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上、下编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6:29:36 点击:5945 回复:126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老白坡
  张春跃著

  上编:活命
  下编:偷埋

  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分为上、下编,共34章,129节。28万字。已完本。和文友们分享!
  上编:《活命》十六章,70节,12.7万字。
  下编:《偷埋》十八章,59节,15.3万字。
  《活命》主要叙述一个人的一生。《偷埋》描写的是一群人的一个片断。
  《活命》是我十年前的作品,一直存在我的文档中,我记得也往天涯发过,但那时题目是《活下去》又更名为《反动军官》,又更名为《丘陵草木》,反正,没有一个正当的名字。况且,只有章,不分节。通过本次修改,又重新分节。
  《偷埋》是我今年新创作的,开始叫作《老白坡》。和《活命》一样,说的都是那一个村庄的事情,所以,干脆合起来统称为《老白坡》。分成上下编。这便有了《活命》和《偷埋》。
  上编《活命》导读
  人为什么要活着?
  人为什么要活下去?
  十亿人中有八亿人在思考这一问题。
  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上编《活命》的题记:
  生活的全部意义,在于生命的不息。
  圆满回答了人们的疑问吗?没有!
  看完《活命》全篇,你会找到答案的。
  这个人,在仇家的追杀中,他躲过了死神的魔掌,活下去了;
  这个人,当壮丁从队伍上逃跑,被抓回队伍后,没被处死,又活下去了;
  这个人,在和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没有阵亡,他活下去了;
  这个人,身为国民党保安团的军官,几次和共产党的军队对决,他都活下去了;
  这个人,在新中国成立后,镇压反革命的时候,本该枪毙,但他却在逃亡了一些时日之后,到人民政府投案自首,他活下去了;
  这个人,在东北战犯管理所,整整劳动、学习了十八年,他活下去了;
  这个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阶级斗争中,作为“四类分子”的他,又活下去了。
  这是一本适合于各种人群阅读的书。

  生活的全部意义,
  在于生命的不息!
  —— 题记

  ·目录·
  我先说两句
  第一章:事打因头起
  1、故事从早晨开始
  2、吃粮
  3、护寨
  4、办学堂
  第二章:是枪惹的祸
  1、入伙罗汉山
  2、招安
  3.完婚
  4、谁是偷枪人
  5、解甲归田
  6、砸窑子
  7、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第三章:万恶淫为首
  1、门风
  2、规劝
  3、当仇人有了枪
  4、打黑枪
  5、惨案继续
  第四章:斩草先除根
  1、我要活下去
  2、从死神手下滑过
  3、告状
  4、搬家
  第五章:又是因为枪
  1、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2、追枪
  3、吃枪份
  4、释放的囚犯
  第六章:职业卖壮丁
  1、卖壮丁
  2、保状改禀状
  3、把卖壮丁当生意作
  4、军营生活
  5、逃兵
  6、给军官诉苦
  7、开始报仇
  第七章:兵败黃山口
  1、鬼子来了
  2、打击侵略者
  3、俘虏美则
  4、兵败黄山口
  第八章:官杆保安团
  1、跑老日
  2、不是人的畜生
  3、保安团吃粮
  4、官杆儿
  5、石成吸大烟
  6、柳三儿当兵
  第九章:混战九门岗
  1、保长来干保安团
  2、神八路
  3、恶霸乡长
  4、屠杀地下党
  5、催粮官逃亡
  6、九门岗之战
  第十章:君子十年仇
  1、一个村庄的毁灭
  2、仇人相见
  3、复仇
  第十一章:三月三之战
  1、遭遇八路
  2、少拜寺之战
  3、保安团土崩瓦解
  第十二章:解放区的天
  1、新生活
  2、新婚小登科
  3、谜底超乎我想像
  第十三章:等着你回来
  1、潜逃
  2、追捕逃犯
  3、自首
  第十四章:等你十八年
  1、劳动改造
  2、特赦
  3、回到故乡
  第十五章:搞阶级斗争
  1、红卫兵和大字报
  2、知道自己是谁
  3、柳金柱提意见
  4、聋子高的革命
  5、斗地主
  6、义务劳动
  第十六章:我笑到最后
  1、重获自由
  2、重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3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7:47:16
  亲爱的天友们,今日发新帖,以后,我会不定期更新。欢迎关注,欢迎批评指正。谢谢!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7:47:59
  文友,写成天友了。抱歉!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8-22 09:05:00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10:26:44
  谢谢朋友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2 10:42:47
  支持新帖,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2 10:56:48
  赞!学习,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20-08-22 14:10:43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19:19:07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3 01:48:22
  我先说两句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丘陵人常常自谦地称自己为草木之人。
  小时候,那皎汁月亮的夏夜,妈妈常常说那件令她们妯娌几个惊恐的故事。多年以前的麦天里,她们最害怕的是上南孙庄割麦。南孙庄只是一块地的名称,能证明那儿曾经是村庄的,惟有一口老井。这井里是推进去过人的。那是用枪先打死后,又推进井中的。两男一女,整整三个人,三条人命。那事发生以后的日子,很多村人说,每当夏夜,就会从南地飞来几颗闪熠着诡异之光的鬼火,但到村庄边的老沟头,都会自行消失。估计是那三个冤魂想到村庄中讨个说法吧?
  逐渐长大以后,我已经知道了那制造恐怖的人是谁。村庄中的很多人在茶余饭后都在讲述他的故事。虽然没有英雄的崇高,但他却超越了平凡中的卑微。说的人多了,难免会有不同的版本流传。不过,几乎上都说的是他整个故事中其中的一段,从来没有人把他的故事给说完整过。也从来没有人去找仍然活着的故事主人公去对证那些故事的真伪。一次又一次,我禁不住好奇的诱惑,慢慢接近他,试图走进他的生活。也许我天生的毅力帮了我的大忙,我竟然在一次次的努力下,和他结成了忘年交。于是,在秋后和初冬的岗半坡放羊时,我和他,还有另外的牧羊人们,或蹲或坐,或半躺在既背风又向阳的沟坎上,以他为中心,听他细述他的从前岁月。遇着阴天下雨,或几天的连阴雨,我会直接到他家里,在拜访他的过程中,向他询问他故事中我不太明白、或搞不清楚的情节。当有些事使得他既悲伤又痛心时,他总向我礼貌地笑笑,然后就陷入沉默之中。我便也不再言语,无声地陪着他。有时候,人们需要的安慰,就是陪他沉默,不需要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是多余的。往往在这时,他的老伴会适时地打破寂静,帮他向我叙述其中的一些事情。每当这时,我细心地发现从她眼中绽放的光彩,分明是她又从他身上找到了他豪迈的当年。虽然两位老人都已八十高龄,但她对他仍一往情深。当初,他们结婚一年便分开了,她在家等了他整整十八年。
  好了,少说两句吧!如果我说得太多,恐怕真成了画蛇添足,即使是真实的记录,也不免涂抹上虚幻的色彩。
  还是听我的老叔说吧!

  第一章:事打因头起
  1、故事从早晨开始
  俺老父亲弟兄三个,俺二叔,也就是你二爷,他打了一辈子光棍儿,连个家也没成下。你三爷那个人,咋说咧?说他是干浪搅和皮吧,俺是种地户呀,除了给人家种地,自己家赖好也有二三十亩岗坡子地。一年到头,不说吃多好吧,稀哩稠哩没有断过顿。他这人哪,他是我叔哩,我不能过多评论,他就属于青皮蚰子、滑溜皮货,没心种地,又没啥本事那一号。
  我十五岁那年,刚过了八月节,那个早晨我感觉特别凉爽。当我看见日头从岗上升起来时,三叔正好从我面前经过。他好像一夜都没有睡觉,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整啥啦,我又不敢贸贸而然的问他。但我敢肯定,他决不会出去作钻墙挖洞子、偷鸡摸狗那些事,真要让我爹知道了,不扒掉他一层皮才怪哩!
  三叔身后跟着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出于礼貌,我准备跟这个人打招呼,他却跟三叔一起,钻进了三叔住的那间小屋。
  没多往儿,三叔出来了,他看我一直站在院子里,就对我说:“娃儿,治个啥儿去吧!”
  我悻悻地走出院子,看着也同样走出院子的三叔,他走进了识文断字的五先生五叔家。
  我总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称得上为秘密。因为,再秘密的事情,后来都被人知道了。有些事,还是当事者自己说出来的。三叔那天早上的事,没出三天,我们便了解了全部真相。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3 06:48:37
  品读新帖,早安!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3 08:03:06
  周日打个卡,叮咚~~~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3 08:03:26
  周日打个卡,叮咚~~~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8-23 08:10:07
  秋高气爽的季节读赏心悦目的佳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3 08:18:19
  支持楼主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3 08:24:58
  支持楼主,静等更新。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8-23 09:26:34
  支持!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3 10:24:45
  秋高气爽,周日问候^O^
作者:三桥治保主任 时间:2020-08-23 13:31:29
  支持楼主,拜读大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3 15:14:48
  赞!学习,周日快乐!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8-23 15:58:16
  支持多产的春兄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0-08-23 17:09:31
  @春光辉耀 欣赏佳作,支持楼主!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3 19:24:02
  2、吃粮
  三叔那一黑了在南孙庄抹了一夜牌。别人有钱有地有房子,输得起赢得下,能输能赢。他有啥?他是能赢不能输啊!一夜之间,他输给人家十八亩地。你说,俺家有地,可不是他的呀?他跟着俺爹过日子,根本不当一分钱的家。第二天早上,人家跟在他屁股后要地,多亏三叔精明,先稳住那个人,对他说:“你先稍等我一会儿,我找个人写一张卖地文书,你得着卖地文书,就等于地到手了!”三叔就晃到五先生五叔家,把自己输地的事备细说了一遍。
  听完三叔所说的事情,五先生问他:“咋整咧,老三?”
  三叔眼也不眨地说:“五哥,我想好了,你先借给我两块现洋,我上赊店吃粮去!听说那垓儿乍往儿正招兵哩!”
  五先生叹着气,给三叔了四块现洋,说:“出去躲躲也好,过些时再回来,收收心,好好跟着你大哥种地吧!不能再徜徨哩呀!”
  三叔把五先生慷慨借给他的四块现洋揣进衣兜,对五先生千恩万谢了一番,闪身出了五先生家,左转右拐,走出村庄。
  那个跟三叔要卖地文书的人,自清早起来到小晌午,从三叔的小屋里走出来把划了好几回,就是不见三叔的人影。见不着人,他也没办法,只得气杭杭地嘟囔着走了。
  这个时候,三叔还没有走到赊店,走到中途,他拐了个弯,去寻访他的一个姓郑的朋友。一打听,才知道那人一个月前上罗汉山当趟将去了。三叔寻友不遇,也并不愁怅。他按计划继续往赊店走。到店街,实际上他也没费多大事,很快就找到了在城东北角的招兵处。这是属于西北军的一支队伍。二十多岁的三叔,挺棒的一个小伙子,人又精能,队伍上咋能不要他咧?
  过了三天,他的顶头上司问他:“巩振生,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你们村庄上还有没有?”
  三叔是何等机灵的一个人啊,听到长官这样问他,连忙行了个军礼,说:“报告长官,俺庄呀,像我这样急着出来吃粮的年轻娃们,那可是结壳子叫驴——多哩多!”
  长官眉开眼笑地说:“那好啊,你能不能帮我招来一批?当然,这个你尽管放心,本座是不会亏待你的!”
  三叔沉吟片刻,才又说:“人招是好招,就是……”
  “巩振生,我看你也是个爽快人,心里不藏事,有啥为难的地方你只管说出来,不要又掖又藏的!”
  三叔说:“长官,你看,就我穿着这身军装回家招兵,庄儿上人不叫我当成从队伍上偷跑回家的人就不错了,咋看咋像个逃兵。有谁还能相信我?我想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咱们这兵营里有的是战马,你让我骑上一匹,那骑兵服叫我穿上一套,好枪再叫我背上一棵,有这一身装束,那就不一样了,我敢说,我回去招兵,不该来的他也会来。”
  那军官竟然一一答应了三叔的要求,并限定他三天时间,招到人招不到人务必归队,否则,军法从事!
  三叔骑着一匹屁股上有两块白的黃骝驹,穿着一身皮质的骑兵服,肩挎一棵崭新的汉阳造,英俊的脸庞上,透出几分威武的的气概。他不急不徐地骑马在丘陵间穿行,俨然一位荣归故里的高级军官。那暖融融的秋天的阳光,包裹着飘飘而然的三叔,他真有点想出汗了。
  骑马走进村庄,一到寨里,人们像看稀罕物一样围了上来。他夸张地掏出一条白洋绒毛巾,轻轻地在额头上拭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把毛巾装进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面。那种讲究,那种优雅,庄儿上人是闻所未闻,还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人们还没有认出他是谁时,他便跳下高头大马,喊着一个又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名。人们差点给吓呆了。我的老天爷呀!振生出去三天就大变样了。这世道变化之快,叫人背着干粮袋子也撵不上。
  连来带去,三叔在家住了三天,招了整整十八个人。最后他们走哩走哩,又随上一个马根玉。三叔为此特别高兴。他没想到马根玉也会去吃粮。他读过一二年私塾,多少识得些字。成亲还不到一年,那个娇小玲珑的家里人,是个好家室。有读过书的人在自己身边,三叔觉得简直就是一座靠山。
  最后一个知道马根玉跟三叔一路去吃粮的,是马根玉他家里——焦姐儿。那一群吃粮人兴冲冲地随三叔走后,焦姐儿才听说信儿。她哭哭啼啼地在后边追赶,要讨回她的丈夫,叫他回心转意,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过日子。追了五六里,哭了五六里,到可怜岗西坡,还是没有追上那一杆子去吃粮的人。又看不见人影,赊店到底在哪?她只听人说过,自己没有去过。都说赊店街大得很,有七十二条街,是个大地方。倘若自己千辛万苦摸去了,怕也找不到马根玉。万般无奈,她捶胸顿足,在可怜岗西坡痛痛快快地哭了一阵子,凄凄惨惨地啜泣着回家了。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23 22:43:40
  支持学习新作!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4 05:41:13
  清晨跟读22楼,品赏精彩!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4 08:08:44
  周一复周一,祝贺大家又流失了一周o(∩_∩)o 哈哈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4 09:06:53
  欣赏!支持!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4 09:07:02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4 10:29:23
  金秋送爽,物竞风流。品读原创佳作,送上诚挚祝福O(∩_∩)O哈哈~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4 13:37:57
  抒写精彩不断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4 13:42:46
  赞!学习,周一快乐!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4 18:02:39
  新作上市,一睹为快!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4 18:55:08
  3、护寨
  初冬的早晨,天比以往凉了很多。我和二叔正在牛屋铡草,俺爹噙着他的旱烟袋走进来。他用拌草棍子搅搅料缸,又伸头隔着牛槽看看牛铺,然后说:“二弟,我今儿上密阳县去办个事儿,约摸得两天,你操个心儿,牛料磨细一点儿,牛铺拾掇干净。”
  二叔头也不抬地说:“哥,你放心吧!该干啥情去啦,走十天半月也没事儿!”
  第二天,日头刚沾地儿的时候,爹从密阳县回来了。看得出来,他有着一股子极其罕见的高兴劲儿。
  记得我在10岁那一年,爹曾经和今天一样高兴过。
  大人口那一族中的大个德,出去当兵,当了半年,跑回来了。随后,队伍上要拿办他这个逃兵,派两个军官一直追到咱庄儿上。那时,俺爹是庄儿上管事的。早些年,红毛子造反,各庄都组织了保卫队,大家伙儿推选俺爹当队长,一直到现在,庄儿上人还尊敬地叫他“老队长”。俩军官找俺爹要人,俺爹既好朋好友,又侠肝义胆。他明知道,大个德一旦被队伍上抓走,人家不活埋他,他也得脱层皮。咋整?为了解脱大个德的罪过,俺爹在家为俩军官摆了一桌酒席。席间说了好多赔不是的话,一再对俩军官说:“俩老总都是明白人,这些事瞒上不瞒下,得饶人处且饶人。您俩高抬贵手,放大个德一马。”吃喝中间,俺爹趁机每人塞给他两块现洋。
  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经过俺爹的介绍,俩军官既了解了大个德在庄儿上的为人,也明白了俺爹为同村人的一片苦心、善心。俺爹对俩军官说了老白坡寨,说了大个德如何英勇善战,为护寨出生入死。他是惺惺相惜认为大个德是个英雄,才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求情。越说越投机,越说越热乎,正应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句老话。俩军官在席上和俺爹换了八字庚帖,拜了把子,成了生死与共的弟兄。临走,他们非但没有带走大个德,连现洋也不要了,还留下八颗手雷。那叫俺爹高兴的啊,好几天他都像个小孩似的,对谁都好得不得了。
  由于他挽救了大个德的一条命,庄儿上人更加敬重他了。
  是的,俺爹在庄儿上人心目中,就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三年前,俺爹曾以自己一人之躯,挽救过整整一个庄儿人的性命。
  咱这儿最恨的就是老北头杆儿。实际上,他们是从南召、鲁山那儿起来的。这些杆匪一路从西北抢掠到东南山肥水美的信阳州,谁也说不清有多少老百性惨遭不幸。为了防御他们,咱老白坡一家一人出三钱银子,修成了远近闻名的老白坡寨。民国十八年,寨被打开过一回,一破寨,土匪们蜂拥而入,那就好比侵略者屠城一般残忍啊!那时的事儿,我记不太清。不过,俺三叔上賖店吃粮的三年前,那一回,我是记忆犹新,至今难忘。
  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傅老三驾杆出来,见东西就抢,逢人便杀,遇寨即破。抢到咱老白坡寨时,多亏了俺爹手中那八颗手雷。谁知道,傅老三这一回领的土匪实在太多了。那年月,当趟将作土匪的,比种地作庄稼汉的人都要多。咱庄儿人护了七天寨,那是硬撑的呀!砖头瓦块红缨枪,那都是武器呀!让人最揪心的是,八颗手雷用完了,还是打不退傅老三的杆儿。
  傅老三在寨外攻了几天,硬是拿不下这个寨,他已经知道是俺爹领着人和他死拚的。最要命的是,不知道寨里还有多少手雷在等着轰炸他们。在第七天的午后,傅老三开始在寨外喊话。
  “喂!巩信生,我佩服你是一条硬梆梆的汉子,一个响当当的英雄。咱不打了,中不中?只要你答应我提出的几个条件,我就领弟兄们绕过你们老白坡寨,免你们一死!若其不然,可别怪我傅老三翻脸无情,提起裤子不认人。等你们老白坡寨一破,您庄儿上的黑脊梁骨可都是我的了!”
  黑脊梁骨也就是说的妇道人家啊!俺爹听傅老三这么一说,大义凛然地站在寨墙上,对他吼道:“傅老三,你不要满嘴喷粪,我也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难道你就没有姐妹吗?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想要啥,想叫俺整啥,你说吧!”
  “中!这可是你说的啊!送我三十棵枪,一千块袁大头,五十匹绸子,五十匹绢,别的东西就不要了。咱可要说句话当句话,不治屙了屎再蹲进去,吐口涶沬再舔起来那号事儿。你们把东西拿来,我二话不说,领弟兄们就走!”
  “这个家儿我自己可当不了,我得跟俺庄儿的老少爷们商量商量!”
  有啥商量啊?傅老三这是明摆着难为人,恁多东西上哪儿去给他弄?不说那枪,那袁大头,绸子,绢,统统都弄不来。不用俺爹多说,寨里的大人小孩都听见了。谁也想不出啥好办法,难不成咱老白坡人的劫数到了?就该死在傅老三的屠刀下吗?满寨的人无不唉叹连连,愁眉不展。
  俺爹吸了一锅烟,又吸一锅烟。但还是没有谁说个决定话,只是大张着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俺爹一磕烟袋锅,在黃胶泥地上来回划拉了几下,把烟袋别在腰间,那红玛瑙烟袋哨衬在腰间束扎的三尺汉青战带上,格外耀眼,真有光彩夺目的态势。
  俺爹气宇轩昂地一步步登上寨墙,双手叉腰,以他洪钟般的声音对傅老三喊道:“傅老三,我巩信生堂堂七尺男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要的东西一定如数奉上。可眼下一时半会儿也凑不齐,我甘愿当肉票,啥时候东西送上,我啥时候回家!”
  说罢,俺爹纵身跃下寨墙,腾身落入开始目瞪口呆,继而惊慌失措的土匪群中。
  俺爹的这一举动,震惊了所有的人。傅老三更是愣得老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对俺爹的舍生取义敬佩不已,能自愿当肉票,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既然已经到这份上了,傅老三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他一个当家的脸面。吩咐手下,把俺爹五花大绑地联到了那一大群绳捆索绑的肉票串上。随后,他便弃了老白坡寨,往东北方向而去。
  也是老天有眼,该傅老三倒霉。到龙济庙赵庄河上,杆匪们碰上了国民党68军的队伍,再咋说那也是正规军哪,打个土匪还是绰绰有余的。那一场仗打得傅老三的杆一下子呼啦了。杆匪们是屁滚尿流,落花流水,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绑的一串子肉票们,都是无辜的百姓,杆匪打散了,他们在国军的帮助下,解开身上的绳索,各回各家。
  俺爹回到家后,庄上有好多人都眼含热泪,到俺家去探望俺爹,说了无数致谢的话,也更有人着实把俺爹给恭维了一番。不过,俺爹并不自恃有什么功劳,他认为,他能给庄儿人作些什么,这是他的本份,也是使他感到荣幸的事情。扪心自问,谁能忘得了俺爹的舍生取义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4 19:05:48
  分享佳作!跟读学习!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24 19:32:42
  马住,祝贺又开新楼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24 19:33:15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8-24 19:41:15
  拜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08-24 19:41:39
  问候老师秋安!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24 23:19:34
  问好!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5 05:36:41
  拜读佳作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25 07:36:19
  点赞欣赏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5 08:22:55
  叮咚,送一个凉凉当问候~~~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8-25 08:49:21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20-08-25 08:49:48
  耀哥,七夕快乐。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5 09:19:54
  欣赏!支持!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8-25 09:27:40
  支持佳作!
作者:cy白茶 时间:2020-08-25 10:18:30
  七夕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5 11:05:43
  大鼎好友佳作,顺祝七夕愉快O(∩_∩)O哈哈~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5 13:56:54
  赞!学习,周二快乐!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8-25 15:49:01
  支持!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5 16:36:10
  书香千里、同赏七夕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5 18:55:17
  七夕快乐,大顶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5 19:16:55
  4、办学堂
  俺爹离开家两天,庄儿上人都知道他上密阳县去了。他一回来,没多往儿,都跑我家来了。我家的院子里挤得快盛不下了。
  俺爹兴高采烈的对众人说:“我为啥要上密阳县去咧?早些时我就听说,河南督军冯玉祥发下施令,教各地扒庙建学。冯督军认为,老百姓只所以愚昧,就是因为读书少。我一听,这怪对咱老百姓的劲儿。因为,我听一个读书人说,没有文化等于被锁进了愚昧的院子中,缺少知识就是被挡在了智慧的大门外。这是啥意思,我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说不读书不好。我一想,这得先上郭庵寺去找当家和尚汝川商量商量。我对他说,咱也不说扒庙不扒庙了,你腾出几间禅房,你有念经参禅的屋子,娃儿们有读书的地方,两下方便。这不就中啦?多好的事儿!没想到,汝川硬得梆子样,任凭我磨破嘴皮子,他就是不吐口。他那头摇得比拨浪鼓还厉害。听他那话音儿,这座庙,这郭庵寺,就是他的祖父事业,谁也休想动一动他那庙产。我心说嘴不说,中啊,我就不信我斗不过你。我这就上密阳县去了,找着县长,说起冯督军提倡扒庙建学的事儿,县长把我举荐给教育局长,说教育局孙局长主管这方面的事情。我见了局长大人,我说我想响应冯督军的号召,扒庙建学,让一方百姓的子弟有书读,学点知识,增些长进,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可是,老和尚汝川却纠集一杆子剃头的,赶狼猪的,拦挡住。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可想,才上县里来请示大人您。孙局长听完,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俺爹模仿着教育局长的口吻说:“老和尚汝川咋就找点子那号人?回去吧,该咋办咋办。我对你说,巩信生,老和尚汝川敢再拦挡,阻挠扒庙建学,你打他个秃驴!”
  俺爹激动万分地说:“明儿,咱多去点子人,先礼后兵,不中了,那可真得动武!”
  俺爹这一番话,真可谓是让人们振聋发聩,一时间,群情激愤,大骂汝川,说起来十里八村,三乡五保的有名望人,光棍子,咋就这么狗屁不通咧?看来,不理料理料他,还真不中!
  过了一夜,还没吃清早饭,庄儿上人已经陆续来到我家。直到吃过大家饭,俺爹看人已经差不多了,一挥他的烟袋,一大群人便一步步登上丘陵,往郭庵寺而去。
  郭庵寺也算是一座古刹了,和它齐名的是在这同一条丘陵上的坡庵寺和瓦屋寺,都有上百年的历史。矗立在岗脊上的郭庵寺,一派恢宏的气势。一进三的大庙院,里边古柏参天,鸟雀成群,碰的巧了,还能看见白鹤叼长虫的景致。
  我夹杂在人群中,和众人一齐到山门外,拍打了好长一阵子,门总算开了。开门的不是庙里的小和尚,而是当家和尚汝川。
  汝川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法术,早已清楚了我们的来意,他在门里边双手合什,口颂佛号:“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请止步,佛门乃清静之地,怎容尔等无知愚昧之人玷污?不年不节,尔等既不还愿,又不烧香,就别瞎闹了。还是回去好好耕田种地吧!”
  俺爹一声不吭,完全是一副“待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的态势。他不声不响地从战带间押出旱烟袋,只是闷头吸烟。一锅吸完,就再吸一锅。
  乡亲们在跟汝川理论着,一边说,一边一个个狠劲挤进山门,把汝川围在中间。有的问他为啥不让建学?有的问他为何敢反抗督军的号令?有的问他知不知道郭庵寺的山主是谁?汝川却皮笑肉不笑地一连声说,他本方外之人,红尘滚滚,与他无缘。他只一心向佛,凡尘之事,概不过问。不是答非所问,就是避重就轻,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无关风月的话,一味地搪塞,屡屡避其话锋。
  俺爹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步蹿到汝川面前,举起烧得发红的烟袋锅,不分个地在汝川头上敲起来。一边敲,一边忿恨不平地说:“我叫你个秃驴!我叫你个秃驴!你装洋迷咋恁得咧?”
  汝川用他白皙而细嫩的手去护他那泛着青光的头,可是俺爹偏不打他的手,只捡他那双手捂不住的地方狠劲敲。汝川面如死灰,气都喘不匀了。
  一阵热烟袋锅子的暴栗之后,俺爹对汝川下了最后通牒:“限你三天时间,掿出来至少九间房子,三天头上我们来查收,少一间就把你个秃驴哄出郭庵寺!你若敢反强,暗中使坏,扭送到县上查办你!”说完,俺爹领着人走了。
  后来的结果是,汝川因为那一场闹腾,越想越窝火。在这之前,他是曾经的光棍人,小有名气的得道僧人。方圆附近的村庄上,谁家有客,办大事,都必请他去赴宴,没有汝川到场,办事的人家觉得矮人半截子。汝川这一回威风扫地,以前那贵重的脸面,如今已一文不值。他能不为此生气吗?越想越气,越气越想,脑子咋也拐不过来弯了,不几天,他得了个气臌病,一个月之后,就上西天参拜他的如来佛祖去了。
  学屋有了,教学先儿也请来了,俺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送走在我家喝汤的教学先儿后,俺妈对俺爹说:“二娃,三娃他俩还小,叫咱长华上郭庵寺读书去吧?”
  俺爹说:“以前娃儿不是读过二三年书吗?识恁些字有啥用?眼看他已十七大八,搬亲大汉了,还读啥书?”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25 19:33:11
  夏日安康!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5 19:44:29
  跟读学习,支持佳作!七夕快乐!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6 05:52:19
  跟读佳作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26 07:52:56
  特色巨匠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6 08:55:16
  问候好友 , 品赏佳作: )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8-26 09:00:25
  欣赏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6 09:24:34
  赞!学习,周三快乐!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6 09:44:56
  冒着大雨前来顶贴,嘿嘿~~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6 10:03:25
  欣赏!支持!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8-26 10:09:46
  支持佳作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8-26 13:10:17
  共进共勉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26 13:51:04
  支持好友新作,问候秋安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6 14:10:14
  敬仰文采!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8-26 19:20:15
  欣赏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6 19:31:15
  4、谁是偷枪人
  这些时,在我看来,俺爹最快意的事,莫过于他用三叔给他的钱,买了一把五连发的手枪。枪是新枪,据说还是德国造。湛蓝的枪身,闪烁着怪异的幽光。我第一眼看见这枪,从心底发出的却是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我绝不允许这想法在我心头存留。如果这意念占据了我的整个心,这就是对爹的不孝敬。
  俺爹手托着这把枪,简直是如痴如醉,似癫似狂。不住溜地念叨:“好枪啊,好枪!一回能打五发子弹,我的老天爷呀,他们是咋造出来的!能人确实是太多唻呀!”一天中,不知道他能把那油布包打开几回,抚摩一阵,感慨一番,然后再恋恋不舍地包起来,隔一会儿又敬敬仰仰地揭开油布包。那份珍爱,那份呵护,已经超越了妻子儿女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最常上我家来看枪的,是和我同宗同族又同辈的稀屎平。由于寻常里他是个小胆子,名字又叫平,人们才送了他这样一个绰号。他每次到我家,只要他一看见俺爹,一提“枪”这个字眼,俺爹便会把包得严严实实的手枪拿出来。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喜欢别人乱摸的,可稀屎平除外。俺爹对这把枪的稀罕劲儿,且似一位母亲怀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千般呵护,万般珍爱。
  春末夏初的一个上午,我家院子里落了遍地桐花。俺爹和稀屎平正在牛屋的床上津津有味地欣赏那把手枪,大门外有人喊俺爹,他应声走出去,稀屎平也跟他走了出去,但俺爹并没有在意。
  村后小庄的广祥,想上姚集牛行去买牛,叫俺爹去挎眼。他有些别的事急着走,又怕俺爹不在家,先给他说一声。所以,就在院墙外喊了两嗓子。于是,俺爹便应声走出来。等他们说完事儿,二人分手,俺爹又回屋去,不知道啥时候稀屎平已经离开了。让俺爹吃惊的是,他那把心爱的手枪却不翼而飞。俺爹并没有声张,依他想着,这肯定是稀屎平在跟他开玩笑。要不多往儿,他自己就会把枪送回来。或者他会回来说,他把枪藏哪儿去了。
  一直到天擦黑,稀屎平再也没有上我家来。俺爹真的等不下去了,他去找稀屎平要枪。令俺爹万万没想到的是,稀屎平矢口否认。他说,当俺爹出去时,俺爹前脚走,他后脚跟。临走出门时,他还有意回头看了看摆放在床上的枪。这一点他记得比谁都清楚。俺爹傻眼了,难道说出鬼了?
  黑了喝汤时,俺爹纠结得连汤都喝不下去了。
  俺妈劝俺爹:“你好好想想,我看平那娃儿平常里也不赖呀?他能下得去手?”
  俺爹气恼地说:“想昧东西有一千个理由!但一个没有见,不是他,比一千个理由都管用。大天白日的,又没有别人,不是他会是谁?”
  除了稀屎平,俺爹真的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去偷了他的枪。
  随后的几天里,俺爹又一连问了稀屎平几回,每次稀屎平总是诅咒百舌地说,他没见就是没见!他也不是那爱财人。何况,这是信生叔的心爱之物,我能作那不仁不义,丧天害理的小人之事吗?
  任凭稀屎平说得天花乱坠,他甚至想挖出心尖子叫俺爹看看。枪都偷了,戏谁不会演?无论稀屎平怎样表白,他又怎么能够让我们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呢?这就是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羽。谁也猜不透谁在想啥。看俺爹,平日里待稀屎平多好,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看。他可好,竟下得了这黑手,叫俺爹的枪偷走。真是世道险恶,人心叵测。
  从此以后,稀屎平再也不上我家去了。因为俺爹的枪,我们两家结下了冤仇。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6 19:31:42
  4、谁是偷枪人
  这些时,在我看来,俺爹最快意的事,莫过于他用三叔给他的钱,买了一把五连发的手枪。枪是新枪,据说还是德国造。湛蓝的枪身,闪烁着怪异的幽光。我第一眼看见这枪,从心底发出的却是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我绝不允许这想法在我心头存留。如果这意念占据了我的整个心,这就是对爹的不孝敬。
  俺爹手托着这把枪,简直是如痴如醉,似癫似狂。不住溜地念叨:“好枪啊,好枪!一回能打五发子弹,我的老天爷呀,他们是咋造出来的!能人确实是太多唻呀!”一天中,不知道他能把那油布包打开几回,抚摩一阵,感慨一番,然后再恋恋不舍地包起来,隔一会儿又敬敬仰仰地揭开油布包。那份珍爱,那份呵护,已经超越了妻子儿女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最常上我家来看枪的,是和我同宗同族又同辈的稀屎平。由于寻常里他是个小胆子,名字又叫平,人们才送了他这样一个绰号。他每次到我家,只要他一看见俺爹,一提“枪”这个字眼,俺爹便会把包得严严实实的手枪拿出来。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喜欢别人乱摸的,可稀屎平除外。俺爹对这把枪的稀罕劲儿,且似一位母亲怀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千般呵护,万般珍爱。
  春末夏初的一个上午,我家院子里落了遍地桐花。俺爹和稀屎平正在牛屋的床上津津有味地欣赏那把手枪,大门外有人喊俺爹,他应声走出去,稀屎平也跟他走了出去,但俺爹并没有在意。
  村后小庄的广祥,想上姚集牛行去买牛,叫俺爹去挎眼。他有些别的事急着走,又怕俺爹不在家,先给他说一声。所以,就在院墙外喊了两嗓子。于是,俺爹便应声走出来。等他们说完事儿,二人分手,俺爹又回屋去,不知道啥时候稀屎平已经离开了。让俺爹吃惊的是,他那把心爱的手枪却不翼而飞。俺爹并没有声张,依他想着,这肯定是稀屎平在跟他开玩笑。要不多往儿,他自己就会把枪送回来。或者他会回来说,他把枪藏哪儿去了。
  一直到天擦黑,稀屎平再也没有上我家来。俺爹真的等不下去了,他去找稀屎平要枪。令俺爹万万没想到的是,稀屎平矢口否认。他说,当俺爹出去时,俺爹前脚走,他后脚跟。临走出门时,他还有意回头看了看摆放在床上的枪。这一点他记得比谁都清楚。俺爹傻眼了,难道说出鬼了?
  黑了喝汤时,俺爹纠结得连汤都喝不下去了。
  俺妈劝俺爹:“你好好想想,我看平那娃儿平常里也不赖呀?他能下得去手?”
  俺爹气恼地说:“想昧东西有一千个理由!但一个没有见,不是他,比一千个理由都管用。大天白日的,又没有别人,不是他会是谁?”
  除了稀屎平,俺爹真的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去偷了他的枪。
  随后的几天里,俺爹又一连问了稀屎平几回,每次稀屎平总是诅咒百舌地说,他没见就是没见!他也不是那爱财人。何况,这是信生叔的心爱之物,我能作那不仁不义,丧天害理的小人之事吗?
  任凭稀屎平说得天花乱坠,他甚至想挖出心尖子叫俺爹看看。枪都偷了,戏谁不会演?无论稀屎平怎样表白,他又怎么能够让我们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呢?这就是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羽。谁也猜不透谁在想啥。看俺爹,平日里待稀屎平多好,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看。他可好,竟下得了这黑手,叫俺爹的枪偷走。真是世道险恶,人心叵测。
  从此以后,稀屎平再也不上我家去了。因为俺爹的枪,我们两家结下了冤仇。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6 20:18:54
  点赞,支持!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7 05:31:10
  跟读~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27 06:02:58
  支持新作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7 06:54:20
  鼎力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7 08:47:09
  继续凉凉,挨家送一片。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7 09:03:24
  欣赏!支持!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8-27 09:15:05
  支持佳作!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8-27 09:24:24
  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8-27 10:21:52
  过来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7 10:34:33
  赞!学习,周四快乐!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7 11:16:05
  畅读佳篇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8-27 14:09:17
  力挺佳作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7 16:38:43
  问候好友 , 品赏佳作: )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27 19:47:53
  这个题材走影视和出版比较容易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8-27 21:41:14
  顶贴支持楼主。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27 21:45:23
  支持原创好文!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8 00:02:43
  5、解甲归田
  刮南风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预示着小麦离成熟的日子越来越近。正是麦子黃梢的时候,三叔回来了。他这次回来虽然不再有许多人围观,但同样在庄儿上造成了轰动效应。
  四月间,驻扎在唐河县的江西救国军司令樊钟秀,突然间变了脸。他要严肃整顿军纪。所有从罗汉山收编过来的人员,统统离寺,一个不留。除了把枪留下之外,其余物品,谁的谁带走。那些从罗汉山招安过来的土匪们,一个个直呼上当。大骂樊钟秀樊老二心狠手毒。日你奶奶,你个樊老二,你个血龟孙,你为骗弟兄们的枪,扎下的本钱可不小啊!你不就想要枪嘛!气归气,怒归怒,他掌握着兵权,他说话就是硬实。叫走就走,没有你这棵歪脖树,就吊不死人了?还真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离了你的夜壶,老子照样尿泡。没啥可说,拍屁股走人。
  三叔当了一年多连长,不但娶了花婶,还落下不少现洋。他用手里现有的银元,在咱庄北河沿北边的北山湾,买了三十亩顶河池儿的好地。这地买的巧,是纯义家那院,田义他大伯石成吸大烟,没钱了,才急着卖的。要不,咋着也买不住那几十亩地。随后,三叔又修缮了一处单门独户的宅院,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小财主日子。可以说,他火炭样的日子,惹得庄儿上不少人眼红。看来,还是当官好啊,当官能挣钱啊!
  冬月里,俺花婶生下了我的叔伯兄弟长海,我们家族又多了一个延续香火的人。
  我不知道三叔是听谁说的,稀屎平偷走俺爹的枪这件事的。
  在腊月的一个午后,俺爹准备上东岗去拾柴禾,刚要走,三叔就进屋了。自己弟兄,三叔一天没数遍地上我家来,俺爹也没有撘理他。
  俺爹走到门口时,三叔开口说:“哥,那枪你不要了?”
  俺爹听得一头雾水,淡不扯地三叔突然间问起这话,俺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俺爹没有吭声。
  三叔又紧跟一句:“哥,以你的作为,以你在庄儿上的威信,这一回,你显得咋恁胆小怕事啊?”
  俺爹无可奈何地对天长叹一声:“不知道问平那娃儿多少回,多少遍了,他一直死拧着说没有见。问一回就是那一套话,从来没有改过口。我仔细琢磨这年把子,我想着,真的是冤枉平那娃儿了?你想想,三弟,那天,除了平以外,实在没有第二个人了,不是他又会是谁咧?”
  三叔看着门外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误早误晚我得理料他一回,出出这口恶气!”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8 05:19:23
  跟读学习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28 06:45:47
  支持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8 07:56:00
  拜读大作!支持原创!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28 08:15:37
  擘作飞舞问世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28 08:22:10
  支持新帖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8-28 08:42:54
  欣赏佳作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8-28 08:49:19
  支持佳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8 09:07:05
  欣赏力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8 09:53:32
  赞!学习,周末快乐!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28 10:08:00
  欣赏!支持!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28 12:11:11
  支持佳作,问好
作者:柳成萌 时间:2020-08-28 12:25:05
  留记号,慢慢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20-08-28 13:07:32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28 13:28:28
  赏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