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红色胎记》连载(已完结)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3 20:41:30 点击:8196 回复:11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红色胎记
  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存在吗?我想这是未知的东西,天地之大,大到我们无法估量,我们人类的渺小不是一粒尘埃,而是比尘埃不知渺小多少倍,所以科学也罢,神说也罢,都有我们未曾探索到的境界。
  比方说:人有前世今生吗?如果有,那么前世受了伤害,会不会在今生留一个记号?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05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3 21:42:13
  真的是很难说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7-13 21:56:58
  新作,我一定从头到尾跟读。喜欢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7-13 22:08:51
  在民间听过一些前世今生的异闻/灵事,怎么说呢?蓁蓁。我来打个比方,问你个问题,你便明白我想说什么吗?

  佛如果真的存在,但你又没见过,你相信佛吗?你没有见过,是,依照人心,但她确实存在吧。

  我不过于膜拜佛,也就是不烧香进贡,逢初一又十五的那个样子。但我心中的信仰是 宇宙应该有佛。我经常做好事的心中善念是:看在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佛面,我帮助苦难之人。

  我从不诽谤佛,我相信有观世音菩萨的存在。不是那种烧香啊,初一十五进香许愿那种,是“心中有善念,即是观世音菩萨之慈悲”。
  前世今生,我无法断定,也许冥冥之中真有。据我听到的诸多故事。
  • 野有蔓草蓁蓁生: 举报  2020-07-14 15:13:44  评论

    ,是“心中有善念,即是观世音菩萨之慈悲”。菲儿文友说的是,心中有善念,及时观世音之慈悲。学习了。
我要评论
作者:小囫囵 时间:2020-07-13 23:49:43
  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14 08:08:28
  关于灵魂转世因果之类的东西,我的看法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因为很多事情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7-14 08:52:02
  有思考,期待蓁蓁新作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4 13:28:52
  坐等鬼来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7-14 15:16:52
  期待一个,我相信缘分的,一定有前世今生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4 15:20:54
  一

  天快黑了,所有的树木的叶子都由浓绿变作乌黑,在路两边张牙舞爪,但还能看清些许泛着白的路面,干硬的黄土路面有许多坑坑洼洼,得小心着点。
  孩子孩子,为娘的快累死了,你就不要再凑热闹了,你安静一会儿,别踢我了,哎呦呦,你可真调皮捣蛋,真是个捣蛋的熊孩子。金枝哀求着,“闷嗤闷嗤”地蹬着那辆破旧的大轮自行车,两只脚费力地一上一下,车轮每转一圈,脚踏子就打的护着车链的瓦片子“当”的一声响,她往左边蹬,身子就跟着往左笨拙的一歪,往右蹬,就往右边歪,前怀的衣裳都快被肚子里九个多月大的儿子给撑破了。
  金枝骑着骑着便看不清路了,她费力的把右腿从前边大梁上骗到左边,左脚随即也从车踏上下来,她想得推着走了,这路不好走。可她找不到鞋了,她右脚下来的时候不知道把鞋甩哪去了,她的脚肿的像两只小猪,根本穿不上鞋,就这鞋还是穿的丈夫根生的,但还是提不上后跟,她是趿拉着鞋子骑自行车,可刚才光顾着下车,忘了脚上的鞋子了。
  金枝不光穿根生的鞋,她还穿根生的衣裳,金枝穿着根生的破旧的中山服,袖子都已磨破,头发随便铰了个妇女头,乱七八糟的扎煞着。
  她已在亲戚家躲了好几个月了,从孩子显怀,她就不敢再呆在家里,计生办那帮人虎视眈眈,一旦被抓去,就得强迫流产,它可找人算过,这一胎保证是个男孩儿,她要不顾一切生下这个孩子,她实在受不了婆婆整天给她甩脸子,也受不了丈夫唉声叹气的,说自己没儿子,在人前抬不起头。
  她在亲戚家躲着,她在二姑家住半月,又跑到三姨家住半月,她不敢在一家呆时间长了,就像当年的游击战,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挪地方。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4 15:21:25
  她在亲戚家躲着,她在二姑家住半月,又跑到三姨家住半月,她不敢在一家呆时间长了,就像当年的游击战,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挪地方。
  金枝想蹲下来找鞋,可她蹲不下来,她便把车子费力地支在路边,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看着她,给她照出一丝光明,她坐在干硬的土地上,屁股被土坷垃硌了一下,她“唉呦”一声捂了捂腚,然后继续寻找。
  终于,车子附近的土路上有个影影绰绰的黑东西,她挪动着笨拙的身子,终于到近前了,她一把抓起来,把鞋穿到脚上,可不能丢了鞋,丢了根生就没的穿啦!

  乡计生办学精了,他们把所有的育龄妇女都登记在册,除非你就只生一个,否则就紧紧地盯着你。他们就像查户口一样,把村里谁家跟谁家是亲戚都备了案,谁家住进了大肚子女人,他们就偷着查,一旦发现,晚上就像鬼子进村一样,砸开门,把正在睡梦中的女人从被窝里揪出来,不顾死活地拖到乡里为计生办特配的那辆蓝色拖斗汽车上,开着车扬长而去。
  只要具备超生条件的,不管是几个月的孩子都统统流产。
  有的五六个月份大的,已是四肢健全,有鼻子有眼,很多还是男孩儿,他们就从娘肚子里被毫不留情地拉出来,孩子的妈妈哭得就像死过去一样,好不容易怀的男孩儿,就这么没了。
  还有七八个月大的,更可惜,再有几周就落草,就被那无情冰冷的那一堆镊子刀子活活弄死,其状甚是残酷。还有更残忍的,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就是那些眼看着就生了的,就是可能马上就生出来的节骨眼上,被那帮人送进了手术室,孩子从他娘的子宫被拉出来时,还是活的,还会哭,可不大一会儿就没了气。
  被抓去做手术的妇女们像被摁上杀床的猪,发出垂死的嚎叫,她们又哭又骂,骂那些人不长良心,骂他们也会断子绝孙,骂他们祖宗十八代。
  金枝就属于那种还差几天就生了的,她抱着侥幸心理,看能不能把孩子生在自家炕上。
  她想的是,就这几天,紧着慢着就生出来了,等计生办发现时孩子生出来他们也拿她没办法,剩下的,就是交罚款了。
  交就交吧,再穷也得生男孩儿,再穷也得让老刘家有个后代。
  她咬紧了牙。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7-14 15:42:08
  无法定论,应该永远无法定论。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4 17:23:29
  惨无人道,还有孩子出来扔水里的。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4 17:24:07
  然后现在又放开二胎,鼓励多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7-14 18:53:08
  还原真实的历史!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7-14 19:28:58
  小孩出生时有红色的胎记,有人说是挨了打。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7-15 07:26:00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15 10:04:53
  打卡呼声早,迟来顶帖要
  酷暑加洪水,防护必做好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7-15 10:08:49
  关注,期待后续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15 12:03:54
  前世轮回,今生印记!
  打卡学习品赏蓁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5 15:37:33
  二

  快八点了,她终于进了家门,院子中间的水桶粗的老槐树静静的伫立着。金枝家本来院子就不大,屋子也小,都是老辈上盖的老土屋,槐树也是根生祖上栽种,硕大的树冠几乎把整个院子给遮住了。金枝进来后就感觉有点压迫感,好像有点暗无天日,她想着等根生回来把槐树枝给砍掉一部分,她想站在院子里能看到蓝天。
  堂屋里亮着盏昏黄的电灯,她家徒四壁,家具在她超生了老二时就被计生办拉走了,一家人的衣服都堆在炕角。
  八岁的大女儿真真正在灶前烧火,柴火不干,灶口里黑烟直冒,把个孩子给呛得一边哭一边咳嗽,妈妈进门都没看见。
  金枝看真真呛那样有些心疼。
  “怎么家里没干柴火了?烧这些湿的?”
  真真抬头看见了金枝,哭着说:“奶奶把咱后面那个干草垛都撕着烧完了,剩下这些,前两天下雨,没有苫子苫,都淋了。”
  金枝看了看,得把饭做熟吧,就趴下笨重的身子,帮着把火打着了,真真使劲拉的风箱“呼哒呼哒”响。
  金枝掀开锅盖,看见篦子上馏的干粮,饼都长了花了,霉斑一个个的密密麻麻的排列着。
  “谁擀的饼?长花了还吃?你奶奶就没给做点饭送来?你奶奶壮实得像头牛,整天赶集上店到处耍,也没过来看看?”
  真真哭着说:“奶奶没来。这饼是二婶子给的,送过来都好几天了,本来二婶子说今日还给送,结果她生病住了院了呜呜,妈你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妈。”
  金枝没办法,强忍着身体上的不便和了一盆面,她让真真帮她烧着鏊子,开始擀饼。
  她挺着大肚子弯不下腰,只能直着身子擀,没擀几个,汗珠子就像开了栅的河水哗哗的淌。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5 15:38:27
  里屋炕上四岁的二闺女芳芳正哄着三闺女小妮,小妮一岁,刚学会走路,此刻正拼命往炕下面爬,芳芳死拽着不让,还一边哄着:“等着,妈妈回来了,你等着姐姐和妈妈做饭吃,等着做饭饭吃。”
  真真在灶间也吆喝起来:
  “别爬了,黑天了,爬出去让坏人抓了去。”
  连哄带吓唬,可没用,小妮还是爬。
  金枝问道:“家里还有没有饼干?小妮儿这两天都吃什么?”
  真真说:“饼干都吃完了,爸说今天回来给小妮买饼干。”
  可丈夫都这个点了还没回来。
  真真往鏊子底下填柴火,柴火不是很干,一直冒黑烟,但还能勉强有部分火苗子,金枝吩咐芳芳,把里屋门闭紧了,不要让烟钻屋里呛着孩子。
  金枝鼓着斗大的肚子擀饼,孩子在肚子里不老实,东一脚西一脚的乱踹,金枝的肚子这边鼓起来,那边塌下去,她心焦的说:“宝贝呀,为娘的快累死了你就给我老实点,别跟着凑热闹了,有那个精神头你就生出来呀,你从我肚子里爬出来不就行了嘛!你说你光在肚子里折腾我,你折腾我也不要紧,关键是你在肚子里危险,一旦为娘被那帮人抓走,你小命就玩完啦!儿子呀!我的好儿子,你快出来吧,我求你快出来吧!”金枝挥舞着擀面杖,双手捏着面团在面板上打着旋,然后又招起一面卷到擀面杖上面,卷起来擀,白面团渐渐扩大成一个薄薄的饼,然后她把饼卷到擀面杖上面再放到鏊子上摊开。
  她费力地喘着气,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
  火不旺,真真拼命吹火,滚滚浓烟从鏊子的底部喷薄而出,呛的真真眼泪哗哗的流,真真难受的扭曲着小脸,小声抽泣着。
  金枝想弯下身子吹火,可她弯不下,她只得把自己放歪倒了,身子躺在柴火堆上,侧脸贴着地面,她鼓起嘴,就像小号手在吹锁呐,她“呼”的一声,再“呼”一声,火终于着起来。
  好歹擀完那摞饼,丈夫还没回来,她让真真和芳芳吃饭,然后把饼放嘴里嚼粘乎了,再吐出来喂到小妮嘴里。
  小妮有吃的了,老实了,安静地坐那让妈妈喂。
  唉!要不是为了躲计划生育,老早给小妮儿把奶掐了,小妮儿这会还可以吃上她的奶水。
  金枝一口一口地嚼着饼,再一口口地吐出来呡到自己的手指头上,然后喂到小妮儿嘴里,喂着喂着,金枝突然间泪如泉涌。
  她临时起意,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把小妮送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5 15:43:21
  确实送人的很多,特别是送给亲戚的
  • 野有蔓草蓁蓁生: 举报  2020-07-15 18:49:31  评论

    是,送给亲戚的就搞得亲戚不像亲戚,那亲生的孩子还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把自己送人?觉得得不到父母的爱,恨意在里头……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5 20:55:24
  人物最细微的动作都刻画得极其生动,传神,叹服!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5 20:56:25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7-16 10:41:02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看过无数所谓的分析,可是始终找不到让人信服的解答。
  有人说,因为中国始终没有脱离父系社会,世代的男男女女骨子里都遗传了对男性生直器的崇拜。这从子女随父姓,“传宗接代”的说法里可以找到证据。
  也有人说,男性崇拜是自原始社会就带来的。那时候的家庭需要男性来从事重体力劳动,部落要想打赢战争也必须要有大量男性。
  不过考虑到最后,我却得出了一些不近人情的答案。
  这一代一代的苦难与其说是不得已,不如说是自找的。
  不管是迂腐的社会风气,还是狠心的官老爷,或者是势利的老公和婆婆,他们的所作所为虽然不通人情,可是始终还是不敢逾越法律的高压线的,至少他们不敢直接把你绑去枪毙吧?
  我觉得最可怕的事不在外面。
  而是女人在被层层压榨以后,自己心底却默许赞同了他们的畸形价值观。一边自己怪命运,一边逆来顺受,还一边继续洗脑下一代,造成自己的女儿继续延续这些类似的悲剧,这才真的恐怖。

  经历了这么多,她能善待自己儿媳妇吗?真的难说。

  支持蔓草。用厚重而发人深思的文字启发我们对那些苦难继续思考下去,如果我们不把那些糟粕的根源挖掘出来,那么上几辈人受的罪就是白遭的。
  • 野有蔓草蓁蓁生: 举报  2020-07-16 12:21:52  评论

    主任的点评实在是精彩,说到骨子里去了,就是这种矛盾思想根深蒂固,禁锢着女人的灵魂和肉体,迫使她们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
  • 寻找月亮湾: 举报  2020-07-23 15:38:41  评论

    评论 三桥治保主任:而是女人在被层层压榨以后,自己心底却默许赞同了他们的畸形价值观。一边自己怪命运,一边逆来顺受,还一边继续洗脑下一代,造成自己的女儿继续延续这些类似的悲剧,这才真的恐怖。~~~一针见血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7-16 10:53:31
  感谢新时代,现在女权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再加上全民教育的普及,民智已开,至少不生男孩不行的父母现在已经少了很多了,这真的是时代的进步。

  平时生活中我身边的长辈已经开始说,哎!我还不要生男孩呢,现在生女孩比男孩享福。只有那些穷乡僻壤或者思想落后的地方才抓着那个话儿不放呢,我坚决不会让我女儿嫁给那种人。

  话虽然刺耳,但是我真心想对始终抱着那种“顽固思想”的人说,请您绝种了罢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6 13:16:57
  三

  那个年代,很多人家生多了女儿送给别人养,为的就是逃避计划生育再生儿子。而金枝送小妮儿的理由是,实在养不起了。送人了,再超生的这个,可以少交一部分罚款。只是,万一找不到个好人家呢?听说后街上高建设送出去的那个闺女被人当丫头养,受尽了虐待……
  唉!丫头就丫头吧,闺女孩子命贱,不值钱,能活着给口饭吃就不错了,还想怎样?当公主么?切……不管怎样,该送还得送,剩下的看她的命运了!她打定了主意。
  忙活了大半夜,等一切都收拾好了,也快十二点了。金枝两手托着肚子坐在炕沿上喘着气,总算可以歇歇了。她疲惫地闭上眼睛,肚子里的儿子好像也睡着了,小腿没有踹她,小拳头也没捣她,这孩子真乖,还能分得清白天和黑夜,金枝很快歪在炕上的棉被上面睡着了。
  金枝睡的正香,就听自家大门咣当咣当响,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进了屋子,丈夫刘根生疲惫不堪地回来了。
  丈夫回来时,手里提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袋钙奶饼干,金枝勉强掀开上眼皮,看丈夫胡子拉碴,头发奓煞着,浑身的衣服又破又脏,整个人看起来像个难民,她喘着粗气费力的从被子上坐起来,把笨拙的身子挪下炕沿,她问:
  “怎么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吃饭了没?”
  根生有气无力地说:“快先给我弄点饭吃,饿死我了。”
  金枝在灶房给他拿过一张饼,卷了点儿咸菜:“还热乎着呢,快吃吧!”
  根生接过饼卷一阵狼吞虎咽,噎得“呕呕”叫着,还伸长了脖子,两腮鼓起了两个大鸭蛋。
  等他吃饱了,才来得及告诉金枝:
  做泥瓦匠的根生本来今天是开工资的,他们一大堆工人下班后都在工地上等着,可包工头子不知为何,整整一天没露面。
  根生是为了多赚点钱,晚上兼了份工,帮镇上一户人家铺地砖,他答应人家晚上去干到十二点,他没来得及等包工头就提前走了,别的工人都还在等。结果包工头回来后,只开了一部分工人的工资,他说上面款子也没全部付清,根生因没在场,就把他落下了,同时没发工资的,还有好几个提前回家的。同村的发小刘振国看事不好,跑到根生干活的那家人家,把根生叫出来回到工地,包工头已经走了。
  刘根生懊恼地蹲在地下,两只粗糙的大手抱着头带着哭腔说:“没钱了,孩子在家等着钱买饼干。”
  振国知道他的难处,就从自己工资里拿出一部分,让他先去买饼干喂孩子。根生说振国我欠你的。便急三火四地跑到商店,人家都关门了。他敲一家,没人,再敲一家还是没人,快十一点了,人家都睡了,乡下商店关门早。终于,有家商店是主人住在店里的,人家开门卖给了他一袋钙奶饼干。
  孩子们都早睡了,两个人商量着明天根生先不去干活了,就等着金枝瓜熟蒂落,还得小心别让村里人看见。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6 13:17:23
  第二天,金枝没敢出门,她婆婆却来了。
  这个老婆子不是省油的灯,从金枝一个接一个生闺女开始她就很不待见金枝,孩子也不管,她说反正老刘家没后,养一堆闺女还得赔钱,不如过一天算一天,没劲。她就总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总觉得村子里人在看她家笑话。她消极的思想加上她暴戾要强的性格,使得她什么也不顾了,整天四下里串门子耍,有俩钱儿就赶集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说,反正没后,省下来给谁花呀?
  可这两天,她想起来金枝该生了,她也听儿子说过这胎是男孩,不管怎样,只要金枝生男孩儿,她就好好做回奶奶,好好帮他俩照顾孩子。
  她头发梳的油光水滑,褪了色的藏青色大襟褂子浆洗的板板正正,迈着被放过的半大不小的半残疾脚,扭着肥胖的壮硕的身子进了金枝的家门。
  老婆子进了屋,真真叫了声“奶奶”,她哼了一声。
  然后她看见了芳芳,就问:
  “这谁家孩子?”
  真真说:“奶奶,这是芳芳。”
  “芳芳?芳芳是谁呀?”奶奶瞪着一双不大的三角眼好奇地问。。
  一旁的金枝气不打一处来:“芳芳是谁你不知道吗?你是孩子的奶奶吗?连自己的亲孙女都不认识?”
  老婆子脸上挂不住了,也没脸再呆下去,扭过头来往外就走,金枝也没留她。
  根生出去偷偷跑到村子里接生婆四婶子家,请她作好接生准备。
  • 水之湄SM: 举报  2020-11-30 05:33:01  评论

    把她婆子描写的好生动,肥胖的身材,头发油光水滑,三角眼,迈着被放半大不小的残脚,活生生的一个人物~
  • 水之湄SM: 举报  2020-11-30 05:33:11  评论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个赞(100赏金)聊表敬意。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7-16 15:23:08
  胎记,胎记,红色胎记,原来这标题另有深意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7-16 15:28:10
  时代的烙印。现在的生育率越来越低。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6 22:00:52
  这个老婆子好讨人嫌啊
我要评论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7-16 23:38:46
  支持一下下,祝好梦
我要评论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7-16 23:39:45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7-17 05:27:40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7-17 07:15:20
  我相信缘分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17 11:29:08
  学、品、支、顶!
我要评论
作者:醒后艳烛映颜酡 时间:2020-07-17 13:09:53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7 14:03:31
  四

  四婶子是有名的孙大胆儿,接生技术高,孩子经她手生出来成活率非常高,在她眼中,只要是接生,不管男孩女孩儿都是条性命,她都一视同仁。她也不管什么计划生育,她只管孕妇和胎儿是否平安。计生办曾请她去韩石镇卫生院产科,她听说还要让她给犯计划生育的妇女引产,她死活不去。
  她说:我要的是活的,我的使命是让每个娘肚子里的孩子活着出来,而不是祸害他们的性命。
  她还拽上词了,还使命,农村土接生婆子,没有设备,消毒不达标,还净事事。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撇着嘴。
  好像就从那年开始吧,乡上规定,所有的孕妇一律不许在家生孩子,统统去乡镇卫生院,否则不开出生证明,没证明就上不了户口,没户口上不了学。
  表面上孙大胆儿没事干了,实际上她忙着呢,那些偷着超生的还是找她,她还是热心地帮她们接生。
  根生把事儿办妥当了,又买了点东西准备着。看看都差不多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就是金枝的肚子,是时候了,该出来就得出来,一家人等着你呢。
  可这个捣蛋的孩子就是没动静,除了每天在金枝肚子里东一胳膊西一腿的踹几下外,他好像没别的想法,好像在他的娘肚子里很是受用,有吃有喝,吃饱了喝足了他就睡觉。多自在的生活,出去干什么,出去还得长大,长大了就不好玩了。
  孩子不出来,金枝没办法,只得耐心等着,她每天提心吊胆,好像偷了人家什么东西,躲躲藏藏的不敢见人。这天金枝正跟根生在家收拾东西,突然间她婆婆就像被狼撵了一样,那模样跑得比兔子还快,她气喘吁吁:
  “快!快跑,金枝快跑,往后山跑,计生办的车来了。”
  金枝回家待了还不到三天,是谁通的风报的信儿?
  来不及想那些了。金枝什么也顾不上了,此刻的她只要不被抓走,要她怎样都可以。
  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她,她两手托着肚子开始往后山拼命跑,后山有很多采石坑,还能藏住人。
  她两手捧着肚子,慌不择路的往上爬,上山的小窄路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酸枣树,矮矮的酸枣树的树枝毫不留情地延伸到小路上,在路上交叉着,金枝一看坏了,走错路了,这儿酸枣太多了。她转回头往山下村子里看去,倒是没人追上来,但她不敢下去,她怕被人堵在半路上,便咬咬牙,拱进了酸枣棵子覆盖的小路。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7 14:04:08
  酸枣树枝伸着布满棘针的胳膊撕扯金枝的头发,张开尖利的爪子抓挠金枝的脸,她的脸上、胳膊上,只要是裸露着皮肤的地方全让酸枣刺给抓出一道道鲜红的血印,好歹她穿着根生的中山服,身上好些,主要是脸,金枝想她的脸该破了相了。
  管她呢!此刻她只有一个坚定地信念,就是无论如何要赶在计生办的人找到她前把孩子生下来,生下来就好办了,那帮畜生只能干瞪眼。
  她在酸枣棵里隐藏着身子费劲儿地往山上爬,大肚子几乎下垂到路面,金枝想起了怀了孕的老母猪,总是鼓着个大肚子在猪圈里拱来拱去,肚皮几乎紧贴着地皮,金枝的肚皮离地皮很近了,金枝想自己就像老母猪,又一想自己还不如一头老母猪,老母猪想生就生,生的越多越招人喜欢,不管男女一视同仁,它们也不重男轻女,也不需要传宗接代……唉!下辈子托生头老母猪,金枝想,托生头老母猪多好……金枝双膝跪地,路上的石头把膝盖硌的生疼,殷殷鲜血透过裤子冒出来,金枝身后的小道上染上一道鲜红的血痕,金枝感觉每爬一步膝盖就像跪在刀尖上,血水和汗水糊在脸上,她爬不动了。
  金枝一屁股坐在酸枣树底下,任凭酸枣枝上的刺在脸上划过来划过去,她布满划痕的血迹斑斑的脸上挤出了一个释然的笑:没事,肯定找不到我,他们不会想到我会躲在这儿,歇会儿,唉呦累死了,先歇会儿再说。
  可是孩子,你怎么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啊?我说你快出来吧,我求求你快出来吧,你出来我就用不着再遭罪了,为娘要被枣树刺给扎死啦!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7-17 14:05:33
  支持蓁蓁 再说个好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17 14:18:26
  当年野蛮的政策造成多少家庭悲剧,希望历史不要重演,警醒,惋惜。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7-17 15:18:09
  那些年郭嘉虽然安定了,可老百姓大多数没读过书,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为人父母没有远见,家家都生他五六个,个个吃不饱,穿不暖。
  现今教育跟上来了,文盲基本上扫干净了,大家都懂道理了,你让他多生他也不愿意了,这就是这些年为啥放开了也不生的原因。
  计生办那些年的确干了不少恶事,你仔细想想也是郭嘉背上骂名替老百姓操心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17 15:27:49
  原创辛苦!鼎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7 16:20:35
  支持真实的生活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7-17 18:20:35
  妇女能顶半边天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7-17 18:55:29
  好文笔!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7-17 19:12:43
  红色胎记的故事很浪漫。
我要评论
作者:香小赖 时间:2020-07-17 19:12:46
  催更,我喜欢看,蓁蓁晚好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7 20:44:35
  故事太精彩了,都为金枝的命运捏着把汗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8 13:19:57
  五

  她婆婆和根生此刻正拦在那辆蓝色的卡车前,老婆子盘腿坐在路当央,她的头发不再梳油光水滑,而是披头散发,她嗷嗷嚎叫着说车轧着她了,她双手拍打着地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啊呀……你们这些没人性的畜牲,你们轧着我了,你们……你们轧死我老婆子了啦……”
  那个乡计生办的头儿,大家都认识他,只见他从卡车驾驶室跳下来,勉强睁开着一双眯眯眼,脑袋一歪一歪的走过来看着她说:“轧着你哪了?啊?你哪里疼?”
  “唉呀俺哪都疼,你们开车的不长眼,你们轧着我啦……”金枝的婆婆继续嚎叫。
  村里人都在围观,一大堆人堵在路上,有几个妇女附下身子问金枝她婆婆:“三大娘,你到底哪里疼啊?咱让他们送咱去医院检查去!”
  “对!得去检查,轧着人了不能跟他们算完……”
  计生办站长努力的睁大眼睛说:“我就没看着车轧上你,你赖人!”
  “我怎么赖人了?啊?你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我赖你干啥?我吃饱了撑的我?”婆婆高昂着头,像只挑衅的公鸡斗志昂扬,
  站长说:“你不用吓唬我,你也不用讹我,我问你,王金枝是你儿媳妇不?她跑哪去了?她跑哪生孩子去了?”
  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
  “轧着人了你们也不管,你们还是人不?还有没有人性?你们倒是拉她去医院检查呀,你不是说她讹你吗?讹不讹的去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有人和开了稀泥。
  还有人说:“哎,我明明看见这车碰了三大娘一下……”
  根生躲在一旁看自己的老娘的表演还算成功,再加上村子里人起哄,都装模作样地围着汽车不让走。
  不管怎样,时间在拖延着。车上的人看看没办法,就都下了车,要搜查。
  根生她娘看事不好,站起来就猛的一头向一个人身上撞去,一边撞一边喊着:“你们这帮子没人性的畜生,今日不把俺轧死,就把俺砸死,死了算了。”
  她横冲直撞,又突然间倒在地下口吐白沫。
  村子里人一阵手忙脚乱,了不得了,出人命了,大家把根生他娘往车上抬,要计生办的人用车拉她上医院。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8 13:20:59
  人用车拉她上医院。
  根生知道他娘是装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想起金枝往后山跑了,他给孙大胆儿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起往后山爬。

  金枝躲在一簇酸枣棵下面,她喘着气,苍白的脸上那一道道血色的划痕里还在冒血珠。她抬袖子擦了擦脸,突然肚子里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一阵紧似一阵。
  呵呵,儿子呀,你终于打算出来啦!你出的可真是时候,既然这样,儿子,咱加把劲儿,要出你就快点出来,别磨磨蹭蹭的……
  金枝从地下爬起来,她继续往山上爬。不能把你生在这儿,生在这儿这些酸枣刺会扎到你的,娘可不忍心你嫩嫩的小身子给扎坏了,娘得给你换个地方。
  金枝终于爬出了酸枣林,她再往上爬,肚子又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剧疼。旁边就是一个大石坑,金枝捧着肚子下了石坑。
  她喘着气,额头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跟血迹混合在一起形成红色的血水顺着腮帮子往下淌。她身子倚在石壁上,慢慢坐下来,坐在坑底的细碎的石子上面。她喘息着,只听见后腰那“嘎叭”一声,她感到有东西往缸门那下坠,她把手伸进自己的身体,摸到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头快生出来了。
  这个孩子生的快,不大会儿功夫,脑袋拱出来了,金枝轻轻的用双手托着,她生过三个,有经验了,她不慌不忙。脑袋出来后,身子很快也随着脱离了她的身体,她感到一阵轻松。
  一个粉嫩粉嫩的小生命,湿漉漉、粘乎乎的,还带有斑斑血迹。她被托在妈妈温暖的双手上面,肆意地大哭。
  金枝没来得及处理随后下来的胎盘跟脐带,就把这个小生命抱在怀里,疲惫地闭上眼睛。
  多么可爱的宝宝,听她的哭声就知道有多么健康,金枝突然间想起件事儿,她把手伸向了孩子的两腿之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18 13:53:13
  跟读大作!感受文采!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8 14:00:20
  希望是个男孩。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18 15:29:23
  那个年代,老一辈传宗接代续香火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每家都希望家谱能长久写下去,并且能开枝散叶儿孙满堂。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7-19 02:08:40
  祝您梦到一只粉红色的大笨象!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9 07:45:57
  历经磨难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19 08:11:21
  赏读佳作!周末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7-19 08:21:44
剩余 9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19 10:49:09
  悠闲在周末,快乐读一回!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9 13:55:36
  六

  半闭着眼睛摸索着,摸索着,什么都没摸到,光光的。“咦?”她有点难以置信,那东西呢?那属于男孩儿,男人特有的零件呢?怎么没有?她张开眼睛,看见了,她怔住了。
  可以理解她当时是多么失望,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是那么自信,她满怀希望充满信心,她为了这个孩子,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委屈,她不甘心。
  她把孩子反过来复过去地看,仔仔细细的检查,还是没有,所有的男孩的特征一概没有。
  就像天塌了下来,她感觉整个身体往下坠落,坠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她浑身透着彻骨的寒冷,冰凉透顶。好像有一把尖刀,刀尖对着她的心脏狠狠地扎了下去,她痛的万箭穿心。
  不大一会儿,她又像被扔进了油锅里煎,浑身的皮肤都焦糊发臭,她感觉自己碎了一地。
  婴儿软软的、粉嫩的小身体在金枝怀抱里响亮的啼哭。
  金枝两手托着她,像托着一枚定时炸弹,她感觉胸口要爆炸了。
  金枝拼命地撕扯自己的胸躺,手背上的划痕冒着殷殷的血珠,她什么都不顾了,她想死去,活够了,一天到晚忙活的啥呀这是?有意思吗?她这整天顾这顾那,想着别人,看别人脸色活着,活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中,怀个孕东躲西藏,生了一个又一个,生出来的还顾不上照顾,丈夫挣的那俩钱都不够交罚款,还欠下一大堆债,传宗接代呀!老祖宗,刘家老祖宗,我很想留个后,可我无能为力了,我已经很努力了很努力了,可我就是生不出男孩儿来,我该死,生出的闺女来也该死,都该死!
  她实在是心焦,心里的焦虑无处发泄,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帮她排解心理上的死扣,她
  入了魔境。
  她两眼紧紧地盯着手上托着的孩子,多么精致的小女孩儿,长大后肯定是美女一枚,可又有什么用?少长了那点零部件,就是天壤之别呀!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19 13:56:11
  你为什么就不是男孩?算命的说的真真的,说这胎保证换个样。还有那个神婆子,那个闭着眼睛浑身哆嗦着说什么什么老母附体的神婆子也该死,完全是骗人的,装样骗人的!
  她后悔听从了那些算命神婆子的胡说八道,她应该去医院查,可她这种情况哪家医院敢查?
  她绝望,她死死盯着手上的孩子,孩子正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小嘴还一动一动的撮着,她把孩子放在腿上,两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婴儿的脖子:
  “你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就该死,你活着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废物!完全是废物!”
  她手上加了把劲儿。
  婴儿憋得小脸儿开始发紫,她太弱小了,弱小到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她的生命掌握在自己亲生母亲的那双手上,那双罪恶滔天的手啊!
  此刻的金枝就是魔鬼,甚至连魔鬼都不如,她什么都不顾了,她两手掐着那嫩嫩的的小细脖儿再加了把劲儿。
  • 水之湄SM: 举报  2020-12-06 06:26:15  评论

    金枝亲手杀死自己刚出生的婴儿,太狠了,太惨忍了~
  • 野有蔓草蓁蓁生: 举报  2020-12-06 11:33:51  评论

    评论 水之湄SM:是的,我想起了苏东坡在某地任职的时候,有个溺毙女婴的事件,具体的事忘了。总之,女孩子在过去没有地位,连生命都堪忧啊……上午好湄姑娘。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19 15:55:05
  看了今天的帖子,心里非常难受,金枝为什么会变成魔鬼,她会在最后一刻恢复理智么,希望她会。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19 16:06:06
  你为什么就不是男孩?算命的说的真真的,说这胎保证换个样。还有那个神婆子,那个闭着眼睛浑身哆嗦着说什么什么老母附体的神婆子也该死,完全是骗人的,装样骗人的!
  她后悔听从了那些算命神婆子的胡说八道,她应该去医院查,可她这种情况哪家医院敢查?
  她绝望,她死死盯着手上的孩子,孩子正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小嘴还一动一动的撮着,她把孩子放在腿上,两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婴儿的脖子:

  可怜的孩子!身为女孩不是你的错啊!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19 17:26:02
  人性的泯灭,希望还能残存一点良知。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7-19 17:31:46
  病态的社会逼出病态的人性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20 12:27:29
  热气迫人,诗声降暑
  天涯乐地,品读开心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0 13:51:35
  《红色胎记》,下一章很残忍,我在想要不要弃楼?还是继续更新?
  一个沉重的故事……
  我后悔了,后悔发这个帖子……

  我在想是什么让我写了这部小说?我记起来了,是若无其事,故事的原型里的那个女人,若无其事,是表面上的,我总记得她那张坦然和若无其事的脸。我也是一个母亲,我感受到了她若无其事的平静的表象下内心的波涛汹涌和痛苦挣扎……
  很多人在指责她……

  小说中我给她安排了一个另外的结局……

  事情过去很久了……
  我心情继续沉重……
  原谅我的情绪化……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20 14:56:48
  支持蓁蓁继续,写得非常真实非常精彩,这个话题本来就是很沉重感伤,通过你细腻的文笔形象生动的还原了生活本来的面目,不光是有人性的美好也有一些阴暗晦涩,我们感到心情沉重说明你作品的成功!小矿渣野云打胡乱说的,希望不要对你创作产生困扰。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省略000000 时间:2020-07-20 15:37:40
  路过。。。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7-20 15:55:52
  可怜的金枝。又亲手扼杀了自己的孩子。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0 17:36:28
  七

  婴儿憋青了小脸,张开着小巧的嘴,伸出了红红的小舌头,终于没了一丁点儿气息。

  孙大胆和根生在山上四处寻找她,他们因跟计生办周旋拖延时间,也耽误了找她的时间。
  孙大胆隐隐约约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寻着哭声,他们找到了在石头坑里的金枝。
  金枝正半躺在石壁上,脸上鲜血淋漓,胳膊上鲜血淋漓,她木呆呆的坐着,两眼直直地瞪着怀里抱着的婴儿儿。
  “已经生出来啦!孙大胆欣喜地说着,然后她看到金枝的脸:“哎,金枝你脸怎么那么多血呀?你是不是跑酸枣林里去了?”
  孙大胆接过金枝怀里的孩子:“来,我看看,老远就听着你哭,还很响亮,这孩子,别看生在石头坑,可听哭声就知道是个壮实的孩子,嗯,好养活。”
  孙大胆满面笑容,她总是这样,每接生一个孩子,她都像是得了天大的喜事一般,她总觉得每一个降临到人间的小生命都是美好的,所以她总是忍不住笑。她喜孜孜的抱着孩子,但她马上收敛了笑,她惊讶地挣大了眼睛。
  婴儿张嘴吐舌,脸色发青,已无任何生命迹象。然后她看见了一道新鲜的掐痕,婴儿嫩嫩的的脖颈上,有两道红红的清晰的手指印。多年从事接生经验告诉她,这孩子明显被掐死了。
  金枝麻木地说:“死了,生出来就死了。”
  然后,就再也不说一句话。
  根生接过孩子,是个女孩儿,已断了气。根生木呆呆的,感觉身边像抽空了一样:“不是说是男孩吗?怎么会是女孩,还死了?”
  他心里反复念叨,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孙大胆儿又气又恨主要还是心疼,她心疼这个小生命,命苦的孩子,老天!金枝呀金枝你怎么这么狠……你怎么下得去手?……孙大胆伸手抹了把脸,冷冷地说:“已经这样了,回家吧,回去做个月子,好好补补。”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0 17:37:16
  然后跟根生说:“把孩子扔了吧,扔舍岗子去吧。”
  舍岗子是块空旷的野地,多年来,村子里谁家夭折了小孩儿都扔在那里,小孩子是不能埋的,就扔那被狗吃掉,其状甚惨。久而久之,那地方被扔了不知多少很小就赴了黄泉的孩子,使的那地方磷火遍地,还有被狗吃剩的骨头。
  根生抱着孩子,孙大胆儿扶着金枝,慢慢的往家赶。
  走到半路,孙大胆儿跟根生和金枝说:“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俩,好自为之吧!”
  说着头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金枝还是一句话不说,就像哑巴似的。她面如死灰、两眼发直、身子僵硬,回家后就倒在了炕上,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根生抱着死婴哭丧着脸,村子里很多人看见他去了舍岗子,大家都明白,根生这第四胎孩子夭折了,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根生到了舍岗子,这地方大白天都阴森森的,虽然现在很少有夭折的孩子,但这儿还是荒凉恐怖,到处是枯枝败叶,乱石杂草,倒是为那些小动物们提供了隐蔽的住所。
  一只野猫从他面前窜过,他感到后背一阵发凉,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他找了块还算平展的地儿,把孩子放地下,伸出双手抚摸了下孩子的脸蛋,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孩子的脖子上有道明显的掐痕,他明白了。
  根生难过的抚摸着孩子小小的身体,他的手在颤抖,孩子紧闭着双眼,脸色青紫,小小的舌头伸在两唇之间,好像要跟爸爸说什么还没开口,根生流着眼泪,擤了一把鼻子,他转回身子下了山。
  几只早就等在旁边的乌鸦呱呱惨叫着扑棱着翅膀争抢着扑向死去的婴儿的身体,两只野狗也窜过去,根生听到野狗狂叫,乌鸦扑棱棱飞到半空又附冲下来,飞禽和走兽争抢着撕扯婴儿的尸身,野狗抢到了一只胳膊,跑到一边大嚼起来。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舍岗子上的茅草倒伏下去但又马上抬起了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鞭打着它们,它们呜咽低诉,好像在极力地诉说着冤屈。
  根生不敢回头,他不敢看女儿就这么被它们四分五裂,他的心碎了!
  • 云小香: 举报  2020-07-21 21:23:36  评论

    我的天呢。。。这
  • 水之湄SM: 举报  2020-12-08 05:29:25  评论

    舍岗子这段描写的如若眼前,荒凉恐怖,凄洌生寒,更加反映了对小女婴命运的不公和根生的无助悲痛心情~~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20 21:09:19
  人性的至暗时刻,相信那一刻的她是被恶魔附体了。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7-20 21:16:38
  这也太残酷了些,就这样没了
我要评论
作者:小囫囵 时间:2020-07-20 23:27:14
  静读蓁蓁佳作,支持一下。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7-20 23:29:37
  留迹慢品,支持问候!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7-21 06:50:41
  我相信前世今生,相信因果!早安!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1 12:57:58
  @水之湄SM 2020-07-21 06:50:41
  我相信前世今生,相信因果!早安!
  -----------------------------
  我也相信,中午好湄姑娘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1 13:46:10
  八

  回家后,根生看了看躺炕上死人般的金枝恼怒地说:“我知道孩子怎么死的,你可真够狠的,你留着咱拾出去也好啊,她怎么说也是条性命啊!”
  金枝突然间从炕上爬起来,对着根生连哭带叫:“你说的轻巧,留着?留着怎么养?那三个你都顾不过来,我不在家,你看你把孩子饿的,你还好意思说养?送人?送给谁?那么容易就能把孩子送出去?如果我下一步再怀孕呢?,再怀还得躲,你能顾过这四个孩子吗?”
  根生嗫嚅着说:“不是还有咱娘嘛!”
  不提倒好,一提到婆婆,金枝就像疯了一样用尽力气大吼:“你那个娘连芳芳都不认识,指望她?她把屋后那个干草垛都撕巴着烧净了,真真做饭都没有柴火烧,她管过孩子死活吗?”
  她吼的没了力气,然后气若游丝地说:“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从跟了你我就没捞着点好。
  我死后你把小妮儿送人,好好养着真真和芳芳,真真能干活了,让她帮你照顾芳芳,小妮儿给找个好人家,找个城里的,条件好的,省得跟着你活受罪。”
  金枝一口气说完,就紧闭着嘴巴再也没开口。
  根生就像被抽了筋一样倒在炕上,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妻子,也无法怨恨自己的妻子。
  孩子们还等着吃饭,他回了灶房,把锅里添上水,馏上干粮,他出去抱草,才感觉草湿乎乎的,他没别的可烧,只能抱回去烧。
  他浓烟滚滚地做着饭,“呼哒呼哒”狠劲儿拉着风箱。
  金枝是真累了,她把孩子掐死后就后悔了,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比谁都心疼,她被愧疚折磨着,此刻的她比任何人都揪心,她恨不得自己掐死自己,她比任何人都恨自己,轻生的念头像恶魔一样催促着她:
  “你快死去吧,死去吧,上吊去,拿根绳子上吊,上吊了就都好了,去吧去吧!”
  这个声音一直在她脑子里回响。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1 13:47:12

  金枝躺炕上滴水不进,她已生无可恋,她耳边始终有个声音,清清楚楚:“上吊去,门后边有绳子,拿根绳子,拴树上就能吊死,快去。”
  金枝没有力气,她想去拿绳子,但她去不了。她就那么躺着,谁也不理。
  快后半夜了,真真和芳芳都睡了。根生喂饱了小妮,也疲惫不堪的一头扎在了炕上,一会儿就响起了酣声。
  金枝睁着失神的大眼睛,空洞洞地望着旧报纸糊的被烟熏的黄乎乎的天花板。突然她看到报纸的黑字间浮现出一张婴儿的脸,张着小嘴,吐着舌头,金枝看这婴儿面熟得很,很像自己白天刚刚掐死的女儿,不同的是,这婴儿眼睛是睁开的,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婴儿张着小嘴,开口说话了:“妈妈,妈妈……”
  金枝吓得魂飞魄散,他想叫根生,她明明看见根生就睡在身边,她张不开嘴,开不了口,嘴里发不出声音,她想推根生一把,可她动不了,她就像被捆起来,嘴里堵上了什么东西,她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婴儿突然咧开嘴,对她咯咯笑,一会儿又大哭起来,它看见婴儿的脸,由黄变白,又变成紫色,青色,闪着莹莹的光。
  一会儿婴儿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像睡着了一样,然后渐渐的隐没在了天花板后面。
  金枝意识清醒过来,她试了试自己可以动了,她开始浑身颤抖,汗流浃背,眼睛里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和着泪水和汗水,她的身下湿了一大片。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7-21 14:04:17
  唉,这种痛苦是一种酷刑,将在余生每天都经历一遍,惨!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21 16:12:19
  金枝,余生请做个好人!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7-21 16:28:08
  文笔生动传神!跟读、学习!楼主辛苦,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7-21 19:36:50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7-21 20:33:58
  慢慢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20-07-21 21:25:50
  蓁蓁,看了真揪心,你的文感染力蛮强,只是以后尽量写点大团圆的好不啦,这个看着心里实在心疼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7-21 22:29:22
  写这样的真的伤人 就我记得这种事就不止发生过一次


  问好蓁蓁了
作者:醒后艳烛映颜酡 时间:2020-07-22 06:34:4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7-22 06:58:06
  早安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1:48:42
  @云小香 2020-07-21 21:25:50
  蓁蓁,看了真揪心,你的文感染力蛮强,只是以后尽量写点大团圆的好不啦,这个看着心里实在心疼
  -----------------------------
  故事有原型,没办法,我以后注意点,不写这个了,抱歉小香,让你难过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1:50:28
  @平安的橘子 2020-07-21 22:29:22
  写这样的真的伤人 就我记得这种事就不止发生过一次
  问好蓁蓁了
  -----------------------------
  问好橘子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1:51:31
  @水之湄SM 2020-07-22 06:58:06
  早安
  
  -----------------------------
  看了水湄的图片心情豁然开朗,……谢谢你湄姑娘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22 12:24:30
  大暑清风少,天涯好品多!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7-22 12:29:33
  大暑清风少,天涯好品多!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7-22 12:51:52
  虎毒不食子,金枝这个女人的生命历程,这么痛还没有感悟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3:27:51
  @大钟919 2020-07-22 12:24:30
  大暑清风少,天涯好品多!
  ----------------------谢谢大钟老师不懈的支持,问好-----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3:28:39
  @野云峰 2020-07-22 12:51:52
  虎毒不食子,金枝这个女人的生命历程,这么痛还没有感悟
  -----------------------------
  麻木啦,她麻木了……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3:31:09
  九

  第二天,根生给她打了几个荷包蛋,又给她熬了点儿小米粥,给她端炕上。不管怎样,得吃点东西,这是坐月子,得补身体。金枝一口都吃不下,她躺炕上连头都懒得抬。
  她那个婆婆听说又生了个闺女,还死了,就再也没登过金枝的家门。
  根生每天浓烟滚滚地做饭,把孩子们呛得不停地咳嗽。真真只好在做饭时带妹妹们出去玩。
  根生实在没得柴火烧了,就去二婶子家柴火垛撕草,二婶子还在医院,等她回来再跟她说声,到时收了玉米后还人家。
  家里就剩金枝自己。
  她躺炕上,耳朵边又响起了那个阴气森森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从地底下传出来的,带着一股寒气,金枝感觉屋子里气温骤降,她冻的浑身打战,那声音还是一个劲儿地催她:“你怎么还不死去?你要挨到什么时候?快去快去!趁家里没人,快去上吊,门后有绳子。”
  金枝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下了炕,身子左右摇晃着走到堂屋灶房,发现门背后真的有根指头粗的麻绳,她过去摘下绳子,趔趔趄趄地走到院子里那棵槐树下,那个声音又开了口:
  “拿个凳子,快去,拿个凳子踩上去。”
  金枝看旁边有个凳子,本是做了给真真上学用的,真真到秋后该上小学了。
  老槐树伸展着一根根张牙舞爪的胳膊,向着金枝猛扑过来,槐树的皲裂的树干上张开着一个个恐怖的大嘴,那大嘴仿佛要把金枝吞进去,一根槐树枝伸展到金枝面前,仿佛正在等待……
  金枝把凳子踩在脚底下,站在上面,把绳子一端伸进那根等待中的槐树枝,那个声音又开口了:“快,系个死扣,把头伸进去,快点,再不快点就来人了。”
  金枝用仅存的力气系了个死扣,咬着牙把脑袋伸进了绳子扣。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22 13:31:38
  她把脖子套上去的时候,脚底的凳子被她一下子就蹬出去,然后歪在一旁,金枝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脖子上,绳子用力地勒着脖子,她感觉脖子卡的难受,她脸涨的通红,脸上的划痕也变得酱紫,她呼吸困难,舌头不由自主往外伸,再往外伸……
  她不由自主地挣扎着,晃荡着,胳膊四下里乱舞,她想喊,喊不出来,耳边只听见那个声音大声狂笑:“哈哈哈哈!好好好,就这样,很好,快了快了,死了好,死了好哇!哈哈哈哈!”
  金枝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她意识涣散模糊,舌头越伸越长……

  根生抱着捆柴火往家赶,进了院子就看见了挂在槐树上的金枝,吓得他把柴火一扔,跑过去把金枝从树上放下来,抱进屋横放在炕上,一边拍打一边叫着:
  “金枝,金枝,你怎么还上了吊?你死了咱一家人怎么办?孩子呢?孩子你也不管了?我也知道你做错了事心里难受,可再难受你也不能寻死啊?你再死了,咱这个家就真没个家样了呀,金枝。”
  根生没了主意,只知道絮絮叨叨。
  金枝正魂游在三界外,那个叫她上吊的声音引导着她,正往一个阴气森森的所在走去,
  金枝感觉自己的脖子处还是一个劲儿地疼,她舌头耷拉在下嘴唇上,金枝用手捏着舌头想把它送回去,可舌头硬硬的很不舒服。她看着四周,感觉这不是个好地方,她不想往前走了,她站住了,而那个声音却一直在催促:快走快走……
  金枝站着不动,因为她听到根生在说话,根生一直在说咱孩子怎么办?咱孩子怎么办?
  她正踌躇不前的时候,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婴儿,那婴儿光着身子站在地下仰着小小的脑袋叫她:“娘……这下好了,我终于可以跟你在一起了娘……娘啊……我冷,你抱抱我……”
  金枝看着这个小小的婴儿,她像极了那个被自己亲手送上黄泉路的小四儿,金枝抱起这个孩子,她泪流满面:“是娘对不起你,娘错了,可是娘不能陪你,娘得回去,娘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听,你爹在叫我呢。”
  婴儿大哭:“娘啊……娘你又不要我了……”
  金枝放下婴儿,头也不回地往回走,后面的婴儿哭的撕心裂肺:“娘啊……呜呜……”
  金枝就像做了一个恶梦,她从梦中醒过来了,她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和熟悉的丈夫,她回想着刚才的梦,她肝肠寸断。
  从那后根生多了个任务,他一刻也不离开金枝,如果他不在家,就叮嘱真真看好她。
  计生办的人终于找上门来了,根生说:“你们来干啥?俺家又没生孩子!”
  计生办的人说:“知道你家没孩子,不过你媳妇儿得去结扎了。”
  根生说你看她半死不活的样儿,这不刚刚上了吊,你看她脖子上……她怎么去结扎,你们把她结死了怎么办?
  那就等她好了再去。
  根生想好吧,拖一天算一天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