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上、下编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6:29:36 点击:22555 回复:609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40 下页  到页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8 14:34:25
  拜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8-28 14:53:14
  问候老朋友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8-28 19:05:50
  力顶原作!因患眼病,不能细细读来,歉意!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8 19:06:19
  6、砸窑子
  一入冬,漫长的农闲便开始了。庄儿上的年轻人们难以压抑胸中的浮躁,都想着要做点什么。月明之夜,他们会在庄儿上的空场上,撂架、抵牤牛阵,尽量把浑身的劲给使出来。要不然,憋燥得人难受。他们总是集成伙子,合伙作点儿事,以便打发这漫漫长夜。
  三叔找了几个能说到一起的年轻娃儿们,他们也都是无所事事,闲得无聊。几天来,他们不断议论着同一个话题,那就是砸窑子。说白了,就是夜入民宅去搞偷盗。上哪儿去合适咧?他们决定不了。三叔还让人喊来稀屎平,一同密谋。
  不中了上北高庄挖洞子,北高庄薛运德家是个得劲户,把他家粮仓的墙橇开,一人背他一袋谷子,有芝麻了更好。岗东李书宽家也不赖,还有刘庄侍卫家,姚集邱大皇兵家,哪一家不是大地主啊?不中了上穆庙黃文甫家,咱去背他几袋粮食,对他来说,那不是跟从牛身上拔掉一根毛一样?他能在乎这去?要整就整那富户、舒坦户,扯天说杀富济贫,杀富济贫,你不杀富人,咋救济穷人?说来说去,还是南孙庄老王广家是个梆子腔,离咱庄又近,咱又扯天上南孙庄,路都熟识,咱要下手,他也不防已。想这南孙庄,吊庄儿一个,掌柜多粗,伙计多长。就老王广家了。去砸他一回窑子,有啥咱往家整啥,整出来就是东西,就是钱哪!
  既然确定了,三叔他们就决定明儿黑了下手。
  熬过了整整一个白天,到晚上,在行动之前,三叔央人去喊稀屎平,让他快点来,并说,平去不去,务必得到场来见见话儿。
  稀屎平并不愿意去,他磨蹭了好长时间才去见三叔他们。他一到,三叔他们就开始诅咒发誓,说事儿成了,谁也不能往外说,这是名声啊!就是事儿残坏了,也不能胡乱张扬。
  该稀屎平表态了,他一咬牙,横下一条心,说:“我不去!”
  三叔也没有强逼他,说:“那你真不去,俺也没办法,总不能叫你抬去。那你回家吧!”
  稀屎平扭头走了。
  剩下的人闹腾了好长时间,估摸着人觉店了,可以动身了。刚出庄儿,就看见南孙庄那儿灯笼火把一片通明。走的近了,三叔他们确定那明灯处就是老王广家。再往近处走走,看见院子里面挂着几盏灯笼,还有几个人在来回走动。
  三叔懊恼地说:“这整哩好,老王广咋会恁能?他就知道有人要偷他,老早就有防备!这得找个人问问。”
  三叔领人到他的老赌友孙仲立家,大冷的天,孙仲立披衣起床,把一伙人迎进屋中,点燃一大笼火招待客人。三叔撒谎说,他们几个搁太和寨赶集,走到路上又拐了个弯儿,故此,直到这个时候才摸回来。稍微歇歇脚,随后就走。
  说话间,三叔尽量装作不经意地问:“王广家院子里明灯蜡烛的,准备办啥事儿哩吧?”
  孙仲立笑着说:“不知道广叔听谁跟他说的,这几黑了不僻静,有人想他家的事儿,防着点儿。天天防火,夜夜防贼嘛!广叔就雇了几个人暂时给他护院,听说还借来几棵枪哩!”
  坐了一阵子,等柴禾烧完了,火光黯淡下去。孙仲立又要抱柴禾,再把火拢着,三叔拦住了他,说,多有打扰,这一烤,身上格外暖和的多。
  三叔领人离开孙仲立家,出了孙庄,一过南马沟,到沟坎上面后,已经隐隐约约看见老白坡寨那模模糊糊的轮廓。
  三叔迷惑不解地问大伙儿:“王广家的窑子算砸罢了。也算妖奇,他咋会知道的?他是听谁说的,还是有人对他说?”
  同伙中有人说:“坏事儿的弄不好是稀屎平,就他啥事儿都知道,今儿黑他又先走。啥时候了咱几个才动身。不是他走漏的风声,又是谁咧?”
  一到家,三叔他们连觉也不睡,就喊来稀屎平白证这件事。稀屎平自认为,自己身子正,不怕影子歪。一口咬定,这几天他就没上南孙庄去。今儿黑了他回家就睡了,别的哪儿也没去。至于王广咋知道有人想砸他的窑子,那就得去问王广。为此,没说上几句话,三叔他们就认定稀屎平是内奸,揪住他狠狠地打了一顿。
  稀屎平明白这是咋着,明知道这是三叔他们设的局,他也有口难辩。
  后来,三叔亲口对俺爹说,为了不露声色,让稀屎平挨了打,屈死也没话说,早两天他就打发人对南孙庄老王广送了信儿。之后,又找稀屎平商量砸窑子,让他全程参与。如果他变了卦,不作他们的同伙,就说他想坏大伙的事儿,没安好心,打他理所当然。他若是跟着一路去,就让他第一个进王广家院子,故意叫人家逮住他。他要胡乱咬,犯了众人恶,就更没他的好日子过了。只要他跟着去,不干也不中了,陕西骡子不拽车,由不得他了。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8 19:39:05
  点赞,支持!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28 20:14:31
  支持好文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28 22:28:26
  支持!
作者:老巩论史 时间:2020-08-28 22:53:45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29 05:27:35
  继续跟读,支持精彩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29 06:21:46
  点赞佳作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8-29 07:43:35
  力顶大作!周末快乐!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9 07:54:33
  周末快乐~~~~~~准备出去浪,不能对不起阳光和蓝天~~~~~~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29 07:58:01
  周末快乐~~~~~~准备出去浪,不能对不起阳光和蓝天~~~~~~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29 08:09:11
  拜读大作!鼎力支持!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8-29 10:09:17
  支持佳作!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29 10:41:35
  支持,问候!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29 10:49:45
  赞!学习,周六快乐!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8-29 11:02:21
  欣赏支持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29 12:01:10
  悦赏佳作!鼎力支持!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29 13:13:31
  雅俗共赏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29 17:47:17
  分享精彩!力鼎大作!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20-08-29 20:18:36
  欣赏佳作,支持原创。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9 20:26:53
  7、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在枪支泛滥的年代,会玩枪的,好玩枪的,需要枪的,如果手里没有一棵或好或坏的枪,那就有点低人一等。三叔爱枪,喜欢枪,好玩枪,但却没有枪。不过,自打他一投了队伍,就好摆弄枪,又学会了修枪。要是有足够的工具,相应的材料,他还能造出枪来哩!他会修枪这一技艺,偏偏符合了这一时代的需求。于是,他也便成了方圆几十里被公认的能人之一。每天每天,找他修枪的人络绎不绝。不论啥样式的枪,他不但都能修,而且一修就好。
  六月正是大热天,尤其是午后的高温,让人们不得不停止所有的工作,能作的就是歇晌儿——睡午觉。
  三叔打着哈欠,拖一张高粱秸秆皮刮的篾子席,想找个树荫浓厚的地方好好睡一觉。岗东李拴成和他迎面走来。他是来找三叔修枪的。不知为啥,他的这棵枪总是打臭子,卡壳,咋鼓捣也不中。无奈之下,只好上岗西来搬把式了。
  三叔把席子撂在一边,搬出两把椅子,随手拿出修枪的工具,和李拴成一同坐在比较通风的过道里,当着面给李拴成修枪。
  三叔还没遇到过这么难修的枪,想让卡在枪膛里的子弹弄出来,需要费好大的劲儿,修了一阵子,明明看着没啥问题了,装上子弹,一扣扳机,还是卡壳,打不出去。难不成自己手艺有点潮,不该吃这门艺饭?三叔一边和李拴成谈论着岗东岗西的闲事儿,一边仔细检查卡壳的原因。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这瞬间发生了,一声沉闷的枪响,随着一股青烟的上升,三叔无声地倒在血泊中。
  子弹在枪膛中爆炸,当场夺去了三叔年轻的生命。
  李拴成傻在当场,大张着嘴,瞪着一双惊恐万状的眼睛,呆若木鸡,连裤裆里的尿顺着裤腿往下淌,他都不觉得了。
  俺花婶的哭声伴着闻讯赶来的人们那杂乱无章的吵嚷声把李拴成惊醒过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号啕大哭。
  以后的好多天里,我们一家和俺花婶一样,都沉浸在具大的悲痛之中。
我要评论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8-29 20:30:48
  楼主晚上好。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29 23:14:44
  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30 05:28:43
  清晨跟读精彩!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30 07:53:22
  点赞佳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30 08:28:24
  书中自有大世界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30 09:17:34
  又是周末,带你一起出去玩~~~~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8-30 11:12:27
  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30 11:17:59
  赞!学习,周日快乐!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30 11:34:05
  文笔细腻传神!拜读学习!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8-30 14:17:58
  文笔斐然!向老师学习!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30 15:23:07
  闲吟风景外,一年美过秋。
  祝君周末好,万事乐悠悠。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30 18:39:14
  好文,力顶,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30 18:51:26
  跟读学习!支持!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8-30 19:27:41
  这么快就翻页了,人气好高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0 22:14:42
  第三章:万恶淫为首
  1、门风
  三叔死后不到一年,真的是尸骨未寒。庄儿上有关俺花婶败坏门风的流言蜚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说是她和我们同宗同族的巩群生,二人作那奸夫淫妇的苟且之事。并且发展得愈演愈烈。过去是暗中往来,如今已经成了明的了。好多人都在说,他们撞见他俩的事儿。有的说,他们亲眼看见巩群生喝了汤就上俺花婶家去,一直到五更鼓才离开。有的说,他们在庄东的干河里,亲眼看见他俩在那儿疯疯打打,就是正装夫妻也不那样行。
  巩群生是我远房的一个叔,他可是有家有小的人啊!为啥他要在本族中作那奸淫乱伦的事情?论年纪,他还是俺花婶的大伯子哥。是俺花婶不正经,还是寡妇门前事非多,上演了篱笆破,狗进来的乱剧?究竟是为什么?我想不出来。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尤其是庄儿上出了这号脏事儿,你又能捂得住谁的嘴?庄儿上人说得越厉害,我们一家人就觉得在人前矮了三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0 22:14:58
  只要有一双眼睛,就能看得出来,巩群生他们到底作了些什么。有时候,大天白日,他们就敢明目张胆地在一起走,一同坐,旁若无人的架势子,简直是骑在我们脖子里拉屎。
  俺爹跟俺妈每次说这件事时,俺爹没有一回不跺脚的。
  那天,我再也忍不住了,问俺爹:“爹,俺花婶那事儿——”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俺爹没好气地打断我的话,反问我:“您花婶她咋了?她不正经,你抓住她啥把柄啦?她一个妇道人家,没了您叔,她的日子不好过呀!至于庄儿上有人凿壳她,说点子不三不四的闲话,是不是故意败坏咱们家名声的?是不是有人故意泼脏水?”
  俺爹说的很在理,我没有捉奸在床,没抓住啥把柄。人常说,捉贼捉脏,捉奸拿双,这是最起码的道理。但我亲眼看见过,天快明时,巩群生扣着扣子,整着衣裳从俺花婶的屋里出来。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甚至于有一回,我从她门口经过,正看见巩群生他俩在打情骂俏。我登时觉得脸上热烘烘的。我想,俺爹说的这话,纯粹是自己哄自己。
  我不忍心地说:“爹,您也别自己劝自己,自己坑自己,有多少人说那件脏事儿,你们不会不知道。为啥谁都这样说?为啥一个庄儿的人众口一词?你想想,和咱亲的,近的,远的,疏的,谁不在说呀?常言说,雀虫过去还有个影儿哩,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总不会因为庄儿上人可恨咱才瞎胡编排的吧?”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0 22:15:12
  俺爹如怒狮一般对我吼道:“我几十几了不知道事儿咋办哩?你说咋整?”
  二叔走过来对我说:“娃儿啊,有老不显少,这事儿到不了你管。反正,我是寻摸着,我是没法搁庄儿上混人了!”说罢,二叔抺起了眼泪。
  俺爹这一会儿是怒火万丈,他举起热烟袋锅子在二叔头上“梆梆”,敲了几下,质问道:“老二,就你这样你还想混人哩?我实话对你说,有我巩信生在一天,你混一天的人,哪一天我死了,咱这个家就得毁了!”
  二叔捂住头,委屈地蹲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了。
  俺妈起初想劝阻俺爹两句,她看俺爹真是恼得没法了,她便也不再作声。
  一屋子人长吁短叹,唉声不绝,再也没了别的声音。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0 22:15:34
  全家人僵持在那儿,这沉默让人心中发闷、憋燥。夜色弥漫进来,刚刚被妈点燃的那盏豆油灯,像是抵抗不了暗夜的冲击,忽闪一下,黯淡一会儿,再忽闪一下,好像有人故意朝它吹气,也仿佛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似乎不这样拚命地往上蹿几下,甚至要不多长时间,它就会熄灭。而屋子外那如磐石般漆黑的夜色,就会像潮水一样汹涌澎湃地灌进屋中。
  我的俩个弟弟,平时一喝罢汤,就开始闹腾,今儿黑了却变得无比安生。这一会儿,他们已经趴在俺妈身边睡着了。俺爹始终嘴噙着旱烟袋哨,尽管烟袋锅里的烟早已绝火,他一直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凝神静思。
  猛然间,“咚”地一声响,吓得三弟睁开眼,轻轻地,怯怯地叫了一声:“妈!”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0 22:15:50
  是俺爹在重重地跺脚,看来,他已经作出了决定。他粗声大气地说:“我这就去找她!”
  俺妈问:“你去找谁呀?”
  “还能有谁?”俺爹气呼呼地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我不出头露面找弟妹说说,还会有谁来管?我叫她以后多检点自己,能不交往的人就绝不交往,省得败坏门风!”
  俺妈笑了笑,说:“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看看这是啥时候!深更半夜地,你去找她?你在她院子里一吵吵,别人会咋说?她一个未亡人,你一个大伯子哥,这个时候合适不?”
  俺爹咂巴着嘴:“这——”
  俺妈说:“等明儿,我把她叫咱这院来,慢慢对她说,可不敢说狠了。说不定啊,白话她几回,她醒过来劲儿,陆陆续续就改了。真不中,就放开口子,叫她招夫养子,她守不住寡,谁也没法儿。退一万步说,她就是再跨一个门槛,只要能叫长海养活大,还能求她个啥?”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8-31 05:46:00
  跟读第三章,早安!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8-31 06:01:10
  支持佳作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31 06:30:09
  支持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8-31 08:33:14
  精彩不断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8-31 08:35:56
  月末问安,持续支持~~~~~~~~~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8-31 10:10:37
  欣赏!支持!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8-31 10:23:31
  闲吟风景外,一年美过秋。
  祝君新周好,万事乐悠悠。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8-31 10:47:27
  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8-31 13:02:21
  赞!学习,周一快乐!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8-31 15:06:57
  出埠归来,顶帖莫迟!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8-31 17:55:03
  跟读学习,支持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1 18:41:20
  2、规劝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俺妈把俺花婶往俺这院喊,一路上,俺妈热切地执着俺花婶的手,另一胳膊揽着一点儿也不老实的长海,她妯娌俩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妹,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一星半点儿的隔阂。最让人喜欢的是长海,他已经会说话了,会喊“大伯”“娘”,还会一个劲地冲我喊“大哥”。
  俺爹俺妈跟俺花婶的谈话,完全以俺妈为主角。她旁敲侧击地说,一个妇道人家,应该怎么恪守妇道。还比了许多妇女挂贞节牌坊的事例。当然,俺妈最后也说了寡妇再嫁。不过,俺妈并不反对寡妇再嫁。俺爹则坐在一边,虎着脸,只顾吸烟袋,一句话也不说。
  这次拍话儿,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俺花婶对俺妈的警示竟然置若罔闻,仍然我行我素。比起以往,犹过之而无不及。俺们二老双亲因此而彻夜难眠。俺爹又一次决定,他要亲自出马,上巩群生家,找他的父母,再白话白话,毕竟是同宗同族,说不了,他们能规劝自己的儿子改邪归正。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1 18:41:34
  俺爹按他的想法行了,巩群生的父母很容易就接受了俺爹的建议,并对俺爹道了歉,赔了不是儿。希望俺爹看在巩群生还是年轻人的份上,饶他这一回。但是,自此以后,巩群生只要看见俺爹,就会远远地躲开。以前虽然是面和心不和,喜在脸上,恼在心里,还能维持表面的关系。如今,已经逐渐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局势了。这其间的冲突,早晚有一天势必要发生。
  一个月快过去了,俺爹没有对任何人说,在一个平静的午后,自己闯入俺花婶家的院子,大有一派讨伐不义的阵势。他狠狠地训斥俺花婶,历数她招风惹草,败坏门风的有失纲常之举。希望她悬崖勒马,洗心革面,重新作人。让九泉之下他三弟的灵魂得以安宁。否则,他会以家族的名义惩治她。
  没想到,俺爹这一回戳了个大麻蜂窝。
  俺花婶一听俺爹那一派话,当时气个半死,她把长海往地上一放,哭着扑向俺爹。一个劲地用头拱他,叫俺爹现在就把她给整死算了。
  俺爹在这个失去控制的女人面前,束手无策。杀人如麻的杆匪他不怕,为霸一方的汝川和尚他也不怕,在这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泼妇面前,俺爹只得一步步后退。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1 18:41:50
  俺花婶紧紧地揪住俺爹的衣襟不放,那曾经绾起的似墨染就的如瀑秀发,一下子披散开来。她呼天怆地的叫喊,招来了很多乡亲围观。她看来的人多了,更加撒起泼来,她号哭着对众人表白,说是俺爹趁午后没人,想来占她便宜。“你兄弟刚死,你就急着叫我作小,你就是想灭门霸产。老少爷儿们都来评评,这还有木有天理?”
  竟然有人真的就相信了俺花婶那一派胡言。他们躲在一边窃窃私语,指责俺爹的不是。听见他们在对俺爹进行污辱性的描述,我真想上前去每人括他两耳巴子,让他们冷静冷静,好好想想,到了是谁的不对。
  俺爹悲愤欲绝地回到家中,不住地仰天长叹:“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歹毒不过妇人心,我这回可算是彻底领教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31 18:42:01
  俺妈在一边责怪俺爹:“跟你说着别去别去,你偏不听。你一个大男子,你啥不比我知道的多?常言说,男不给女斗,鸡不给狗斗。就是想白话她,你也喊个族家人跟你一路啊!”
  俺爹这一回是犯了大忌了。常说,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他一个人上俺花婶家,俺花婶有多少脏水泼不到他身上?真的是跳进黃河也洗不清了。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8-31 19:22:36
  支持好贴
作者:骠骑丶大将军 时间:2020-08-31 19:28:14
  学习~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31 19:53:09
  问好,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8-31 22:31:12
  跟读学习!支持原创!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9-01 05:51:44
  拜读,学习!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1 08:13:25
  日常巡贴,到处留爪~~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9-01 09:23:02
  支持佳作!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9-01 09:49:04
  力顶大作!九月开心!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1 09:52:35
  开卷有益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9-01 10:03:19
  欣赏!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9-01 11:28:12
  问好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1 14:02:22
  赞!学习,周二快乐!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1 15:56:01
  欣赏支持,问候好友^O^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1 18:28:14
  支持,点赞!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1 19:05:20
  3、当仇人有了枪
  这个后秋里的黃昏,暮霭渐渐从西河湾里升起。凉飕飕的西北风刮起来,显然已经有了冬天的意味。
  我驮着一大捆已经风干的红薯秧,从岗坡上下来。快进庄时,听见后边有人喊我,回转头,隔着红薯秧蓬乱的缝隙,我看见这是俺姨夫,他就是咱一个庄儿的穆子兴。他帮我抬住红薯秧,一同到我家中。
  我和姨夫放下红薯秧,正往堂屋走时,俺爹正巧从大门口走进来。
  一看见俺爹,姨夫便上前拉住他的手,二人中间洋溢着醇厚而温馨的亲情。进得屋来,不等坐下,姨夫便说:“信生兄弟,我找你一大晌了,这可找着了!”
  俺爹问:“有啥事儿?”
  姨夫示意我关上门,有点很神秘的样子,使得室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我理会地关上门,回到姨夫身边,他仍然不放心地朝门口看了看。难道他要告诉我们什么重大秘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1 19:05:35
  姨夫对俺爹说:“兄弟呀,早前儿我听人说,连长太太和群生商量好了,他们又找到稀屎平,三人合伙买了一棵长枪,一下戳那一号,连发也连不成。我打听出来,是群生跟稀屎平一路从殷家河黃少元手中弄过来的,二十多块现洋。枪也不咋样儿。我心想着,他们弄枪肯定不是啥主贵事儿,但又不能捕风捉影对不对?我就上殷家河找黃少元,说我的亲戚想买枪,叫他生法给整一棵。他说,你可早点来!枪已经卖给你们老白坡巩群生了,也没卖多少钱,我可后悔!听巩群生的话音儿,他说是要报仇!”
  姨夫看我们都在注意倾听,继续说:“兄弟,群生跟谁有仇啊?还不是因为你出面阻拦了连长太太他俩的事儿?你想想,连长太太能不恼你吗?因为你的枪,稀屎平能不可恨你吗?他仨合伙买枪,这不是小秃头上的虱——明摆着的事儿吗?那就是朝着你来哩!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兄弟,我还是劝你多操个心儿,提防着点儿好些。”
  我插话说:“爹,俺姨夫说的不假。前几天,我也听人风言风语地说,他仨合伙买了枪,就存在稀屎平家。我也没往心里放,总想着是,事儿出来了,不一定谁会说个啥哩!就今天后半晌儿,我上岗背红薯秧,路上遇见黃木匠他娃儿,书谦,他也没对我明说,只是说,人家有枪了呀,长华,跟您爹言一声儿,该防时候防着点吧!我翻来覆去想了一晌,人家这样说,是对咱好啊!经姨夫这一说,对上号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1 19:05:46
  俺爹却显得无比豪侠和英气,他爽朗地一笑,说:“自古以来,都是邪不压正,我做事从来都是坦坦荡荡,我倒要看看这几个小人是咋蹦达的。我就不信族家治不了他们!”
  晚饭作好,我们留姨夫喝了汤。之后,他又和俺爹谈了很长时间。姨夫主要是放心不下,劝慰俺爹,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可大意,更不可儿戏,千万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能活下去,才有话说,才能作事。说一百圈儿,还是想法活下去好!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1 19:56:11
  支持好文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9-01 21:00:24
  楼主晚上好。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2 08:10:31
  继续巡帖,混混脸熟,叮咚~~~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2 08:42:30
  写出精彩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2 08:46:56
  支持欣赏,大鼎佳作!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9-02 09:09:34
  支持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9-02 10:04:26
  欣赏!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2 10:24:47
  支持!问好!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9-02 11:19:20
  悄悄品读,默默支持!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2 12:51:32
  楼主中午好!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9-02 15:28:31
  赏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9-02 17:33:38
  坚持不懈,继出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2 18:36:07
  4、打黑枪
  又过了几天,这天和以前一样平静。夜色在村庄上空铺散开来,星光在无垠的苍穹闪烁。一钩残月斜挂在树梢。寨里除了混合在一起的人声,偶尔还传出隔三差五的几声狗吠。
  二叔陪着我的俩个弟弟坐在屋里,等着喝汤。我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到门口,正要进屋。
  这时,俺妈喊道:“长华,搁屋木?喊您爹回来喝汤。大冷的天,要不多往儿就放凉。”
  虽然我不知道这一会儿俺爹在哪儿,俺妈说叫我去喊俺爹,那不是喊,是得去找。差没二派,我决不会因为这区区小事而推诿。我便答应一声,返转身,准备跨步迈入这朦胧夜色中。
  此时,从大门口传来一声枪响,接着,是俺爹凄惨地一声呼喊。在这间隙,又一声枪响,伴着俺爹重重摔倒在地的声音。
  我们一家疯了一样飞奔到大门口,只见俺爹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我和俺妈同时扑到俺爹身上,跪在冰冷而坚硬的土地上,俺妈抓住俺爹的左手,我抓住俺爹的右手,大声地呼唤着,哭号着。这时,俺爹尚有知觉,他想用力坐起来,努了两次力,张开嘴艰难地说:“我遭人暗算!”微弱的声音,只有俺妈俺俩听得到。说完话,他的双手便从俺妈和我的手中滑脱。
  我完全失去了理智,试图把俺爹抱起来,可俺爹本就是大高个儿,身体太重了,我一使劲,却反又跪倒在地,膝盖重重地磕了下去。我难以置信,俺爹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不曾想,他的一世英名,就如此轻而易举的毁在了几个卑鄙小人之手。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2 18:36:26
  左邻右舍以及同宗同族的人都闻讯赶来。那些与我们和厚的,关系好的,往日敬佩俺爹的,对俺爹感恩戴德的人,都在劝慰我们不要再哭。再哭,故去的人也不会复活了。只有侥幸活下来的人,想法作好当前的事儿,才是正途。
  俺姨和姨夫一同来到,姨夫边哭边抱怨:“兄弟,你咋就不听劝啊!兄弟,你咋就不听劝啊!”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话,好像他在自责,他没有劝到家。
  我的脑子混混沌沌,围观的人在说些啥,我一句也听不清。
  不知道是啥时候,巩群生也来了,他大声向众人说:“您看看,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大哥这好好的,招谁惹谁了?咋就会有这么大的冤仇,被人打了黑枪了?大家伙也知道,我跟大哥有点不睦,那是本族自己兄弟的事儿啊!今儿黑这事儿,大家伙可别硬往我身上联系,这没有我的事儿!谁要是参与这件事,叫他死到日头落!”
  没人理会巩群生,他自说自话,在表述着他的“清白”。
  二叔是个没脑袋瓜的人,作事说话欠考虑,哭了一阵子,他看族家有人来打招呼,帮忙把俺爹往屋里抬。他一边揩眼泪,一边悲愤欲绝地说:“哥呀,你死得好惨哪!你咋就撇下二弟不管了?哥呀,你放心走吧,您二弟早晚有一天非查出那个杀人凶手不可。我要为你报仇,我要用仇人的头颅祭奠你的英灵!”
  安葬了俺爹后的一连好几天,二叔总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哥呀,二弟我要为你报仇!”
  一个月过去了,事情似乎渐渐地平复了。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20-09-02 18:43:53
  欣赏佳作,支持原创。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9-02 20:43:33
  楼主晚上好。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2 23:23:11
  支持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0-09-03 00:07:15
  支持!!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9-03 05:29:15
  支持佳作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3 08:23:05
  秋风起,凉凉了~~当心感冒~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3 08:29:35
  支持爽文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9-03 09:00:27
  大作老白坡高产写手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9-03 09:16:16
  欣赏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9-03 09:32:28
  欣赏!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9-03 10:56:20
  支持出版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4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