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不是英雄》(已完结)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5 17:01:08 点击:10201 回复:164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不是英雄

  前言
  习惯了写玉米小说,习惯了写庄稼地。打开自己的文章,到处是庄稼和饥饿,浓厚的绿色铺天盖地,以及各种的被饥饿折磨的脱形的脸,故事便沉重起来。稍微闭上眼睛,复又睁开,眼波流转,电脑边出现了一抹跳跃的黑色,原来是我前天去古玩市场淘换的砚台趴在这儿,跟它一起的,还有几只狼毫毛笔。
  意味深长的打量,很仔细的,我把它轻轻托在手里,是的,跟祖父的砚台一模一样的,我终于把你淘到手啦!我的多年的心愿,虽然不是祖父留下来的那块,但是他俩几乎一个模样,也算没了遗憾。
  奇石玉器市场和古玩市场还有各大购物网站可是被我转了个遍,腿都跑断啦!眼睛也看直了……
  盯着这一小块黑色的长方体,我进入了祖父记忆的闸门……
  野有蔓草的庄户小说在这里打个折扣,写一写祖父的故事……
  虽然这个故事里还有饥饿,但在那个年代是免不了的不是?……
  呃……

  祖父不是英雄,也不是大商人,不是资本家,更不是大地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为了谋生而奔波的小买卖人。但是祖父自己却为他的一生感到自豪。生逢乱世,祖父唯一学会的是谋生和逃跑,他总是在谋生的路上一次次逃脱危险,他总是骄傲地说:“我又逃出来了……”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9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5 17:07:36
  欣赏蓁蓁新小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8-05 17:09:45
  蓁蓁上新了,跟读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8-05 17:26:31
  平凡的人物让人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蝴蝶兒 时间:2020-08-05 19:15:37
  前排摁爪印
我要评论
作者:饱满的季节 时间:2020-08-05 19:19:24
  有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06 06:05:59
  上新了,品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06 06:08:1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6 10:52:29
  等蓁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6 12:07:34
  一

  我一岁多,母亲生了妹妹,便从母亲的怀抱里剥离出来,搬到了祖父祖母住的上房,也就是东厢房。看起来我待遇很高哇!我竟然可以住上房。呵呵。
  那个年代,不管多少人口各家就只有并摆的三间房。不管多少人口就只有两间屋子是用来睡觉的,中间是堂屋兼灶房。不管家里多少个孩子,都挤在那两个炕上,那炕,并不是像现在是宽大的,那时的房子是土坯的,很小的土坯房,当然炕也不是很大。
  有家里兄弟姐妹七八个的,便在一个炕上,拽着一床被子,都把腿伸到被子里,脑袋便围着被子转一个圆圈。挤着睡倒也不冷。这是说的在一间屋里睡的,前提是还有一间屋呢?还有的那间屋是东厢房,是上房,是老人才能睡的上房。老人,老两口,还有姑姑,还有曾祖父曾祖母,就五六个了,东厢房也是挤得满满的,也并不宽绰。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是四世同堂,有的家里是只有祖父祖母的,加上姑姑,东厢就显得宽裕一些。
  那个时候不管谁家的姑娘大了,是没有跟父母分房的待遇的,还得挤在一起睡,没办法,她没地方分,分到哪儿去?总不能去哥嫂的房间睡吧?也不能去堂屋。就只有在炕上拉一块布帘子,凑合着睡。
  我被光荣的送去了东厢房之后,东厢房里便热闹起来:炕头上是我的曾祖母,他是祖父的母亲,父亲的奶奶,挨着曾祖母睡觉的是祖父,挨着祖父睡觉的是我,挨着我的是祖母,最边上的是我的小姑。
  炕上连大带小五个人,我夹在祖父祖母中间,小胳膊小腿乱蹬。我倒不是很淘气,也不经常哭。祖母把它的干瘪的乳头塞到我嘴里,那并不管用,祖母没有一点奶水,她便……说实话,那时家里边祖父是最富有的,他总是不知到从哪里弄来一些白面,祖母便把白面做成疙瘩汤,我们那叫“古扎汤”,来喂养我和曾祖母。
  曾祖母是下不了炕的,她瘫痪了十七年,祖母伺候她,总是想尽没一切办法让她吃白面。有时祖母拿一个碗,碗里是白白的面条,她拿个勺子把面条捣碎 ,喂给曾祖母,然后喂给我,我跟曾祖母都吃好吃的,姑姑没那个待遇,跟我的父母一起吃粗粮,还有祖父祖母也都吃粗粮。
  我搬到东厢房后便再没去过西厢房睡觉,从此我与母亲便有了隔阂,像隔了千山万水,母亲再没抱过我。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6 12:08:45
  我四岁的时候,曾祖母油尽灯枯,她离世了。我也开始记的许多事,我想我记得最多的是:祖父的三弟,三爷爷,是跟祖父同一个祖父的兄弟,并不是亲兄弟,他经常来我家。
  他经常坐在上房的炕前的一把木头椅子上,祖父就坐在炕头上说书,说《三国演义》,摇头晃脑的,说的声情并茂,绘声绘色,不亚于那些茶馆里说书的。三爷爷便闭着眼听得非常入迷,他也摇头晃脑。
  祖父还经常做的事就是在炕桌上写毛笔字,要不就是打算盘。
  我记事时的第一件玩具,是祖父的砚台,第二件玩具是祖父的算盘,还有祖父那些长短粗细不同的毛笔,都是我从小的玩具。那些玩具总是让我的小脸上被抹的乌黑,我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祖母便拿那面古镜,镶着铜边的镜子往我的脸上照,我便看到一张小猫一样的黑花脸,嘿嘿笑。我玩着玩着,祖父便抱我在他膝上,让我学着写字,他教我握笔的姿势。可以说祖父是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我很小就会写毛笔字。并且,在每年春节的时候,祖父炕头上便堆满了村里人家的对联。祖父包揽了大半个村子的对联,也不是他上赶着给人写,是人家送来的,祖父又抹不开面子,通常点着油灯写到半夜三更,三爷爷便坐在炕前看着祖父写字。
  屋子里的炕上、炕前的柜子上便摆满了红彤彤的对联,连那把褪出了木头原色的椅子背上都搭着等待晾干墨迹的对联。屋里立刻鲜艳夺目,像极了新娘的洞房。
  有时候三爷爷指着那些写好的大红对联问我,都是些什么字?我便念出来:
  “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人间福满门……”
  我记得祖父写得最多的就是: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祖父捋着胡子笑。三爷爷也跟着笑,他总是笑眯眯的,祖母说他很老实很厚道。三爷爷确实是一脸的厚道。他跟祖父不同,祖父是一脸的霸气,总是不服输。那是因为祖父淌过了江湖,三爷爷则在家,什么事都没经历过。
  三爷爷是个黑红脸膛,脸皮看起来很厚,就是脸上堆积了好多肉,那双眼睛,像极了动画片《熊出没》里的熊二,却没有熊二那么好玩,三爷爷没胡子,祖父却是一把花白胡子。我总是拽着祖父的胡子玩,他写字的时候我也拽他的胡子玩。三爷爷看我揪祖父的胡子,搞得祖父没办法写字,便说你念对联!我便松开揪着祖父胡子的小爪子,开始兴高采烈地念对联。
  我很喜欢跟祖父和三爷爷做这种游戏,三爷爷总是表扬我念得好。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6 12:37:19
  看来华北地区的农村生活方式和习惯基本是一样的,蓁蓁是诗书之间,怪不得写的这么好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8-06 12:40:01
  不是英雄,胜似英雄,平凡人也有壮举!追读蓁蓁新作品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8-06 16:54:09
  真好的回忆,继续看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06 19:31:26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介步 时间:2020-08-06 19:33:35
  泥香
我要评论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8-06 20:40:25
  我记事时的第一件玩具,是祖父的砚台,第二件玩具是祖父的算盘,还有祖父那些长短粗细不同的毛笔


  蓁蓁不知行情 现在这些老笔老砚台好值钱 呵呵 那些老对联 农村现在还有 好亲切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8-06 23:06:56
  蓁蓁文如其名,行云流水处,妙作蓁蓁生。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7 05:55:04
  亲身经历,真实感人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07 05:55:16
  清晨跟读,品赏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8-07 10:16:21
  季节循环秋语到,天涯每日品诗来!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07 10:31:40
  先摁爪印收藏,等养肥了再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07 12:46:39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20-08-07 13:33:15
  [xyc:顶][xyc:赞][xyc:马克]乱世脱险传奇~等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7 13:40:55
  二

  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祖父的砚台和毛笔还有算盘,砚台是长方形的,普通的砚台,有手掌那么大,呃……应该是比手掌还大一点,比手掌要厚一点。我记得祖父在砚台上磨一根长条的墨,漆黑漆黑的墨越磨越小,祖母给砚台凹坑加上一点水,砚台里便有了黑黑的墨汁,祖父放下墨条,拿毛笔蘸墨汁开始写字。
  有时候祖父在炕桌上打算盘算账,那把算盘被祖父打的噼里啪啦响,算盘也是黑色的。我有时候拿起来,拿着它乱晃,它上面的珠子便上上下下的噼啪作响。祖父便教我打算盘。只可惜我从小对数字没什么好感,很排斥算数,总是学不会,倒还不如念诗念对联来得痛快些。
  我喜欢算盘,砚台和毛笔。我上小学的时候学算盘和毛笔字,我就是拿着祖父的算盘和毛笔在学校里用,我那时很自豪,觉得祖父好厉害,竟然有这些东西,因为班里的同学很多都拿不出这些稀罕物的。
  后来,弟弟妹妹相继用这算盘和砚台度过了小学,随着现代化学习工具的普及,他们便渐渐的退出了我们的生活和学习,祖父收起了他的宝贝。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7 13:41:22
  1994年祖父离世,我再也没见过那东西,我总觉得,祖父的东西就是传家也不会传给我,父亲肯定优先考虑我的弟弟。但是弟弟忙着上高中考大学,他没有心思想那个。家里人慢慢的把砚台和算盘还有毛笔给遗忘在某个角落里。
  但是我确实对它情有独钟的,多年来我忙着创业,忙着在玉器古玩市场转悠,也可能是小时候的情结吧!我比较喜欢那些老物,但是现在很难淘到真正的老的东西,大部分是做旧的赝品,不真实。我想起了祖父的砚台和算盘。
  前些天母亲来我这,我忽然想起来就问她,说爷爷的砚台和算盘还在吗?那都是老物,给弟弟好好留存着,别弄丢了。
  母亲说:“早就没了。”
  我一惊,很失落的问:“丢哪去了?”
  母亲愤恨地说:“叫海拿走了,小豆子上小学的时候借去了,到现在都没还,说是找不着了,我不信他会弄丢了,海那些心眼,我知道,他是藏起来了,故意不给咱了,真气人!”
  海是三爷爷的大儿子,小豆子是三爷爷的大孙子,是海的儿子。
  我失落极了,那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都是大众的东西,但那是祖父流传下来的,是纪念,纪念是无价的,我…祖父呀祖父,你真的把你的老本都填进了三爷爷家啦!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8-07 13:48:00
  这是哪家才女,新篇一篇一篇又一篇。上来支持新作,近日我这里高温,上来少了一些。不是英雄,我想也是一段很好的传奇了。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07 15:44:46
  支持蓁蓁新作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7 15:52:20
  我们都丢失了很多好东西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8-07 17:21:58
  又是立秋好时节,蓁蓁周末愉快,迫不及待的来追读精彩美文了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07 19:49:14
  摁爪印,蔓草亲秋祺
我要评论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8-07 20:44:21
  这篇应是自叙 行文语气很轻 有触碰的感觉


  问候蓁蓁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8-07 22:50:14
  六上一去五进一~~~平凡的人总是给我们最多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08 06:45:14
  继续跟读,品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耿家强1 时间:2020-08-08 07:06:55
  周6欣赏佳作,祝贺金秋,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8 07:56:07
  周末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20-08-08 08:40:04
  蓁蓁,这个文看着心里舒坦,不会揪心,喜欢看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8 16:33:17
  三

  当初母亲很排斥三爷爷。三爷爷每次从我家离开,手里总是拿着或多或少的东西,有时候是一布袋面粉,要不就是一包炒好的花生,亦或者,是一包祖父从县城带回来的点心。桃酥、蛋糕,反正祖父家里有什么他拿什么。这些都是后来我出生后,家里生活条件渐渐好起来,祖父才会买的东西。以前……呃……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人们填不饱肚子,祖父淘换不来这些好吃的点心。那时还没有我,姑姑最小,姑姑也吃不到这样的好东西。但是只要是我们家里有的,三爷爷家里也必有。
  母亲总说,可以了,我们也大家大口的,不要让他再来拿了,管不了他了。祖母也说。她跟母亲的意见是一样的。但是祖父,总是条件反射般的,一旦家里有了什么好吃的稀罕的、或者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三爷爷一来,又总是让他拿走。后来祖母便把东西藏起来,好留给幼小的我吃。祖父也不反驳。
  我那时不知道三爷爷家的境况。他家就是九个孩子,四个儿子五个女儿。我出生的时候,他家的那个大姑早已嫁人,二姑也许配了人家,因为三爷爷家是姑娘大儿子小,所以那个叫海的大叔,还没成年,二叔三叔四叔更小,三爷爷养着那一大堆孩子,在那个年代着实吃力。
  他又喜欢天天蹲着,也不出去干活。那时候在队里,他五个闺女都在队里挣工分,生活上已经算是过得去——也仅是过得去而已,糙好也勉强吃得饱饭,但是细粮是不用想的了。
  三爷爷只是蹲着玩,冬天的时候在墙根下晒太阳,他穿着黑色的破棉袄破棉裤,裤腿用根麻绳缠裹着,腰部也用跟麻绳扎着,头上顶着一个旧毡帽,帽子被头皮上分泌的油脂和土灰粘的满满的,帽子变成了一个皮脂和旧毡混合的物体,像半个脏瓜皮一样扣在头上。三爷爷的旧毡帽的帽檐下,是一张黑红的皮糙肉厚的大脸,他耸着稀疏的眉毛,眼皮厚重,小眼睛缩在厚眼皮底下,被阳光刺得眯缝着。一个大蒜头鼻子几乎占满了半个脸,好像他鼻子不舒服,因而特别大,还有个红色的大鼻尖。他两手抄在袖筒里,跟几个老头一起,倚在半截土墙的前面。
  时光从土墙根下溜过,生命在土墙根下缓缓流淌。这些年老的人,仿佛在等待什么。仿佛……他们的大脑仿佛定格在了某一个地方。便不再关心儿女是否过得幸福。他们木然的看着周遭的一切,身体内的某一个灵魂已经游离到远方,他们把自己定位在土埋到半截或者埋到脖子。他们吃饭味同嚼蜡,品不出酸甜苦辣。他们穿衣感觉不到脏,感觉不到脏了会难受,会不舒服。
  这是三爷爷的朋友,三爷爷每天的日常就是除了在我家听祖父说书,然后踅摸点好东西带走外,余下的时间就是跟他的朋友晒太阳。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8 16:33:46
  但是祖父不屑于凑那个热闹。他写毛笔字,他说书,说《三国演义》、说《隋唐全传》,说明朝的故事,说大清的故事,说他自己的故事。我记事时就听他说自己的故事,但是他的版本和祖母的版本有所不同,祖母的版本围绕一家人的吃喝,祖母总是操心着一家人的吃食,祖父总是往家里倒腾吃食。
  三爷爷就从祖父家往他家倒腾吃食。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08 16:35:10
  平常的生活,不平常的文笔,感觉好亲切自然!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8 17:06:14
  大部分人是勤劳的,但是农村的劳动确实也太辛苦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8-08 21:03:38
  他写毛笔字,他说书,说《三国演义》、说《隋唐全传》,说明朝的故事,说大清的故事,说他自己的故事。我记事时就听他说自己的故事,但是他的版本和祖母的版本有所不同,祖母的版本围绕一家人的吃喝,祖母总是操心着一家人的吃食,祖父总是往家里倒腾吃食。



  好爷爷 蓁蓁是幸福的

  问好了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08 21:44:0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耿家强1 时间:2020-08-09 06:58:54
  周7欣赏佳作,祝贺金秋,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09 07:52:06
  好文采!拜读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09 12:42:3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观自在百年 时间:2020-08-09 12:43:11
  赞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9 15:40:52
  四

  祖父读过私塾,他从小就很用功,书读得好。他总说,要不是清末废了科举,他可以考中秀才,亦或者举人。我说,你可以考别的呀,又不是没让你考。但是那时社会比较动荡,家里需要他这个唯一的男丁养家糊口。祖父只得辍学了,在他十几岁时……呃……1935年左右吧,便跟着他大姐去了青岛,在青岛学着做点小买卖。
  祖父最擅长的是贩售旱烟叶,读过书的他比那些小贩们要吃的开,所以他做的还算不错,不但能养家还有剩余,就是这些剩余,让三爷爷一家也得以存活下来。
  祖父那时养的家,是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的六个妹妹以及祖母还有大爷和父亲,那时姑姑还没出生,加起来十多口子。那时三爷爷虽然只比祖父小几岁,但是他不敢出门,他不敢跟祖父一起跑青岛港。他胆子小,什么都怕,就没有他不怕的东西,胆小如鼠。祖父却天不怕地不怕,连土匪都不怕。有点吹牛了。祖父是怕土匪的,没办法,土匪有枪。
  那时三爷爷和他的父母,还有他妹妹,总共四口人。但是就这四口人,却搭不出食来,总是饿肚子。也许是战乱,也许是天灾,他家总是缸里没面、锅里没米。十几岁的三爷爷就在祖父每次从青岛回家的时候来祖父家,祖父便把从青岛带来的稀罕物给他带回去,顺便扛上袋子粮食。
  曾祖父那时还很壮实,便从自家的几亩地里面分出一部分,除去种粮食,便余出了二亩地,种上了黄烟。春天的时候,曾祖父去到地里耕地,顺便把垄沟打起来。祖父不在家,曾祖父便去找三爷爷帮忙。那时的三爷爷就长得五大三粗皮糙肉厚一股子蛮劲,一个长的很壮且很结实的小伙子——虽然年龄还不到二十。奇怪的很,他是怎样把自己喂养的膘肥体壮的?他家里没地,靠租村里地主家的地种,他家总是每年交不上租子,总是粮食不够吃,三爷爷又不喜欢去给地主家扛活,整天在村里逛荡。也许他就是没累着,吃的又多。反正家里不够吃的就去找曾祖父要。他要粮食很有一套,他一去便哭,一见到曾祖父便哭,说他爹又在家没得吃了,他总是打着他爹的旗号,曾祖父对他这个兄弟从小照顾惯了,因为曾祖父的父母很早就去世,是曾祖父把他兄弟养大的,从小就养着,成了家还养着,已经养成了习惯。
  • 楼已: 举报  2020-08-10 14:57:42  评论

    文友家真是诗书传家,仁义传家啊!
  • 野有蔓草蓁蓁生: 举报  2020-08-12 22:30:37  评论

    评论 楼已:如果按现实中来看,确实是仁义传家,至于诗书,那个年代读书少,比起现在少多了,现在到处是硕士博士研究生,更不用说科学家专家之类的,真的是知识丰富,比过去读书多。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9 15:41:34
  祖父也跟着成了习惯,祖父总想着,不就四口人嘛!能吃多少?
  说起老实人,曾祖父才是真正的老实人。三爷爷只要吃的,他就给,无条件的给,就好像应该的似的,他应该给。
  曾祖父春天时要耕那二亩黄烟田,他拉着耕牛,耕牛哞哞叫。他肩上扛着木犁,站在三爷爷家的院外叫喊着三爷爷的小名:“根儿,根儿……”
  三爷爷半天不应声,末了叫烦了,他提着大肥腰的棉裤,光着肥硕的膀子出来,还没睡醒的样子,打着呵欠,半闭着眼跟曾祖父说:“大爷你叫什么?我今天不舒服,肚子疼,哎呦疼得很……”
  曾祖父说:“叫你帮我牵牛,牵着牛耕地。”
  “可我干不了……哎呦呦……”
  曾祖便不再应声,自己牵着牛扛着木犁去了地里,自己套上木犁。耕牛在前边拉犁,曾祖父扬起鞭子在牛身子上空挥舞。但是牛,因为没有人牵着它便不走直路,扭扭歪歪的,把地耕的乱七八糟。
  中午的时候,曾祖父便叫三女儿,我的三老姑一起去地里,让三老姑牵牛,三老姑缠裹着一双小脚,三寸金莲在地里歪歪扭扭,走的很不方便,三老姑便咕咕哝哝地说:“都怪俺娘,非得给俺裹脚,你看看,叫俺怎么干活?啊?怎么干活?”
  她尖尖的小脚插在地里,仿佛一个小玉米,在地里牵着牛迈来迈去,身子四下里乱晃,倒也能勉强把牛给引导着走直线,但是三老姑却累坏了。
  三老姑便抱怨曾祖父:“爹,你说你整天给根儿粮食吃,你怎么不找他帮咱耕地?他天天吃咱的喝咱的帮咱家干点活怎么了?”
  曾祖父:“哈……嘹嘹嘹嘹嘹嘹嘹嘹……”
  他吆喝着牛,双手扶在犁把上,低着头看着前边,他跟三老姑说:“他毕竟不是咱自己家的人,我没权利吩咐他在咱家干活,我去找他,他要来便来,不来便不来。”
  三老姑撅着嘴,嘴巴长的像一个木橛子,能拴住这头牛。她牵着牛边走边说话:“爹呀,他来要东西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不是咱家人可以不给他吃?凭什么给他吃?俺哥捎回来那么多好东西,他拿走了多少?啊?爹,你可真好欺负!俺都气死了!”
  曾祖父呵呵一笑:“生什么气呀?他要吃就吃,要干就干,随他吧……再说你叔没那两下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让他吃他能吃多少?”
  “可俺哥哥……可你不也是一个儿子嘛!你看俺哥哥多能干!”
  “你哥那是有本事……你哥能干那是好事……能者多劳嘛!”
  三老姑更不乐意了:“根儿又不是没力气,你看他长得五大三粗的,你就是不愿意找他……”
  曾祖父还是呵呵笑,继续使唤那头牛,使唤着自己的闺女。三老姑继续撅着嘴牵牛。
我要评论
作者:野云峰 时间:2020-08-09 16:02:59
  都是品性善良的人,淳朴实在!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09 20:49:08
  蓁蓁这是家传的善良,现在这样的人可是真不多了。我们也是差不多这么大的家族,那闹的可厉害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耿家强1 时间:2020-08-10 06:51:40
  周1欣赏佳作,祝贺金秋,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10 07:53:50
  欣赏精彩!支持原创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0 10:01:22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10 13:01:17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0 14:30:32
  那时候是初秋,去青岛的路上到处是铺天盖地的红高粱,饱满的高梁穗子被风吹着,四下里晃动,像喝醉了酒。高粱叶子沙沙响,像奔腾着千军万马。高粱地一眼望不到头,里面的小路东一条西一条,每一条都一个模样。要是人没有方向感,那片高粱地进去就出不来,要么越走越远,要么走着走着又回到原地,要么把自己送回家。
  祖父推着独轮车,车上装着的烟叶像个四四方方的小草垛。祖父抬着头,眼睛刚刚够到垛顶,勉强能看到前面的道路,祖父太贪心了,你说他装的少一点也行啊!但是祖父力气大,推着并不吃力,祖父在路上走的可有劲了。
  刚开始走宽宽的官道,路比较平坦,路两边是密密麻麻的红高粱。祖父走着走着便小声哼唱起来戏曲:
  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老臣启主说从头。
  刘备本是中山靖王后,
  景帝玄孙一脉留……
  他三弟翼德威风有,
  丈八蛇矛惯取咽喉……
  当阳桥前一声吼,
  喝断了桥梁水倒流……
  祖父穿着小白汗褂,头上戴个麦草苇笠。阳光当头照下来,像一束烈火,祖父身上冒出了汗。
  前边就是一个十字路口,祖父把车停在路边。他弯腰撤下车袢带,站直身子,把头上的苇笠摘下了来,拿在手上扇着风,一边拿块毛巾擦着头上的汗珠子。立了秋的风清爽,立了秋的太阳照样很毒。祖父从车前把上摘下水壶,他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往嘴里灌:就像饮一头牛,祖父说。
  啊哈……舒畅又凉快,祖父走到十字路口那,嘴里还在唱:
  “当阳桥前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当阳桥前一声吼……吼……吼”祖父突然闭了嘴。他已走上了十字路口,但是他变了脸色,猛的撤了回来。祖父撤回车子旁边,在高粱的掩护下偷偷观看。祖父看到前面的大路上有十几个人,穿着乱七八糟的衣裳,手里拿着家伙什,有长短不一的枪支,还有的举着大刀,在烈日下闪着寒光。那群人正劫了一辆推着俩篓子的小推车,看不到车上装着什么。车主是个中年汉子,正被他们打的抱着脑袋在路上翻滚,他滚到路边的沟里。路上的人不知说着什么,几个打他的人稍作停顿,他便趁机钻进了密集的高粱地。他算是逃了。车子不要了。无论车上装载着什么,都成了那股土匪的了。祖父有点替他心疼:看他的样子,也不富裕,要不他不会像祖父一样在烈日下赶路。对他来说,也许一辆小推车是一笔不小的家产。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0 14:31:13
  祖父推起小车拐进了旁边的高粱地里的小路。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穿行,他也不敢唱戏了,只小心的推着车子。有秋风顺着小路穿过,密集的高粱的叶子发出一阵阵低吼,像大海的波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高粱周身散发的清香,像高粱酒般醉人。今天风不小,祖父想着,一边推着车子。
  祖父虽然在高粱地里走过不止一次,但他从来没有注意过高粱的叶子被风吹会发出如此大的声音。以至于这声音中夹杂着一股异样,祖父听出来了,是机器的轰鸣,好像是车响,汽车的声音。祖父在青岛不止一次听到过这种声音,不过那是小卧车,但也是车。这种车的声音比较大,轰隆隆隆像打雷。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10 15:07:20
  支持文友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0 15:36:57
  这段故事很精彩,我们这边那时候没什么兵,日本兵,国军什么的,都没怎么来过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平安的橘子 时间:2020-08-10 22:19:56
  祖父刻画的很形象 和我记忆里的一些老人家重合了 睿智自谦而豁达 真的想念他们

  问好蓁蓁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寻找月亮湾 时间:2020-08-10 22:55:25
  蓁蓁的文笔太好了,赞!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11 05:45:44
  品读佳作,早安!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11 06:03:26
  跟读大作!景仰文采!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11 06:07:57
  高粱地在北方常见,南方不多见。环境与心理描写配合得很好!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耿家强1 时间:2020-08-11 07:02:18
  周2欣赏佳作,祝贺金秋,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1 08:18:37
  娓娓道来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8-11 10:17:58
  Mark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11 10:59:51
  顶贴支持,蓁蓁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1 12:57:21
  @寻找月亮湾 2020-08-10 22:55:25
  蓁蓁的文笔太好了,赞!
  -----------------------------
  谢谢月亮,中午好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1 13:02:15

  六

  不好!祖父想着,声音越来越近,祖父毫不犹豫的扛起二百多斤的车子,他钻进了密密的高粱地。
  祖父躲在高粱地里,大中午头的,太阳直射下来,青纱帐里没有一丝风,风只在路上吹。祖父全身都是汗,衣裳全湿透了。他把车放在一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透过高粱叶子的缝隙,祖父看到了:一辆军绿色的卡车开过来,车上坐着几个黄皮,车后面还跟着几个黄皮,都戴着捂耳朵的帽子,浑身上下穿的严丝合缝,脚上还瞪着大高靴子,肩上扛着着明晃晃的枪支,枪头上还插着亮闪闪的刺刀。那几个身穿黄皮的小伙子,热的浑身冒汗,衣裳都湿的透透的,这种状况,不要说打仗,就是在高粱地里走一圈人也会被热晕。
  只见他们蔫头耷脑,强打着精神,跟在车后面走。
  祖父等那辆车开过去,开远了。他低头瞅了瞅车子,那个时候容不得他多想,他两手抓起车子,一使劲,两百多斤又扛上了肩。祖父扛着车垛在高粱地里穿行。高粱杆和高粱穗向着祖父迎面扑来,高粱叶子像一把把小剪刀,拉的祖父的脸上一道道浅浅的血痕,汗珠子渗进血痕里面,汇成一道道血红的小溪。祖父顾不上脸上被杀的疼痛,只想着快点逃命,他想着离那些人越远越好。祖父那时还不到三十,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八十斤,是标准的山东大个,山东大哥,就是这位大哥,在高粱地里扛着比自己重的一辆车和一车货物仓皇逃窜。
  祖父一口气逃出了几十里,他这才放下车子,一屁股坐在高粱地里呼呼气喘,他歇了一会儿便掏出干粮。他吃着祖母做的卷饼,卷上几个鸡蛋,喝了一口水。这时的太阳已经快下西山,残阳如血,晚霞映的西半边天一片血红,映的高粱穗子更像一片血。渐渐的,血红褪去,天色暗下来。
  祖父吃完饭,他坐在小车上歇息。烟叶软软的,自带一股香味,祖父撕下一把,在两手掌心里搓了搓,然后从车上的包袱里取出旱烟袋,把搓成细末的烟叶装进玉石烟袋锅,祖父掏出洋火,嗤的一下点燃了烟袋锅,祖父含着玉石烟嘴,深吸了一口,这才满足的吐出个烟圈。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祖父快活极了。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北边天出了北极星,祖父看了看北极星,他约摸了一下方位,确定没走错路,他是向着青岛方向走。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11 13:20:3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8-11 16:21:06
  我来追文,喜欢这个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11 16:35:24
  来个红包顶贴支持蔓草亲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11 16:39:07
剩余 8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1 17:02:20
  祖父吃饱喝足也歇够了,感觉浑身又攒足了力气。他便站起来,想把小推车抗上青纱帐里面的小路,在小路上走不用扛着,要轻快些。
  祖父刚要往小路上挪,又听见了卡车的声音,轰隆隆由远而近。祖父没敢挪窝,想等着他们过去再出来。便屏着呼吸坐在车上等待。
  祖父并没有焦躁难耐,而是悠哉悠哉的。不着急,你慢慢来,我慢慢走,你四个轮子,我一个轮子,我跑不过你,让你先走。
  祖父看着小推车,啊呀你这玩意儿,今天待遇挺高哇!都爬到我肩膀上来了,嘿嘿!这一车烟又得卖不少钱……
  祖父操心着他的买卖。
  车子由远驶近,祖父悄悄地从车上下来他走近路边的高粱棵子,在里面躲藏着,看那辆车上的驾驶室大开着车窗,祖父突然戏虐的笑了笑,他伸手从地下抓起一大把细土。说时迟那时快,祖父手一扬,细土散开像一朵美丽的蘑菇云,那朵云呈标准姿势,不偏不倚飘进了车里的司机的脸上,司机一个猝不及防,眼睛被迷的睁不开,祖父甚至在能见度很弱的黄昏里看清了司机那一张孩子气的脸,这孩子年龄不大呀!可惜了了!
  祖父惋惜着,便转回身在高粱地里逃跑,他躲起来了。
  那帮十几个人,司机被迷了眼,他一打方向盘,车子冲进了高粱地里,在密密的高粱棵子旁边停下,车子还是轰鸣着,车上的人下来,他们举着枪,向着高粱地射击。子弹打在密集的高粱叶子上,噗噗作响。司机呜哩哇啦说着什么,然后复又上车,开着走远了。
  紧接着天黑了,只看到天上的星星和眼前的一望无际的黑高粱。
  这是祖父唯一的一次“英雄壮举,”他说他离那些黄衣服那么近,他觉得自己胆子好大,他说那些人就是不长眼,两眼直愣愣的只会往前看。
  作为一个小商贩,祖父在后来的路上,时不时得扛着车子走高粱地。直到高粱成熟,铺天盖地的红高粱被戗割,大地裸露出它的本性,光秃秃的,被风吹过的黑土地,高粱叶子在苍凉的大地上飘荡。祖父再没有了藏身之地。他也用不着在高粱地里扛着二百多斤奔跑,而是直接推着走大路,晚上走。但是土匪因没了红高粱的遮蔽,他们也经常在晚上活动,所以有时候晚上也不安全,祖父便东躲西藏,循着偏僻的路段走。祖父可以说是千难万险,他每次回去后就讲他在路上时如何躲过那些灾难。不过有时候祖父也跟经商的很多小推车的小商贩结伴,走一条比较安全的路,倒也避过很多祸患。
  然而,到了第二年,漫天遍野的红高粱再次长起来的时候,祖父照旧扛着二百多斤走高粱地。

  后来村里人对三爷爷说:“你哥哥整天跑青岛,你怎么不跟着去?你去帮他一把,他也好轻快些,不然你光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你就一点也不脸红?”
  三爷爷唯唯诺诺的说:“我不去,怪吓人的,俺怕死在路上……”
  “你怕死在路上,你哥哥就不怕死在路上?你可真是!”
  “俺哥哥不会死在路上……”三爷爷自信地说。
  “你……唉!……”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11 17:03:11
  发红包的人最美丽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11 17:04:33
  这一段看似有惊无险,其实凶险无比,还是那句话,吉人自有天相啊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11 17:15:47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11 17:17:03
  点赞,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11 17:17:36
  点赞,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8-11 17:20:32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1 19:16:45
  蓁蓁这一段写的真好,特别有感触。扛着200斤的货物飞奔,真是厉害。记得上学的时候,二十出头,在健身房深蹲150斤的杠铃,几个下来感觉都要吐血了。
  以前有两个山东同学,最爱吃大饼卷大葱,还不是卷鸡蛋。那味道,记忆犹新。
  老一辈人抽旱烟也是我儿时最清晰的记忆。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1 19:19:03
  俺哥哥不会死在路上……”三爷爷自信地说。
  这信任也是无与伦比。真是血浓于水啊。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1 19:20:55
剩余 9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8-11 19:20:58
  先支持,晚上接着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8-11 19:21:05
  @野有蔓草蓁蓁生 :本土豪赏1个膜拜大神(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1 19:38:51
  @commando_lee1 2020-08-11 19:16:45
  蓁蓁这一段写的真好,特别有感触。扛着200斤的货物飞奔,真是厉害。记得上学的时候,二十出头,在健身房深蹲150斤的杠铃,几个下来感觉都要吐血了。
  以前有两个山东同学,最爱吃大饼卷大葱,还不是卷鸡蛋。那味道,记忆犹新。
  老一辈人抽旱烟也是我儿时最清晰的记忆。
  -----------------------------
  文友也是厉害,健身房一百五十斤杠铃都能举起来,祖父没法跟您比呀,他是为了逃命……
  我从小就闻旱烟的味道,很香很香……
  大饼卷大葱可以再加点猪头肉……嘿嘿,更香……就是味道有些冲……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12 06:04:44
  精彩佳作,拜读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耿家强1 时间:2020-08-12 06:54:55
  周3欣赏佳作,祝贺金秋,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2 07:43:31
  今天我又是第三名
我要评论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8-12 08:40:13
  高粱熟了红满天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12 10:47:38
  问好蓁蓁姑娘
我要评论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8-12 12:30:09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2 12:39:29
  七

  青岛离我们老家三百里左右,祖父总是走好几天,晚上天黑的时候就找家客店住下。有次祖父住在一家客店里,那家店是祖父经常光顾的,所以祖父有些大意。“大意失荆州嘛!”连关云长都大意过,何况祖父?
  但是祖父比关云长运气好多了。
  那天是……祖父说起这事,总是心有余悸,好歹……算是逃过去了……
  那天是祖父从青岛返回,车子上推着许多的吃食,有晒干的咸鲅鱼干、小笔管鱼干、咸刀鱼干、咸黄花鱼干。有青岛商行里售卖的糖果,有点心,还有大面包。还有给奶奶和我那六个老姑的布料衣服毛线衫,给大爷和父亲的衣服玩具,等等装了一大车。
  在那家客店吃完晚饭,祖父便回屋。平常细心的他那天不知怎么了,忘记了关上房间的门。他拿出自己的钱袋子,里边装了一大包银元,祖父把银元抖在炕桌上,丁零当啷!银元在桌上叫唤,祖父可喜欢听那动静了。他咧着嘴,笑呵呵的抚摸着,然后就一块一块的清点起来。他正很投入的、很愉悦的、聚精会神地数着他的钱,冷不丁房屋门被推开了,老板娘的脑袋探了进来。那个老板娘梳着油汪汪的发髻,脸上搽了厚厚的官粉,胭脂搽的像猴子屁股,穿一件大红缎面的偏襟棉袄,看起来风情万种。
  祖父心里一惊,他心里想着坏喽坏喽!漏财喽!这可怎么么办?
  也是祖父反应快,赶紧把银元迅速划拉到炕桌底下,他掩饰着心里的慌乱,说:“那个……呃……老板娘,你有什么事?”
  老板娘打开门,身子跨了进来,随着飘进来一股香风,熏的祖父皱了皱眉头,那女人进来后,偏腿坐在炕沿上,她脸上绽开一股媚笑,说:“没事就不能进来啦?你们这些男人呀,哼!就会装模作样!”
  祖父说:“我可不是装模作样,你没事就快出去吧,外面还有客人等着你呢!”
  老板娘扭扭捏捏的说:“这个时候了没有客人来投宿了,哎呀我是忙了一天累坏了,想找个地方歇歇。”
  祖父赶紧说:“那你快去歇歇,我也歇歇,我也要睡觉了!”
  女人细眉一挑,媚眼纷飞的看着祖父。说实话祖父那时是真的帅,五官自带一股凛然正气,是任何女子见了都把持不住的那种,何况那个阅尽千帆的老板娘。但是祖父是不会走歪路的,当时那状况,抛开炕桌底下的金钱,祖父怎么会跟那种女人乱来?那种女人在祖父心中没地位,祖父要的是大家风范,像我祖母那样的。
  那女人拿眼斜着偷偷瞄了炕桌底下一眼,便开始往炕上挪,两手开始解自己大红的棉袄扣子,她腻腻歪歪的说:“我说大哥呀,你整天在外边做买卖,你就不想家里的婆娘?来吧大哥,妹妹我帮你去去火……”
  祖父往炕下面推她:“你还是歇歇去吧,我今日是真累,咱改天哈……那个……改天……等我休息两天,休息两天。”
  女人腻着不下炕,她扭着身子:“大哥,大哥……”
  她被祖父推下了炕,衣服已经解开,她敞着怀站在炕前,里面露出个大红肚兜,在昏暗的油灯光下显得特别迷人。她直接把棉袄脱了,只穿个红肚兜,她像条蛇一样扭着身子软软的叫:“大哥……”
  复又往炕上爬,眼睛却瞅着炕桌底下,她被炕桌底下那一大堆银元给吸引住了,眼珠子瞪的像铜铃,恨不得现在就抓起来装在自己兜里。
  她嘿嘿讪笑着,爬到一半又被推下去。祖父说:“你等等,有你的好处……”
  女人一听两眼立刻放出光来,她又纠缠上来:“还等什么?大哥……现在就……”
  祖父正苦于没办法赶他走,还好,救星来了。只听外边有人喊:“老板?老板娘?还有房间吗?”
  老板娘才悻悻地爬下炕去,整理好衣裳,她红着脸,扭捏着说:“大哥,你等我会,我去去就来。”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12 12:40:27
  她出去接待客人看房间,倒茶水。祖父趁机把炕桌底下的银元划拉起来包进包袱,然后他溜下炕,从后门溜进客店的后院,祖父站在后院转圈圈:“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突然他两眼一亮,看到墙角有几口大缸,是店里用来装剩饭剩菜和泔水的,泔水用来喂猪,祖父经常来这住店,他知道这几口大缸一般不动,只有店里的伙计每天用水瓢舀这泔水喂养店里养的那几头猪,缸很大,他不会舀到底部。祖父灵机一动,他悄悄地摸到泔水缸前,掀开盖,那时候天冷,水凉的激了祖父一下子,祖父冻的一哆嗦,他妈的这臭娘们,多事!
  祖父把银元放进缸里,盖好盖,便偷偷溜回他住的房间。从老伴娘住的房间路过,祖父无意中透过门缝看到老板娘的房间里有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有几把闪着寒光的斧头,老板也在里面。祖父心里一惊。
  祖父没有回到房间,他四下里踅摸,看院子里有一大堆竖在墙根下的木柴,祖父拱进那堆木柴:还好,里面有个空,挺宽敞的,赶得上一间小屋了,嘿嘿,今晚就在这睡吧。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12 12:54:53
  生动、细腻的细节描写彰显个性!赞!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12 13:21:36
  就像看电影一样,文友一格一格放给我们看,有声有形有色彩,了不起的写法!
我要评论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12 17:02:33
  艺高人胆大啊,还敢在这睡,可能是跑也跑不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梦兆亦菲 时间:2020-08-12 22:04:33
  支持英雄,平凡的英雄也是英雄。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