!他坐着,有人给他端粥;吃完了,有人给他洗碗;他手痒痒了,招呼一个人过去,把腰弯曲成九十度。他站起来,把袖子挽到胳膊肘以上,用胳膊肘朝那人腰部使劲地击打下去。
  腰部是人体最柔软的地方,腰部是人体的肾部。肾被使劲击打,对人体的伤害很大。
  明知被号长击打了腰部会造成很大伤害,但号子里的人都随叫随去,老老实实的挨了肘击不敢反抗!身体瘦弱的,被他在腰部肘击一下后,喉咙里会发出沉闷的痛苦的声音,然后瘫软下去。
  听说过牢头狱霸的事,但那是在书上看到的。能成为牢头狱霸,想象着他的身体一定象《水浒传》里鲁提辖那样粗壮厉害!
  号子里的这个号长,怎么看也不象个厉害角色。如果是身体瘦弱的人,被这个女性化的男人欺负,我还能理解。但身材魁梧,双料身坯的山东,听到他的招唤,也乖乖的把身体折成九十度让他肘击,就让我想不通了!
  号长的快乐,是被他击打的人,忍受不住他的重重一击而瘫软到地上。这时候他通常会放他们一马,挥挥手让他们一边歇着去。
  山东够倔强的,被号长肘击后,居然忍着痛不哼啍,折成九十度的身体也纹丝不动!他这么做,会让号长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号长觉得有人在他的击打之后居然若无其事,就会觉得自己很丢脸。所以山东腰部遭到的肘击,会比别人多不少。而且,号长是咬着牙,举着手臂,双脚跳起来用上吃奶的劲使劲肘击下去的。
  把自己的乐趣寄托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自然令我心里反感;但哪些被肘击过的人,居然忍住痛苦还向他陪笑脸,就让我有点想不通了!
  不过,我初来乍到,按王柏春说法,就是个新兵。所以,短时间里,我也没过去和他熟悉套近乎。其实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和王柏春聊聊社会上的事也挺磨牙的。
  我和王柏春坐着说话时,耳朵里是听到号长带着四川调的喊叫声:“龟儿子新兵过来。龟儿子新兵你耳朵聋啦?……”
  我装着听不懂,也装着没听见,继续和王柏春磨牙。但在心理上和身体上,已暗暗的做好了和他打一架的准备。
  王柏春也小声告诉我:“当心号长报复!”
  我本来是坐在大统铺边上,两只脚着地的。但这个走道太窄,打架时施展不开手脚,所以脱了鞋子,把脚往上一挪,顺势站了起来。
  在这个房间里,除了厕所和走道,剩余的地方都让大统铺占了。所以,闲着没事干的被关押人员,基本上都在大统铺上活动。
  大统铺上的木板很厚实,即便是十几个人在上面跑饱跳跳,一点不影响它的结实程度。我侧着身子背对着号长,但眼角的余光却瞄着他的动作。
  号长本来是坐在大统铺上的,看到我站起来侧对着他,並没对他的喊叫做出回应,感觉到很没面子,便老羞成怒的站起身,嘴里骂骂咧咧的往我这里走。
  他一边走,一边把袖管往上挽,大统铺上的闲人一看号长要打人了,便纷纷避让靠墙站着。
  我已经有二十余年没和人动过手了,手脚也没年轻时灵活了,但打架的要领从来没有忘记过:先下手为强!
  一对一打架我从来没惧过谁!而且,每次打架我都能把对方打到开花:那就是拳头要稳准狠地击打在对方鼻梁上。
  在大统铺上走,也就是几步路的距离。大统铺上的人往旁边闪避时,瞬间空出一块地方。目测了一下距离,猛地转身跨前一大步,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右手上,右拳精准地击打到了号长的鼻梁上。
  号长被猝不及防的一拳击打后,身体往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可见他的腿脚实在是软弱无力。
  原本还想冲上去补几拳,但看到他两个鼻孔洞里有二条红蚯蚓往外爬,便停止了追打。毕竟,这是看守所不是马路上;毕竟,我是新兵他是号长。
  这一拳打得号长眼泪流了出来。我知道,这是因为鼻子酸痛刺激了泪腺,而流出的泪水。号长止步抹泪水时,摸到了鼻子里往下淌的血。当他看到一只手上有鲜血时,顿时发出了奇怪的惨叫声!
  紧接着,发生了让我看不懂的事情!他往后退到了墙壁,再往前冲。往前冲的时候,身子弯成九十度,把头埋下,二只手划桨似的往前击打。嘴里还发出孩子似的“呀呀呀”的声音
  我被他这奇怪的姿势乐坏了!他这是怕我再打着他的脸,所以把脸朝下埋着往我这里冲。但他埋着脸只能看到我的脚,看不到我的上半段身体怎么和我打架呀?
  我光顾着心里乐,动作迟缓了点,脚步往后退时,脸上被他长长的手指甲划了一下,感到火辣辣的,用手一摸,居然也出血了!
  号长埋着头冲到统铺边上,收住脚回过头来再次要向我反扑时,被王柏春从背后一把搂抱着了!
  王柏春喊我:“老武,我把他抱住了,你使劲打!”
  号长被王柏春双手带身体搂抱着了,一点挣扎的迹象也没有。脸色苍白,眼睛里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看来他是被吓坏了!
  不可一世的号长,原来是个蜡枪头。当我看清楚他是个外强中干的孬种时,彻底的放心了!
  我对王柏春说:“柏春,你抱着他让我打,就显得不公平了!你放了他,让我和他一对一开片,看看谁能把谁打趴下?”
  王柏春听了我的话把双手一松,号长並没有再反击,而是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和血水,拿了自己的毛巾去厕所洗脸洗手去了。
  ……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20-02-14 10:00:53
  很惊险的一幕,写得好!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 时间:2020-02-14 10:02:37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莲莲君 时间:2020-02-14 10:03:07
  情人节快乐!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4 15:25:11  评论

    哈哈,情人节,年轻人的节日。俺已经不年轻啦!莲莲君情人节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偶是洛粉 时间:2020-02-14 10:04:33
  武支书情人节快乐!长江歌歌情人节快乐!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niao100a 时间:2020-02-14 10:25:03
  武老板好功夫!这样就不怕被欺负了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4 15:27:56  评论

    嘿嘿嘿,俺木有功夫!有时候,在气势上一定要压到对方。谢谢!下午好!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2-14 11:25:13
  情人节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夏天的凉爽风 时间:2020-02-14 12:26:13
  顶帖支持武总
我要评论
作者:童心红名 时间:2020-02-14 14:22:29
  哈哈,武哥又当老大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4 17:53:23
  打架可不是好孩纸该做滴事,来来来,一起坐下来吃糖糖,如果一颗糖糖解决不了,那就两颗

  
  • 武八男: 举报  2020-02-14 18:17:13  评论

    花小侠你吓俺一跳!俺眼神不好,以为送俺鲜花滴。哈哈,糖可以有,谢谢哈!
我要评论
作者:撒野的小树叶 时间:2020-02-14 18:02:20
  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我要评论
作者:落花落_76 时间:2020-02-14 18:39:38
  鲜花来一朵!一朵不够来两朵!嗬嗬嗬嗬~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2-14 19:03:32

  
我要评论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20-02-14 21:11:49
  阅读愉快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